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美国如何面对中共?从凯南遏制战略谈起

    今年99岁高龄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Kissinger)近来多次通过媒体专访对当前国际形势尤其是俄乌战争和台海议题发表看法。言谈间,他头脑清楚,见解独到,完全没有百岁老人常有的恍惚和迟缓,真是了得。论经历、成就和治学勤奋,当今世界恐怕没人超过他。

    无休止对抗

    但是他对中美关系的言论往往带来争议。1970年代,基辛格协助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Nixon)重建美中关系。中共历代领导人称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50多年来,基辛格访问中国近百次,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基辛格对中国始终抱有特殊感情,竭力主张美国与中国交往,有时批评美国鹰派人士误解甚至歪曲中国,影响美中关系的正常发展。

    7月20日,基辛格接受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专访,他对中国不应该成为全球霸主提出警告,同时还说拜登(JosephBiden)总统应该警惕,不要让国内政治干扰”了解中国永久存在的重要性。”他认为,”拜登和前几届政府对中国的看法受国内观点的影响太大了。”他认同防止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建立霸权是重要的,”但这不是透过无休止的对抗就能实现。”

    此前基辛格曾表示,美中之间日益敌对的关系,有可能引发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战带来的全球性灾难。因此他提出,当今的地缘政治需要”尼克松式的灵活性”,来帮助化解美国与中国,以及俄罗斯与欧洲其他国家之间的冲突。

    这次访谈彭博新闻社以《基辛格警告拜登不要与中国无休止的对抗》为标题。用词不免夸大,但很能表达基辛格的心境,似乎是批评美中关系搞到今天敌对的地步,美国要负更多责任,因为一些国内观点误导政府对中国的判断。

    基辛格2014年在他的著作《世界秩序》(WorldOrder)中提到,中国人的思维部分受到共产主义理论的影响,但越来越趋向于传统的中国思维方式。美国人对这两者都缺乏直观和深入的理解。


    基辛格警告拜登不要与中国进行无休止的对抗(视频截图)

    遏制战略

    在基辛格的著作中,不容易看到他对中国、中共政权或中国人之间的区别。然而从特朗普(DonaldTrump)政府开始,美国对中共统治下的中国重新做出战略定义,并划清中共和中国人民的关系,阐明中共不等于中国人民这个简单而重要的概念,而这也许就是当前美中关系和基辛格理解的美中关系最大的不同。

    这种对政权本质上的理解并非首次出现,76年前美国驻莫斯科临时代办凯南(GeorgeKennan)对苏联共产党(苏共)早已做出深刻剖析。苏共与中共虽然不同,但其政权本质及其统治手段,乃至世界观都一脉相承。因此凯南的真知灼见,虽然已成历史,如今对美国甚至世界民主国家如何理解和面对中共依然深具启发。

    二战结束后,美国和苏联的矛盾与冲突浮出台面。美国国务院为了解苏联为何反对新成立的世界银行(World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要求在莫斯科的凯南提出说明。

    1946年2月,凯南藉此机会撰写1份长达8,000字的长文电报(又称长电报),全面剖析苏共的行为根源,并在1947年7月以”X先生”身分在《外交事务》(ForeignAffairs)期刊阐明他的观点,进而为美国遏制苏联扩张而采取的一系列成功措施提供1个概念框架,被称为《遏制战略》(Containmentstrategy,或称围堵战略),在冷战时期带来深远影响。


    1946年凯南从莫斯科传回的”长电报”首页(Teaching American History)

    和平演变

    凯南向美国国务院发出的长文电报,共分5部分:首先说明战后苏共世界观的基本特征,接着是背景说明,再来是苏共在此世界观的实际运作,以及非官方的运作,最后提出美国应对之道。

    凯南在背景说明中指出,苏共的路线并不代表俄国人民的看法。一般俄国人对外界是友善的,他们渴望过和平的生活,享受自己劳动的果实。党的路线只是官方宣传机器以巧妙的手法持续不断向群众灌输,而民众在心底对那些论点的抗拒常令人吃惊。党的路线约束了党、秘密警察、政府等权力机构成员的思想和行为,这些人才是美国应对的主要对象。对照今日的中国,中共的宣传与人民实际想法之间的差距,往往也是如此。

    凯南敏锐地指出,马克思主义(或说共产主义)在西欧酝酿半个世纪没有结果,反而在苏联站稳脚跟并大放异彩。实际上,苏共以马克思主义为幌子,在方法和策略上牺牲了每一个伦理价值。苏共已经不能没有马克思主义,这是他们在道德和思想上保持尊严的遮羞布。没有它,苏共在历史面前充其量只是俄国长久历史残酷统治者中的最后一代罢了。他们无情地把国家推上新的军事力量高峰,为其虚弱政权提供外部的安全保障。

    凯南还说,克里姆林宫对世界事务看法的根源来自俄国传统的、本能的不安全感。苏共一直害怕外国渗透,恐惧西方世界与自己的世界直接接触,担心俄国人民了解外在世界的真相,或让外国看清俄国的真实面貌。

    真相是共产党最致命的武器,苏共和中共视之为洪水猛兽,要用一切手段加以掩盖。中共称外国的渗透是一种”和平演变”,目的是搞垮中国。但中国又需要对外开放,引进资金及先进技术,这中间如何取得平衡,中共显然比苏共灵活而高明。


    习近平说,苏联解体的主因是苏共放弃对军队领导。图为1990年莫斯科五一阅兵。(法新社)

    制度之争

    中共迄今仍高举马克思主义为真理,坚持不放,其深层心理因素和苏共类似,没有它,等于背叛革命失去正统地位。中共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却从未具体实践,真正专政的是中共政权,不容任何质疑和挑战。即使中国成为世界第2大经济体,中共控制网络达到前所未有的严厉,目的就是不让民众看清真相。中共宣称有4大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却偏偏不相信人民。

    中共强军兴军的首要目标是”听党指挥”。习近平曾说,苏联解体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苏共放弃对军队的领导。关键时刻军队不听党指挥,能不解体吗?然而事实上,当时苏军正走上军队国家化,不介入政争,而这恰恰是中共最恐惧的。一个政权三令五申需要军队来维护,强军目标以巩固中共领导为首要任务,这和凯南分析苏共把军事力量推上新的高峰,为其虚弱政权提供外部的安全保障有何差别。

    在世界观方面,苏共认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水火不容。据凯南的近身观察,这是战后苏共对世界理解的最大特征,自认苏联处在敌对的资本主义包围之中。因此必须竭尽所能提高苏联在国际社会的相对力量,不错过任何机会削弱资本主义国家的影响与力量,不管是集体或个别势力。只要有机可趁,就填满世界权力板块中的每个角落。

    中共的世界观和苏共几乎一致。习近平多次强调,外在敌对势力在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上与中国的对立”不可调和”。尤其中国崛起,由大转强,某些大国(尤指美国)对中国进行战略遏制和围堵的力度不断加大,这是历史规律。因此中国要做好两种社会制度、两种意识形态长期斗争的充分准备。

    由此看出,中美大国竞争表面上是地缘政治主导权的争夺,实质则是世界对民主与专制这两种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取舍。凯南指出,苏共支配世界最伟大民族之一的活力和世界最富饶的国家领土资源,而强大的俄罗斯民族主义正是孕育它的温床。中共何尝不是如此,其综合国力比苏联更加全面。

    取决于己

    凯南还说,苏共与纳粹德国不同,它既不模式化,也不从事冒险。它对理智逻辑无动于衷,却对武力逻辑十分敏感。只要遇到强大阻力,苏共随时可能退却。作为它的对手,只要掌握足够武力,并显示准备动武时,实际上就用不着动武,因为苏共会知难而退,双方不需要全面摊牌。因此美国的策略应该是对苏共的扩张采取长期、耐心并且坚定和警惕的遏制。中共的权力特点也是如此,不轻易与强敌正面冲突。

    基辛格2011年在他的著作《论中国》(OnChina)中提到凯南的遏制理论,是”通过在一系列不断变化的地缘和政治点上,巧妙而警惕地运用反击力量来遏制”苏联,它不是一种军事学说,而是非常重视利用外交压力,以及运用非共产主义世界的内部政治和社会改革的力量作为防止苏联扩张的屏障。苏共的扩张若被成功阻止,最终就会因为其内部紧张因素而崩溃。

    这一点已在冷战期间被证明行之有效。遏制战略之所以取得成功,主要取决于美国本身。共产主义就像恶性寄生虫,只吃有病的组织。保持健康活力,共产主义就会显得不切实际和虚无缥缈。凯南留下的战略遗产,虽事过境迁,至今仍发人深省,在拜登政府身上似乎也看到类似的身影。

    0 - 2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