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对周劼的调查通报来了,有必要帮大家翻译一下

    江西那个在朋友圈炫富秀权坑全家的周劼大家都看过了吧?今天凌晨,第一份调查通报出来了。

    对,是第一份。这份通报就像当初丰县铁链女的调查通报那样,不诚实,不全面,肯定还得有第二份,甚至第三份……

    通报来自周劼本人所属的单位,江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江西国控。纯国企,超有钱,但写通报的水平相当凑合。虽然通报都是中文,但我觉得很有必要帮大家翻译梳理一下其中的内容。

    第一句就是病句。正确写法应该是周劼的言论引起关注后,公司迅速成立调查组,第二个主语“江西国控”不能省略,不然就成了周劼自己查自己。

    当然,产生病句的原因并不是执笔的秘书水平不行,而是审稿签发的领导们水平不行,心态也纠结,拿不准哪些能说哪些不能说,一级级审核删删改改把句子搞成了病句。后面还有好几处我就不再重复了,原因都是一样的。

    说起来,江西国控也是有点倒霉。按照周劼朋友圈的说法,江西国控和下属企业接收安置官二代也不是三两个了,是长期普遍现象,可谁知道混进了这么一位傻儿子……现在只能连夜擦屁股,希望能蒙混过关。

    通报第一段介绍了对周劼的初步处理,停职、配合调查。意思是,我们先用一份大事化小的通报糊弄一下看看,能混过去当然皆大欢喜,如果舆论不满意我们也留有转圜的余地,可以后续调查。

    周劼的父亲,真的是在2020年升了官,不过没有他吹牛逼说的副局长那么厉害,是升了4级调研员,刚刚摸到副处级的边儿。副处级,在南昌,在南昌的交通系统,高低也算是一号人物了,也难怪周劼如此兴奋,要感谢家族传承。

    是的,家族传承。周劼的父亲、母亲、大伯、二伯、三伯,全都在江西的交通系统工作,最大的干部是副厅级。周劼的父亲58岁才从主任科员的级别晋升为四级调研员,属于那种钻营一生但困于资质平平的干部,教出周劼这样的儿子也算情理之中。

    通报所说的周父职级晋升符合有关规定,大概率是说他熬够了年头,退休前给个提级的待遇,不算破格提拔。不过通报没说的是,熬够了年头的科级干部那么多,周父能在退休前争取到一个副处级待遇,少不了大伯和三伯(当时还没退休)的背后运作,这部分只怕并不那么符合规定。

    重点在于,江西国控属于国企,与周父所在的事业单位属于不同系统,互相不存在隶属关系,江西国控是怎么核实周父的职级晋升符合规定的呢?

    很显然,被周劼一并坑了的各个单位领导们已经商量好了,先由江西国控出面,看能不能先把舆论给平息下去。

    按照通报的说法,周劼加上其父母3个人,名下共有6套房,2间商铺,的确是家底相当雄厚,但还不算特别骇人听闻。但通报这种东西,要看它说了什么,更要看它没说什么。

    一是周劼的姐姐,以及可能牵涉到的另一个门阀家族,周劼的朋友圈有提到,但通报里没说。二是周劼和父母名下其它财产的情况,车子、股票等等都没有介绍。

    重点在于,江西国控又不是纪委监委,也不是房管局,他们能管得了的只有周劼一人而已,怎么连父母的房产情况也要公开出来呢?而且,中国先行法规只要求领导干部的财产要向组织申报,可从来没说向社会公开。更何况周劼本人只是一名国企职工而已,他连申报的义务都没有。

    那为什么要公开房产呢?很显然,这是江西国控和周家仔细商量之后被迫选择的妥协,主动公开截图里提到的过的财产信息,对其它资产避而不谈,争取不引起纪委和反贪的关注。

    本质上,周家人公开房产属于回应舆情的动作,既不属于财产公开,也不属于被组织调查。

    这里就更奇怪了,省领导有没有给周劼递香烟,有没有抽天价烟,应该是省纪委甚至中纪委调查的事项,江西国控莫非还敢给已经调走的省领导打电话求证不成?

    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问过周劼了,他说当时只是吹牛,正好我们也不敢深究,那就采信他单方面的说法作为调查结论好了。

    茶叶的事情也是同理,我们走程序问一下茶叶店老板的口供,只要他不承认有20万一斤的茶叶,我们就采信这单方面的说法。反正周劼这小子已经毁了,全都推给他在吹牛逼就好。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翻译一下江西国控领导的内心活动:

    唉,这一波舆情可把我们给害苦啦,求求了,赶紧接受周劼吹牛逼的结论,别再追问啦!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好不好?再深入下去我们可就兜不住了,只能请上级来收拾烂摊子啦。

    所以,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大家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