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自动驾驶,比造车更烧钱

    前两天看到一组数据。

    通用汽车最新财报显示,其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今年上半年累计亏损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多亏损3亿美元。特别是第二季度,Cruise直接亏掉5亿美元,相当于每天硬生生烧掉5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400万元左右。

    “简直就是烧钱的熔炉。”

    上个月,马斯克曾在采访时谈及正在爬坡的特斯拉柏林与德州两大工厂,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亏损,一线工厂机械运转的巨大轰鸣,像极了金钱燃烧的声音。再看看通用的财报,把Cruise形容为通用的“烧钱熔炉”一点都不为过。

    有意思的是,路透社近日也跟着算了一笔账,自2018年推出自动驾驶租车业务Robotaxi以来,通用旗下的Cruise已累计亏掉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40亿元。

    340亿是什么概念?

    蔚来的第一款量产车耗费200亿美元,小鹏则烧掉100亿美元,小米造车的前期投资是100亿元……再回过头看看Cruise,这几年烧掉的钱,已经足够从0开始再造一家电动车公司了。

    每天亏掉3000万

    这几年,Cruise一直在拖后腿。

    和此前的财报发布会不同,掌门人玛丽·博拉(MarryBarry)在第二季度的电话沟通会上多次提及了Cruise,也回答了投资者关于自动驾驶业务的不少问题。

    通用第二季度营收为357.59亿美元,同比增长4.6%,高于预期的342亿美元;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16.9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8.3亿美元相比,同比下滑40.3%。

    虽然营收已从去年的342亿美元增至358亿美元,但该公司还是出现了利润下滑,主要原因,是承压于芯片和其他关键零部件短缺。但另一方面,自动驾驶业务依旧是公司内部的“烧钱巨坑”,Cruise在第二季度亏损了高达5.4亿美元,相当于每天500万美元。

    第二季度的财报里注明了Cruise给通用带来的收入,三个月只有2500万美元,在5.4亿美元的巨亏之下,实在是太过于渺小。

    玛丽·博拉在沟通会上强调了亮点:

    一是,她仍然看好Cruise,并重申了公司对自动驾驶业务的预期,即到2030年,通用每年可通过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和技术产生5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400亿元)的收入。

    二是,通用还将持续为Cruise提供资金,确保公司在自动驾驶出租车行业的市场份额和领导地位。只是伴随着技术和项目的不断成熟,后期的投入和资金也将慢慢降低。

    也就是说,虽然一直在亏钱,但通用的资金投入却一直在加码。早在第一季度的财报发布会上,通用首席财务官保罗·雅各布森(PaulJacobson)曾透露了一组数据,通用2022年计划向Cruise支出约20亿美元,这笔预算,比往几年任何时候都要高。

    负责Cruise业务的沃格特(KyleVogt)前几天告诉投资者,Cruise短期内并不需要投资者的现金流,目前还拥有37亿美元的资金,以及通用汽车金融部门约5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

    这么多钱,都花到哪儿了?

    时间回溯到五年前,为了在自动驾驶业务初创和爬坡阶段留住更多的人才,通用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一份文件,让Cruise的员工能在未来用用Cruise的股权作为激励,而不是通用的股票。

    的确,对于福特、通用这样的传统汽车制造商,其薪资结构很难与谷歌、苹果等科技巨头直接竞争,但股权激励让Cruise的员工有机会拥有公司股权,也更容易在“抢人大战”里招募和留住人才。

    后来,IPO计划被通用搁置了,这也意味着,想要继续挽留那些为公司拼命的优秀员工,通用必须拿出有诚意的薪资补偿政策。该公司高管在第二季度财报沟通会上透露,仅仅是今年上半年,与修改Cruise股权激励相关的成本就增加了8亿美元。

    还有另一个烧钱“大坑”。

    2020年,Cruise开始在旧金山测试其无人驾驶汽车,并于2021年9月获得加州许可,允许Cruise在该州提供免费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今年6月,Cruise收到加州政府颁发的无人驾驶部署许可证,可以在旧金山提供收费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

    旧金山的收费运营许可是通用自动驾驶业务的一个重要拐点,盈利业务的持续扩张,是Cruise到2030年实现500亿美元利润的业务基础。但同时也意味着,为了搞好旧金山的收费出行项目,再把那里的成功经验复制扩张到其它城市,Cruise也将投入更高的研发成本和运营成本。

    多事之秋

    今年的资本市场,还有个重要信号。回过头来看,嗅觉灵敏的华尔街和投资者们,已慢慢退出自动驾驶领域的高风险押注。

    路透社统计,自动驾驶技术公司AuroraInnovation的股价已在今年下跌了80%,而作为“全球无人驾驶第一股”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图森未来,其股价也在一年内下跌了70%以上。小编在发稿前也留意了图森未来的美股,每股售价仅为9.56美元。

    实际上,今年上半年以来,大洋彼岸的自动驾驶赛道就频频传出业务缩减或公司裁员的消息。

    就在上个月,由福特和大众汽车投资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rgoAI宣布裁员约150人,虽然受波及的人数并不算多,但考虑到该公司目前全球员工也只有2000名左右,所以这次裁员的动作并不算小。

    特斯拉上个月在美国加州圣马特奥(SanMateo)裁减229名员工,并永久关闭该地区的某个办公室。这是特斯拉启动全球人员缩减之后,动作较大的一次裁员,这些被裁撤的员工主要隶属Autopilot驾驶辅助系统团队,主要负责Autopilot的车辆数据维护。

    有意思的是,就在特斯拉宣布自动驾驶团队裁员之后,该公司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负责人卡帕西(AndrejKarpathy)也在社交网站宣布离职的决定。

    失去AI领域的灵魂人物,对于特斯拉并不是事情,从上半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看,特斯拉自动驾驶业务确实身处“多事之秋”,这被北美分析师解读为公司在FSD/robotaxi方面遭遇了不小的挑战。

    镜头回到今天的主角Cruise上,该公司最近的烦心事也不少。

    今年6月,一辆无人驾驶模式的出租车就在旧金山发生了一起车祸,导致多人受伤。有意思的是,这起事故就发生在Cruise拿到旧金山无人驾驶许可证之后的第二天,官方还在为“里程碑式”的拐点开香槟庆贺,没想到戏剧性的一幕很快就发生了。

    后来,一名自称是Cruise内部员工的人向加州监管机构发送了一封匿名信,举报Robotaxi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目前尚未完善,公司不应该急于将不成熟的项目推向市场,因为这背后隐含了不少安全问题。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员工还揭露,Cruise目前存在故意向员工隐瞒涉及车辆和业务潜在破坏性的问题,如安全报告系统还处于混乱状态,这和公司一直标榜的“安全第一”的文化并不相符。

    但是把时间轴再往前拉,旧金山市交通局此前也多次对Cruise自动驾驶车队的安全性提出过质疑,他们甚至还在去年11月向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提交过信件,称Cruise的Robotaxi尚不符合州和地方的交通法规。

    伴随着无人驾驶出租车业务的慢慢铺开,想必后面的日子,Cruise还将面对更多的“烫手山芋”。

    先行者的难题

    这是一个长坡厚雪的赛道。

    美国研究机构NavigantResearch以公司愿景、市场发展策略、合作伙伴、生产策略、技术、产能、产品组合以及项目发展持久力等多维度出发,在竖坐标执行能力(Execution)/横坐标策略能力(Strategy)的坐标系里划分自动驾驶领域的排名,参与企业被划分为领导者、竞争者、挑战者以及跟随者四个档次。

    一直以来,Cruise和谷歌Waymo都是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导者,这些走在前面的领头羊和探索的先行者,自然也最先感受到业务前行的压力和盈利层面的阻碍。

    第一个难题,是资源分配。

    通用女掌门玛丽·博拉(Marry Barra)坚持新初创公司要给主业务赋能,以至于跟技术出身的前高管丹•阿曼(DanAmmann)意见不一,但最后还是求稳、求协同的路线占据了上风。

    丹·阿曼认为Cruise应该先专注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然后再考虑资源分配的问题,且Cruise应该尽早上市,只有提供股票,才能在美国吸引自动驾驶相关的技术人才。因为与博拉意见相左,丹·阿曼最后选择了离开,这位通用历史上最年轻的汽车总裁,最终还是与公司分道扬镳。

    第二个难题,是安全。

    CruiseOrigin是通用和Cruise共同打造的零排放多乘客班车,也是由汽车制造商制造的第一款没有方向盘和刹车踏板的无人驾驶量产车。今年年初,Cruise已向美国监管机构提出申请,以寻求部署CruiseOrigin的生产与运行许可。

    目前,Robotaxi位于旧金山的收费出租车项目刚刚起步,还未扩展到其它城市和地区,但无论是突如其来的车祸和安全调查,还是内部员工关于“漠视安全”的匿名信,都让业界很多人开始质疑,Cruise的无人驾驶商业化是否真的操之过急?当然,这也给CruiseOrigin项目的获批蒙上了一层新的阴影。

    第三个难题,是资金。

    按照Cruise的官方口径,公司目前还拥有37亿美元的资金,以及通用汽车金融部门约5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然而,如果Cruise继续以目前的速度烧钱,这笔现金将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耗尽。

    当被问及Cruise是否会在明年烧掉更多资金时,玛丽·博拉告诉北美分析师,只有9月的高盛会议讨论过后,才知道后续的资金投入。但可以肯定的是,通用将持续为Cruise提供资金,确保公司在自动驾驶出租车行业的市场份额和领导地位。

    “当有机会踏入一个规模高达万亿美元级别的赛道时,当你有机会在里面拥有高度差异化的技术和产品时,你一定会谨慎权衡,因为你无法随便进入。”

    在前两天的财报沟通会上,Cruise首席执行官沃格特(KyleVogt)告诉投资者,有幸能进入这样的一个市场,身处其中追求时代的趋势,这本身就是一种优势。

    利益权衡,想必通用的高层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们都知道,Cruise是通用自动驾驶业务最为先进的核心阵地,寄托了通用新时代转型愿景的最高期望。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甚至可以说,Cruise就是通用的未来。以Cruise为代表的自动驾驶和电气化转型攻坚战,不仅代表了通用放眼长远的前瞻眼光,亦代表了整个美国汽车产业的发展方向。

    每天烧掉500万美元,这一数字确实让很多吃瓜群众咂舌,但至少在现在这个阶段,我们所有人看到的,都只是早期的商业化和落地探索。只是,钱不能一直这样无底洞般地烧下去,而Cruise现阶段最应该谨慎考量的,是切忌盲目扩大规模。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