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周杰伦新歌“辱华”,梁静茹本名犯忌?

    有评论指出,中共不缺制造文字狱的酷吏,也有很多有意无意热衷于“高级黑”“低级红”的帮凶和帮闲,结果荒唐荒诞荒谬层出不穷。在“联想深挖”之下,有人无端飞来横祸,躺著中枪,便在所难免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有中国网民批评周杰伦的新歌,说人到了年纪到了时候就该体面地退下来,不要硬是赖著不走,结果犯了大忌,被立时销号。有人“深挖”发现,周杰伦的新专辑多处“辱华”,甚至“犯上”,比如,《粉色海洋》是讽刺丑化“粉红”革命群众;《最伟大的作品》明显崇洋媚外;《不爱我就拉倒》歌词“加速狂飙”是讽刺“加速师”;而《等你下课》单歌名就是妄图篡位造反了。台湾“上报”发表文章《周杰伦的歌和梁静茹的本名都犯了中国大忌》,作者何与怀还指出,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遇刺身亡之后,不仅梁静茹歌曲《可惜不是你》在QQ音乐与网易音乐平台惨遭下架,而且她的本名梁翠萍也可能被解读为“习习卒”而带来麻烦。

    文章说,当下中国遇习近平名讳,则应千方百计切实以“缺字”、“换字”、“改音”执行之。一个范例是中国某地的官方宣传标语——“提高文明卫生水准革除陋刃”。用“陋刃”替代“陋习”,可谓中共宣传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大发明创造。“毛病未除,积恶成习”,或“陋习不改,毛病更重”,都不能说了。

    作者指出,中共不缺制造《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文字狱的酷吏,也有很多有意无意热衷于“高级黑”“低级红”的帮凶和帮闲,结果荒唐荒诞荒谬层出不穷,在“联想深挖”之下,有人无端飞来横祸,躺著中枪,便在所难免了。但是,在一个不能正常发声的国度里,这么多人做出或被认为做出总是指向某个目标的“联想”,不就是民意的表露吗?这不就是试图曲线表达的一股民意吗?不就是像大海般汹涌而来什么也阻挡不住的一股思潮吗?事实上,与此相对应,自从习总2012年登基之后,干脆直接以言语文字勇敢“犯上”者也大有人在。

    弗里德曼:为对中国审查制度的乐观看法认错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我曾经乐观看待中国的审查制度,我错了》,作者弗里德曼(Thomas L.Friedman)说,“自1995年成为专栏作家以来,我一直在思考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就是中国是否、何时以及会以多快的速度开放其信息生态系统,允许来自中国内外未经审查的新闻更自由地流动。我承认我太乐观了。我认罪。”

    作者说,早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在他前往中国时,那里的商业新闻似乎比政治新闻自由得多令他感到震惊。例如,广州的《南方周末》是21世纪初最大胆的报纸之一,正如《外交政策》杂志所指出的,它“经常反映弱势群体常被忽视的观点,外来务工者、抗议者和上访者”,并且“吸引了包括政府当局和普通公众在内的广泛读者”。作者当时希望,随着中国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商业媒体将成为打开一般媒体的一个尖锐的楔子。

    文章说,自从习近平上台以后,事态发展的轨迹出现了明显的逆转。看看《南方周末》就知道了。2013年,在习近平成为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的几个月后,它努力报道真相的声音被政府审查人员和宣传卫士粉碎了。中国将为失去这种诚实的新闻报道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无论是揭露隐藏问题的能力,还是创新以及用新思想挑战市场既有势力的自由。在一个加速变化的世界里,能够看到世界的走向并迅速适应和纠正的能力至关重要。然而习近平却不这么认为。他不仅收紧了对所有中国媒体的管制,同时还打击了科技创新人员,甚至是商业分析师。

    “一带一路”样板斯里兰卡破产,中国见死不救

    台湾《新新闻》发表文章《一带一路样板斯里兰卡破产,中国埋祸因却见死不救》,作者黎蜗藤说,南亚国家斯里兰卡政治经济陷入空前危机,成为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以来,开发中国家倒下的第一块骨牌。

    文章认为,虽然不能说,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要为此负上所有责任。但这一切的源头还是在马欣达执政期间的巨额借债,在没有必要的大白象基建工程上的投资。而这显然和中国过度放贷分不开。斯里兰卡正是中国搞的“一带一路”的典型失败个案,以及更普遍的迷信基建的恶果。

    作者指出,中国现在是斯里兰卡最大的国家债权人,斯里兰卡是中国口中的“全天候朋友”,也是一带一路样板戏。现在斯里兰卡国家破产,债券违约、外汇耗尽,连基本物资都无法进口,中国理应挺身而出相救。可是至今中国居然低调无比,仅仅给了少量的人道主义援助。中国和海外亲中媒体还发动舆论,不是把责任推在“西方左胶”身上,也就是推在西方支持乌克兰抵抗俄国侵略的身上。这岂是负责任的大国之所为?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