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红码、黄码、“一巴掌” 打得醒“盛世”中国人吗?

    中国特有的、作为个人电子通行证使用的防疫健康码近日因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事件和丹东黄码父女袭警事件两度冲上网络热搜,舆论担忧这种定位追踪应用程序极有可能被发展成中共极权限制民众自由的电子镣铐,相当于把人们关进没有围墙的大监狱。人权捍卫者和法学界人士人士呼吁中国民众,要对当局基于大数据的侵害人权管控治理模式保持警醒。

    网友:一巴掌扇出来的解封

    上周五(6月24日)凌晨,由于新冠疫情而实行封控的中朝边境城市丹东市宣布有条件解封。此前该市已经封城60天之久,但几乎没受到媒体关注。直到最后两天,当地一对被赋黄码的父女被控袭警和妨碍执行公务沦为阶下囚,引起舆论哗然,全网热议。舆论对这个老人一巴掌打出来的所谓袭警事件的强烈反响产生了戏剧性的反转。

    面对突然爆发的舆情,丹东市和辽宁省迅速作出积极反应。据报道,丹东市委书记、市长当天召开会议,提到要高度关注民生,正确引导舆情,完善群众就医保障机制等。

    6月23日晚,辽宁省长李乐成强调,“要坚持人民至上、真情服务,转变作风、增进感情,不搞“一刀切”和层层加码,扎实做好生活物资供应,以社区为基本单位,摸清透析患者、孕产妇、高龄独居老人等重点人群底数,保障好群众看病就医需求,落实好困难群众帮扶措施。”

    在此之前,中国各地已经有无数病人在“一刀切”的过度防疫的清零政策下因无法及时就医而不幸殒命或遭受严重病痛。

    推特网友财经真相写道:“丹东上了热搜后,连夜发布通知,全市解封!一巴掌,换全市自由,这盛世,如此荒唐!”

    自媒体作家毒哥的毒鸡汤评论认为:“有谁能想到,大爷的一巴掌,比蝴蝶的翅膀还厉害,直接把丹东给扇解封了。”

    “袭警”与“戏精”

    6月22日,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发布警情通报称,“2022年6月21日18时许……,郝某莉(女,41岁)与其父郝某成(男,70岁)驾车往返十纬路交通卡口时,因其健康码显示为黄码先后两次闯卡被执勤民警依法拦停。郝某莉拒不配合遵守防疫规定,下车与民警争执,过程中其父郝某成上前打击民警面部。一经街边境派出所依法展开调查。目前郝某莉因阻碍执行职务予以行政拘留十日;郝某成因涉嫌袭警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与此同时,在网上热传的一段视频显示,一位从车中下来的女子声称持有社区开具的到医院为其父取药的证明,在警察和便衣人员拦阻后,该女子没有坚持继续前行,表示要回家,却被警察阻止回到车上。警察对女子表示不能离开,要解决问题,双方有肢体接触,推搡过程中女子倒地。她父亲见状上前朝那名警察头部挥了一巴掌,警察顺势作被打倒状,坐到地上后回头朝着摄像镜头低声问道,“录上没有?”

    此时,那名女子起身极力拦阻父亲,似乎在避免扩大事态。稍后的画面显示,那名警察将女子从车中拖拽出来,并报警叫来一辆警车。

    从另一角度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那名老人的一巴掌似乎没有打到涉事警察。有网友斥其“碰瓷”,有人称之为“钓鱼执法”。也有跟帖支持警方通报,指黄码父女二人破坏防疫工作。

    一巴掌激起千层浪

    “丹东发布”官方微博发布的警方通报貌似有理有据,秉公执法。但微博和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对于警方的作法基本上是一面倒的指责与嘲笑。有网民评论指,若不看视频,警情通报非常合理。

    推特中文用户更多的是质疑当事警察没人性,不看具体情况处理,而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以黄码为名滥用职权,制造事端,激化矛盾,并当众表演“假摔”,被嘲讽为“戏精”,把事件性质上升为“袭警”,人为制造了警民对立,惹起公愤。

    中国法学界网友栗女士对美国之音表示,那名被一巴掌扇倒在地的警察可能去作喜剧演员更合适。

    在此之前,河南内乡法院院长一番议论已经引起网民关注。他说,“当党性和人性冲突时,我们坚决只论党性不论人性。”

    栗女士表示,她认为那个警察非常没有人性。

    推特用户“良知自知”就丹东父女袭警事件写道:所谓的“人民警察”你面对的不是穷凶极恶的暴徒,也不是凶神恶煞的敌人,只是封控了两个月的一弱女、一老人,真的有必要这样吗?

    黄码阻止看病就医惹争议

    对于网上的强烈舆论批评,一些官媒报道试图为丹东警方以袭警罪刑拘生病的古稀老人激起的民愤开脱洗地,强调黄码,以及女儿的父亲没有社区证明。还有报道称,涉事女子表示,服从大局。

    官媒中国网7月21日报道:“当事人郝某莉称自己持有48小时核酸通行证和社区证明,但父亲没有开证明,现在因为疫情还未收监,会服从大局,也会去申诉,呼吁大家配合做好防控疫情。”

    不过隔天郝某莉本人上网发视频说明情况,指出她父亲四月做了肠穿孔手术还在恢复期,且患有三叉神经痛,托朋友从外地找到了药,带着社区开的通行证明去取药,已经过了两个关卡,唯独到这个警察就说黄码不让过。

    这名女子问道,“哪个条文规定黄码不让过?真的有病就等死吗?”

    原中共党媒小报《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也承认,疫情暴发以来,正常就医受阻是人们最反感的一刀切防疫表现之一。

    这位前主编貌似公允地表示,“从维护警察执法权威的角度说,丹东警方对涉事父女进行拘留处罚有法律依据。但是公众的价值判断与司法权威在这件事上发生激烈冲突,这值得丹东市警方深思,也值得全国各地的执法机构举一反三。”

    一位自称科研机构副院长的网友评论指出,国家规定黄码原则上不外出,但看病就医除外。评论认为,丹东这名女子完全符合国家规定,关卡工作人员和警察错了。有转发该评论的推友写道:“卡点警察不是错是违法!他不尊重人的生命权健康权!”

    上海人权活动人士季孝龙对美国之音表示,丹东黄码父女一巴掌袭警事件凸显过度防疫政策下的警方罔顾法律、良知和道德。

    他说:“容不得人民对他们有任何不满和质疑,为了压制人民的不满和未来可能对他们产生不信任、甚至不服从,就采取这种报复的举措。这是一种报复行为,没有按照任何刑法,或治安管理处罚法。它是一个违法行为。“

    红码事件处理结果致民怨沸腾

    丹东黄码袭警事件之前,河南郑州官员违法将数以千计的村镇银行储户健康码变成红码,致使他们无法向暴雷的金融机构讨债维权,引起轩然大波,从而把人们对防疫健康码被滥用成为监控公民的专政维稳工具的担忧推向新的高峰。

    日前,五名郑州市两名处级及三名较低层级的官员被处以撤职或警告、降级、记过等纪律处分。

    官方处理决定指这几名“同志法治意识、规矩意识淡薄,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及健康码赋码转码规则,擅自对不符合赋码条件的人员赋红码,严重损害健康码管理使用规定的严肃性,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是典型的乱作为”。

    独立媒体人WilliamLong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次红码事件之所以会遭到普遍反对,主要是因为影响的人太多,并且影响的是正当维权的人,因此这次当局只能退让一次。我估计以后红码控制会有所改变,只精准控制少数人,或者只控制群体事件的核心人物,不会再像这次大规模人群控制。”

    然而,公众的愤怒和担忧并没有因为河南当局将大规模滥用健康码的严重犯罪责任推给“擅自”作主的几名中低层官员的甩锅式处理而平息,反而持续发酵。

    有评论指,这是罚酒三杯,明显抓了几个替罪羊,认为河南红码事件责任人至少涉嫌犯了非法拘禁罪。

    丹东黄码袭警事件后,有网友呼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必须刑拘郑州红码案罪犯!”

    今日的健康码会升级为“电子镣铐”?

    许多中国民众对当前以绿码、黄码、黄码形式出现的防疫健康码抱有戒心并感到恐惧,并将不同颜色的健康码用黑色幽默的比喻称为“电子良民证”和“电子镣铐”。

    有分析指出,在维稳压倒一切的专制制度下,健康码迟早会被当局用来当作平时或特殊时期管控公民的有效工具,河南郑州的官员不过是提前采取了行动,过早暴露了中共高层酝酿策划中的一盘大棋。

    法学界网友栗女士表示,当前实行的健康码对一定范围人员限制行动自由,给老百姓的生活工作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国家应该在限制某些人行动自由之前应该举行听证,而不是随意滥用公权力。

    她说,中国的宪法规定公民人权不受侵犯,享有有言论自由,国家有信访条例,公民有上访权利,但实际上宪法和信访条例就像一张画出来的大饼,你要行使这些权利时,这张画饼就会给你带来麻烦,比如访民的身份证就会被作上电子标记,让访民成为二等公民。

    早在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之前,中国当局就在包括新疆的各地布满了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号称“天眼工程”,并对城乡社区村落实行网格化治理,同时发展出居民身份证查验系统。

    栗女士说,中国的高科技基本上都用在了监控老百姓上面,失踪人口和被拐卖儿童很难找,但是一旦有人发出自由的声音就会很快被定位。

    评论:当前的管控治理模式将把中国带入朝鲜化黑暗时代

    6月25日,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宣布,“打赢了大上海保卫战。”

    在此之前,上海数千万市民饱受了将近三个月的强制隔离、社区封锁或足不出户等诸多限制带来的痛苦和压力,涌现了许多敢于质疑、抵制和反抗北京领导人习近平推行的清零政策的人物和事迹。

    在上海从事高科技工作的异议人士季孝龙公开反对过度防疫政策。今年4月2日,他在互联网上公开发表《速停运动式防疫,纾困解难发救济》请命书,要求当局停止运动式防疫措施。4月30日,他被警方带走,目前为取保候审。

    季孝龙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拒绝服从每72小时作一次核酸检测的当局规定,因此出行受到“场所码”的限制,连商场都不能进入。他认为,中共当局实行的健康码、场所码等数字追踪定位系统是最先进、也是最匪夷所思的一种管控方式,是继无所不在的监控录像天眼工程之后的一大发明,更是对个人隐私和行动自由等公民权利的肆意剥夺。

    这位人权活动人士表示,中共20大后会不会给老百姓松绑,目前很难预期。他担心照当前的局势发展下去,中国会很快进入文革2.0的黑暗年代。

    他说:“健康码、场所码给我们赋红码这种管控方式就是对我们基本人权的剥夺、蔑视、践踏。所以我们有良知的中国公民都会自发地起来反抗。但是很可惜,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面,我们的声音还是非常微弱。我们的反抗确实也很难撼动执政党狂妄偏执的野心。我们忙于哦办法改变他们。这样的管控模式,我相信会一直继续下去。中国会进入一个非常黑暗的时期。,甚至比北朝鲜更恐怖、更加低成本的维稳局面。”

    在丹东有条件解封之前,一位年近古稀的宋大爷向丹东路边站岗的警察抱怨过度防疫封控措施的视频走红社交媒体。他说,对岸的朝鲜也没见过丹东这样,人民警察对人民专政,“这种条块分割就是无能的表现,无耻无德不作为。”旁边围观民众回应道,“说得好!”

    2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