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共和党警告特朗普“不要提前宣布参选” 否则停付律师费

    据多家媒体7月28日报道,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日前向前总统特朗普发出警告,如果后者在今年11月8日中期选举前公开宣布参加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RNC将停止为其支付诉讼法律费用。

    报道称,自2021年10月以来,作为特朗普针对个人诉讼和政府调查进行辩护的一部分,RNC已向代表他的律师事务所支付近200万美元。共和党方面表示,特朗普一旦宣布竞选总统,这笔费用就将不再“报销”,因为该党奉行“中立政策”,不在总统预选中选边站。

    但实际上,在美国,不论中期选举或总统大选,最后都是两党之争,RNC此举更多是担心因“1月6日国会山骚乱”负面缠身的特朗普,拖累了共和党目前在中期选举中占优的总体选情。

    当地时间2021年1月6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前,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举行示威游行。图/新华社

    RNC被称特朗普“全资子公司”

    至今,“下台还不消停”的特朗普也未曾对2020年总统大选中的民主党对手拜登“认赌服输”。

    为此,特朗普不仅在2021年初权力交接时罔顾惯例提前离场,更直接、间接鼓动其在全美各地的代理人,对2020年大选结果提起了60起以上的诉讼。

    但截至目前,几乎所有特朗普一方发起的诉讼都被驳回或不予受理。而且,特朗普不仅仅是原告,同样是被告。

    2021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事件震惊世界,也让特朗普受到美国国会“1月6日委员会”,以及纽约州总检察长、曼哈顿地区检察官等立法、司法部门的调查。

    随着调查不断深入,特朗普政府高官、心腹如前国务卿蓬佩奥等人为求自保,相继作出对特朗普不利的证词。

    美国是个“善讼”的社会,不论原告被告、胜诉败诉僵持,都需要消耗大量诉讼费用。尽管特朗普是个亿万富翁,但他打官司的费用却是RNC“报销”。

    而根据RNC日前向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所披露的财务信息,自2021年10月至2022年6月,RNC向代表特朗普的三家律师事务所累计支付费用至少173万美元。

    尽管RNC强调“此举系为支持前总统反对针对其政治攻击”,但上述资料显示远非如此:纽约州总检察长和曼哈顿地区检察官的调查,针对的都是特朗普个人企业涉嫌偷漏税之类非政治性诉讼调查。

    去年举行的RNC会议上,共和党执行委员会曾投票同意,为特朗普个人法律法案支付不超过160万美元的诉讼费用。2021年12月,这一决议被《华盛顿邮报》独家披露,曾引起舆论大哗。

    当时RNC主席麦克丹尼尔和发言人沃恩态度强硬,称“作为共和党的领导者,捍卫本党出身的前总统及其成就纪录对本党至关重要”。

    事实上,在麦克丹尼尔成为RNC主席后,这个机构就被公认为“特朗普死忠”。在刚刚过去的美国独立日,RNC甚至在其推特官方账号推送的视频里,赫然将里根、小布什和特朗普三位共和党籍前总统列为“三杰”。

    一切都表明,RNC及其现领导层是绝对亲特朗普的,或正如一位匿名共和党内高层所言“RNC就是特朗普的一家‘全资子公司’”。那么,这家特朗普“全资子公司”如今何以变脸?

    美国前副总统彭斯已经成为特朗普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的党内主要竞争者之一。图/新华社

    害怕特朗普负面形象“帮倒忙”

    RNC对特朗普突然变脸,首先是迫于党内压力所不得不作出的姿态。因为,越来越多共和党内高层,以及潜在的党内竞争者,对RNC露骨偏袒特朗普公开表示不满和愤怒。

    如RNC委员帕拉图奇就称,RNC对特朗普的偏袒“让很多党员感到不适”,并愤而扬言“在2024年会支持任何一位共和党籍候选人——只要这个人不是特朗普”。

    一些RNC委员也公开表示,如果RNC无法表明自己对所有党内候选人一视同仁,将释放一种极为糟糕的信号。支持党内其他竞争候选人,如前副总统彭斯和佛罗里达州长德桑蒂斯的共和党人则表示,不论曝光率或筹款邮件提名率,这两位候选人都只是特朗普的零头。

    为此,连日来,共和党内高层不断对RNC和麦克丹尼尔施压,迫使同样有连选连任压力的麦克丹尼尔也不得不作出一些“不偏不倚”姿态。

    事实上,早在6月底、7月初,麦克丹尼尔就对媒体放话,称“RNC会坚持对党内所有候选人一视同仁的原则”。因此,此番“变脸”也并不十分出人意料。

    不仅如此,不少共和党捐赠者也对“捐款给RNC就等于捐款给特朗普”“捐款给特朗普就等于默认支持特朗普在‘1月6日事件’中表现”的“等式”感到不安。

    随着“1月6日国会山骚乱”调查越来越不利于特朗普,这种不安也随之增长。著名共和党资助者、Canary LLC首席执行官埃博哈特就公开指责RNC“未作出任何努力以确保自己的党内中立性,尽管它本应绝对如此”。

    原本RNC“一根筋”支持特朗普的重要理由,就是看中借用特朗普名头有助于吸引其“死忠粉”的大量小额捐助,如果反过来危及更大额捐助,RNC也不得不重新掂量一番。

    此外,RNC财务规则禁止给公开宣布参选总统的候选人支付法律费用,且一旦特朗普宣布参选,就必须单独成立筹款账户,这意味着RNC筹款账户将“歉收”,RNC上层当然不愿看到这一幕。

    更为关键的是,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在美国社会的支持率正不断下滑。

    今年1月RNC作出“捍卫特朗普”表态并坚持为其诉讼“报销”之际,民调支持特朗普参选2024年总统大选的比率还相当高,如今情况却大不相同——7月27日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57%的美国受访者不希望看到特朗普再次出现在美国大选中。

    民意支持率的微妙变化,加剧了共和党人对总体选情的担心。尤其是,目前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选情占优,党内自然不希望特朗普此时“帮倒忙”。

    在此情况下,即便被戏称“特朗普小迷妹”的麦克丹尼尔也不得不作出公关姿态,放话让特朗普“中期选举前消停”,以便“让共和党度过一个平安而辉煌的2022年”。

    虽然特朗普是著名的亿万富翁,但其“吝啬”也是出了名的,“诉讼费用不能报销”足以令他肉痛。正因如此,麦克丹尼尔等人才相信,此次以“不报销”相要挟,足以让特朗普暂时忍耐一二。

    但特朗普个性中睚眦必报、斤斤计较和不愿受控的特质也众所周知,尤其是面对“1月6日国会山骚乱”调查不利与日益下滑的民调数据,特朗普大概率会一面痛斥“假新闻”,一面继续在RNC“任性”到底,也不排除“脱线”放炮的可能。

    为此,无论是眼前的中期选举还是2024年总统大选,两党争雄的美国政坛都还将有更多“大戏”可看。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