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再过几周 北京又将迎来一件备感头痛的事

    再过几周,中国将有创纪录的1076万大学毕业生涌现,这些毕业生找工作的难题将是北京当局在封锁防疫之际,又一备感头痛的事。

    据彭博社专栏作家任淑莉(ShuliRen)的文章称,中国大学生的就业前景相当黯淡,以致于一些大学敦促学生延毕。有学生向财新网抱怨,除非找到工作,他们不被允许举行论文口试。为了拿到文凭,一些学生被迫宣称他们将是“个体户”。根据线上求职网“智联招聘”,截至今年4月,仅有不到半数的毕业生获得了工作机会。

    中国5月城镇青年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18.4%,到7月的毕业季最高峰,这一数字恐将升至23%。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希望政府提供他们的第一份工作,而进入国企是头号愿望。“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2022年,仅17.4%的毕业生希望进入民企。

    文章说,自1990年代末期,中国国企减招,城镇员额已砍半至5500万人左右,虽然政府工作很抢手,但每年新进公务员仍维持在17万人。而过去10年,提供最多就业的反而是民营部门,聘雇的城镇劳工约1.5亿人,另有约1.1亿人是个体户,这些人群兼职、打零工,或者从事零工经济工作。

    城镇工作稀少的一个明确迹象是,云南省近期提供下乡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每人每年5万人民币补贴,相当于清华大学毕业生为期5个月的平均起薪收入。一些网民揶揄说,这宛如1968年“上山下乡”运动的翻版。

    文章还表示,两年前,中国的就业市场从第一波疫情中反弹,然而如今的就业市场已不如当时的弹性。长达一年的科技打压已经抹去一大部份对熟悉网络的高教年轻劳工的需求,而上海和北京自4月起穷于应对疫情的爆发,而中国毕业生薪资最高的20所大学中,就有18所在这两大城市中。

    同时,过去10年,攀升的大学录取率所产生的劳动力,也逐渐与经济所需不相称。汇丰控股预计,目前中国新增的劳动供应中,应届毕业生占比超过半数,其中,文学与艺术是最普遍的主修。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