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面对历史性的一天:普京眼前一黑,但佯装镇定

    芬兰和瑞典当地时间周二正式签署加入北约组织的议定书,可能是冷战结束后划时代的事件。

    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这一结果是“不幸”的,因为全世界都知道——当然这也是目前克里姆林宫竭力要掩盖的:芬兰和瑞典违背莫斯科的意愿执意加入北约。

    要知道,普京发动对乌克兰的战争的主要由头之一就是反对所谓的“北约东扩”。换句话说,当北约正式决定接纳芬兰和瑞典为其成员国的时候,最尴尬的其实就是普京及其团队。


    这是普京至为尴尬的时刻,芬兰和瑞典签署加入北约组织的议定书,标志着普京的重大失败进程的开始。

    对于正在一线工作的警方人员来说,普京在关键时刻的让步必然与案情存在某种关联。

    最主要的是已经年迈的有关方面的反应,居然令犯罪嫌疑人挟持潜逃。

    当俄罗斯总统普京听闻,其族群内部人员频频死亡的秘闻确实存在时,将发生什么?

    乌俄对这场正在进行的战争的反应是激烈和慷慨的,任何一方都表现出竭力参与游戏的姿态。

    但可能没有任何人真正理解俄罗斯的“野心”:赢得全部,而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正因如此,当全世界传说一个故事,芬兰和瑞典打破其历史中立——避免卷入政治并卷入新冲突之时,世界主要大国是多么遗憾的了。

    这实际上早已不是一个传说,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能否推翻大多数人的直觉和律令,按照正常社会的逻辑来发展一个公众瞩目的猜想,确实为世界瞩目。

    不管怎么说,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今时今刻是其外交失败的重要结果,没有任何人会甘于被自己人置于对手位置上而被摆布的。

    从乌克兰加入欧盟到芬兰和瑞典成为北约成员国,完全超出了克里姆林宫的计划,但它目前能忍辱吞下这一恶果的原因是,它无法赢得对乌克兰的战争,即便是造假。

    延伸阅读:芬兰和瑞典正式申请加入北约,打破数十年来不结盟原则

    来源:华尔街日报

    芬兰和瑞典于周三正式申请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简称:北约),如果获批,此举将从根本上改变北欧的安全格局,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背景下,这也将为北约提供对抗俄罗斯的宝贵优势。

    这两个北欧国家申请加入北约之举打破了数十年来的防务原则,即芬兰和瑞典一直置身于正式军事联盟之外,平衡与其他西方国家的政治和安全伙伴关系。

    芬兰电视台直播的画面显示,芬兰驻北约大使Klaus Korhonen和瑞典驻北约大使AxelWernhoff周三上午在布鲁塞尔亲自向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递交了申请。

    “这是个好日子,事关我们安全的关键时刻,”斯托尔滕贝格说。“每个国家都有权选择自己的道路。”

    芬兰和瑞典已经是北约最亲密的盟友,在各项任务和演习方面密切合作。但两国的正式加入将填补北约在欧洲版图上最大的剩余空白,而且是在欧洲大陆一个日益动荡的地区。近年来,随着北极冰层融化、北极附近航运活动增加,该地区的空中和海上活动也在增多。波罗的海是俄罗斯船只通往大西洋的最短航线,而在芬兰和瑞典正式加入北约后,波罗的海绝大部分将被北约盟国所控制。

    在周末芬兰和瑞典执政党表态支持申请加入北约后,这一声明在意料之中,为数周来的快速政治决策以及芬兰和瑞典公众舆论的重大转向画上了句号。现在,绝大多数芬兰和瑞典民众都支持加入北约,寄希望于此举将阻止俄罗斯对其领土的任何侵犯。

    即使是像芬兰和瑞典这样非常适合的国家,获得北约成员资格也需要经历多个步骤。申请国在宣布了加入北约的意向后,将在布鲁塞尔与北约专家小组会面,以确保该国符合加入的先决条件。

    然后需要北约所有现有成员国来批准申请国的加入议定书,从而允许受邀国家成为所谓的《华盛顿条约》的缔约国,这项条约构成了北约的法理基础。大多数北约成员国都需要通过本国议会批准该议定书,尽管许多国家已经表示愿意迅速接受瑞典和芬兰成为北约成员,但个别国家的政治环境可能会减缓这一批准进程。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Erdogan)已表示他不赞成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理由是这两个国家存在所谓库尔德武装分子。土耳其官员在最近几天要求这两个北欧国家打击那些他们称之为与库尔德工人党(KurdistanWorkers’ Party)有关的组织网络;库尔德工人党长期以来都针对土耳其搞叛乱活动,被土耳其、欧盟和美国列为恐怖组织。

    埃尔多安周三对他的政党成员们表示,他对于瑞典涉嫌拒绝交出被控的恐怖分子的做法感到担忧。

    埃尔多安称:“在北约尊重我们关注的敏感问题的条件下,北约的扩大对我们来说是有意义的。”他说:“我们是积极支持(北约)活动的主要国家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赞同北约的每项提议。”

    一位知情的欧洲外交官表示,土耳其正在阻止启动芬兰和瑞典的入约谈判。据一些外交官说,北约其他29个成员国都支持迅速启动谈判。

    近几个月来,土耳其政府还试图利用自己在军事上支持乌克兰同时促进俄乌和谈的角色,迫使西方国家做出让步。土耳其官员希望拜登能够推动国会批准出售土耳其要求的新F-16战机机队。

    “我们相信,芬兰和瑞典最终将拥有一个有效和高效的入约程序,土耳其的担忧可以得到解决,”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Sullivan)周三称。“芬兰和瑞典正在与土耳其直接合作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也在与土耳其对话,试图帮助解决。”

    沙利文说,瑞典和芬兰领导人周四将在白宫与拜登举行会晤,讨论前进的道路,并就支持乌克兰的努力交换意见。

    他告诉记者,两个具有长期中立传统的国家将加入世界上最强大的防御性联盟,它们将带来强大的能力,以及作为安全伙伴的良好记录。

    据北约称,1952年希腊和土耳其用四个月时间加入北约,这是迄今为止最短的加入北约所需时间。当时北约有12个成员国。

    芬兰官员预计,该国正式成为北约成员的程序将需要4-12个月。

    芬兰外交部长哈维斯托(Pekka Haavist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2014年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后,北约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芬兰和瑞典的加入将标志着北约八年之后的重新振兴,还可能预示北约将进入一个更强大的新时代。

    伦敦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Studies)的战略、技术和军备控制主任WilliamAlberque表示:“这意味着西方国家从长达30年的冷战后遗症、即战略沉睡中苏醒,开始意识到这个世界是一个可怕的地方,有人会试图消灭你,自我保护能力越强越好。”

    芬兰虽然是北约的亲密伙伴,但此前一直坚持不结盟原则,这么做主要是为了安抚俄罗斯;芬兰与俄罗斯有长达830英里(约合1,336公里)的边境线,两国80年前发生过一场血腥的战争,至今仍是芬兰的痛苦回忆。

    赫尔辛基芬兰国际事务研究所(Finnis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Affairs)的北欧安全问题专家MattiPesu表示:“这是芬兰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时刻,这是芬兰历史上首个正式的军事联盟。”

    瑞典此前对加入北约的反对更多是在意识形态上,主要是源自该国要成为全球和平缔造者及核裁军的积极支持者的抱负。自俄罗斯1808年入侵瑞典以来,瑞典国内已有200年没有发生过战事,俄罗斯在这次战争中占领了当时属于瑞典的芬兰,后来芬兰宣布独立。

    不过,这两个国家还是为加入北约做了充分准备。自1995年以来,它们的部队参与了北约的行动,并确保它们的军事装备能够与北约的装备一起发挥作用。

    与冷战结束后加入北约的14个国家不同,芬兰和瑞典都不需要进行重大调整以满足北约的要求。这两个北欧国家已经拥有先进的军队,训练有素的部队和发达的军火工业。芬兰今年提高了军费开支,以达到北约在2024年前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用于国防的目标,目前只有八个成员国这样做。最近提高了支出计划的瑞典表示,可以在2028年前达到这一目标。

    芬兰的人均武装力量在欧洲名列前茅,在550万人口中共有近100万预备役军人,还有西欧最大的炮兵部队,拥有大约1,500门大炮。

    它们作为欧盟的成员国,也有防务合作,这只是让这些国家与北约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如果不是北约成员,它们对北约的防务计划就没有正式的影响力。

    芬兰国防部国防政策总干事JanneKuusela称,在芬兰受邀参与北约对重要问题的讨论时,“我们感觉我们的座位是在儿童桌,成年人讨论大人的事情时,例如领土防卫、核武器或其他什么,就让我们去睡觉”。Kuusela说:“所以,对我们而言,在北约的讨论和决策中拥有一个席位和话语权将是很大的变化。”

    芬兰国防军司令部(Finnish Defense Command)战略规划部门负责人、同时也在芬兰国防大学(Finnish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工作的JyriRaitasalo说,这两个新成员将大大提升北约的作战能力,使北约能够将北欧、波罗的海和北极地区作为一个连成一片的区域进行部署。

    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还将改变北欧地区的军事平衡。芬兰军事情报部门前助理负责人Martti J.Kari说,如果爆发战争,俄罗斯可能会横穿芬兰和瑞典,抵达挪威北部,将潜艇部署到北大西洋的上游地区。

    “如果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就是无懈可击的了,”Kari说。“就像一座北欧堡垒。”

    芬兰与俄罗斯的边境距离圣彼得堡250英里(约合400公里),靠近科拉半岛,那里是俄罗斯强大的北方舰队的基地。分析人士说,有了芬兰的加入,北约可能迫使俄罗斯将军事力量部署得更加分散。

    Alberque说:“我们只需在芬兰举行一次有10万军队参加的演习,东边的朋友就会不得不在边境的另一侧集结部队。”

    在芬兰和瑞典走申请流程之际,两国面临的遭俄罗斯报复的风险上升,莫斯科方面过去曾就此发出过警告。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Putin)周一表示,他可以接受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只要北约不在这两个国家建立基地和部署武器。英国上周与这两个国家签署了宣言,“以加强其安全并强化北欧的防务”。

    2019年,黑山的一家法院将十多名受到指控的俄罗斯特工定罪,原因是他们在2016年策划推翻政府,包括接管议会和暗杀黑山总理,以阻止其加入北约。而黑山在2017年加入了北约。

    芬兰官员认为俄罗斯不会直接进行军事威胁,他们主要预计俄罗斯会以网络攻击等混合战的形式进行报复。不过,他们也强调,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行动显示,莫斯科比芬兰认为的更加不可预测。

    “这是一次信仰的飞跃,”Pesu说。

    3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