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二十大后会有大变 中共国策正在酝酿重大调整

    颜纯鈎2022年07月03日

    习近平的内政外交政策,并非自把自为,而是背后一众政治老人的共识。(美联社)

    最近中共一轮新的人事调整引起外间注意。我向来不太重视这些人事上的浮沉,谁上谁下,都是中共自家的事,中共一日不放弃专制统治,中国的命运也不会有太大改变。

    中共每每在大挫败之后都会有一番大调整,这是中共至今仍能苟延残喘的原因。中共是彻头彻尾的功利主义者,不讲道义,只讲利弊,有时明知倒自己米,但又死不回头,不回头不是没有人明白,而是高层没有共识。高层要取得共识,必经过长时间争吵较量,到最后有了共识和定论,才会作出大调整。

    大跃进造成大饥荒,高层一早就知道苗头不对,五九年庐山会议本来要纠偏,但彭德怀上万言书,会议主旨变成反右倾机会主义,大跃进的纠偏又拖了几年,直到普遍饿死人,老毛才罢手,老毛罢手,政策才调整。

    文革引致的经济崩溃,老毛也死不认错,要等到老毛死后,邓小平执政,才有改革开放大调整。改革开放四十年,韬光养晦足够了,中共又不安于室,对外扩张对内收紧,直至内政外交溃不成军,面临巨大执政危机,于是又面临新的调整。

    最近高层的人事调整,包括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新疆书记陈全国和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三个人都从要害机构被调到閒职。乐玉成是亲俄派,现在中俄打得火热,按理新政府正需要他去“玉成”中俄牢固的同盟关係,不料却冰火二重天,一下子被打入冷宫。

    若乐玉成升任外交部长,他的亲俄立场深入人心,万一中共要与普京拉开距离,呢支歌仔就不好唱。反之,没有乐玉成,亲俄不亲俄,换谁来做都没有扞挌,乐玉成打入冷宫,日后调整仇美亲俄外交政策,便留有馀地,可进可退。

    陈全国为新疆集中营始作俑者,臭名昭著,虽然有功,但目标太大。新疆的种族灭绝政策已成中共最沉重的罪恶包袱,若再提拔陈全国,摆明了与文明世界对抗到底,最后无弯可转。反之,冷处理陈全国,日后可借陈全国人头一用,以顾全大局。

    至于张晓明,多年执行极左港澳政策,把香港搞成一个反共基地,证明工作能力很差。反送中一役,逼中共以国安法解构香港旧有体制优势,在国际上成了过街老鼠,和统台湾更无望。误了主子大事本该清算,但因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不熟港澳,只好留用张晓明以作过渡,今日尘埃落定,张晓明“行人止步”,也不算意外。

    三个部级高官,在外交﹑民族﹑港澳三个层面,以极左面目张狂多时,本打算邀宠升官,岂料习近平的极左政策面临“收皮”,三个极左马前卒被“祭旗”,意味著中共的大国策,正处在全面反省检讨的前夕。

    最近习近平派遣特使吴红波访问欧洲,外电报道,吴红波一路低调行事,承认北京在很多事情上“犯下错误”,从处理 COVID-19疫情到战狼外交,再到经济管理不善。如此低姿态,可谓破天荒,令人揣想这一番破冰之旅别有来头。

    习近平的内政外交政策,并非自把自为,而是背后一众政治老人的共识。吴红波向欧洲示弱,等于先行放一个气球,试探一下对方的反应,预估日后政策大转弯的效用。中共从来没有预先认错的习惯,即使改弦易辙,也会诿过于人,或轻描谈写一笔带过。局势恶化积重难返,若要大调整,唯有用大力气,能否奏效尚未可知,但不用大力气,势不可大调整。

    日前有消息,称香港中联办约见驻港外商,讨教如何恢复香港经济,这也是近期政治异动的苗头。中共是否在转换跑道,从泛政治倒行逆施,再转回以经济工作为中心的基本国策,中联办这个动作或可作为注解。

    美国与西方国家被中共骗了四十年,玩了四十年,自己伤筋动骨,还无端白事把一个敌人养得肥肥壮壮,这样的亏本生意,当然不可做完又做。再一次包容中共,再一次把他养熟,再一次让他反噬自己,西方国家领袖大概不至于蠢到咁交关(很严重)吧。

    实际上,中共对与西方修好,也不可能抱什么乐观期待,双方交恶势成水火,现在你说要改弦易辙,鬼才相信。但内外交困到这种地步,唔认衰已没有其他出路,死马当活马医,唯有如此了。

    二十大后内政外交会有大变,这是大概率的事。习近平连任机会不高,但会升上神檯,换什么人上来,政策如何转弯,西方受不受落,都有好戏看,但中共走上覆灭之路,这一点不会有任何改变。

    (本文转载自作者脸书专页)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报》副刊编辑、《文汇报》副刊编辑及天地图书公司总编辑。

    0 - 3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