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片子拍的很讨巧,但我更想听听“二舅”自己咋说

    异世界归来的“二舅”,和他奇特的“认命乐观主义”。

    昨天,B站这个名为《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的视频火了,一大清早,很多人都在转、评这个故事:

    很多朋友让我谈一谈观后感,说实话,片子我看完了,但总有些怪怪的感觉无法说出来。仔细捋了捋,似乎是这样的: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这个片子拍的确实很聪明。

    在当下的舆论环境下,有一个视频、一篇文章,越火往往就意味着它需要经过越严苛的审核。思想稍微歪上那么一点都容易被404,甚至给作者惹祸。

    而这个片子,偏偏主题思想正的不能再正了。你看片中借二舅之口说出了“他要去北京看看‘他’……他说改革开放好,‘他’也好。因为‘他’公平。”还有最后引用的那句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我听说在某些特殊年代,所有影视、文学作品,都是要习惯性的引用一下语录的,因为唯有如此才能上个“保险”,让作品显得安全。如此说来,《回村三天》这个视频,也算是上了这么一个远古级的保险。安全的不得了,难怪明明讲了一个残疾人的悲剧故事,视频火到这个程度,也没人来找麻烦。

    更毋宁说,这个视频的主旨总结起来说,其实“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苦难别问缘由,受伤不要纠结。就是被误诊治瘸了腿,也要不等不靠、不埋不怨,拄着拐奔向人生胜利终点线。

    别问,问就是一定会成功。

    但按说这么正能量的二舅故事,首先感动的似乎应该是故事中“二舅”的身边人。比如与二舅相依为命那位“姥姥”什么的。

    可是从作者的讲述中,感觉“姥姥”反而没太被正能量到,她的人生态度,是“其实也不是很想活了”,还真的主动寻求过自杀。

    那位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讲故事的那个“我”,只在村里住了“三天”就被“二舅”治好了精神内耗。可和“二舅”相依为命的“姥姥”,天天耳濡目染,反而没有被“二舅”强大的正能量感染呢?

    这个问题,作者自始至终是没有给我们解答的。他把这个关键问题一笔带过了,而片中同样本该说清楚,结果却稀里糊涂一笔带过的地方还有很多。

    比如,造成“二舅”人生悲剧的那场高烧,究竟是个什么病?那个医生为什么要一口气给他打上四针?打完针以后他怎么就瘸了。片中说二舅瘸了以后躺在床上拿着赤脚医生的书研究了一年,然后就死心了。为什么就死心了?以后碰见医生,人家说“这病搁现在你去告我,我得养你一辈子。”二舅为什么就能相逢一笑泯恩仇了?他这个人生超脱是怎么达成的?视频好像也无意讲明白。

    又比如,原本学习成绩很好的“二舅”被打瘸了以后,怎么就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学业了?老师来劝都不听?从后面的讲述倒推一下二舅弃学的那个时代,刚好应该是某个“停课闹革命”,正常学生想正常读书都可能没机会的时期。这个时候,一个原本热爱学习、却身患残疾的孩子在老师劝他继续学业的时候,执意选择主动弃学,这个情节是不是有点魔幻?

    又又比如,“二舅”后来上北京,去看“他”,又在澡堂里洗了个澡,偶遇了某位“首长”,对方还给他搓背,把看到的同乡都惊着了——这个情节在整个故事里,讲的特别生硬而突兀,不知道作者是想表达什么?这位“首长”的平易近人,关怀弱势群体?还是二舅的处变不惊、沉稳大气?而且更奇葩的是,这个莫名其妙的情节紧接着作者讲述二舅的“残疾证”莫名其妙的没办下来之后。

    按说这才是自己的大事儿,二舅既然都让首长给他搓澡了,人之常情应该会提一嘴吧?这位“首长”这么体贴民情,也该问一句吧?

    以我的生活经验,正常人在澡堂里相遇,都搓上背了。总是会唠几句嗑的。首长给二舅搓着背,一句“老哥,你这腿是咋这样。”马上就把故事展开了。二舅他人生当中当时最大的难题——没有残疾证。马上就能被触及到。那“首长”若是真好,应该为他解困才对。

    可是却没有,二舅和首长搓了半天澡,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聊了啥,就是没聊自己残疾的事儿。如果这个故事不是瞎编的,那唯一的解释似乎只能是二舅真的跟高僧一样看破红尘、大彻大悟了,把自己的切身困难根本不当回事儿。

    是的,在整个视频对二舅故事的讲述中,有太多本来很关键的情节,被作者一笔带过、模棱两可、稀里糊涂的就那么将就过去了。

    搞的这个故事里的所有人物,尤其是二舅自己,好像都心眼大的能穿过去骆驼。对能决定自己命运的那些关键遭遇,一笔带过。却在人生中某些小节上抱着执着的、认真的、莫名其妙到盲目的乐观主义态度。

    这是整个视频给人感觉怪怪的原因所在——有点太魔幻现实主义。

    当然,你可能要说,这也许就是作者想表达的啊!——人生很多最关键的节点,遭遇的那些打击、不公、苦难,就是认真、讲理也没用,被魔幻所左右了呢?

    可是,有这样认识的人——我们管这叫“认命”——他的人生态度,要么就真的像个得道高僧一样看破红尘,彻底出世。要么就像文中的那个“姥姥”一样,最后的态度是“其实也不是很想活了”。

    但二舅的人生信条,恰恰不是这样的,他的人生信条——按作者最后的拔高——是他抄录的那句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这个精神叫什么?学过点革命史的人都知道,这叫“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一个革命者往往是乐观的,是因为他相信这个世界可以被自己的力量所改变。所以遇到不公,他才会呐喊、遇到苦难,他才会追究,一定要把事情搞个明白才会算完。

    而一个放弃追究自己苦难、遇见不公不申诉、让自己人生就这样了的“认命者”,他可以是悲观、或者是达观,但他绝不可能乐观。

    “革命乐观主义”或“认命悲观(达观)主义”,这是两种完全相反,彼此不容的人生态度。

    可是在《回村三天》这个故事里,我们却看到了一种非常稀奇古怪的人生观“缝合”。

    我给它起个名好了,就叫“认命乐观主义”——既认命,还乐观。理论上这种人生观是不可能在现实中存在的,搞的故事中的二舅好像是从异世界归来的一样。

    而为了把这个逻辑强行讲圆,作者在讲述过程中添加了很多“机械降神”的剧情——比如二舅从打击中走出后,在家里看了人家打了三天家具,就学会了做木匠活……

    据我的理解,木匠它是门挺有技术含量的手艺,普通人是需要师父带着学上很多年,边教边练,不断纠正,才能最终学会的。尤其中间必须有一个你作,师父旁边给你纠偏的过程。你看我爷爷木匠就做的很漂亮,我在他旁边看了十几年,我都没学会。是我太笨了么?

    可是《回村三天》这个视频里,把二舅学木匠的流程编的跟阳明先生龙场悟道,六祖惠能得传正果,只要看上几天,顿悟一下,马上就一通百通了。

    ……

    联想到视频里作者说自己“回村三天”,就被二舅治好了“精神内耗”。我深刻怀疑在这个“宇宙”里,人物的关键命运转折,都只要“三天”。

    说起来,咱们中国人,好像确实特别喜欢这种“一针顶破天”的“机械降神”故事。起初有人说“半部论语可治天下”,后来有人说“精神原子弹”能胜过一切武器,直到现在还天天有老中医、老蒙医、老藏医说他家有个什么祖传秘方,吃了以后包治百病。

    而这种故事逻辑,放到现代年轻人爱吃的鸡汤界,就是这种二舅三天就学会木匠活,三天又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的奇葩段子。

    理论上说,除了包装新潮了一点,这个故事并不比上述那些老套段子高明多少——故事的主角,都不像是在现实中生活的,而宛如异世界归来一般,有魔幻的遭遇,又魔幻般的开挂。

    当然,为什么这个视频突然能火,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它跟时下我们社会的某些困境有关——从我们这代年轻人自己的角度讲,我们既不想完全躺平,又不甘心天天无意义的996。从官方的宣传考虑,则既不想年轻人凡是都认真、计较,以至于亢奋而至愤怒;又担心大家彻底看淡、摆烂。

    所以这个时候,一个“认命乐观主义”的二舅刚好就能讨巧的挠到所有人的痒痒肉——

    这个段子教育大家,该认命的时候要认命,有人打瘸了你的腿,不给你残疾证,见面还把这事怼到你脸上说。你也“笑骂一声”就过去了。

    但同时,该乐观的时候你还是要乐观。语录还是要抄,木匠还是要做,娶不到媳妇、没孩子领养一个也好,攒一辈子钱给孩子凑个首付应该开心。要乐观的活着,相信每个人“最终都能胜利”……

    鸡汤确实很浓,能量确实很正。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如前所述,这个“认命乐观主义”在现实中是难以两全的。一个人如果乐观,那他一定会活的认真、不认命。如果认命,则一定悲观或者达观,不会活的那么拼搏。

    指望一个人的精神既昂扬向上,又对自己遭遇的苦难不公毫不在意,老黄牛或永动机一样麻木而又不知疲倦的向外发光发热……

    这样的神人,估计是来自异世界。

    另外,提一点意见——虽然这个视频里作者全程都在讲故事,但全程都是作者这个侄子在讲。

    其实,我更想听听“二舅”自己能说两句。

    因为我疑心,二舅对自己此生的总结,估计会跟他外甥不一样。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