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吴啊萍电视忏悔 受审画面曝 佛法得有爱国主义意识?

    吴啊萍受审画面视频截图/CCTV

    女居士吴啊萍因为信奉佛法,在南京玄奘寺地藏殿内超度日本战犯,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中国官方通报称她伤害了民族情感,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不过,在佛教人士及法律人士看来,吴啊萍的行为不违背佛教教义,说是犯法也很牵强。

    南京市政府7月24日晚间通报,在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牌位者吴啊萍,因涉“寻衅滋事”已被南京警方刑事拘留。

    牌位大清查行动 超度亡灵先提供无犯罪证明?

    根据通报,吴啊萍在南京了解到日军侵华暴行后产生心理阴影,长期噩梦缠绕。在接触佛教后,因此产生了供奉战犯令“解冤释结”、“脱离苦难”的想法。2017年12月,吴啊萍到玄奘寺要求供奉牌位,并填上“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军吉、向井敏明、华群(美国人明妮·魏特琳)”6人名字,供奉五年收费3000元人民币。

    其中,五位日本人为战犯,魏特琳女士则曾在大屠杀期间保护中国女性,后来以自杀结束生命。

    “师傅问我跟这几个人的关系,因为要么是亲属,要么是朋友,我觉得往亲属上靠不了,就跟师父说是朋友……。”吴啊萍受审的画面24日晚间在南京广播电视曝光,她在镜头前忏悔,并表示“愿意接受法律给的任何制裁。”

    当日,中国各地官方要求佛教场所自查功俸牌位的指令传开。其中一份“地藏殿紧急通知”的布告写到:即日起往生莲位超渡亡灵,需提供死者生前无犯罪纪录证明,有征信不良纪录者酌情另议。”

    南京玄奘寺长生殿供奉牌位和吴啊萍落款(视频截图)

    佛教慈悲心与“民族情感”

    曾有出家背景的普渡大学社会学博士王承志告诉本台,“供奉牌位”以“超度”的概念,其实是在汉系佛教中慢慢发展出的现象。严格来说,在佛教教义里不鼓励,但也接受。

    “从佛教实践上来看,所谓的超度是让生者心理感到安慰,其实是为了让还活着的人,提供一种心灵慰藉,一种服务的概念。”王承志说,“如果她希望让战犯脱离苦难,这样的动机不应该受到谴责,因为不管事好人、坏人,我们抱着慈悲的心理,虽然是坏人,不管是还存在的生者,或还在六道轮回受苦的,发一点慈悲希望他们解除六道轮回的痛苦,不能算错;是广义的佛教的慈悲心。”

    王承志还解释地藏殿里的地藏菩萨,就是以慈悲心救度在阴间的鬼魂。

    “吴啊萍,其实胡里糊涂,不是真正的佛教徒,至少‘不是很明白’,好心做了糊涂事。”另一位出家、钻研佛法超过三十年、因安全原因不愿具名的中国法师也向本台解释,在佛教中提到的超度众生,指的凡是“有命过者”都可以,并不分好人、坏人,甚至动物。

    “战犯因为愚痴(佛教术语,指没有智慧、愚笨),而做出种种的不好的行为,也就是:‘作恶’。从悲天悯人的角度来说:我们怜悯任何一个坏人,为他祈祷、祝愿,希望他‘自此以后再也不犯这种错误’,而有‘超度’。”上述法师感叹,吴阿萍生活在一个无法有宗教信仰和主张的国家,如果真要说瑕疵,她撒谎称这几位战犯是朋友,是犯了佛教中的口业。他也提到,中国寺庙以贩售牌位营利的“特殊国情”,也是这个事件的重要背景。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

    南京玄奘寺事件后,传出中国各地地藏殿的超度新规 (网路截图)

    中国律师:“寻衅滋事”定罪牵强

    “如果定她所谓寻衅滋事罪,我认为很牵强。”中国律师莫少平告诉本台,根据《刑法》第293条“寻衅滋事”的四种表现:包含随意殴打他人、追逐、恐吓、毁损公私财务,或在公共场所闹事,“简单来讲要‘无事生非’,但从各种细节来看,吴啊萍的行为不符合这四项中任何一种情况。”

    有法律界人士批评,近几年来,寻衅滋事罪常被中国当局滥用成为打击异议人士的“口袋罪”。浏览中国检察网的起诉书,类似案件俯拾即是。2020年,有广东男子发推特内容含“诋毁社会主义制度”,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2019年,湖北省男子在微信群发布诋毁国家领导人小视频,也被以寻衅滋事提起公诉。

    谈及南京玄奘寺案在中国社会掀起的风波,莫少平对这个已经存在四年多的牌位被吵起来感到困惑。他更强调,“所谓的司法公正独立,也不应该受舆论的左右。应该是严格依法去看这个案件,包括国安机关、检察机关。”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