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普京意想不到的挑战:来自中亚盟友的冷落…

    俄乌战争的爆发令哈萨克斯坦及其中亚邻国重新思考它们与俄罗斯的盟友关系,这为美国打开了一扇窗口,美国在近几年淡出中亚地区之后正试图在该地区重获影响力。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潘菲洛夫公园的俄罗斯东正教大教堂升天大教堂外。图片来源:ANUSHBABAJANYA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今年年初,俄罗斯向其长期以来的盟友哈萨克斯坦派遣了2,000多名士兵,帮助镇压当地的反政府暴力骚乱。六周后,当俄罗斯军队冲进乌克兰时,哈萨克斯坦曾有机会通过支持这一入侵来报答恩情。助镇压当地的反政府暴力骚乱。

    但哈萨克斯坦并没有这么做。

    反而,哈萨克斯坦同与俄罗斯南部临近的几个中亚国家一起,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问题上保持中立,使白俄罗斯成为唯一一个全面支持俄罗斯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已承诺执行西方对俄制裁措施,表示将通过绕过俄罗斯的路线增加对欧洲的石油出口,还增加了国防预算,并接待了一个旨在拉拢哈萨克斯坦更倒向美国的美方代表团。

    俄罗斯与其在中亚的最大盟友愈加疏远,这对俄总统普京(VladimirPutin)来说是意想不到的挑战。在苏联解体以来的几十年里,俄罗斯一直努力通过与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结成军事和经济联盟,以维持对整个中亚的影响力。其中最主要的是哈萨克斯坦,这是一个国土面积比整个西欧还大且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俄哈两国边境线长达4,750英里(约合7,644公里),是仅次于美加边境的世界第二长边境线。

    俄哈两国关系正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发生改变,乌克兰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与哈萨克斯坦有许多相似之处。根据对哈萨克斯坦现任和前任官员、议员和分析人士的采访,现在哈方正重新考虑俄罗斯在哈外交政策中的特权地位,并发展同美国、土耳其和中国等国家的交往。

    6月份,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Kassym-JomartTokayev)飞抵俄罗斯参加了普京在圣彼得堡举行的重要经济论坛,托卡耶夫当时的表态就说明了上述转变。他在与普京共同出席该论坛时表示,哈萨克斯坦不会承认乌东顿巴斯地区俄罗斯支持的两个分离州独立。普京称他解放了该地区。当论坛的会谈主持人询问西方是否在向哈萨克斯坦施压时,托卡耶夫避而不答。

    维和人员于1月从哈萨克斯坦返回俄罗斯。图片来源:VLADIMIR SMIRNOV/TASS/ZUMA PRESS

    托卡耶夫在访俄期间向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表示,哈萨克斯坦不会帮助俄罗斯违反西方制裁,但他强调,俄罗斯仍将是哈萨克斯坦的重要盟友。托卡耶夫表示:“哈萨克斯坦绝不会背弃盟友义务。”

    6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图片来源:DMITRI LOVETSKY/ASSOCIATEDPRESS

    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哈萨克斯坦禁止可能激怒俄罗斯的反战示威,但也禁止公开展示在俄罗斯象征着支持战争的Z字标志。

    哈萨克斯坦议员SayasatNurbek引述了一则有关花栗鼠身上如何出现条纹的西伯利亚童话故事来解释哈萨克斯坦行事的理由。故事说,一头熊和一只花栗鼠是朋友,熊心情很好,摸了摸花栗鼠的背,但它的爪子把花栗鼠的背给抓破了。

    Nurbek说:“这个故事的寓意是:如果你跟熊是朋友,即使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即使他心情很好,背后也要小心。”

    在俄乌战争开始后不久,哈萨克斯坦就发出了一些初步信号,表明该国不会与俄罗斯步调一致。在3月初要求俄罗斯终止入侵行动的联合国决议投票中,哈萨克斯坦投了弃权票,而不是反对票。几天后,哈萨克斯坦派出一架波音(Boeing)767飞机,载运28吨药品前往乌克兰,这是哈方派出的多架援助航班之一。

    5月9日,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学生们打包好准备送往乌克兰的援助箱。图片来源:ANUSH BABAJANYAN FOR THEWALL STREET JOURNAL

    7月初,哈萨克斯坦财政部公布了一项指令草案,将遵循西方制裁措施,限制对俄罗斯的部分出口。

    哈萨克斯坦的这一立场激怒了一些俄罗斯人,尤其是考虑到俄军曾帮助镇压了今年1月哈萨克斯坦多地因天然气价格上涨而爆发的和平抗议活动,后来抗议演变成许多哈萨克斯坦人眼中的精英之间的权力之争。

    “哈萨克斯坦人,你们这叫忘恩负义。”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节目主持人TigranKeosayan在4月底说。“仔细看看在乌克兰发生的事情……,如果你们认为可以狡猾地逃脱,并且以为不会出事,你们就错了。”

    哈萨克斯坦人早已习惯了这种措辞。哈萨克斯坦约20%的人口是俄罗斯族,俄罗斯民族主义者长期以来都声称哈萨克斯坦的北部地区是俄罗斯领土。2014年,在俄罗斯吞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地区之后,普京曾表示,哈萨克斯坦在苏联解体之前从未拥有过国家地位。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普京的这番话受到重视,特别是考虑到哈萨克斯坦是唯一与俄罗斯接壤的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位于哈萨克斯坦以南。这些中亚国家都不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乌兹别克斯坦曾公开表示不会承认乌分离地区顿巴斯为独立国家。

    中亚国家与俄罗斯的这种局部疏远为美国打开了一扇窗口,美国在近几年淡出中亚地区之后正试图在该地区重获影响力。

    今年4月,拜登(Biden)政府负责人权事务的副国务卿乌兹拉.泽雅(UzraZeya)对哈萨克斯坦进行了访问。自那以来,美国官员已多次访问中亚地区。5月下旬,美国助理国务卿唐纳德.卢(DonaldLu)访问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6月份,新上任的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陆军上将ErikKurilla也访问了这些国家。

    政府资助的俄罗斯科学院(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中亚问题研究人员AndreiGrozin称,美国派官员访问哈萨克斯坦,把手伸到了其势力范围之外,这引起了俄罗斯的关注。他表示,虽然克里姆林宫还没有感到不安,但如果哈萨克斯坦政府转向敌对,这对俄罗斯构成的威胁甚至会比敌对的乌克兰还要大,因为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之间有着很长的陆地边界线。

    “不过,我认为事情不会走到那一步,”Grozin说。“相比乌克兰的精英们,哈萨克斯坦的精英有更强的自我保护本能。”

    美国国务院的两位官员表示,美国已要求中亚各国政府站在西方国家这一边,一起支持乌克兰,但同时也在小心行事,避免向这些中亚国家施加过度的压力。

    6月,普京与塔吉克斯坦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合影。图片来源:TAJIKISTAN PRESIDENT PRESS OFFICE/ZUMAPRESS

    6月28日,在陆军上将ErikKurilla访问塔吉克斯坦一周后,普京选择该国作为他入侵乌克兰后的首次外访之地。普京出访时对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EmomaliRahmon)说:“我很高兴来到盟友的友好土地上。”

    拜登的人权特使在4月访问哈萨克斯坦之后,又去了邻国吉尔吉斯斯坦。在与该国当时的外交部长卡扎克巴耶夫(RuslanKazakbayev)举办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两人宣布吉尔吉斯斯坦和美国将很快签署一项双边合作协议,吉方将在经济和教育等领域接受美方援助。

    卡扎克巴耶夫八天后因健康原因提交辞呈,他的继任者告诉了当地媒体这一消息。一名熟悉该决定的人士称,卡扎克巴耶夫是应俄罗斯的要求辞职的。

    克里姆林宫和吉尔吉斯斯坦外交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卡扎克巴耶夫不予置评。

    中亚各国与俄罗斯存在着深厚的文化、经济和历史联系。俄罗斯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有军事基地,在哈萨克斯坦有一个反弹道导弹试验场。

    5月初,约1万人在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举行游行,纪念打败纳粹德国的胜利日。游行者挥舞苏联国旗,手举前苏联独裁者斯大林(JosephStalin)的画像,并高唱俄语战时歌曲。

    5月9日,人们在阿拉木图游行庆祝胜利日。图片来源:ANUSH BABAJANYAN FOR THE WALL STREETJOURNAL

    游行者举着斯大林和曾任苏联秘密警察局长的拉夫伦蒂·贝利亚的海报。图片来源:ANUSH BABAJANYAN FOR THE WALLSTREET JOURNAL

    俄罗斯现为该地区最大贸易伙伴,为数以百万计的中亚劳工提供就业机会。汇款在吉尔吉斯斯坦GDP中的占比为近三分之一,在塔吉克斯坦GDP中占比超过四分之一,在乌兹别克斯坦GDP中约占10%。其中绝大部分汇款都来自俄罗斯。

    西方国家对俄实施制裁后,哈萨克斯坦经由俄罗斯与欧洲国家之间的传统贸易线路逐渐遇阻,最终几乎停滞,保险公司和进口商对过境俄罗斯的货物保持警惕。有鉴于此,哈萨克斯坦官员寻求贸易合作多元化发展。世界银行(TheWorld Bank)预测,中亚经济今年将平均收缩4.1%。

    俄乌战争爆发数周后,一个由哈萨克斯坦官员组成的代表团前往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就发展中间走廊(MiddleCorridor)举行会谈。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位于里海沿岸,与土耳其接壤。中间走廊是一条从中国途径中亚、高加索地区和土耳其通往欧洲的贸易路线。

    土耳其亚太研究中心(Turkish Center for Asia Pacific Studies)主任SelcukColakoglu称,过去,中亚国家、中国和土耳其都没有认真探索过这条贸易路线,一个原因是不想激怒俄罗斯。Colakoglu曾担任土耳其外交部顾问,目前在中国一所高校任教。

    他说,这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使该地区的国家,包括中国和土耳其,有胆量挑战俄罗斯的主导地位。

    哈萨克斯坦位于里海的阿克套港和库里克港现在一片繁忙。哈萨克斯坦工业和基础设施发展部下辖司局的一位负责人ZeynollaAkhmetzhanov说,今年1-4月的集装箱运输量是上年同期的三倍。

    对哈萨克斯坦来说,贸易多元化是一个关乎生死存亡的问题。俄罗斯在过去几个月里两次关闭了里海输油管道(CaspianPipeline)。哈萨克斯坦约80%的石油出口都是通过里海输油管道经由俄罗斯输送到黑海港口城市新罗西斯克的。3月下旬,在一场风暴破坏了码头后,俄罗斯关闭了该码头三个系泊点中的两个进行了数周的维修。哈萨克斯坦能源部长和一个代表团于4月前往莫斯科进行会谈,几天后,俄罗斯重新开放了这两个系泊点。

    7月初,俄罗斯一家法院因该管道涉嫌违反环境规定而责令其暂停活动30天。几天后,该法院撤回了这一裁定,但此举已在哈萨克斯坦引发了震荡。7月7日,哈总统托卡耶夫指示本国石油公司开发新的运输路线。

    多年来,俄罗斯和中国曾分工默契,俄罗斯负责安全,中国发展该地区经济。这种分工现在正发生变化。

    4月下旬,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访问了哈萨克斯坦,并与托卡耶夫举行了会晤。根据中国国防部的说法,双方同意加强军事合作。此外,哈萨克斯坦也在推动与区域大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简称: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建立更密切的关系。5月初,托卡耶夫乘飞机前往安卡拉,土哈两国官员签署了一项在哈萨克斯坦合作生产军用无人机的协议。

    哈萨克斯坦还将国防预算增加了4,410亿坚戈(约合9.18亿美元)。

    一位高级官员说,其中部分资金将用于增加哈萨克斯坦的后备军。这位官员说,哈萨克斯坦还从乌克兰的激烈抵抗中吸取了教训,即必须改革军队,增强机动性和打混合战争的能力。混合战争会综合采用常规战争以及网络战、虚假信息和干涉选举等方法。

    虽然一些西方人士说俄罗斯军队已暴露出纸老虎的本质,但来自中亚国家的一位高级官员说,对俄罗斯所怀野心的恐惧只会越来越强烈。“他们对付这么多国家,他们有东欧国家和乌克兰可以欺负,这是一回事,”这位官员说。“想象一下,如果他们没有乌克兰可以欺负。我们会是下一个吗?”

    一座列宁的雕像和其他苏联时代的雕像排列在阿拉木图的一个公园里。图片来源:ANUSH BABAJANYAN FOR THE WALLSTREET JOURNAL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