No menu items!

    “周公子”晒出的是国企家族化,权力世袭化

    本周,两个毫不相干的小人物“二舅”与“周公子”刷屏中国社交平台。二舅是一个被官媒刻意推送的短视频的主人公,一位拿不到残疾证的残疾人,没有婚姻,没有社保,66岁还要带着88岁老母亲挣生活的二等公民,被官媒捧为“活出大家向往的人生”;另一位叫周劫的体制内官二代,在朋友圈理直气壮地炫富秀权,在他看来,学霸不如有家庭背景的学渣,学渣领导学霸那是天经地义,是社会最大的公平,学而优则仕已被权力世袭取代!二舅与周公子拼凑在一起,就为习近平在省部级领导研讨班上自诩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十年政绩勾勒出一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景图。鉴于“二舅”视频内容正在被挖有诈,我们就来关心一下周公子这个诚实“官二代”的朋友圈给网民带来的启迪。

    一篇题为《“傻子”周劫:捅破了国企家族化的窗户纸!》的网文这样写道:江西国控有位普通员工周劼,他身上有许多闪光点,对历史颇有研究,将父亲比作严嵩,把自己比作严世蕃。他身上最最优秀的品质是实话实说,两年前在朋友圈里把家族里的人、照拂他的一众大佬全卖个精光,什么时候升官,抽什么烟喝什么茶,吃什么大餐,全都一五一十地照录不误。昨天江西国控说正在进行核查,真替他们着急,这事怎么查,副省长抽1200块一条还很难买到的香烟,你一家国企去调查?

    今天周劼公开回应说,自己只是公司股权管理部行政办公室的一名普通员工,父亲是江西省某单位科级干部,母亲是一家企业已退休的经理,大伯今年70岁,退休前是江西高速集团的一个副总,三伯也刚从江西高速集团一个子公司副总位子上退下来,属于副处级干部。看到周劼讲的这些情况,真想给这个“傻”孩子点个赞。父亲虽然是个科级干部,但只要手中有实权,走到哪儿人家还不是局长、主任地叫着,大伯、三伯都在国企高速集团工作,都是处级领导干部,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一个长期存在、普遍存在的问题,只有他敢于爆实料抖猛料。这个问题就是国有企业家族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国企不仅垄断资源和市场,还垄断管理权和经营权。不信随便拎出一个国企看看,把持管理岗位人员就是一个或几个家族板块,并且岗位重要性也体现出关系的亲疏远近。一位在国企工作的朋友说,在公司一定管住自己的嘴,你都不知道门口保安、大厅保洁是谁家亲戚,更不要说那些占据人财物重要岗位人员了。国企之间、国企与政府部门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输送。有的县城国企老总,县里领导都要看其脸色、仰其鼻息,一是财政税大户,二是七大姑八大姨就业找工作的事都要到这些企业来办。久而久之,国企的管理层产生一种权力幻觉,以为自己本事大让企业赢利,实际是占有国家资源的结果。

    家族制是民营企业的优势,是国有企业的劣势。因为民营企业家族制是为了企业利益增长,国有企业近亲繁殖的家族制则是为了更方便地侵占国家利益。以至于很难分辨,一些国企的行为究竟代表国家利益,还是家族利益。目前对解决国有企业家族化问题几乎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偏偏江西这位“严世蕃”,傻楞楞捅破了窗户纸。

    一篇题为《周公子给大家上了一堂历史大课》的网文这样写道:周公子在朋友圈中言必称“家族”,可见他是一名资深的魏晋门阀制度研究者。魏晋时代,还没有周公子十分不屑的科举制。他和那些世家子弟一样,鄙夷读书人,认定官职就应该由他这样的贵族子弟代代传承。像周公子这样将历史内化到自己的生活中,将日子过成魏晋门阀,将思想复古为“王侯将相就是种乎”,才真正是将历史学到了骨子里。周公子在朋友圈讨论门阀制度时,曾先后两次引用林则徐的名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周公子还创造性的发展了林则徐这句话,将后一句改成“家族传承吾辈责”。周公子有机的将爱国和爱家族结合在一起,家国一体家国同构家天下,不愧是当代编制爱好者的卓越代言人。

    周公子一定看过一篇叫作《中县干部》的论文:中国一个普通县,副科级以上干部1000多人,实际上由21个大家族和140个小家族所垄断瓜分。周公子的朋友圈比《中县干部》更深刻更坦诚更接地气更刺刀见红。论“家族”,北大社会学博士冯军旗只是观察者,而省党校研究生周公子才是脚踏实地的践行者。周公子把朋友圈写在中国大地上,一边写还一边高声朗诵着:苟利国家生死以。

    2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