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平均每年2000万人退休 中国该如何应对?

    越来越多的省份正在兑现 2022 年养老金上涨。

    7 月 19 日,海南、山东相继印发《关于 2022年调整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的通知》,继续上调退休人员养老金。据梳理,截至目前,全国至少已有 22省份明确了相关调整方案

    放眼全国,不少省份的退休人数体量已达 ” 百万级 “。北京、江西、内蒙古等地都在 300 万人以上,广东超700 万人,浙江更是高达 915 万人

    此前半月谈发文称,从现在开始至未来 10 年间,我国将迎来史上最大 ” 退休潮 “,60后群体持续进入退休生活,以平均每年 2000 万人的速度退休

    我国已从今年 1 月起正式实行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作为 ” 第一支柱”,基本养老金覆盖面虽广,其替代率却在逐年下降;作为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职业年金,覆盖面则较小。

    不久前,” 第三支柱 ” 个人养老金已横空出世,新的顶层设计将如何补上养老缺口?面对越来越多的 ” 新 “老年群体,该如何保障他们晚年生活?

    最大 ” 退休潮 “

    2022 年,出生于 1962 年的男性将达到 60 岁的退休年龄,大多数出生于 1972年的普通女职工也将在今年退休。

    实际上 1949 年以来,中国先后经历了 1950-1958 年、1962-1975 年和 1981-1997 年三次 “婴儿潮 “。其中最大的一次,就是 1962 年开始的这个波峰。

    期间,中国年均出生人口达到 2583 万人,分别比前后两次 ” 婴儿潮 ” 年均多出 506 万人和 377 万人。

    以此推算,此峰值期间出生的 “60 后 ” 和 “70 后 “,将在 2022-2035 年前后步入老年期,成为退休大潮的 “主力军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整理,上世纪 60 年代,出生人口高达 2.39 亿人,而后的 70 年代则达到了近2.17 亿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1963 年出生的人口是近 70 年来的最高值,新生儿多达 2975 万人,出生率为 43.60‰。这也意味着,明年退休的人数可能更多。

    这一轮 ” 退休潮 ” 带来的影响将是多方面的。

    首先就是劳动年龄人口的持续大幅下降。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老龄研究院院长彭希哲日前指出,在这波 ” 退休潮” 中,每年都会有超过 2000 万人退休;与此同时,我国每年新增的潜在劳动力供给大概为 1700 万 -1800万。也就是说,我国每年都会减少 300-500 万劳动年龄人口

    这将加大养老金压力。彭希哲表示,一方面退休人数增加,导致领取养老金的人数增多;另一方面退休人数比新增加的就业人数多,缴纳养老金的人数则会持续下降。

    两大支柱的现状

    从现阶段来讲,中国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即 ” 三支柱 “。

    第一支柱是基本养老保险,包括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从覆盖率来说,全国超过 90%以上的人口都有养老保险。但是,不同板块之间的养老金仍然存在差异。

    欧阳笠距离 ” 正式退休 ” 还有不到 4 个月时间。她将要领的,就是大多数人熟悉的 ” 基本养老金 “。

    8年前,做了半辈子生意的欧阳笠离开老家,随家人搬到了省会城市,找到了一份稳定工作。原本以为交上了城镇职工的社保,未来养老金无虞。

    但临近退休,老家人社局的工作人员却告诉她,因其在新城市缴纳社保未满 10 年不符合当地 ” 退休政策”,又已满法定退休年龄,她必须今年回到老家办理退休,” 开始领养老金 “。

    欧阳笠正在寻找解决的办法,她告诉我们,” 虽在省会缴纳保险不满 10 年,无法办理退休;但也不满 15年,据说我可以在网上办理延迟退休,继续自费缴纳几年社保,凭借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的原则,未来拿到的养老金就会更多。”

    为了争取 ” 更多养老金 ” 的可能,眼下欧阳笠还在两座城市之间奔忙,”这将决定我未来几十年每个月领多少钱,很大程度影响生活质量,即使折腾也值 “,欧阳笠说。

    虽然覆盖率高,但正如武汉大学公共经济与社会保障系教授王增文日前所说,”基本养老保险金或者叫基本养老金,已经退回到保基本生活的层面,如果需要更高的生活水准,或者更高的保障水平和更高的服务水平,就必须通过另外两个支柱。”

    基本养老金之外的第二支柱,就是企业年金或职业年金。

    2020 年退休的田红,此前在一个大型央企工作,每个月企业都会为其缴纳 ” 年金 “。退休前,她每月到手收入大约为 6500元;退休两年来,她每个月基本养老金为 5300 元左右,但刚退休的前三年,企业年金每月还会给她返补充养老金 2800 元左右。

    算下来,她退休初期每月实际收入 8100 元左右,比工作时甚至还高出近 1600 元。”虽然年金只返三年,只能算作过渡,不会让人退休后生活水平骤降。但有了这笔钱,不少同事也都盼着退休。” 田红笑言。

    不过,像田红一样的人仍是少数。正如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彭希哲此前指出,作为 ” 第二支柱”,近年企业年金和职工年金有一定发展,但覆盖人群仍然有限,且企事业单位面临的经济负担压力较大。

    据人社部披露数据显示,截至 2021 年末,全国建立年金的企业数量为 11.75 万家,参与职工 2875 万人,总规模约2.64 万亿元。而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同年年末国内就业人口约 7.46 亿。这意味着,全国就业人口中只有 3.85%左右,参与了企业年金或职工年金

    构建多支柱体系

    早在 2020 年,” 十四五 ” 规划曾明确要 “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提高企业年金覆盖率,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 “。2021 年和 2022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又接连提出要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

    所谓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就是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此前,相关领域没有全国统一的制度性安排,是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的短板。今年4 月,国家正式出台《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第三支柱的制度 ” 空白 “终于被补上了。本月初的消息显示,成都已成为四川省个人养老金先行城市。

    这并非一种 ” 替代 “,而是更好的 ” 补充 “,让普通人有了更多的选择。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资本金融系教授胡继晔此前分析,第一二支柱与单位挂钩,而 “第三支柱的推出,其实是为我们养老金和资本市场的深入结合创造了一个新的空间,第一支柱、第二支柱我们个人没有选择的权利。第三支柱我们个人是有选择权的。”

    放眼全球,日本的 iDeCo 计划(个人缴费确定型养老金)、德国的 ” 李斯特计划 “、美国的IRAs(个人退休账户),实际上都是第三支柱的成功代表。参考日、德、美等国的经验,第三支柱建设对低收入群体、灵活就业人群尤为重要。

    不过,个人养老金即使落地,缓解养老金的压力或许还要些时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就认为,要缓解第一支柱养老金压力,第三支柱替代率至少应达到10%。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我国养老体系中第一支柱规模较大 图片来源:中金点睛

    也因此,国家仍在不断 ” 加固 ” 一二支柱。

    对于第一支柱,从上世纪 90 年代建立以来,我国养老保险制度从县级统筹起步,一直逐步提高统筹层次。2018 年 7月,我国建立实施了基金中央调剂制度,适度均衡了省际之间养老保险基金负担。而从今年 1月起,我国养老保险已进一步开始实施全国统筹。

    对于第二支柱,2021 年 1月,国家也针对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存在的不足,印发了《关于调整年金基金投资范围的通知》,对年金基金投资范围作出调整,包括提高权益类投资的比重,从30% 提高到 40% 等。

    退休大潮来临时,老人们安享晚年的 ” 钱袋子 “,正被努力附上更多层 ” 保险 “。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