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临死前24小时,死刑犯暴露了人性最真实的一面…

    前不久,网络上一条名为 “100 秒带你了解监狱罪犯的一天 “的视频火了。

    视频里,犯人们从早上起床、整理内务、集体洗漱、就餐,到谈话教育、队列训练 ……

    什么时间做什么事,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一模一样的囚服,整齐划一的动作 …… 被子要叠成豆腐块,做每件事都得排排站。

    囚犯们的日常,不仅要 ” 踩缝纫机 “,还要学习法律知识 ……

    ” 死刑犯 ” 这个身份,从犯罪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成为了被全社会痛恨的 ” 恶魔 “。

    但在临刑前,他们大多会回归到最原始的身份——人。

    一个拥有喜怒哀乐、身后藏着故事的人。

    图源网络,图文无关

    你可能不知道——死刑犯在临死前,是不能为自己写遗书的。

    因为如果他们拿到了笔,很可能会做出 ” 自残 “等让人意想不到的行为。所以,他们的遗书需要找专人代笔。

    欢镜听,就是这样一个代笔人 ……

    “窗户外天亮了,就意味着他们就要被送上刑场了。这么高大、壮实的一个人,再过几个小时,生命就没了,只给世界留下最后一道背影。”欢镜听说。

    欢镜听是重庆人,1996 年,31 岁的他因侵占公司财物获刑两年。

    因为欢镜听的文化素质较高,他在狱中被安排了一个特殊任务——

    帮死囚写遗书。

    或许是因为名字里有一个 ” 听 ” 字,他前前后后共倾听了 138 个死囚的故事。

    直到今天,他仍清晰地记得第一次面对死刑犯时的场景。

    牢房里昏暗阴冷,即便对方戴着脚镣和手铐,欢镜听依旧浑身战栗。

    图源网络,图文无关

    欢镜听将纸放在铺盖上,双手却忍不住颤抖,笔尖划破了好几张稿纸。

    时钟滴答的声音,就像催命符。这时,死刑犯开口说话了:

    ” 大哥,你害怕什么?明天要死的人又不是你,是我啊。”

    这名犯人叫艾强(化名),是一个 21 岁的小伙子。见到他之前,欢镜听始终认为,” 死刑犯 ” 是一群凶神恶煞之人。

    但面前这个男孩,身高一米八几,白净、帅气、老实,平时会主动帮家里人干活,五块钱都得找母亲要。

    可就是这么老实的一个孩子,在 19 岁那年却毫无预兆地杀了人。

    艾强的遗书是留给母亲的:

    “亲爱的妈妈,您这个老实、本分的儿子,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仅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还将一个无辜的家庭推向了无比悲痛的深渊。再有十多个小时,我的生命就要终结了。希望来世,能够重新做您的儿子。永别了。”

    写完遗书,艾强提出一个要求:想吃酸菜鱼。

    按照惯例,除了喝酒这种违规行为,死刑犯生前最后的心愿都会被尽量满足。

    欢镜听注意到,艾强在吃酸菜鱼的时候,偷偷流泪了。

    留遗言的时候他没流泪,提起母亲时也没有流泪,唯独吃到最后一顿酸菜鱼时,他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滴落在碗里。

    那是一种活着的味道,他再也尝不到了。

    在欢镜听的记忆里,艾强在最后一晚不停地寻找话题,很怕谈话在某一时刻停下来。

    欢镜听回忆道:” 他跟我说,自己还没有娶媳妇,连一场正正经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他说像他这样的人到了阴间是要被打的……”

    他还有很多遗憾,他还不想死。

    牢里,死刑犯们千姿百态。有的人通宵不睡,有的人变成了话痨。

    到了后半夜,他们都会有意无意地看一下窗户。因为当窗户外的天空亮起来,就意味着他们要被送上刑场了。

    图源网络,图文无关

    早上六点半,早餐后换上戒具后,他们有的害怕到大小便失禁,有的瘫软在地,也有假装不怕死的,还有的会互相鼓励,表现得豪气冲天、视死如归。

    唯独一个女死刑犯,和其他人不同。她叫易小梅(化名),从头到尾都在唱着一首歌:

    ” 少女的心,秋天的云,多少个忧愁苦闷的夜晚,多少个欢乐愉快的黎明 ……”

    这是当年流行于下乡到云南的重庆知青中的歌曲。

    ” 我给她写遗书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唱给我听的,她的遗书就是歌词。”

    在欢镜听看来,她可能是在怀念内心最难忘的感情吧。

    图源网络,图文无关

    欢镜听把写好的遗书给她看,问她:” 还需要补充什么吗?”

    易小梅没有回答,她只是重复地唱这首情歌。

    唱着唱着,她的眼泪就流下来了,一滴一滴落在纸面上,晕花了字迹。

    欢镜听正打算为她重新写一份,易小梅却一把把遗书撕成了两半。

    那种决绝,仿佛她已经对这个世界没有了任何留恋。

    天亮了,吃过早餐后,易小梅突然要求化妆。

    她说,她想漂漂亮亮地走。

    图源:《鲁豫有约》

    描了眉,涂了口红,她依旧在轻轻哼唱。

    直到她被武警押上了刑车,歌声随着车子渐渐飘远。

    她再也回不了头了。

    欢镜听来给张凯(化名)写遗书时,他正专注地盯着鞋里的几只蚂蚁。

    见有人来了,张凯有些兴奋地指着鞋子:“你看它们多有意思!我等它们一上午了,它们就是爬不出来。”

    欢镜听不解:” 你没见过蚂蚁吗?”

    张凯低着头看它们:” 我从来没发现这小东西这么可爱!它们还不知道,我的脚一伸进去,它们就没命了 ……我要等它们都爬出来再穿鞋。”

    欢镜听不敢相信,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人,在生命即将终结时,竟开始珍惜蚂蚁这样的小生命。

    图源网络,图文无关

    欢镜听就这样静静等了他一个多小时。直到蚂蚁都爬出来了,张凯才满意地穿上鞋子:“它们都回家了。”

    张凯很感激欢镜听,愿意等他,愿意尊重他。

    他说,至少自己在最后的几个小时里,做了一回好人。

    张凯给父母只留下一句遗言:” 儿子不孝,来世我做一只不会伤害他人的蚂蚁。——儿 · 张凯绝笔”

    欢镜听内心五味杂陈。

    这些原本和他素不相识的死刑犯,在生命最后一夜讲出来的人生片段与临别遗言,就是他们愿意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全部。

    ” 我相信他们在这个时候跟我说的都是真话。”

    图源网络,图文无关

    这是欢镜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生死,与一个个濒死的生命促膝长谈。

    每次写遗书回来,欢镜听都连着好几天无法忘记死囚的容貌和话语。

    不可否认,这些死刑犯的确罪大恶极。但,他们的声音,依然有被倾听的价值。

    再十恶不赦的人,临死前心底或许还存着人性最初的善念。

    ” 我不同情罪犯,然而他们最后一刻表露出来的最真实的样子,便是对世人最好的警示。”

    服刑期间,欢镜听总共为 138 个死刑犯写下遗书。他将死囚在生命的最后一夜、他们最脆弱的一面、最真实的独白都记录了下来。

    他发现,真正预谋杀人的罪犯其实很少,多数罪行都归咎于一时冲动。

    他们犯下罪行之前,或许和你我一样,都是普通人,但一瞬间的失控,就酿下了追悔莫及的大错。

    “他们被五花大绑的背影,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让我明白,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无非就是两个字——‘生’和‘死’。”

    这两个字时刻提醒着你,要懂得 ” 畏惧 “

    出狱后的欢镜听,从不闯红绿灯。狱中的经历深深改变了他。

    人总是在最接近死亡的时候,才明白生的意义。

    别等到生命进入倒计时,才追悔莫及。

    生命只有一次,望你我都懂得敬畏,懂得珍惜。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