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见不得“香港第一绝色”如此沉沦!知己一声拜拜远去…

    海上有座宫殿。

    翠绿琉璃瓦。

    鎏金飞檐角。

    雕梁画柱,朱漆栏杆。

    夜晚行船驶过,更觉金碧辉煌,流光溢彩。

    6月14日,它离开港口,开始了近半个世纪来的第一次远行。

    6月19日,行至南海西沙群岛附近,那天风和日丽,据估计附近浪高只有一米。

    然而毫无征兆。

    它沉了。

    但是一切好像早有征兆:

    谁让这个年代久远的庞然大物,太久没有移动过了。

    谁让它承载的往事沉甸甸的。

    谁让它太过……美好。

    因为你知道,这个世界总是爱从美好的地方崩裂。

    如同杜十娘的百宝箱。

    带着所有过往的荣华,满目琳琅的珍宝,弃世而去。

    引得海底龙王也侧目。

    虽无海底的明珠珊瑚、水晶玳瑁,却又宝气逼人;门前立柱盘踞两条金龙,虽不会动,却又栩栩如生,气度非凡。

    龙王抬头又一看。

    只见匾上五个大字:

    坊鲜海宝珍

    珍宝坊,珍宝坊。

    你没去过,也一定听过。

    它的地址——

    香港仔避风塘。

    避风塘炒蟹就是因这里得名的。

    今天提起珍宝舫,香港人会条件反射地说:好似一座皇宫。

    可这其实是很后来的传说了。

    起初,它可跟皇宫沾不上半点边。

    它们只是平平无奇的海上酒家,并拥有一个烟火气十足的名字:

    歌堂趸。

    专门招待船夫、码头工人和来往商客的。

    所以知道为什么避风塘炒蟹特别咸了吧——

    做体力活的人,出汗大,菜要吃咸口的才行。

    50年代,很多渔民拿着第一桶金,他们不断升级,将歌堂船的生意越做越大,据说在全盛时期,你会看到避风塘横亘着十多条大船。

    其中派头最大的一艘……

    对不起,还不是珍宝舫。

    而是辈分更大的,太白海鲜舫。

    起初,这只是一艘不起眼的小船,由不起眼的木头所制。

    因为经营她的,只是朴实单纯的渔民。

    很快,一位叫王老吉的商人,嗅到了金钱的味道,于是就把太白收购了,并且越做越大,变成了一座装修气派,可以容纳800人的超豪华画舫。

    王老吉深谙营销之道,他知道海鲜舫吃的不是海鲜,而是面子。

    接手后,他还时常用象牙筷子哄来自五湖四海的大老板。

    1971年,想要延续姐姐致富步伐的珍宝舫,终于出生。

    但比起姐姐,这位妹妹的命运却特别坎坷。

    就在开业前夕,一场装修期间的大火,珍宝舫的船身被大规模烧毁,更酿成了76人的伤亡惨剧。

    王老吉心灰意冷,没有余力再做投资。

    火灾让珍宝坊元气大伤。

    但彼时的香港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只要能花钱解决的事,都不是难事。

    珍宝坊等来了它的金主——

    澳门赌王何鸿燊。

    1975年,前脚刚在董事局逼走了黑道合作伙伴,独揽澳门娱乐生意。

    后脚,扬言要用3000万港币,跟郑裕彤一起,打造一座海上皇宫。

    珍宝舫不仅醒来了,还开始穿金戴银,彻底超越了旁边的太白海鲜坊。

    当年,珍宝舫完全仿照宫廷设计,光是传统手工艺饰物和壁画就花了600万,那张谁见谁眼红的龙椅,足足花了2年才完工。

    △《食神》里,薛家燕就是在这里吃的叉烧饭

    就在珍宝舫涅槃重生时,旁边又多了一个新来乍到的妹妹。

    海角皇宫。

    比起其他两个姐妹,珍宝舫的趣闻总是特别多。

    1980年,珍宝舫的保险柜被盗,损失了十万块,可就在同一年,珍宝舫直接收购了旁边的太白,海角皇宫也不做无谓的挣扎,半卖半送转让了所有股权。

    三足鼎立的珍宝王国,应运而生。

    至此,珍宝舫成了香港人最骄傲的文化地标。

    她是世上最大的海上食府。

    或者,也是唯一一个,可以供你娱乐游玩,对外开放的“皇宫”。

    每次登陆都要劳烦船家接送的仪式,让珍宝舫多了一层游离于现实的神秘感。

    80年代,后来居上珍宝舫,和姐姐妹妹一起,变成了东方之珠的门面。

    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访港,指明要在珍宝舫上看风景,画大饼。

    成龙在好莱坞闯荡,拍《威龙猛探》涉及香港的故事,也要在珍宝舫取景。

    最好玩的是。

    赌王何鸿燊虽然有四个老婆,但他对珍宝舫情有独钟。

    几乎每年生日,都要在珍宝舫庆祝。

    赌王亲自营销,又给珍宝舫抹上了一层猎奇的成功学色彩。

    90年代,珍宝舫迎来了她的巅峰时刻。

    用《金鸡》里阿金的话来说,在风起云涌的掘金时代,守厕所都能发达。

    而此时的《珍宝舫》,就成了香港人显山露水的造梦基地。

    多少人挤进来,也不是为了吃饭,就是为了摸摸龙椅,感受一下传说中堪比皇帝的五星级服务。

    对港人来说,珍宝舫是风光无限的凡尔赛宫,是几代人香港梦的象征。

    对外国人来说,珍宝舫则承载了他们对东方世界的无限想象,是一个亦正亦邪,捉摸不透的魔法世界。

    这是《龙争虎斗》里,因为李小龙而抓住世人目光的东方一瞥。

    搞到《哥斯拉》看了都忍不住眼红喷火。

    是《中华小当家》里黑暗料理的大本营。

    导致一向低调朴素的周润发,都忍不住带汤姆·克鲁斯见识见识。

    尽管彼时中国大门已开,但先富一步的香港仍是最体面的东西桥梁。

    珍宝舫作为最耀眼的一颗明珠,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1996年,金融风暴前夕。

    当时的港人还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怎样的灾难。

    这一年,在珍宝舫取景的爆款电影,仿佛预言了泡沫的即将爆破。

    《食神》的英文片名,叫CITY ON FIRE,算命婆苑琼丹说的是,这世道,人人都是神仙。

    周星驰将珍宝舫幻化成一个超现实的世界。

    你看,第一次食神争霸赛,是周星驰主导的大龙凤,不过是在一家普通餐厅举行;而第二次与二五仔唐牛的决斗,却在珍宝舫进行。

    最不可理喻的一幕,莫过于用潜规则胜出的唐牛,遭到了神明的惩罚。

    显灵的是观音菩萨。

    而珍宝坊的穹顶上,描绘的是飞天造型,衣带飞扬,香花飘洒。

    电影在此取景,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电影之外,珍宝舫的妹妹海角皇宫,无法幸免于金融风暴。

    1999年,海角皇宫经营不善,以800万美元卖给了菲律宾。

    赌王依然喜欢在珍宝坊庆生,但年老体弱的他,只能把生意交给儿子何猷龙。

    珍宝舫勉强挺过了金融风暴。

    2003年,她多了一个霸气的名字,跟太白海鲜舫一起,成了珍宝王国。

    换上美轮美奂的新衣裳后,等待珍宝舫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命运。

    SARS肆虐香港,珍宝舫的营业额下降了75%,而年轻的小赌王在澳门事业上蒸蒸日上,却唯独对珍宝舫很头疼。

    在港人眼中,更名后的王国,气焰更足了。

    但……更消费不起了。

    千禧年后,香港最流行三大惨物:破产,负资产,禽流感。

    但珍宝王国却非常不接地气,也没有跟港人共渡时艰的想法。

    这个被重新打扮的公主,决定放手一搏,开始学说普通话。

    同样是2003年,港澳个人自由行开放。

    蜂拥而上的大陆游客,成了珍宝王国的新粉丝。

    那可是《无间道2》里庆祝香港回归,抓获黑社会头目倪永孝的不夜船啊。

    从此,珍宝舫就成了标准的游客胜地,而不再是港人的豪华饭堂。

    而即便价格能接受。

    珍宝王国也让人审美疲劳了。

    他们已经明白,这场繁华的梦就算能继续下去,也不再属于自己了。

    《食神》导演田启文调侃说,成为网红打卡地标后,珍宝舫的点心只剩下八款。

    “八款都叫饮茶?接受唔到咯。”

    但大陆游客没这么挑剔。

    他们是来还愿,是来感受他们想看见的香港文化的。

    而珍宝舫的一砖一瓦,都满足了他们的想象。

    至于点心是不是八款,做菜用不用心……谁在乎呢?

    又不是来争霸食神的。

    就这样,后来的香港电影,也不像旧时那样喜欢在珍宝舫取景。

    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想让香港作为符号出现的动作大片。

    就这样摇摇晃晃,十年过去了。

    因为身体原因,2013年后的赌王,再没有到珍宝舫庆生。

    这是第一次,珍宝王国开始出现亏损。

    于是,她开始花式自救。

    那张让她引以为傲的龙椅,成为了50 元一次的摆拍背景,如果你觉得自己坐上龙椅也不像太子,还可以租借龙袍。

    珍宝舫第一次继承了香港独有的马死落地行精神。

    然而……还是以失败告终。

    对了,还记得那艘被卖猪仔的海角皇宫吗?

    现在,她其实不是在马尼拉,而是在我们的青岛。

    2011年,菲律宾也管不住这个失落的皇宫了……

    于是,何家把她转赠给了青岛市政府,之后委托给旅游集团运营管理。

    当时,他们雄心勃勃,号称这将为青岛的海上高端餐饮填补空白。

    直到现在,青岛的海上皇宫还是写着闲人勿进。

    来拍照的游客很多,但什么时候才能营运呢?

    仍是一个未知数。

    或许是收到了唇亡齿寒的信号。

    珍宝王国再一次陷入了困境。

    累计到现在,她已经亏损超过1亿港币。

    尤其是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珍宝王国不再得到任何资本的豁免,逐渐走向瓦解。

    2020年,珍宝王国遣散了一半员工,营业时间也无奈缩短:周一休息,晚餐只供贵宾使用。

    可是,已经习惯了迎接游客的她,哪还有贵宾的资源呢?

    这座一时无两的海上乌托邦,终于成了食之无味的弃儿。

    据闻香港仔饮食集团,曾与香港政府达成合作协议,将船体无偿捐赠给当地海洋公园运营。

    而所谓的活化项目,也曾出现在上一任特首的竞选计划中,可惜,香港本身已经风急浪高,在愈发颓靡的经济困境前,文化保育又算得了什么呢?

    疫情这两年,香港的生产总值首次被新加坡反超,成为四小龙的老四。

    珍宝王国走过半个世纪,没等来下一个王子的解救。

    今年3月,珍宝舫宣布停业,而她的姐姐太白海鲜舫,虽然体量和成本都更低,却还是没等来接手的下家。

    原以为,珍宝王国会一直与世无争,安安静静地停在那儿。

    可是某天,她的厨房崩塌,仿佛是在向世人诉说,我宁愿在此毁灭,也不愿离开香港仔。

    一个月前,香港仔饮食集团宣布,珍宝舫要驶往另一个国度了。

    但下一个目的地,下一任主人,都成了不可言说的秘密。

    告别珍宝舫时,一位年近花甲的大叔说:

    “睇住佢来,睇住佢走……唔舍得啊,太靓。”

    说罢,猛男落泪。

    像奇迹般诞生,奇迹般活了半个世纪。

    最后却在一个无风无浪的寻常日子里,销声匿迹,隐入深海。

    来无影,去无踪,或许本身就能成为传奇。

    所以不必伤感。

    只需哼唱一句:知己,拜拜。

    或者来日她被打捞时,我们可以告诉后代。

    香港,真的有过一座皇宫。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奇爱博士多店老板娘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