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66岁人贩的犯罪人生:年轻时曾拐卖11名女青年入狱

    站在法庭之上,66岁的黄廷省头发已花白,面对法官讯问仍在狡辩。

    不过,他的谎言是苍白的,司法文书记录下了他的累累罪行——自1979年以来,出生于1956年,时年23岁的黄廷省单独或伙同他人采取吹嘘、欺骗等手段,将四川岳池、广安等地11名未婚女青年拐卖至河南、湖北、山东、安徽等地;1984年7月4日,时年28岁的黄廷省因拐卖人口罪、诈骗罪、盗窃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服刑之后于1996年出狱。出狱之后,他又屡屡作案:1998年,他将四川石棉女子王某拐卖至河南新野,随后又以“准女婿”身份返回石棉,将王某母亲李某拐卖至河南南阳;2000年,他又从四川汉源将工友黄大某的儿子黄小某拐卖至河南南阳。直到21年后,在四川省公安厅和雅安市公安局支持下,经汉源警方不懈追查,黄小某才与家人重新团聚。

    2021年,劣迹斑斑的黄廷省被雅安警方在福建厦门一处工地抓获。2022年7月29日,红星新闻记者从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对黄廷省涉嫌拐卖妇女儿童一案作出终审判决:被告人黄廷省为获取非法利益,先后拐卖妇女二名、儿童一名,犯拐卖妇女、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20万元。

    在黄廷省的老家岳池县,村民听闻他再次被判刑都感到震惊:没想到他出狱后又在干拐卖妇女儿童的勾当。这个母亲当年口中的“天棒”(当地俗语,意为无法无天之徒),很早就离家四处流窜作奸犯科,兄弟亲戚很少与其往来。如今,乡邻们对他的记忆已变得非常模糊,连其侄儿也表示不清楚他的情况。他家的老屋因年久失修早已垮塌,荒草丛生……


    ▲2022年,黄廷省在庭上再次等待宣判

    第一次入狱

    母亲口中的“天棒”

    拐卖11名未婚女青年被判18年

    黄廷省拐卖人口的罪行,至少给十多个家庭带来巨大伤害。

    黄廷省,1956年出生于四川广安岳池县某村,20多岁时,黄廷省没有正当职业,主要靠坑蒙拐骗获取收入。

    司法文书显示,1979年以来,他单独或伙同他人采取吹嘘、欺骗等手段,先后将广安、岳池等地的杨某、田某、刘某等11名未婚女青年拐骗至河南、湖北、山东、安徽等地分别卖与他人,共获赃款4500元,粮票180斤,黄廷省分得赃款4150元,粮票180斤。此外,黄廷省还曾诈骗王某等人现金800余元,盗窃河南的夏某某540元……

    在拐卖妇女期间,黄廷省还强迫与被拐卖妇女发生关系。

    1984年7月4日,时年28岁的黄廷省因拐卖人口罪、诈骗罪、盗窃罪等数罪并罚,被岳池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

    黄廷省当年获刑的消息,后来在岳池老家村里传开,一度让村民们感慨不已。黄家是当地一个本分的家庭,黄父早年在公社经营药铺,黄廷省在家中排行老四,上面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他的姐姐和兄弟都不像他,都是很老实本分的人。”7月28日,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黄廷省曾读过书,后来跟人外出打工,但不知为何会走上拐卖人口的犯罪道路。“他嘴巴会说,人精得很,不然也不会有人上他的当了。”这位村民称,没听说黄廷省有拐骗村子附近的人,(拐骗的)都是比较远的人。

    一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黄廷省整天游手好闲,做事情伤风败俗,家中兄弟亲戚也很少与其往来,黄母在世时,跟村民们提到黄廷省会用“我屋那个‘天棒’”来指代。

    1996年出狱之后,黄廷省毫不悔改,依旧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人生之路再次偏离。


    ▲黄廷省当年与工友黄大某儿子合影

    出狱之后

    曾将一对母女拐卖至河南

    还骗走工友妻儿拐卖其子

    在村民们的记忆中,黄廷省没有结婚,早年出狱后也并没有回到村里生活。

    那些年,他去了哪里?又干了些什么?根据红星新闻记者获得的司法文书,可以窥见黄廷省出狱后的一些人生片段:

    1998年的一天,黄廷省来到四川雅安市石棉县,以带女子王某外出打工为由将其骗至河南新野县乔家,并谎称自己与王某系亲戚,将王某以两三千元的价格贩卖给乔某。

    事后,黄廷省再次返回石棉县,谎称要与王某在岳池老家举办婚礼,来接“岳母”李某到岳池去。李某信以为真,便与黄廷省离开石绵。但黄廷省并未带李某回岳池老家,而是将其骗至河南南阳市,以两三千元的价格卖给赵某为妻,李某离家时带的钱也被黄廷省骗走。

    一位熟悉案情的办案人员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李某母女意识到被骗后,想尽办法与家人联系,家人事后前往河南将两人接回。

    不止是李某母女,黄廷省还瞄上了早年打工相识的工友黄大某的妻儿。

    1999年夏天,黄廷省来到位于雅安汉源县某村的黄大某家里,黄大某为人老实,当年因腿脚受伤在家休养,妻子张某平时不仅要照顾不满6岁的儿子,还要干农活。

    黄廷省谎称打工路过汉源专程来找黄大某聚聚,看到黄大某一家的困难后,他主动留下帮忙干活收拾家务,很快赢得黄大某一家的信任。黄廷省告诉黄大某,外出打工比在家挣钱,并称能帮忙联系打工的地方:“你腿脚不方便,我可以先带张某过去,等你伤好后再过来,孩子在家不好照顾,可以一起带出去。”

    之后,张某带着5岁儿子黄小某跟随黄廷省外出“打工”。之后,黄廷省将张某母子骗至凉山德昌县,并以夫妻名义与张某共同生活。

    2000年农历正月期间,黄廷省以黄小某已到上学年龄为借口,将黄小某带回岳池老家,并称张某离婚后才让母子二人见面。之后,张某和黄廷省一起回到汉源县,跟黄大某商量离婚未果后返回德昌县。

    2000年秋,张某的亲人赶至凉山德昌找到黄廷省,将其殴打一顿后把张某接回汉源。后经警方查明,黄廷省当年养好伤后,将张某儿子黄小某带至河南南阳市,以一万元的价格卖给当地一余姓人家。


    ▲2021年,黄大某一家相认,抱头痛哭


    ▲2021年4月,黄廷省被雅安公安在厦门抓获

    再次获刑

    拐卖2名妇女1名儿童

    法院:从重处罚,判刑13年

    黄小某被拐卖后,其家人曾到黄廷省待过的地方寻找,但一无所获。

    2000年11月3日,张某以儿子黄小某被黄廷省拐走向汉源警方报案。警方随后立案调查,并对张某夫妇采血留样。事后,警方曾多次前往黄廷省岳池老家打探,但一直没有他和黄小某的消息

    2021年初,汉源警方将黄小某一家的相关信息再次完善到全国打拐DNA系统库。2021年2月23日,好消息传来,外地警方在开展工作时,采集到一名人员的信息,与汉源的黄大某可能为生物学父子关系。汉源民警连夜赶到外省,经与当地公安机关复核比对,最终确定采集到的信息就是21年前被拐的黄小某。

    时隔21年,黄小某终于再次与父母亲人团聚。但嫌疑人黄廷省一直未归案。后经侦查,警方发现福建厦门有一名与嫌疑人黄廷省高度相似的人员。2021年4月,专案组民警在厦门一处建筑工地上将黄廷省抓获。

    今年3月,黄廷省涉嫌拐卖妇女儿童一案在雅安中院公开开庭审理。

    严宏是黄廷省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罪一案的承办法官。虽然已办过许多案子,但在梳理黄廷省的案卷材料时,作为雅安中院刑一庭副庭长的严宏,依旧对眼前看到的累累罪行震惊不已。

    对于公诉机关指控其拐卖张某母子,黄廷省在法庭上称自己出了车祸失忆,一想就头疼,并称自己当年因被张某家人殴打,一气之下将黄小某带到“老表”家请人代养。

    然而,证据如山,黄廷省最后只能认罪伏法。

    雅安中院审理认为,黄廷省为获取非法利益,先后拐卖妇女二名、儿童一名,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黄廷省在被判处有期徒刑的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系累犯。

    法院还认为,黄廷省以获取非法利益为目的,在两年左右时间内三次实施拐卖妇女、儿童的行为,触犯同一罪名,属连续犯;黄廷省长期在外流窜,作案后离开户籍地及犯罪行为实施地,去向不明,导致拐卖儿童的犯罪行为被公安机关立案后侦查长期无果,存在逃避侦查的意图和行为。黄廷省的犯罪行为造成被拐妇女与家人分离,家属为解救被拐妇女遭受经济损失,在实施拐卖行为后逃避侦查多年,致被拐卖儿童长达二十余年后才得以与亲人相认,已严重侵犯妇女、儿童人身权利,影响家庭和社会和谐稳定,且其在归案后未如实供述其全部犯罪事实,无悔罪表现,主观恶性较深,依法应从重处罚。

    综上,雅安中院作出终审判决,黄廷省犯拐卖妇女、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20万,违法所得1.4万元予以追缴。

    雅安中院刑一庭庭长宋卫春表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性质极为恶劣,危害重大,而且影响深远,一直是司法机关严厉打击的对象。人口不是商品,拐卖妇女儿童,严重侵害了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造成家庭妻离子散,骨肉分离,严重损害了社会的和谐稳定,是必须依法严惩的犯罪行为。


    ▲黄廷省被法警带到庭上


    ▲2022年,黄廷省再次站上被告席

    记者探访

    老家村民震惊:

    “他出狱后又在拐卖妇女儿童”

    7月28日,红星新闻记者前往黄廷省岳池老家所在村子,这个位于岳池与南充交界的村落,民风淳朴,村民早年以务农为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有人陆续外出打工。

    村里人口不多,黄家也并非大姓,村民似乎已淡忘黄廷省这个村民。“哦……你是说他哦。”被猛然问及黄廷省,村民抬头,但欲言又止。他们不相信,甚至感到震惊,黄廷省出狱后竟然会再次做出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

    一位村民说,早年,黄廷省出狱后曾带回一名陌生女子和一名小孩回村,但没有住多长时间。如今,时隔多年,村民们对当年曾短暂出现在村里的陌生母子已毫无印象。但综合司法文书的记录,两相印证,村民口中的这对陌生母子,应该就是张某及其儿子黄小某。

    村民们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黄廷省回村,其家里的房屋早已因年久失修垮塌。红星新闻记者曾联系上黄廷省的一位侄儿,但对方表示对黄廷省的相关情况并不清楚。

    一位村干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黄廷省确实是该村村民,但他很多年前就不在村里生活了,他们也不知道黄廷省的情况,“即便他现在回来,我们肯定也认不到了”。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