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埃尔多安异常举动藏微妙信号 普京成土博弈的"棋子"?

    美国总统拜登前脚离开中东,俄罗斯总统普京也于7月19日开始了他的中东之行,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会晤了伊朗和土耳其领导人。俄乌冲突战火正炽,美俄总统的中东之行的博弈意味不言而喻,而作为美国多年老对头的伊朗,以及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又能在这场三边会晤中得到什么?俄乌战场之外的地缘政治局势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外交学人”栏目推出“德黑兰‘三国志’”系列文章,试图解答这些问题。


    普京 资料图

    7月19日,到访伊朗首都德黑兰出席阿斯塔纳进程三方会谈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一同到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双边会谈。本次赴伊朗参会是普京在俄乌冲突后的第二次出访,其与北约国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会晤尤值得关注。

    埃尔多安与普京的会晤是两人自2021年9月索契会谈以来的首次会晤,会谈持续约1个小时,双方主要探讨了叙利亚问题以及“黑海粮食走廊”问题。尽管西方媒体并未看好此次土俄元首会谈,但从结果看本次会谈成果务实而有效。7月22日,土耳其、俄罗斯、乌克兰和联合国四方在伊斯坦布尔签署了被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视为“希望灯塔”的乌克兰粮食出口运输协议。根据该协议,乌克兰积压的近2000万吨粮食将有望出口,全球粮食危机将得到一定程度缓解,普京特意派出了国防部长绍伊古赴伊斯坦布尔签署协议,并对媒体表达了对土耳其积极斡旋的感谢。

    埃尔多安 资料图

    另外颇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土俄元首会谈前的一个小插曲。据多家外媒报道,埃尔多安有意在会谈前让普京多等了近一分钟,其目的是对普京两年前让埃尔多安在会谈前多等两分钟的“报复”。埃尔多安这一不合外交常理的举动释放出来的信号非常微妙,埃尔多安此举与其说是对普京的“报复”,不如说是在做给美西方国家看,其根本目的是既逼迫西方国家抓紧兑现此前在北约马德里峰会对土耳其的重要承诺与让步,同时又使得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能够保持一定距离,而这种土俄间似近还远的距离显然将使土耳其实现利益最大化,普京也在无形中成为了埃尔多安与美西方战略博弈的一枚关键棋子。

    土耳其的收益

    近来土耳其积极游走于美西方与俄罗斯之间,在国际舞台上空前活跃,战略地位进一步凸显,土耳其与俄乌冲突中各方合作与博弈的力度、方式以及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俨然成为了俄乌冲突中的最大受益者。

    就在不到一个月前,即6月29日-30日召开的北约峰会上,埃尔多安最终口头同意了北欧国家瑞典与芬兰加入北约,并与众多美西方国家领导人亲密合影,土耳其半官方通讯社ahaber记者甚至捕捉到了一段很有代表性的视频——在会谈间隙,埃尔多安与美国总统拜登亲切交谈,期间英国首相约翰逊也加入交谈并用土耳其语对埃尔多安说“你做得非常棒”,北约峰会上土耳其俨然呈现出一副西方盟友的姿态,与此次德黑兰会谈大相径庭。

    今年5月末,就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将瑞典与芬兰即将加入北约视为是对俄罗斯的“重大地缘战略胜利”之际,土耳其却突然半路杀出,称不会同意瑞典与芬兰加入北约,理由是两国支持被土耳其视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武装。其实,土耳其看似是在表达对瑞典与芬兰的反对,实则是借机对美国提出利益诉求。

    5月末土外长恰武什奥卢与布林肯在纽约低调举行会晤,据美方报道,土耳其提出了要求美国恢复为土耳其提供F-35战机,升级F-16战机与解除对土耳其“人民银行”制裁、引渡居伦等一系列要求。埃尔多安甚至直接喊话拜登“美国是时候重新考虑与土耳其的关系了”。

    面对埃尔多安的狮子大开口,拜登十分头疼,一方面美国出于其全球战略的考虑亟需土耳其在北欧两国加入北约问题上让步,另一方面美国众议院部分议员对埃尔多安政府持强硬立场,让拜登政府左右为难。

    F-16战斗机 资料图

    据报道,北约峰会上拜登口头上同意了为土耳其升级F-16战机、解除对土耳其“人民银行”制裁等土耳其关键利益诉求。事实上,土耳其的类似利益诉求自特朗普时期就已明确提出,尽管埃尔多安与特朗普私交甚好,但美国却一直明确拒绝土耳其的相关诉求。拜登政府上台以来,一直对土耳其冷落甚至多次批评埃尔多安,埃尔多安则曾评价“与拜登政府(打交道)的开头是与美国历届政府最差的”。两人一推再推的2021年10月罗马G20峰会会晤氛围显然并不融洽。此次,拜登政府能够对土耳其做出重要让步,在美土关系史上是十分罕见的。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美西方与俄罗斯的博弈不断升级无暇顾及中东之际,土耳其突然于2022年4月18日在叙利亚与伊拉克北部地区发动代号“锁爪”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并打击了美国在叙利亚与伊拉克的重要战略抓手库尔德武装。土耳其国防部长阿卡尔表示,截至7月10日,土耳其此次军事行动战果颇丰,消灭了近2000名库尔德武装分子,且大部分是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分子。土耳其军队拔除了在叙北尤其是位于伊拉克的大量武装分子据点。

    尽管此前土耳其多次发动类似的跨境打击库尔德人的军事行动,但本次“锁爪”军事行动显然战果最为丰硕,尤其是土军深入到了伊拉克库区。在此前历次军事行动中迫于美国的压力与束缚,土耳其始终投鼠忌器未能长驱直入,大干一场。俄乌冲突爆发后,埃尔多安趁美俄均无力也无暇顾及中东之际,果断出兵伊拉克与叙利亚打击库尔德武装,不仅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国家安全的“心病”,也是近年来土耳其一次重要的地缘战略胜利。

    除了现实利益,土耳其也收获了国际声望,并进一步提升了国际地位。俄乌冲突爆发后,土耳其并没有急于选边站队而是采取了积极中立的立场,并促成了俄乌外长伊斯坦布尔和谈。此次乌克兰粮食出口协议的达成,土耳其游走各方之间,积极穿针引线,并成功将行动协调中心设在了伊斯坦布尔。可以预计,在未来俄乌冲突可能出现的政治进程中土耳其将会发挥关键作用。

    资料图

    乌克兰粮食出口协议的达成将解决非洲及中东诸多国家的粮食进口燃眉之急。近年来土耳其非常重视对非洲地区的外交,其在非洲地区的使领馆数与日俱增,埃尔多安也时常称“土耳其是非洲人民的好朋友,是非洲利益的捍卫者”,埃尔多安此次出手解决全球粮食危机,无形中提升了土耳其在非洲国家中的威望,有助于土耳其国家软实力的提升,也有助于埃尔多安未来在非洲与中东地区的进一步布局。

    土耳其的独特优势

    土耳其之所以能够在美西方与俄罗斯之间游走纵横,两边下注,其背后深层次原因值得关注。

    首先,土耳其地处欧亚之交的地缘战略要地,扼守着黑海通往地中海的咽喉要道,被布热津斯基称为欧亚大陆地缘战略支轴国家。这一方面决定了土耳其与世界大国关系的特殊性与复杂性,美国虽对土耳其与俄罗斯靠拢不满,却并不会轻易与土耳其撕破脸,土美关系纵使跌入冰点也始终留有转圜余地,北约至今也仍有大量基地与人员部署在土耳其关键地区。另一方面,土耳其的地缘条件决定了在中东、黑海、地中海、东南欧、北非、中亚等广泛地缘维度的热点问题上似乎都或多或少能见到土耳其的身影。

    尤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对黑海海峡的控制,黑海海峡是黑海的命门,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各方围绕黑海海峡的博弈一刻也没有停止,这无形中也增加了土耳其向博弈各方讨价还价的本钱。

    此外,土耳其多元化的文化身份属性是其另一个重要优势。土耳其是典型的世俗化穆斯林国家、北约重要成员国、突厥国家组织重要成员国、上海合作组织对话国,并长期寻求加入欧盟。长期以来土耳其在国际事务中更多是以美国中东盟友的身份出现,但近年来,土耳其国内新奥斯曼主义与政治伊斯兰思潮有所抬头,土耳其有意进一步强化其非西方的身份属性,加之近年来土耳其与美西方关系本就龃龉不断,因而此次俄乌冲突中土耳其并没有一味追随美西方而是积极中立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

    可以预计,随着百年变局向纵深演进,美国对土耳其的控制力将进一步弱化,土耳其在未来的国际事务中将更多强调其非西方特性,但土耳其并不会轻易放弃长期与美西方形成的特殊关系。

    土耳其的大国梦想

    不应忽视土耳其也有着自己的百年“土耳其梦”并在中东乱局与世界百年变局的叠加催化下进一步得到激发。俄乌冲突给了土耳其一次难得的战略契机与广阔舞台。

    21世纪初土耳其执政的正发党就提出了一系列国家发展目标。2023年,土耳其即将迎来建国100周年,埃尔多安曾在2011年为土耳其设计过宏伟的“2023百年愿景(2023Vizyonu)”,这是一幅包含了经济、政治、社会、军事、外交、教育、医疗等方面改革目标的宏伟蓝图,主要包括到2023年使土耳其人均收入比2011年翻三番,初步实现自主的现代化国防工业体系,将土耳其打造为连接欧亚非三大洲的物流与制造业中心等。

    更进一步,埃尔多安政府还曾提出过更为长远的“2053计划”与“2071展望”。“2053计划”主要指在2053年土耳其人占领伊斯坦布尔城600年之际要使土耳其成为“全球性大国”,并建立“新的世界秩序”,“2071展望”则主要指土耳其在2071年即奥斯曼人打败拜占庭帝国的决定性战役曼齐克特战役胜利1000年之际达到1071年的“奥斯曼水平”。引用土耳其前总理达武特奥卢的评价——“到2023年,你们就会看到国家的崛起,到2071年的时候,你们将会作为尊贵的公民生活在一个全球性的大国。”

    如果将“2023愿景”视为是土耳其对于自身经济、工业、科技等领域的详细发展规划,那么“2053计划”与“2071展望”则较为笼统,它更多体现了正发党基于新奥斯曼主义的“帝国情怀”与“大国梦想”,甚至是对未来国际体系的谋划。

    很耐人寻味的是无论是此前三月份俄乌外长的伊斯坦布尔会谈,还是此次土耳其、俄罗斯、乌克兰与联合国的四方会谈,土耳其均将会谈地址选在了旧时奥斯曼帝国的皇宫多尔玛巴赫切宫,这座绵延600余米的宏伟奢华建筑雄踞于博斯普鲁斯海峡的一侧,如雄狮般俯视着黑海,土耳其将会谈定于此处显然具有一定的象征意味。两次会谈中的一个细节同样夺人眼球,即会谈的背景是一幅描绘奥斯曼帝国时期伊斯坦布尔海峡盛景的巨大壁画。或许,在埃尔多安的潜意识中他并没有忘记黑海曾经在历史上长达近百年的时间内近乎是奥斯曼帝国的内海,这无形中赋予了当今土耳其在俄乌冲突中一种“神圣的使命感”。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