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西医之争,从一开始就错了

    中西医之争只是 20 世纪中国所染上的思想病灶的一个小切面。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丨陈季冰

    世界上有很多争执,争的其实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关于相同事实的不同定义和概念。因此,世界上有很多混乱和灾难本不应存在,是含混不清的错误定义和概念名称造成的。

    儒家的圣人孔子对此洞若观火,所以他才会如此强调 ” 必也正名乎?” 因为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

    而理论更为复杂、思辨更为精深的佛学,比儒学更加重视所谓 ” 名相 ” 与 ” 实有 ” 之间的关系。

    01

    人们常说,当代中国舆论场里有几个常辩常新的焦点议题。稍一触到它们,就难免不引发一场白热化的口水战。

    ” 中西医之争 ” 就是舆论场 ” 火药桶 ” 之一。在我看来,它就是对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 的古老箴言的最好注释。

    晚清以降,由于受到西方文明排山倒海而来的冲击和挑战,大多数中国人的思维中渐渐被植入了一种 ” 古 / 今 – 中 / 西 “的二元对立模式。人们无论看待政治与社会,或者文化与学术,都习惯于取这样的二元化视角,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益根深蒂固。这与千年以来习惯于” 中庸之道 ” 的传统中国思维是格格不入的。

    ▲ ” 中 “” 西 ” 不同风格的学者(图 / 视频截图)

    仅仅是二元思维,就已经给这个世界造成了巨大的麻烦。中国现代的思维病灶还不止于柏拉图式的二元论,” 古今中西之辩 “还混淆了两对性质截然不同的二元对立关系。

    古与今,或曰传统与现代,是一对时间关系。不惟中国有古今,西方也有古今。所谓 ” 现代 ” 或” 现代性 “,就是西方发明的一个概念,用来同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之前的 ” 古代 ” 作一划清。

    而中与西,或曰东方与西方,是一对空间关系。它本来应当用以表示地球上不同地区之间的相互关系及不同特征。

    不知怎的,在许多中国人的思维中,这两对分属于时空的不同关系竟然经常奇怪地合为一体。在他们的认知世界里,” 中 ” 等于 “古(传统)”,” 西 ” 就是 ” 今(现代)”,而且仿佛这是天经地义。

    这样一来,” 中国的 ” 与 ” 西方的 “,不论政治还是文化,原本分属于不同空间的两种不同存在,就被偷梁换柱地塞进了 “古与今 “、” 传统与 ” 现代 ” 的线性关系中。

    这并非无心之举,而是历史进步主义和历史决定论者的杰作。对于他们来说,” 古 ” 与 ” 传统” 就是恶,” 今 ” 与 ” 现代 ” 即是善。这是毋庸置疑的。既然西方 ” 进步 ” 而中国 ” 落后 “,那么 ” 西方的 “自然就等于 ” 现代的 “,” 中国的 ” 自然就等于 ” 古代的 “。

    并且,在他们的线性史观中,不管是哪里的人和社会,人类历史都必然遵循相同的 ” 进步规律”。而在这条历史进步的曲线上,中国目前是落在了西方身后的某个阶段。或者说得更简洁明了一些,今天的中国就是昨天或前天的西方!如此,”古今 ” 关系与 ” 中西 ” 关系的确就是同一回事。

    这是中国进入近现代历史以后思想领域的大多数问题的症结所在,过往那些 ” 科学与玄学 “、” 激进与保守 “、” 西化与国粹 “之争,实皆是 ” 古今中西之辩 ” 的混乱叙事之表达。它必然而且已经深刻地影响了政治现实与社会生活。

    不过,伴随着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和中国实力的显著回升,这一 ” 中国现代启蒙叙事 “正在遭遇日益强劲的挑战。我认为,对它的反思和批判不但是十分必要的,而且已经太晚。

    02

    然而,” 中西医之争 ” 遵循的却是反向的转换,即将 ” 古(传统)” 与 ” 今(现代)” 的时间关系转换为 ” 中 ” 与” 西 ” 的空间关系。我目力所及,这样的例子是相当罕见的。

    我认为,所谓 ” 西医 “,正确的名称应该是 ” 现代医学科学 “;而所谓 ” 中医 “,正确的名称应该是 ” 中国传统医疗技艺”。

    二者之间应该是时间上的 ” 古今 ” 关系,但一旦称之为 ” 中医 ” 和 ” 西医 “,就将 ” 传统与现代 “的线性关系转换成了非线性的空间关系,许多意气之争由此而起。

    图 / 图虫创意

    如果按大的类别来划分,医学本质上是一种自然科学。受过现代教育的人应该都很明白,自然科学是普适性的,并不存在 ” 民族特色”。

    当然,医学不同于数学、物理这类纯粹的理论科学,它是典型的应用学科,有些类似于我大学本科时代学的工程学科。无论打隧道、造桥、修路、供热与通风,还是治病,都需要视对象的实际情况而拿出最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这意味着工程师和医生的经验和灵活性是极为重要的,并且,不管是造一栋大楼还是治疗一种疾病,方案都可能有许多种,其背后的机理甚至完全不同。最终选择哪一种,要取决于对象的客观条件及主观诉求,还有成本、收益及潜在的负面效应之间的权衡…… 但支撑所有这一切经验和方法的,是一套基础自然科学理论,即数学、物理、化学或生物学、人体生理学等等。

    这些基础理论无疑是普适的,不会因为对象是中国还是西方、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而有所不同。

    与中国一样,西方也有我所谓的 ” 传统医疗技艺 “。也如同我们这里的 ” 中医粉 “一样,至今对它深信不疑的西方人也为数不少。

    我有一个澳大利亚朋友,有一次谈起上一辈人的观念时向我大叹苦经。几年前他父亲得了癌症,坚决不肯去医院动手术,而是买了一大堆的草药,还在家里做冥想之类。

    他父亲深信,这些比医院里的大夫开出的药方和治疗手段更有效。

    英文里有个短语,叫做 alternative medicine,汉语一般翻译成 ” 另类疗法 ” 或 ” 替代疗法”,指的就是这种正规的现代医学之外的经验性治疗手段。据说大名鼎鼎的史蒂夫 · 乔布斯当年就万分虔诚地信这个,难道这不也是 ” 西方的” 医疗手段吗?不也应该是所谓 ” 西医 ” 的一部分吗?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图 / 图虫创意

    因 ” 名不正 “、” 言不顺 ” 而导致的 ” 事不成 “、” 礼乐不兴 ” 和 ” 民无所措手足 “,莫大于此!

    我们还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把祖冲之的发现称为 ” 中国算学 “,把爱因斯坦的理论称为 ” 西方格物学 “……那将会引起多少热血沸腾的混乱和纷争!

    03

    我遇到过很多 ” 中医粉”,还遇到过更多激烈抨击中医的人。遗憾的是,我从他们的言说中听出来的基本思维和逻辑,仍逃不出已经争论了一百多年的 ” 古今中西之辩 “的窠臼。

    在知识界,许多 ” 保守主义者 “拼了命地维护中医,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认为中国传统医疗技艺有多么高的有效性,而是因为他们认为,维护中医就是维护他们心目中的 ” 传统文化”;而更多知识分子竭力贬低嘲笑中医,本质上也不是在关心中医的科学性和有效性问题,他们无非是为了拿这个来宣示他们的历史进步主义意识形态。

    事实上,中西医之争只是 20 世纪中国所染上的思想病灶的一个小切面。在已经进入 ” 后启蒙时代”的今天,我们的确有必要好好清理一下已经影响和误导了我们一个多世纪的这种思维模式。而这一切的基础就是重新梳理和摆正下述三对关系之间的关系——

    传统(古)与现代(今)是时间关系

    中国与西方是空间关系

    进步(善)与落后(恶)是价值关系

    三者之间或许确实存在着一定的此消彼长的交叉重叠关系,但归根结底是三对性质根本不同的平行关系。三者分别包含了不同的内容,针对着不同的对象,它们之间并不能简单武断地化约和同构。

    只是,在当下 ” 民族复兴 “的新的主流叙事之下,我担心这项思想梳理工作又会不可避免地滋生出许多新的混乱和扭曲,留给我们的后人一声 ” 旧病未除,又添新疾 “的叹息。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