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跨性别”后就被提名“年度女性” 对美国女性的侮辱?

    近日,美国一位跨性别运动员在全美大学生女子游泳比赛中轻松夺冠的新闻引爆了外网舆论,并再次激起关于跨性别运动员参赛公平性的讨论。

    利亚·托马斯,原名威尔,是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位22岁游泳运动员,曾效力在大学男子游泳队,2年半前转性别女性,并在接受了睾酮抑制治疗后开始参加女子游泳比赛,变性前排名男子462位,变性后成为女子第一,目前在计划准备参加2024巴黎奥运会。


    当地时间3月18日,利亚·托马斯在NCAA(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游泳锦标赛500米自由泳中以4分33秒24的成绩夺魁。而她战胜的,是两名2021年东京奥运会银牌得主,艾玛·韦扬特(400米混)与埃丽卡·沙利文(1500米自)。

    据美国体育与娱乐新闻网(ESPN)指出,这场比赛开始时,观众为每一位出场的选手欢呼喝彩,但在托马斯登场时,观众明显安静下来。

    而当托马斯以4分33秒24的成绩战胜两位奥运银牌得主后,公众的争议达到了顶峰。赛后,一张托马斯在颁奖典礼时被“孤立”的照片在网络传开,据外媒报道,第二名韦扬特获得的掌声和欢呼声远超拿下冠军的托马斯。后者在上台时还伴有些许嘘声。与此同时,在比赛场地麦考利中心外,激烈的抗议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包括学生和社会人士组成抗议群体,举着各种标语抗议托马斯被列入女子组比赛。

    而面对铺天盖地的谩骂,利亚·托马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试着尽可能地忽略它(嘘声和反对声),我试着把注意力集中在游泳上,我需要做些什么来为比赛做准备,我只是试着把其他事情都排除在外。”

    美国NBC的“今日秀”节目为了使利亚·托马斯看起来更像女性,对其照片进行了磨皮修正,曝光的图片中,托马斯的皮肤明显光滑白皙了许多。

    此外,NBC新闻还专门为其撰写了一篇文章,称利亚·托马斯在比赛中的表现为女子运动提供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机会,任何关心体育进步的人,尤其是女性体育,都应该庆祝她的胜利,该文章作者、来自美国普渡大学的性别教授切尔丽·库奇甚至认为“利亚·托马斯应该被纳入体育进步史中,并被公认为开拓者“。然而,该文章一经发布,便引发了网友们的不满和反驳。

    有人认为,托马斯的胜利是女性运动的终结。有人提到了南非著名田径运动员卡斯特·塞门娅:“利亚·托马斯,生来就是一个男性,直到21岁才决定成为一名女性。卡斯特·塞门娅生来是一名女性,是一名顶级的田径女运动员,然而就因为她不愿意服用抑制睾酮素的激素药物而遭受了禁赛。”

    “这是弗吉尼亚大学的艾玛·韦扬特,在全美游泳锦标赛的女子500米自由泳比赛中,她在利亚·托马斯之后获得第二名,但她才是我们真正的冠军。”

    “利亚用男人的身份生活了21年,突然变成女性后就成为了国家冠军,我们所有女孩的运动不应该是一个失败男性的Plan B。”

    “利亚·托马斯根本不是一名女人,在这一点上是无可争论的”

    而利亚的同队女性运动员更加愤怒表示,虽然利亚自称为“女性”,但她却在女性更衣室、洗澡间直接裸露自己的男性器官,并且观看其他女性运动员的身体,且自吹仍然和女性约会,这引发了利亚同队女运动员的强烈不适。

    今年2月,宾夕法尼亚大学女子游泳队的16名队员联合写信,反对利亚·托马斯参加女子比赛。但据外媒2月19日报道,在美国常春藤联盟女子游泳和跳水锦标赛中,利亚·托马斯依然打败所有女选手,以1:43.12秒的成绩赢得了200米自由泳比赛,同时创造了新的常春藤女性200米自由泳纪录。

    跨性别选手参赛——包容和公平的选择?2014年,印度短跑运动健将杜蒂·钱德(DuteeChand)在亚洲青年田径锦标赛上获得了200米和4×400米接力赛的冠军。原本夺冠的她有希望参加英联邦运动会,但由于她在200米短跑中的出色表现——23.74秒,她被检测出睾酮激素过高,于是印度田径协会取消了她参加英联邦运动会的资格。

    针对钱德的案例,国际田联委托学者贝蒙和卡尼尔发布了论文《雄性激素水平与田径成绩关系》,文章结论是,游离睾酮水平高的女性,在400米、400米栏、800米、掷锤和撑杆跳比赛中,表现比水平低的女性运动员要好,也即高睾酮水平的女性运动员拥有显著的身体优势。2018年,国际田联宣布:睾酮水平低于5nmol/L的运动员才可以参加女子项目,高睾酮的女运动员必须服用药物降低睾酮水平后参赛。

    但允许跨性别选手通过抑制睾酮水平参加女子比赛,是否是对女性体育运动公平性的损害?

    针对利亚·托马斯夺冠事件,《经济学人》社论认为,跨性别女性参加女子运动几乎毫无公平可言,因为男性青春期时期的发育会赋予选手巨大优势,而无论怎么训练或怎么有天赋,都无法让女性运动员抹平这些差距。

    弗洛伦斯·格里菲斯·乔伊纳的 100 米短跑世界纪录保持了三十年。但有着相同成绩的男性选手,甚至都无法参加奥运会。2016年美国的一场高中赛事,100米决赛的八名男孩中就有四名跑得比乔伊纳更快。而在东京奥运会中,牙买加短跑女飞人汤普森以10秒61的成绩夺得女子百米冠军,这个成绩甚至都达不到男子百米的参赛资格(10秒05)。

    男性选手的优势基本源于睾酮,这是一种强效的合成代谢类固醇。男性正值青春期时,睾酮水平会急剧上升。多年来,在国际奥委会的引导下,许多体育机构都希望只要让选手服用抑制睾丸激素的药物,就能允许跨性别女性参加女子比赛。东京奥运会上,作为全球首位由男性变为女性参加奥运会女子比赛的跨性别运动员,新西兰43岁变性运动员劳拉•哈伯德(LaurelHubbard)参加女子举重87 kg以上级比赛。

    但科学表明,经过性别重整手术或交叉激素治疗的变性女性,依然可以保持其变性前的男性运动优势特征,因此,允许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女子比赛的规定在体现对跨性别运动员包容的同时,却给同场竞技的其他女运动员带来不公平,抑制成年人体内的睾酮无法抵消男性在青春期获得的优势。

    即便任何个体都有选择性别的权利,即便体育运动要尊重个体的自我认同,但在包容之前,是否应当保护体育的公平性?

    0 - 2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