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普京遭遇意外“挑战”:哈萨克斯坦公开叫板

    当地时间7月25日,有消息称,作为俄罗斯“重要盟友”的哈萨克斯坦在俄乌冲突后大幅上涨了国防开支。一位哈萨克斯坦高级官员表示,该国正计划加强国防力量。此举被外界解读为“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关系变化的最新迹象”。

    事实上,哈萨克斯坦近段时间以来可谓是动作不断、动静不小。先是该国总统托卡耶夫当着普京面拒绝承认乌东独立,然后又退出了跨国货币委员会协议,还计划修建绕过俄罗斯的“里海运输走廊”,更是企图挖“墙角”邀请撤离俄罗斯的外国企业来哈投资。

    接二连三的“大动作”,引发外界关注,有西方媒体称“中亚后院起火”让俄总统普京遭遇“意外挑战”,更有俄专家怒斥哈萨克斯坦是“叛徒”。为何频繁对俄罗斯做出动作?红星新闻为此与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亚所所长助理、副研究员陈宇连线,揭开“不安分”的哈萨克斯坦究竟想做什么。

    俄哈关系裂痕日益“公开化”

    哈计划修建里海管道直通欧洲

    据报道,今年6月,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之间的“微妙变化”便开始引发外界关注。当时,正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的托卡耶夫坐在普京身旁称,不会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独立。这个“特别的时刻”迅速被传播,引发西方及俄罗斯媒体的广泛猜测。

    ▲今年6月17日,圣彼得堡经济论坛国际上托卡耶夫和普京会谈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在此后的一个月里,俄哈两国关系开始“肉眼可见”地紧张起来。

    在欧洲,因俄乌冲突而陷入能源危机之际,托卡耶夫7月4日提出,为了“稳定全球和欧洲市场的局势”,将增加哈萨克斯坦的能源产量,以抵消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不足。有分析称,托卡耶夫的提议很可能削弱俄罗斯对欧洲的“筹码”。

    两天后,俄罗斯于7月6日宣布暂时关闭一个“里海管道财团”的重要出口码头作为回应。据悉,哈萨克斯坦目前大约80%的出口石油都需要通过这一码头。同一天,有报道称哈萨克斯坦紧急出台一项禁令,禁止向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送受到西方制裁的货物。

    7月7日,托卡耶夫主持召开政府会议时指出,通过里海寻求哈萨克斯坦出口石油的新通道已成为国家的“优先任务”。据报道,哈萨克斯坦计划修建一条跨里海管道,直通阿塞拜疆,随后通往欧洲,无需借道俄罗斯。

    当地时间7月8日,哈萨克斯坦总统卡托卡耶夫签署法令并宣布,该国退出1995年签署的独联体跨国货币委员会的协议。

    7月25日,有报道透露,哈萨克斯坦在俄乌冲突后大幅增加了国防开支预算,据悉额外增幅高达4410亿坚戈,较去年涨了近1.5倍。一位哈萨克斯坦高级官员表示,其中部分资金将用于增加哈萨克斯坦的后备军。此外,早在今年4月,哈萨克斯坦国防部副部长什佩克巴耶夫便曾透露,为进一步加强国防防御能力,该国正在计划引进土耳其无人机。

    ▲在哈萨克部队服役的2S4郁金香迫击炮

    不仅如此,哈萨克斯坦近期还频频与西方国家进行“接触”。据公开信息,哈萨克斯坦迄今已宣布了增加向欧洲市场出口粮食、煤炭、能源的计划。有报道称,哈萨克斯坦正试图取代俄罗斯成为欧洲重要的能源供应商之一。

    据俄媒7月26日报道,因对俄罗斯的煤炭禁运,欧盟在哈萨克斯坦的煤炭采购量已经翻倍。今年1月至5月,哈萨克斯坦向欧盟国家供应了150万吨煤炭,几乎是2021年全年的两倍。去年,该国每月向欧盟出口6-7万吨煤炭,俄乌冲突爆发后,这一数字飙升至35万吨-40万吨。

    据当地媒体7月18日报道,哈萨克斯坦能源部长波拉特·阿克硕拉科夫近期会见了美国国务院国际安全与防核扩散局的代表。哈媒表示,哈萨克斯坦将参加美国的FIRDT核能建设项目,即“负责任地使用小型模块化反应堆技术的基础设施”。

    俄乌冲突“利好”哈萨克斯坦

    或有望“去俄罗斯化”

    对于哈萨克斯坦近期的种种动作,不少分析认为,尽管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之间“曾经关系友好”,但俄乌冲突后两国关系已“明显生变”。有西方媒体称,一场俄乌冲突给了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为国家开辟一条新道路”的机会。不难看出,哈萨克斯坦正努力摆脱来自俄罗斯的影响。

    陈宇向红星新闻表示,俄、哈两国的关系一直比较“微妙”,近期一系列的变化确实表明“两国关系出现了一些恶化”,但作为“重要盟友”的基本面还是在的。

    对于托卡耶夫当着普京面“叫板”一事,他分析道,虽然是关系紧密的盟国,但因为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接壤的北部地区有大量的俄族人,因此哈萨克斯坦不可能承认乌东两地区独立。事实上,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该国官员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明了这一立场。

    但哈萨克斯坦不会有意寻求与俄罗斯关系恶化的途径。陈宇表示,从目前来看,俄哈两国还是很重要的盟友关系,哈萨克斯坦在经贸、安全等方面仍然需要俄罗斯,也需要维持与俄相对稳定的关系,来维护自己的国家安全。因此,“两国在短期内不太可能闹翻,除非发生一些不可预料的情况,但是现在还看不到。”

    而从长期来看,哈萨克斯坦确实有一些想法和动作,试图逐步在外交上多元化,包括托卡耶夫此前访问了沙特、土耳其、伊朗等国,也在同西方互动。陈宇认为,这无疑是在避免对俄罗斯的过度依赖,也是该国维护自己国家发展和安全的一个举措。

    ▲被俄罗斯握住的哈萨克斯坦石油出口“命脉”

    但在陈宇看来,这些“努力”落实的难度非常大。一方面受到现实因素制约,即俄罗斯对哈萨克斯坦的制约能力,包括对里海地区的制约能力依然很强大。事实上,有关跨里海石油管道、天然气管道其实已经讨论多年,一些技术问题、利益分配问题,包括里海地区很多法律地位问题都已得到解决,但如今最主要的障碍就是俄罗斯。

    “因为俄罗斯在里海沿岸有很强的影响力,俄罗斯只要不同意就很难搞定,我觉得甚至到目前这个阶段是很难的。”陈宇分析道。

    另一方面就是,哈萨克斯坦国内“并不是铁板一块”。陈宇指出,虽然在年初的事件后,托卡耶夫巩固了自己的权利,但在该国国内仍有大量的亲俄势力,“如果说他走得太快、太远,那么国内的亲俄势力势必不会无动于衷。”

    俄罗斯“后院”动荡

    西方国家是否会“趁机搞事”

    还有分析认为,俄乌冲突让哈萨克斯坦等俄罗斯邻国开始重新考虑“同盟关系”。这无疑给了美国等西方国家一个“窗口”,可以重新插手“日渐退居幕后的中亚地区”,重获影响力。

    陈宇表示,西方国家得到了机会,但“主要问题是西方国家有多少意愿去做这件事情”。在他看来,尽管西方国家近年和中亚国家“有联系”,但因其自身的经济问题、内部问题正“焦头烂额”,再加上已在俄乌冲突上投入了大量精力,“可能目前阶段,不是特别顾得着离西方比较遥远的中亚”。

    ▲今年1月,“集安组织”维和部队从哈萨克斯坦返回俄罗斯

    在西方国家看来,乌克兰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乌克兰地处欧洲可以挡住俄罗斯,避免欧洲自身遭受“更大的伤害”。但即便在乌克兰问题上,西方主要还是口头上的支持,并不敢真下场。因此,对于“自顾不暇”的西方国家而言,在中亚地区与俄罗斯对抗没有太大的意义。

    “西方当然也愿意接这一茬,但是愿不愿意在这个地方跟俄罗斯像乌克兰那样的干一场,我觉得还是存疑的,(西方)不太可能投入太多精力。”陈宇说。

    而在另一方面,陈宇指出,中亚国家近年来的战略主要以“抱团取暖”为主,以及“外交多元化”试图发展跟西方的关系。但一直存在的问题是“西方对中亚有兴趣,却不愿意投入太多”,这就让中亚国家很难做到真正、完全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

    此种情况下,中亚国家从外部借力的空间有限,内部自身实力也有限,各个国家间彼此又存在一些矛盾,“一体化”进程推动也很慢。因此,“短期内,中亚国家很难在安全、经贸、能源上将俄罗斯的影响排除在外”。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