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住在城市危房里的人:数百人被骗购房款

    从一楼扶墙移到二楼后,73 岁的张金环喘了五六分钟。她说做梦都想住上电梯房,可现在只能独自居住在一处危房里。

    危房不高,一共三层,张金环待在第二层。整个房间二十多平米,屋里黑黢黢的,白天不开灯的话,仿佛一整天都是傍晚。

    和张金环的年龄一样,这处危房已经很老了。大约在 1972年建成后,它一直作为石家庄焦化厂职工宿舍在使用。其实,宿舍也就两栋楼,是早期那种流行的 ” 筒子楼”,每层都有一条长长的走廊。

    筒子楼走廊。摄影:李游

    当年,能住进这种房子,张金环是被很多人羡慕的。

    后来,不少工厂和单位开始挨着这两栋宿舍建公寓。到了 1975 年左右,陆续又有 39栋住宅拔地而起。一批批为石家庄做出贡献的工人,开始在此安家、哺育、变老,和离去。

    这个聚集了很多人的生活区名叫翟东小区,经过岁月洗礼,里面已有过半的楼房早早就变成 D 级危房了,可仍有人在里面长期居住。

    近十年来,翟东小区多次传出过拆迁消息,但最终都被 ” 放鸽子 ” 了。甚至有开发商曾借 ” 动迁 “之名,骗走了数百名翟东小区居民的购房款。

    这导致很多住在危房里的人,再也没能力去购置新房产。

    实际上,石家庄还有不少老旧小区的房子,也都成了 D 级危房,这些小区,大多是 1975年前后建起来的。在里面居住的,既有房主本人,也有进城务工者。

    今年 4 月 29 日,湖南长沙发生老式楼倒塌事故,各地开始清查危房后,石家庄也从 5 月上旬起,陆续发布了一些针对 D级危房的政令。

    原本官方希望住在 D 级危房的人,能在 5 月份腾空搬离。可时至今日,这项工作仍没全部完成。

    ” 没搬走的,大多是老头老太太。” 张金环坦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找不到出租屋,”中介一听我们的年龄,直接就拒绝了,怕我们死在那里。”

    频频被 ” 放鸽子 “,数百人还遭遇了买房骗局

    这些年,张金环和老邻居们经常能听到翟东小区要拆迁的消息。可这个住着 1322户居民的地方,时至今日仍然静静地矗立在那儿。

    翟东小区位于石家庄市长安区跃进路 108 号,虽然周边早就高楼林立了,它却像被岁月尘封了一样,丝毫看不出现代化气息。

    联合宿舍周边,早已是高楼林立。摄影:李游

    这个小区共有 41栋楼,楼高三层至五层不等。由于年代久远,里面很多楼体早就老化了,不仅常有外立面脱落,有的楼房还裂开了很大的缝隙。

    ” 外面刮大风,屋里刮小风。” 不少居民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

    外人很难想象,在这个小区里,几年前还能看到几十户人家共用一个户外旱厕的场景。有居民说:”每次去倒尿桶,都怀疑自己不是居住在省会城市,冬天如厕冷得要命,夏天厕所里蚊子满天飞。”

    而这种不便,仅是翟东小区的一个缩影。居民们更担心的,是小区内部道路比较狭窄,” 一旦发生火灾,消防车都很难进来 “。

    ” 这里住的多是老年人,真是有个什么事,跑都跑不掉。”张金环说,平日里,他们还能忍受这种生活,可一到雨季来临,就特别害怕房子会突然倒塌。

    住在危房里的老年人。摄影:李游

    幸好这些年张金环和邻居们没有因此出现过意外。每次大雨过后,她和别人打招呼时经常会说:” 还活着呢?”” 嗯,活着!””活着挺好,挺好。”

    可接下来,大家还得面对小区内排水系统的老化问题。因为每次下完雨,这里的路面都会被雨水淹没,难以行走,屋里也会长时间散发霉味儿,让很多人苦不堪言。

    而这种不堪,只有住在翟东小区的人知道。

    慢慢的,这里的居民,像被时间静止了一样,无论周边如何发展,小区似乎都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官方数据显示,翟东小区内共有 28 栋 D 级危房。有居民记得,长安区住建局在 2010年就安排人员到小区进行了危房鉴定。过后,检测人员表示:” 小区的 D 级危房数量得有 70% 了。”

    依照标准,危房分为 A、B、C、D 四个等级。如果达到了 D级,就意味着楼体承重结构的承载力已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出现险情的房屋,将对整幢楼构成威胁。

    简言之,D 级危房可能随时倒塌,应该整体拆除。

    随即,社区的工作人员多次上门进行摸底、统计,征求大家意见是否拆迁。住在危房的居民们无人想当 ” 钉子户”,都期待着拆迁早日到来。

    可在经过多轮摸底后,翟东小区没拆迁不说,居住环境也越来越糟。

    原先,未鉴定成 D 级危房时,居民只是觉得房子旧了点,可被确定成危房后,大家的心态都不一样了,都想早早搬出去。

    可就在危房问题还没解决时,从 2015 年起,翟东小区又有超过 300 户居民,陆续遭遇购房陷阱。

    彼时,石家庄蓝天圣坤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蓝天圣坤公司),打着 ” 翟东小区动迁 “的名义,号称要在翟东小区地块上建设一个名为 ” 蓝天林语 ” 的地产项目,并马上开始接受咨询。

    见状,翟东小区的很多人都将钱交给了开发商,其中就有不少危房住户。他们大多交了三四十万的首付款和三万元押金,协议承诺 2019年底交房。

    但在 2016 年 4 月份,石家庄市住建局房产市场稽查大队称该项目 ” 未取得任何开发建设手续,不具备销售条件”。购房群众期待的房子,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违法项目。

    危房小区的售房广告。摄影:李游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着急换房的居民继续给开发商交钱。结果,” 蓝天林语 ” 没有任何开工迹象,翟东小区也无拆迁动作。

    到了 2017 年 2 月 10日,石家庄市人民政府网站发布了一份《关于印发市区旧城区改建项目房屋征收清理意见的通知》,翟东小区被列入了市区房屋征收计划管理范围。

    看到官方消息后,很多危房住户又燃起了换房希望,但此事不久又没了下文。

    让人不解的是,虽然蓝天圣坤公司的 ” 蓝天林语 ” 是个虚假项目,但 2018 年 2 月 6日,该公司又与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号称合作开发 ” 翟东小区(钢西东区)棚户区改造项目 “,项目名变成了” 长安壹号 “。

    但 ” 长安壹号 ” 也没建起来,翟东小区的动迁再次流产,数百个购房人继续失望。

    后期,他们通过多种渠道去维权。面对这种境况,长安区住建局回复居民时称:”因没有手续,根据市政府相关公告已涉嫌诈骗,建议向公安举报 “、” 因我局职能有限,如不认可开发商回复,可走诉讼强制执行。”

    ” 十多年了,那点儿耐心早就磨没了 “

    在经历了多轮动迁消息、两次购房陷阱后,翟东小区的很多居民开始对换房越来越灰心。可有关它的拆迁消息,还会时不时传出来。

    2018 年 10 月、11月份,长安区征收办的人,再次挨户上门征询意见、下达决定、发放安置方案,还在现场成立了拆迁指挥部。就在大家重新鼓起希望时,又被放了鸽子。

    转眼到了 2019 年 4 月,有公开消息称,美好置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接手开发翟东小区,很多居民再次看到希望。

    ” 当时看公司是老牌上市企业,觉得肯定有实力。”有居民称,可此事后来并未推进,这个大型的老旧小区,只好在风雨中继续飘摇。

    而小区所在的街道和居委会,只能尽力去为大家做些什么。一到雨季,他们就安排 24 小时巡防,并在每个楼前张贴撤离公告。

    可住在危房里的居民,大多没有第二住房,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在 2020年,社区对翟东小区进行了一次改造,其通过屋顶改造、立面粉刷、地面平整、安装太阳能路灯等方式手段,让小区的基础设施有了些提升。

    但这对居住在危房里的居民来说,依然没解决实质问题。

    ” 去年雨季来临前,官方两次下通知让我们去学校避难。” 不少居民说,大雨一过,他们还得回到危房里。

    ” 十多年了,那点儿耐心早就磨没了。”前述老人张金环说,自己老伴儿去世前,就天天念叨着想住新房子,但直到几年前离世,他的心愿也没达成。

    让很多居民尴尬的是,在不断传出拆迁消息的同时,翟东小区二手房价格被炒了起来,不少人想通过这种方式,去获得后期的拆迁补偿。

    ” 拆迁是早晚的事嘛,就当买了一只潜力股 “。有房产中介说。

    即便很多居民明知买房者意图,却仍有迫于经济压力的人,卖掉了这里的房子。数据显示,在今年 4 月 9 日,翟东小区一套 54.53平米的房子卖了 105 万,每平米 19219 元,大大高出了当地的房产均价。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想留着自己的房子,期待着能当上拆迁户。

    翟东小区最重要的一次进展,是在 2021 年 10 月 26日。彼时,有石家庄主要领导去调研了翟东小区等危旧住房改造,并指出各区选出试点确保年底前开工。

    2021 年 11 月 15 日,一份名为《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市区 1975年以前危旧住房更新的实施意见(试行)》政令开始施行。在市区内,包括翟东小区在内的 8 个 1975年以前危旧住房小区,进入了更新试点项目名单。

    更新方式有 4 种,分别是成片改造、加固维修、原址翻建、征收拆除。

    翟东小区的居民等了几个月后,自称并未看到实际进展,有人便从今年 3 月份开始,通过多种方式反映危房问题。

    长安区委的答复就一句话:” 我区正在进行数据摸底建立台账,制定项目更新实施方案,按时间节点推进。感谢您的理解与支持。”

    直到 2022 年 4 月 29 日,长沙发生一老式楼倒塌事故后,官方才又紧张起来。

    5 月 9 日,翟东小区的很多楼道前,贴出了腾空搬离通知,开头就是 ” 为深刻吸取湖南长沙居民自建房倒塌事故教训 “。

    翟东小区的腾空搬离通告。

    通知要求:” 现有 D 级危险房屋必须全部腾空搬离停用 “,其除了不让居民自己居住外,也不能租住和经营使用。官方给出的搬离期限是7 天,如果在这个期限内搬离,政府将按照房屋登记面积,每月每平米补助 25 元租房。

    但通知贴出后,只有住在 D 级危房的租客搬走了,很多别的房主并没离开。张金环说,主要是像她这样的老人们,根本租不到房子。

    直到今天,翟东小区的 D 级危房中,仍居住着很多人。而在危房的墙上,还挂着一条条横幅—— ” 腾空 D 级危房,保障生命财产安全”、”5 月底腾空搬离,即可享受过渡费 “、”D 级危房严禁经营、出租 “。

    在这个过程里,有卖房中介看到了信号,他们在楼道里贴了广告:”2022 年 6月交房,上市房企,靠谱房企,自带精装修,今年买了就能住 …… 得知您的小区可能要拆迁,特此送上售楼处的消息 “。

    石家庄一处危房的楼道。摄影:李游

    至于翟东小区的 D 级危房,到底要不要拆,居民们也不清楚,” 除了 5 月份紧张了一段时间,现在一切如初 “。张金环说:”听说我们这两栋筒子楼不好弄,因为它是公产房,不是个人的。”

    近期,又有不少居民反映了这些情况,官方答复说:”我们已将您反映的问题转相关部门进行处理,处理情况我们会及时与您进行沟通。”

    拆不了的危房,搬不进去的新房

    在石家庄,面临危房问题的,不只是翟东小区的居民,还有很多人同样困在危房里。始建于 1975 年的运河桥联合宿舍也是如此。

    这个建成 47 年的小区内,共有三十来栋楼,里面住着 1700 户人,总人数达到了 5000人,该小区的环境与状况,也一直被人诟病。

    联合宿舍的居民说,小区早在 2014 年 7 月就做了危房鉴定。其中,有 9 栋被定为 D 级危房、9 栋是 C 级。

    鉴定显示,这些危房的 “墙体存在酥碱,砂浆存在疏松、脱落、钢筋外漏锈蚀现象,部分墙体存在竖向或横向裂缝,预制板拼缝开裂,墙体与楼板相邻存在裂缝 ……宜予拆除、重建 “。

    尽管如此,他们的问题,仍迟迟没有解决。

    随着时间推移,小区的危房问题也越来越多。不仅有的楼体开始出现了沉降、裂缝,8 栋 4单元的楼道主体还出现了错位,就连楼顶周围的水泥都被风化了,偶尔会跌落下来。

    石家庄腾空危房的条幅。摄影:李游

    和翟东小区一样,运河桥联合宿舍的居民也多是些老年人。他们的隐忧,一直持续到 2020 年时仍没解决。

    在危房居住的,多是老年人。摄影:李游

    后来,有居民不断反映后,官方才答复说:” 要求办事处组织居民维修加固。” 但有居民认为:”表面修缮无法掩盖房子内在的破败不堪,房子的建筑材料一直在不可逆转地老化。”

    去年下半年,又有人向相关部门咨询,想问问小区什么时候能拆迁。2021 年 9 月 22 日,官方回复称:”运河桥联合宿舍需匹配地块保证项目盈亏平衡后方可进行征收改造 ……正在积极协调可匹配地块,一旦条件成熟,将尽快实施项目征收改造计划。”

    石家庄运河桥联合宿舍。摄影:李游

    无奈,他们只能继续等待。就在去年 11 月《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市区 1975年以前危旧住房更新的实施意见(试行)》下发后,有居民后期发现 ” 小区本来鉴定 18 栋楼为危房,上报情况时,只报了一栋危房 8 号楼”。

    他们反映了这个情况后,今年 5 月 31 日,官方表态称:” 目前由住建局委托的第三方房屋安全检测机构已展开相关工作。”

    在很多居民看来,重新鉴定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上次鉴定都是 8 年前的事情了,这些年,小区老化程度又加深了许多。

    尤为重要的是,联合宿舍小区临街的楼房,曾大多都租给商户做生意,在几十年里,商户都不知道换了多少茬儿,每换一位老板,都要对房间进行改造。

    ” 经历过无数次的装修敲打,承重结构估计早就破坏了。” 让很多居民不解的是,这些问题至今还在搁置着。

    日前,记者在联合宿舍发现,该小区涉及到的危房,并无拆迁痕迹,很多人仍居住其中。不过,该小区的院子正在改造,很多居民认为,这无法改变实质问题。

    联合宿舍的院子。摄影:李游

    虽然被危房困住的人还不少,但无法否认的是,石家庄的确正在推进相关工作。例如,市里去年将翟东小区等 8个项目纳入试点后,目前除翟东小区外,大都已经腾空搬离了。

    而未在试点名单中的小区,推进起来进度就慢了一些。比如,有着 4 栋 D级危房的元北小区,目前其所在街道还在做工作要求居民搬离;棉四小区、市三建宿舍 1 号楼,也都还没全部搬离。

    因此,无法从危房搬离出来的居民,也就看不到新房的影子。

    棉四小区的腾空条幅。摄影:李游

    房东想尽快搬走,租客却想继续留下来

    由 D 级危房衍生的系列问题,让很多房主非常尴尬:” 现在既不能卖也不能租,又拆迁不了,大家只能困在危房里。”

    而被危房困住的,不仅有房主,还有很多外来租客。多年来,这两个群体相互矛盾着——房东想尽快搬离,租客则想留下来。

    对租客而言,危房虽然危险,但便宜实惠,是很多低收入家庭的理想之所。

    一般情况下,租一处危房或老旧小区的房间,一室一厅每月只需 600 元左右,两室一厅的话,也就千元出头。

    由于便宜,很多进城务工者、街头小商贩,以及小餐饮店夫妻,都喜欢选择这类房子。

    ” 我们也没觉得危险,有个地方住就挺好了。”一位早餐摊老板说,他喜欢租住老旧小区,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每天要倒腾很多设备,在新小区的话,会引发很多人不满。

    本来,这些住在危房里的租客,都在按部就班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但长沙发生倒塌事件后,他们很快发现,自己所住的楼下,都贴出了搬离公告。

    因为事发突然,官方也只给了一周的搬离时间,很多人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位曾在翟东小区租房的家政阿姨说,那段时间,她干脆请了假,到处去找房子。

    ” 危房彻底没人敢出租了,没有危房的老旧小区,也几乎就找不到房源。”她说自己跑了几天后,最终只能在一个中档小区,重新租到了一套两室一厅,房租每月 2500 元,比之前租金高出了一半多。

    ” 那种房子虽然破旧,但便宜呀。” 另一位蔬菜商贩称,他以前在棉四小区租了两室一厅,每月房租 1000多元,房间虽然破旧,可小区处于一环核心位置,周边交通与生活非常便捷,对他的小生意也有很大的帮助。

    当政府禁止出租 D 级危房后,他和家人只能到石家庄火车站周边一个小区租房住,每月房租 2300 元,还不包括物业费。

    也有人不想承担过高的房租后,选择与别人合作,但合租者多是拖家带口,给彼此的日常生活都带来了很多不便。

    还有很多老年务工者搬出危房后,和一些老年房主一样,中介根本不想租给他们房子,房东也担心他们在房间发生什么意外。

    因此,不少曾在市区租危房的房客,只能到较远的鹿泉区去租房住,不仅花在路上的时间会很长,还无形中增加了通勤费。

    ” 不愿坐公交的话,就得买个电车,或骑共享单车。” 一务工人员说,”由于路途较远,共享自行车太辛苦,共享电动车的费用则不便宜。”

    无论怎样,远距离的住宿,肯定会给租房者带来诸多不便。

    有人说,5月份搬离通知刚贴出来的时候,那些房主也不满意。对他们而言,尽管租金较低,但每月也是一项固定收入,足够买菜和一些生活开支了。

    所以,初期时,有房主还故意不让租客搬走。可他们看到搬离通知上写着 ” 拒不停止出租和使用的,将按有关规定处理 ……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 ” 后,还是纷纷将租客赶走了。街道办还在已搬离的房门上,贴上了封条。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房主原来出租的危房,都已经被贴了封条。摄影:李游

    被赶走的租客自然很郁闷。一位租客说:” 我们只是想在城市落个脚,危险不危险的,根本没想过。” 为此,他曾就这个问题打过12345 市民热线,客服说 ” 可以申请公租房 “。

    但当他咨询了一圈政策后,就彻底放弃了。因为石家庄对外来务工人员申请公租房,有个硬性规定:一年内连续 6个月在主城区缴纳养老保险。

    ” 我们都是来打工的,谁会给咱上养老保险。” 这位人士说,所以离开危房的他们没什么过多选择,” 人家房主搬走的话,每月每平米还有25 元,我们租客有什么呢?”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