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杭州第一批被裁掉的大厂人,不到30岁

    我隐隐约约发现,从今年 2 月起,有不少杭州的互联网大厂人被裁了,这批人没到 “35 岁那道坎”,甚至连 30 岁都没到。

    搜索 ” 杭州互联网裁员潮 “,你会看到数条信息——

    前几年,杭州被认为是互联网产业发展最快的城市,以阿里为首的互联网巨头在杭州缔造了一个又一个财富神话,杭州甚至用一个新区,去承载这些爆棚的互联网梦想,无数从那个区走出的大厂员工累积了千万身家……

    杭州还出台了各种福利政策,吸引了北上广深一大批年轻人落脚杭州,逃离北上广——

    买房均价不到京沪的一半,薪资却持平甚至更高,落户政策也十分友好,还有好山好水好风光 ……赚着北上广的工资,踮踮脚还能安个家——杭州,年轻人没理由不来。

    但仅仅四五年光景,今年,互联网裁员不再只盯着 35岁以上的中年人了,它开始波及这些来杭州找一份平稳生活的年轻大厂人。

    闲鱼上,你甚至可以看到不少大厂杭漂开始变卖 ” 家产 ” 回血——

    小红书上也开始频繁出现这样的标题:《杭州被裁员了,睡到自然醒》——

    图片来自:小红书 @小鹿鹿菌

    突如其来的失业,一开始,都很爽。终于不用996,时间能被自己掌控。接着,收入不稳定,工作没着落,有人断了供,有人准备收拾离开。截至今年 3 月,杭州的法拍房超过了 5万套,冲到了全国第一。

    这些曾为了杭州逃离北上广的年轻人,真在杭州也呆不下去了吗?

    跟很多被裁的杭漂聊完后我们发现,他们的确曾对这里的生活寄予厚望。然后呢?

    小北 96 年

    3 年大厂产品经理 今年 3 月被裁

    来杭 3 年 不打算离开杭州

    我大三时就确定要去互联网工作,当时觉得大厂职场平等,可以充分发挥我的才能。杭州、宁波和上海的公司我都实习过,综合下来,2019年的杭州房价低,互联网公司多,城市自然景观也好,于是就决定留在杭州。

    但从入职开始,我就做好被裁员的准备了。

    入职时年薪 20 万左右,属于大厂 ” 底层劳工”,刚进厂,部门就陆续裁了两个人。裁到我的时候,只有一种感觉:认命。

    被裁,是我们 ” 底层劳工 ” 的宿命,赔偿少,所以更容易被优化。这次比较意外的是,我们整个部门都被砍掉了,其中包括两位 10多年的老员工。

    HR 给了两个选择,要么离职,要么转岗。我才 20 多岁,还年轻,有底气,就选择拿赔偿走人。但我有 4个同事选择的是转岗,其中包括那两位 80 后的老员工——有孩子有家庭,还背着房贷,确实身不由己。

    互联网大厂就是这样。在你年轻的时候,确实有更多出头的可能性,但这不是一个越熬越老越值钱的行业。

    被裁员后,我没有去找工作。目前杭州就业市场太差,大把优秀人才竞争,各个公司的 headcount(招聘人数)也锁了,很难找到好工作。

    我有一个朋友,之前换工作,不停会有猎头来找,如今简历投出去完全没有回音,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勉强找到一个外包的岗位。

    被裁后,小北开始尝试做自媒体

    所以我决定先试着做下自媒体,目前做了 3个月,也就赚了三四千块,接下来我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不能跟之前的收入持平,我就去上班。

    我分享了一些裁员赔偿的视频,经常会在凌晨三、四点来了一波流量峰值,肯定是和我有相同境遇的人愁得睡不着了。

    小北的妈妈让她去考公务员,据小北说,被裁的人当中,至少 70% -80% 都还是继续选择去互联网工作。有 10%左右,会选择去考研、考编和考公。

    以前我觉得杭州宜居,留下的理由很多,如今只是因为男朋友在这里。

    现在的我,患了裁员 PTSD。被裁过一次之后,就像是碰到了一个渣男,让你觉得不敢再去爱,怕又被甩、被裁、被伤害。

    大刘 95 年

    前大厂视频编导 今年 6 月被裁

    来杭 10 年 不打算离开杭州

    大刘发布的遛狗广告

    遛狗是真的。我们家有这个需求,想着别人可能也有,如果真有人下单,一天的饭钱不就出来了!

    除了帮人遛狗,我还去接一些广告片,这是我主要的收入来源。这个月我把税后工资赚出来了,业绩达标,下个月继续努力。

    但工作还是要找的,毕竟私活儿客源还不稳定。虽然市场整体不好,但我不是特别慌,毕竟这是个技术工种。在 Boss直聘上投的简历,已经面了四、五家了。

    我之前的职位,是在大厂的教育项目组里当编导,干了 1 年半。在线教育 + 互联网,你说不裁我裁谁,buff 叠满了。

    当时入职这家大厂是我最好的选择。我在杭州 10 年了,这是我的第 3 份工作,前面两家都是传统的影视公司。到 2020年底遇到影视寒冬,而在线教育正在火热,钱多也稳定,我就来了。

    结果没多久就遇到 ” 双减”,裁了一批人。到今年端午节的时候,我们项目组没发粽子,我就有点预感又要裁员了——连粽子都没有,得穷成啥样了?

    裁员的时候领导很痛快,直接给了N+1。我挺平静的,在这里拍短视频天花板太低,上升渠道很有限。现在也算是个机会。但后来想想又开始烦躁:又要找工作了,去哪儿啊?

    图片来自:小红书 @hsy

    我现在的想法是,传统影视、互联网现在都不景气,不行的话就自己干,毕竟打工是没有出路的。

    我女朋友甚至觉得这是个好事。她觉得我在大厂的时候太安逸了,应该推自己努力一把。

    互联网确实是有泡沫的,之前觉得钱又多,又好听。我之前在小红书上看到有个北方的小伙子,要把老家的房子卖了来杭州,进大厂,甚至说外包岗也可以。这就真的是被大厂的名头冲昏头了。

    现在也有很多人自己辞职走的,卷不动了呗。你得想清楚大厂究竟能给你带来什么,裁员让人理智。

    我没有离开杭州的打算,毕业就留在了这里,十年的时间,熟悉了习惯了,杭州就是我的第二故乡,相比老家舟山,至少这里的工作机会更多一些。

    James 91 年

    互联网小厂制图师 濒临被裁

    来杭 1 年 不打算离开杭州

    一年前我在老家合肥的时候,只是个给装修公司做图的,对运营、互联网这些事一窍不通,根本不懂如何把图片价值最大化。

    所以我来了杭州,这里有阿里、淘宝、短视频,有电商和互联网,会给我更多的机会。

    我们公司是做 VR 全景营销系统的,从 4 月开始,就很难接到工作了。

    发不出工资,老板只能保证每个月 1400 多块的社保,其他的就靠我们自己。

    James 找私活闲鱼帖

    所以我就到闲鱼上去接私活了,老板也支持,如果接到大单,还可以整个公司一起做。

    不过快 3 个月了,我一个订单都没有接到。有很多学生来咨询,他们要交作业,觉得用 VR全景的方式来呈现挺好玩的;还有很多景区也来咨询,觉得可以在疫情非接触环境下,利用 VR 全景体验沉浸式游园。

    但 99% 的人因为对这一行不了解,听我讲解得云里雾里的,预算也不够。拍摄 1 张全景实景图 1000 元,绘制 1 张 3D建模图 2000 元,学生付不起;整体方案 3 万起步,景区也觉得贵,所以接单很艰难。

    正常情况下,我的工资起码过万,现在我每个月收入五、六千,勉强维持开支。

    小厂有小厂的好,我们人少,所以老板提供员工住宿,这就省了一大笔钱,公司也还能撑一撑。大公司养了太多人,成本太高,所以只能直接裁员。

    我是农村的,父母知道我公司快裁员了,跟我说亲戚在河北搞装修,让我过去当个小工,可能都比现在赚得多。

    图片来自 @小黑夜之睛

    但我是不会离开杭州的。

    现在的局面主要是疫情影响了经济,但事情做不下去,不代表我们做的没有价值。

    我相信,只要我们没有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那就应该再坚持一下。

    不不 93 年

    6 年大厂运营 今年 4 月被裁

    来杭 6 年 考虑离开杭州

    大学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上海,但是上海房价太高,对年轻人来说,很难留下。我是江西人,杭州算是上海和老家之间最平衡的选择,既有生活,又有工作。如今,我已经拿到杭州户口,原本是要计划在这里定居的。

    结果今年 4 月,我被裁员了,到现在为止,休息了两个多月。

    这两个月我的精神整体较好,但是也有持续焦虑到吃不下饭睡不着的时候,这是我意料之外的,在此之前我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怎么说,我歇够了。

    被裁后,不不准备做自媒体。

    为了平衡情绪,我会像上班一样,每天去朋友租的 wework 办公室 ” 打卡 “。他们工作,我就在旁边看书学习;他们加班到晚上10 点,我也一起。

    我是个不会忽然裸辞的人,每一份工作都无缝衔接。但最近市场环境不好,预判到这 2个月没有好的岗位,没必要花精力在找工作上面。

    不不的小红书。记录自己的经历,分享感悟,以此做自媒体账号,是很多年轻失业者的选择。

    最近开始找工作了,但市场行情还没回暖。投个 10 个厂,只有一家有回音,HR 先拿了份简历让我等消息。

    有人在脉脉上有人晒出了自己的求职记录

    我看了很多工作要求,有一个感受:大厂工作找不到,我跳到中小厂总很容易吧?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对中小厂来讲,他们更希望一个人能力宽一些,不只是专精在某一方面。而在大厂的人确实会更螺丝钉一些,长期只专注在某一个小的领域,反而不适合更小的厂。

    这次是我在这6 年里经历的第 3 次裁员了。第一次在 18 年,金融行业大调整;第二次在2020 年,疫情爆发了;然后就是这次了。就感觉是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海啸,但这一次海啸最猛烈,我们业务线大部分的人都被裁了。

    这也是我 6 年来第 4 份大厂工作了。

    图片来自:小红书 @旖旎

    如今考虑到生存,我也想离开杭州,想去别的城市找找机会。

    我之前有不少同事是从北上广退居到杭州来的,这波裁员潮没有几个幸存者,很多人会选择再回流到深圳、上海这些城市,我也可能回流上海。

    Ending: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图片来自:小红书 @姜正经

    以前,杭州是卷累了的北上广深大厂人的理想退守地,如今,这一波突如其来的互联网裁员潮,让他们开始重新审视 ” 安全感 ” 这 3个字的含义。

    离开还是留下?

    采访中,大部分年轻杭漂人都觉得,这座城市还可以再拼一拼,这种不舍,不仅仅因为杭州曾经给予过他们稳定的收入,更是因为这座城市盛放着他们的生活:很多年轻人、他们很多个人生的第一次,是在这展开的。

    但裁员至少让他们明白了一件事:没有什么系统是能永久依赖的——高薪和稳定并不等于 ” 安全感”。

    换句话说,高薪和平台光环如果让你更害怕失去了,反而会让人陷入持续的惴惴不安,彻底失去构建安全感的能力。

    真正的安全感需要缓慢建立,由内而外去建立。

    稳住,别丧,漫长的人生中,裁员只是一个顿号。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