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揭秘寺庙生意经:供奉牌位一年最低1000元

    7月22日,南京某寺院关闭话题冲上微博热搜。同一天,国内5A景区法门寺的运营主体陕西法门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被爆出因景区前期建设和提升改造工程推进积累了高额债务,如今疫情冲击下,经营收入受到极大影响,目前已有多笔融资租赁款项长时间逾期。

    接近该寺人士对时代财经透露,违约主体实为法门寺景区运营方,与佛教场地法门寺并非同一个单位。但上述两则消息,再次将寺庙商业化的话题置于镁光灯下。

    中国佛教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底,中国现存寺庙32600座,其中有20%以上的寺庙已经商业化,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浙江、河南、四川等地。

    无需审核程序,提供姓名即可供奉牌位

    如今,寺庙通常以门票、供奉、捐款、周边产品售卖等方式来获取收入。

    以上海静安寺为例,目前除50元/张的香花券(门票)外,还提供牌位供奉、法会、功德、香茗等多项服务。

    其中,以“捐功德”标价最高。时代财经注意到,在静安寺制作的“福慧百寺”小程序上,捐献塑像、建寺功德最高一份可达9000元,捐献数量上不封顶。此外,静安寺还售卖开光法物,如一座释迦摩尼佛铜鎏金座像需1.98万元,一块山宝银币需1.68万元。

    不过,据时代财经了解,有此类需求的香客并不普遍。对于绝大部分善男信女而言,他们接触最多的仍是门票、香火以及牌位供奉。由于门票、香火等收入来源,都曾因乱加价、天价香等负面新闻被严加监管,做法事、法会、供奉牌位等业务成为寺庙主要收入来源。

    不同寺庙牌位供奉价格不同。据悉,在上海静安寺供奉延生禄位、往生牌位的价格为2000元/年;七七牌位需50元/天;水陆法会内坛莲位则需要5000元/次。而在法门寺,据透露,供奉牌位约1000元/年左右。如若需要在初一和十五随堂参加法会,价格将上涨到2000元/年。

    从上述情况来看,供奉牌位并未有网传每年3万元到5万元那么高。但多个寺庙名法师均向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寺内基本只需要交费即可供奉牌位,香客只需提供姓名信息即可,没有任何审核程序。

    “现在牌位不少都有电子操作,香客可通过电子申请,甚至不需要供奉人到现场,更不会审查写的是谁。”一名仍在寺内学习的居士向时代财经表示。

    开淘宝店、卖手机号,五花八门的商业运营

    除香油供奉、游客门票的常规商业运营外,一些知名寺庙在开拓收入渠道方面也走得更宽。

    其中以少林寺最为典型。1982年,电影《少林寺》的爆红加速了少林寺的商业化进程,从注册公司、商业演出、建立海外分寺,到开淘宝店、IP授权、开光拍卖电话号码等商业行为都有涉足。如今少林寺旗下已经营实业、出版、旅游、电商等多个领域的公司。

    今年4月6日,少林寺参股企业河南铁嵩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以底价4.52亿元竞得郑东新区一宗商业、商务用地。因此,外界曾一度传言“少林寺即将进军地产界”,引起诸多非议。对此,河南铁投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少林寺进军房地产”不属实,“它是两个企业合资的投资行为,不是少林寺直接投资,是两个公司的正常商业行为,仅此而已”。

    此次融资租赁产品逾期的法门寺景区,也曾在2014年被爆出外包给曲江文投进行商业化运作,通过门票、功德牌位、佛像供养、大法会为主的宗教区,和以土地增值开发、户外广告经营权和旅游商品贴牌生产为主的非宗教区两种方式揽金。

    寺庙景区过度商业化的行为,为日后埋下了隐患,2009年时,法门寺曾与曲江文投因捐赠归属问题产生矛盾,诸多僧人拆除门口新建起的围墙反抗。随后,曲江文投退场,法门寺景区的主导权回归当地政府。

    彼时,公开资料显示,法门寺景区总投资已高达50亿元。此后,其仍未停下商业化扩张的脚步,债务规模逐年攀升。2014年-2016年,法门寺景区负债总额分别为33.33亿元、36.65亿元和37.35亿元。

    除了上述提到的商业运营尝试,部分寺庙还通过建立慈善基金会的方式进行公益活动。如上海玉佛寺就曾出资1000万元,启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玉佛禅寺觉群大学生创业基金”项目,以银行委贷形式,向审核通过的大学生提供贴息贷款。

    该基金会旗下最知名的一个项目,便是在天使轮以10万元注资外卖平台饿了么。2016年,饿了么壮大后,又向基金会回馈50万元,继续支持“玉佛禅寺觉群大学生创业基金”项目,实现了资金的良性循环。

    相关报道

    供奉战犯牌位的玄奘寺暂停开放,知情人:牌位年价从几千到几万(澎湃新闻)

    南京市委市政府就“玄奘寺供奉南京大屠杀战犯牌位”事件迅速成立工作专班调查处置,7月22日下午,“南京发布”通报市委市政府处分多名官员的决定。

    此前有网友发文称,在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地藏殿内,一排长生牌位竟然“供奉”着侵华日军战犯。此消息一出,国人震怒,影响恶劣。

    7月22日下午,玄奘寺正殿门口围起了隔离带,有专人看管。本文图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王奕澄摄

    记者7月22日下午在南京玄奘寺发现,玄奘寺正殿右侧墙上已贴出暂停对外开放的公告。

    玄奘寺位于南京市玄武区北京东路九华山公园内,北临玄武湖,东接太平门。2003年,玄武区政府及区建设局在小九华山重修寺庙,即为玄奘寺。

    7月22日下午,玄奘寺张贴着暂停对外开放的手写公告。

    澎湃新闻注意到,玄奘寺贴出的通告为一张黑色笔迹的手写通告,A4纸张大小,内容为“根据上级要求,本寺暂停对外开放,具体开放时间另行通知,即日,南京玄奘寺客堂白”。落款上盖有红色的寺庙印章。

    7月22日下午,玄奘寺正门入口

    寺庙正殿门口有一位中年男性在看管,门口用红色绸带围起了隔离带,该看管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寺庙已经对外关闭,外人不能进入。澎湃新闻在正殿大门口发现,现场仍有数位来自各地的人拎着贡品来祭拜上香。负责看管的男子表示不知寺庙何时才能开放,一切都要等通知。

    网友举报的照片显示,玄奘寺地藏殿内“供奉”的战犯牌位至少包括“田中军吉”“谷寿夫”“松井石根”“野田毅”等,供奉人署名为“吴啊萍”。

    7月22日下午,玄奘寺地藏殿

    涉事地藏殿在玄奘寺西北角,紧挨着环湖路,与明城墙相隔仅约10米,距离寺庙正殿步行约250米。澎湃新闻注意到,涉事地藏殿外墙为黄色,主体结构有两层楼,地藏殿背面每层约有4个窗户。地藏殿正门周边围起了绿色遮挡物,外人已无法进入。

    7月22日下午,玄奘寺地藏殿一侧与明城墙相隔仅约10米。

    一位几乎每天都来九华山玄奘寺跑步、住在附近的居民吴先生(化名)告诉澎湃新闻,玄奘寺的地藏殿已经维修一年多了,正在进行外墙粉饰和内殿装修。在“供奉侵华日军战犯”事件网络发酵前,地藏殿的大门并没有关闭,外人能正常进入,寺庙内也有僧人在殿内活动。

    吴先生凭记忆称,地藏殿内有4至5个小厅,都是供奉相应长生牌位的,牌位价格便宜的有几千块,贵的上万,他曾看到过不少外地人来寺庙咨询供奉牌位事宜。

    玄奘寺附近的一家小卖部老板向澎湃新闻表示,地藏殿是2010年左右修建的,日常有部分信众花钱买长生牌位,常见的价格在2万至4万一年。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7月22日下午,玄奘寺一处围挡起来的工地

    澎湃新闻在玄奘寺注意到,除了地藏殿,该寺庙有多项工程正在施工。在正殿至地藏殿中间,有好几处用绿色塑料幕布围挡的施工区域。在正殿的右方还有一块围挡起来的空地,有施工痕迹。

    据“南京发布”微信公号7月22日通报,“玄奘寺供奉南京大屠杀战犯牌位”事件造成恶劣影响,对此,南京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迅速成立工作专班进行调查处置并决定:

    责成玄武区民族宗教事务局撤换传真(俗名李义将)玄奘寺主要负责人职务;责令玄奘寺停止日常活动,并会同相关部门立即对其进行整顿。

    责成玄武区委按程序免去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胡圆圆职务。对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苏宇红予以诫勉。对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副局长纪勤予以停职检查。

    下一步,纪检监察机关、公安机关将对相关单位和人员作进一步调查,并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绝不姑息。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