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四川高颜值爆红“卖鱼女”报案遭诽谤 警方已立案

    在火上微博热搜和抖音热榜第一后,短短10多天,四川隆昌的高颜值“卖鱼女”小玥没了最初的高兴劲儿,在部分网友的质疑声中逐渐变得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被卷入舆论漩涡……

    此前,小玥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时回应称,她背后无团队,尽管在直播卖鱼后“配合”网红公司拍了两条短视频,但最终拒绝了网红公司的包装。她和表哥(短视频的主要拍摄者)还称,从早期做美食主播到现在,他们都是自己拍摄和剪辑视频,并无团队。

    尽管如此,仍有网友挖出她的“黑料”,质疑她在早期做PK直播和美食主播时“打擦边球”。对此,7月14日,小玥再次回应红星新闻记者,谁都爱美,她不存在“打擦边球”的情况。此外,她还称,最近网上有不少针对她的诽谤,还将她孩子的照片曝光出来,影响了她的家庭和生活。为此,她已向隆昌警方报案。

    隆昌警方也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已接到报案并立案调查。

    小玥此前直播卖鱼

    报案:

    自称走红后遭诽谤和网暴

    影响家庭,也影响了正常生活

    7月14日晚,小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意外走红后,网上包括她直播间存在不少针对她的诽谤。“说我背后有团队包装,卖的是死鱼,作秀,家里不是卖鱼的,还有‘公会’。”小玥说,这些都是针对她的不实言论。她说,自己卖的并不是死鱼,每天进的鱼都不够卖,哪可能卖死鱼。

    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她称,在她杀鱼切块或切片前,家人都会将鱼敲晕,再递给她。红星新闻记者现场采访时,也证实确实如此。

    此前,红星新闻记者在小玥所在场镇采访时,镇上不少商户称她家确实卖鱼多年。她和表哥也回应称,家里卖鱼多年,背后并无团队,尽管在直播卖鱼后“配合”网红公司拍了两条短视频,但最终拒绝网红公司的包装。她和表哥(短视频的主要拍摄者)还称,从早期做美食主播到现在,他们都是自己拍摄和剪辑视频,一条视频的拍摄和剪辑时间从最初做美食时的1天到如今的半个多小时。

    “还把我娃儿的照片也曝光出来了。”小玥说,她看了评论有点气,她认为是“网络水军”团队攻击她,给她恶评。“影响家庭和娃儿,也影响我正常生活了。”

    为此,认为自己遭到诽谤和网暴的小玥于7月12日向隆昌警方报了案。小玥说,她向警方报案时,提供了相关资料,包括网友ID等。

    “主要就是网上有不实言论,还把娃儿照片发出来了。”小玥的表哥陈先生也说。

    小玥认为,其中存在不实评论

    回应:

    直播和短视频曾打“擦边球”?

    谁都爱美,不存在“打擦边球”的情况

    此前,在小玥爆火后,便有网友曝出“黑料”称,小玥此前做过美食和颜值主播,甚至有人称她此前穿着暴露。

    “原来大概做过个把月,但不是什么颜值主播,就是聊天主播。”7月5日,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确实曾有一个号做过聊天主播和美食主播,并注册登记了一家美食类的个体经营户。但她称,自己做美食主播时,拍了蜂窝土豆、红糖凉糕等作品,都做得“很规矩”。针对网友发出的小玥“露肩”图,小玥表哥陈先生说,一看就是网友在直播间故意截到的,断章取义。

    然而,仍有网友扒出她此前做聊天PK主播时的直播视频和美食主播时的视频称,她在直播时撒娇,还穿着黑丝做美食,存在“打擦边球”的情况。对此,小玥再次回应称,谁都爱美,不存在“打擦边球”的情况。

    小玥还称,除了“渔妹妹”,她还做过“洋盼盼”、“小玥玥”两个账号。“当时也不太懂抖音,就想去尝试一下。”小玥说,确实加过一个“公会”,当时是自己不太懂,觉得主播都需要一个“公会”,但对自己没什么帮助。后来做美食主播没有公会,是一个人直播,表哥帮忙拍摄,她自己剪辑,剪辑软件中也有自己剪辑的痕迹。“后来不知道干什么,我们家确实也是卖鱼的,就想到帮帮爸爸妈妈,就一边直播一边杀鱼卖鱼,就莫名其妙火了,根本没有团队包装。”

    早前,面对网友的质疑声,小玥曾表示,她希望尽快恢复平静。

    小玥此前直播卖鱼

    延伸阅读

    “卖鱼女”爆红被指曾做颜值主播穿着暴露 本人回应

    在火上微博热搜和抖音热榜第一后,四川隆昌的“卖鱼女”小玥既意外又高兴,还很在乎网友的评论。

    因为,爆火之后,尽管大多数网友认为她靠劳动挣钱很美,赞她为“卖鱼西施”,但也有部分网友质疑她在炒作自己,甚至指出她背后有策划和运营团队。

    对此作出回应,之后质疑的声音仍有,有网友认为她抖音号下的两条视频就是专业团队拍摄的,甚至曝出她早期做过美食和颜值主播……

    对于这些质疑,7月5日,小玥和表哥(小玥视频的主要拍摄者)再次作出回应。在对话中,两人回应了从早期做美食主播到现在,视频拍摄、剪辑的情况,以及此前如何“配合”网红公司拍了两条视频但最终拒绝的情况……

    曾做过美食和颜值主播穿着暴露?

    当事人:做得“很规矩”,想打开原来的号让大家看

    小玥爆火后,有网友曝出“黑料”称,小玥此前做过美食和颜值主播,甚至有人称她此前穿着暴露。

    “原来大概做过个把月,但不是什么颜值主播,就是聊天主播。”对此,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春节后,她用的是另一个抖音号,既拍短视频,也做直播,“我做美食,晚上聊会天,偶尔直播。”

    小玥说,为此,她还注册登记了一家美食类的个体经营户。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发现,今年4月初,小玥确实注册了一家美食店。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小玥手机发现,做美食的该抖音号目前有4万粉丝,但已经被她设为私密账号。

    小玥做美食的抖音号

    “她做美食账号,实际上是帮到我那儿拍的。”小玥表哥陈先生称,他在镇上做服务类生意,拍摄场所也是在他的经营场所内。

    “当时拍得多辛苦的,拍的也多是正能量的。”关于网友所称的此前做美食和颜值主播时穿着暴露,小玥打开此前账号说,她拍了蜂窝土豆、红糖凉糕等作品,都做得“很规矩”。“我都想把它打开,让大家看下情况。”针对网友发出的小玥“露肩”图,陈先生说,一看就是网友在直播间故意截到的,断章取义。

    7月5日下午,小玥发给红星新闻记者的作品截图显示,截图中有11个美食相关的作品,页面上并未看到穿着暴露的图片。

    小玥提供的这张截图中,有11个美食相关的作品

    有两条视频为专业团队拍摄?

    回应:“配合”网红公司诚意拍了两条但后来拒绝了

    梳理小玥4月27日开始直播卖鱼后的40多条短视频,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其在5月17、18日的两条视频明显与其他视频风格不同。这两条视频有情节设计,拍摄风格也与某网红相近,小玥还戴着话筒。而她的其他视频,内容和角度都比较单一,多是在店内杀鱼切片。对此,也有网友质疑这两条视频为专业团队拍摄。

    鱼店内,小玥在直播杀鱼切片

    7月4日,小玥和表哥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便透露,早期,有“网红公司”找过他们,但后面拒绝了。“配合拍了两条,后面就没拍了。”

    “(网红公司的人)是我之前在内江上班时认识的。”陈先生说,此前,小玥做美食主播时,帮着拍摄的他经常晒图发朋友圈,说“今天又是辛苦拍摄的一天”等内容。“他们一直晓得,做美食时没找过我们。后来,卖鱼直播观看的人数上千后,他们就找到我。”

    “我发过(小玥)照片,他们(在直播间)看到是一个人,就来找。”陈先生还说,那两条戴着话筒的视频就是网红公司找来后,配合拍摄的。“就是因为找了我们很多次。”

    陈先生称,当时,网红公司的人找来时,给出了“做到多少粉丝”的承诺,表示“大家共赢”。“就是画饼。”关于是否签订相关协议,陈先生说,他们一直在委婉地拒绝。

    为何“配合”拍了两条短视频?“就是觉得不好的(不好意思),别人一直下来找我们,配合的是他们的诚意。”陈先生坦承,这两条视频都是网红公司设计的情节,由对方在胡家镇拍摄,话筒也是对方的。

    “我不想找团队,只是觉得他们来了也辛苦。”小玥称,她只是想用最真实的态度,把自己展现在网友面前,这就是最好的,没必要包装。“我们做最真实的自己就对了。”

    两条视频拍摄完成后,小玥回忆说,好像都是当天发布的。“永远不会签合同。”陈先生表示,加之“数据也不行”,后面就直接拒绝了,没再让网红公司的人拍。但他们并未透露这家网红公司的具体情况。

    红星新闻记者在镇上的农贸市场附近打听了不少商户,他们均说小玥卖鱼直播时都是一个人,没听说也不懂背后团队的事。

    视频如何拍摄和剪辑?

    两人自拍自剪原来需一天,现在5分钟拍完剪辑半小时

    小玥在杀鱼

    小玥和表哥称,从最初做美食主播到现在,除了“配合”网红公司拍的两条视频,其他都是他们自己拍摄的,主要由表哥拍摄。

    陈先生称,美食类视频全是他用手机拍的,剪辑则是两人一起,然后由小玥发出去。两人说,当时,他们做一期短视频大概需要一天时间,“一个视频从早上到晚上,拍得很详细的,也多用心的。”

    “我拍得多细的,不是他们说的那种。”小玥再次打开此前做美食的抖音号,随意让记者看了一个做红薯丸子的视频作品。视频中,小玥穿着羽绒服,从洗红薯到最终炸成红薯丸子。

    陈先生说,之所以拍摄和制作一条短视频需要一天,是因为当时觉得角度不好或光线不好,会重新来过。“所以,我说她现在拍出来的是垃圾视频。”

    那么,为何不再做美食主播呢?“哥哥没有时间给我拍。”小玥说。

    “主要是我的生意好起来了,没时间拍了。”之所以原来美食类视频质量比现在更好,陈先生称,当时,他的生意刚做起来,人并不多,所以花在帮小玥拍摄和剪辑视频上的时间更多。

    转而直播卖鱼后,小玥未再做美食主播。小玥和表哥说,在彻底拒绝网红公司后,短视频都是他们自己拍摄和剪辑。其中,有直播时录的,也有小玥自拍的。小玥还说,直播时,表哥并不会介入。

    “不是她自己拿到拍的,就是我拍的。”陈先生说,之所以卖鱼相关的短视频质量不如此前做美食时,是因为花在作品上的时间很少。视频每天发,都是当天现录的,每条视频的拍摄时间仅5分钟左右,“我也忙,没有多少时间。”

    陈先生还说,拍摄后,有时是他剪辑,有时由小玥自己剪辑。“(剪辑)加上选音乐这些,也就半把个小时,作品就很简单了。”

    “我(剪得)更快。”小玥说。她和表哥还表示,短视频几乎不断更,是因为这是一个“入口”。

    两人还说,如果他们转过头来,像原来做美食主播时一样花时间拍摄和剪辑视频,稍微拍得更好一些,可能有人怀疑“团队又来了”。

    “有机会要珍惜。”小玥说,她下一步也会考虑带货。关于下一步打算,陈先生则表示,有人建议他们抓住机会,但他们一点想法也没有。“就算现在拿货摆在我们面前让我带,我都不知道怎么带。”

    小玥透露,此前有厂家找过她带货,产品为刀具。“但我现在没想那么多,也在慢慢思考,先把当下的事情做好,才是对的。”

    小玥还说,她希望尽快恢复平静……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