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郑州XX一年记:碎片里的“彷徨”

    一年过去了。

    提起XXX,许多郑州人仍心有余悸,这场灾难,恐怕也是这个城市难以抹去的历史伤痕。

    逝者已安息。

    对生者而言,拾起一些碎片,或许更能看清脚下的路。

    关于XXX的一些细节,郑说曾用日记和短视频的形式做以记录。想回顾的朋友,可以通过以下链接查看:郑州日记

    1

    有些碎片,是关于事后的反思。

    2022年1月21日,在公布的调查报告中,提到“截至9月30日,郑州市因灾死亡失踪380人,其中在不同阶段瞒报139人:郑州市本级瞒报75人、县级瞒报49人、乡镇(街道)瞒报15人。”

    而民间有呼声,指出“只有公布具体的380人死亡失踪名单,才能确保数字的真实性”,因为一旦有离去的故人不在名单之中,亲友就立马可以提出质疑。

    信息大数据时代,准确的获取死亡失踪名单,不会比“红马”难。

    但这一呼声始终没有得到响应。有关方面,也失去了一个为自己公信加分的机会。

    公布遇难名单,是文明社会的国际惯例。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国内舆论开始有了这样的意识。

    另外,为郑州“七二〇”遇难者立碑的建议,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2

    “七二〇”调查报告出来后,有关部门也公布了处理结果:对涉嫌违法犯罪的8名企业人员立案侦查并依法逮捕,对灾害中涉嫌违纪违法的89名公职人员进行严肃问责。

    多人被处以组织内的严重警告、政务降级的处分。

    半年过去了,他们现在过得怎样?

    徐先生再无任何消息,彻底消失在舆论报道与公众视野中。

    侯女士履职卫生部门,正常开展工作。

    而主政巩义的袁先生,虽曾被严重警告和政务降级,但就近期的公开报道来看,仍以原职主持工作。

    消失、调岗、复出,这些人事变动的标准和原则是什么?不得而知。

    3

    据说,今天有不少“红马甲”和身材壮硕的“热心市民”,在5号线沙口路地铁口聚集。

    不知道他们是在忙什么。

    但这让我想起了,去年7月27日,“头七”之后的那些鲜花和“围挡”。

    当时,“围挡”的照片在网上传开,引起全国网友公愤。好在郑州有一帮“真正的热心市民”,大声疾呼“不要挡着他们回家的路”,并挺身而出移走围挡。

    恰好那天晚上,我也在现场,经历了“围挡”被拆的全过程:

    起初,现场的市民只是在围挡外继续献花,有工作人员还在值班。

    夜深了,他们下班撤岗了……

    先是有一位大哥,拿起手机拨打“12345”,询问围挡是哪个部门所为,并提出质疑(公共道路设置围挡,必须有施工许可证等手续),要求相关部门立即拆除。

    电话的那头儿,接线员称对围挡事宜并不知情,建议联系属地街道或城市管理部门。

    这边,还在电话里交涉;那边,一位热心的黑衣市民,不知从哪里找来了钳子,开始在围挡的侧面剪铁丝。

    众人一看,既然找不到具体的管理部门,这围挡的合法性就无从谈起。大家纷纷上前,齐心协力移走围挡。

    第二天,围挡并没有再次被立起来。

    面对市民的愤怒和社会的良知,再高、再多的“围挡”也终将不堪一击。

    4

    有人说,“七二〇”是郑州城运的转折点。自那以后,疫情、红码、烂尾楼……各种坏消息接踵而至。

    “七二〇”这个节点或许是偶然的,但一些系统性的矛盾,只能掩盖一时。“击鼓传花”的模式,总有漏出底裤的一天。

    有些问题,也不仅仅是郑州的问题。只是因为河南、郑州之于中国,太典型了。毕竟有句口号这么讲:行走河南,读懂中国。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如“七二〇”的某些谜团一样,“红码”背后的真相,或许永远沉没。

    也如丰县女,唐山四女这些事件,热点一个个冷却,问题末节始终被隐蔽,问题爆发的根源没有得到任何改进,你能看到的或许只是“表演式危机管理”。

    孙志刚事件推动废除收容制度之类的改革,近来恐怕很难再看到了。

    而郑州到哪里去?更是仿佛到了一个“彷徨”的十字路口。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