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唐山一饭店被错认后遭网暴:被威胁“小心点你孩子”

    |魏荣欢 姜婉茹

    编辑|毛翊君

    ” 知道你家在哪,小心点你孩子 “

    王义 火锅店老板 被怀疑店面被涉事者经营过

    6 月 10 号晚上大概 7 点,我正和朋友在喝茶聊天,就接到了骚扰电话。有一个四川广元的年轻人,连续几个小时不停给我打。我打了110,还去派出所报案了。民警和他说,这事和我没关系,他还在那骂,说什么 ” 你全家要死,那些给你送的花圈你全家都能用得上”。

    ●王义收到网友寄来的菊花。讲述者供图

    最狠的有一个东北大哥,声音很粗,说 ” 知道你家在哪,小心点你孩子”。我那天晚上没敢睡觉。我有一儿一女,还好现在因为疫情都还在家上网课。不过,我不敢像平常一样让他们下楼玩了。女儿现在马上三年级,楼上楼下有很多小伙伴,看见人家都在下边玩,她也想下去,就跟我闹脾气。

    有天女儿问我,爸爸咱们不开饭店了吗?她担心再也见不到跟她要好的店员姐姐,我说放假可以去找她们玩。其实店已经关了,现在店员也遣散了。

    我在派出所录了一个澄清视频发在朋友圈和抖音上。民警建议我关机,可我是做买卖的,这个号都是客户给我打电话,关机哪儿行,我说 “不能因为这个事我就不生活了 “。

    店是去年七月中介帮我找的,之前是火锅店,地段繁华,还可以停车,以前火锅店用的电磁炉我都能(接着)用。中介帮我联系到原来的老板,可能和打人的那个陈继志是合伙人,因为我饭店开了以后,有顾客问,这还是” 小志 ” 开的饭店吗?

    刚开业的时候我们店相当火爆,天天没有过空桌,外边还得排个四五桌,(这情况)一直持续到去年冬天疫情来之前。每天营业到凌晨两点,回家都得三四点左右。我没干过餐饮,得使劲摸索,去年底我们几个合伙人还想第二、第三家店,搞加盟什么的。

    自从店关了,大门上被扔得都是臭鸡蛋、臭豆腐,地上还有网友送来的花圈。感觉挺伤心的,这一年我把所有心血都扑在那了。

    我父亲就是做买卖的,一直很在乎名声。我们吊一锅汤,成本很高,曾有人来店里说用一种食品添加剂就能(调)到这个味道,不到 100块钱,我直接给那人轰走了。也遇到过客人投诉饭菜里有根头发什么的,一定给客人免单。所以这次打来的骚扰电话有一半我都接了,挨个去解释我们店和陈继志无关,我也没有参与打人。有时候着急了,我还给发来骂人短信的电话拨过去解释。

    店现在已经盘给一个认识的妹妹。我们打算用她给的 15 万把会员卡退了,跟供货商结款,然后把员工工资发了。

    选这个地方开饭店我现在悔死了。这些天电话天天响,有时候在半夜两三点。我自己搬到小屋睡,不敢跟妻子孩子一个屋。早上醒了,也不怎么在家待,就到地下室坐着。

    昨天晚上(6 月 14 日)我喝酒,就想喝醉了,然后谁也不理,好好睡一觉。

    ●王义收到骂人短信后和对方解释。讲述者供图

    ” 你家烧烤店有烤人肉么?”

    张林强 烧烤店店主 与涉事烧烤店相隔百米

    自从那事出了,我每天接到上百个陌生电话,大多是南方的号。后来一看外地电话就不太敢接了,但怕有订餐电话,中午打进来的我还是接了。

    我问咋有我的电话,好多都说是 ” 他们跟我说的让我打这个号 “,再问就无可奉告。有人甚至问,” 你家烧烤店有烤人肉么?”

    生意被影响得厉害,本身疫情闹得就不好,这下少了一半还多。这两天晚上我们就 4 桌人,以前 10桌肯定是没问题。(这几天)几乎所有机场路商圈都接到过类似的电话,我们隔壁的麻辣烫也接到过,包括复印店。

    这条街是唐山的烧烤一条街,15 年前烧烤店可以占到70%。旺季每家店都租出去干烧烤,挺有名气的。但这几年生意不好(做)吧,烧烤店越来越少,现在也就剩 10家左右,说实话也不算是一条街了。

    ●发生唐山打人事件的 ” 烧烤一条街 “。讲述者供图

    最近这里每晚东西卖得不好,来打卡的人太多了。本地的人特别多,上这块儿转一圈,也不吃东西,就是到事发地看一眼,拍张照片,还有给那家烧烤店送花的、撒尿的、放哀乐的。

    我昨天跟隔壁大哥闲聊,说如果真可怜店老板,就不如把这(买花)钱给老板,如果说是可怜那几个挨打的小妹妹,就送(到)医院给她们做一些补偿什么的。这样做真没必要。

    那家烧烤店老板老家是东北的,在唐山也有十多年了。平时他们家的生意挺好的,起码比我们家强。事发后第二天,我碰见老板娘的儿子,他说手机都是飞行模式,不敢打开。

    我在这开店 16年了,没印象那几个人到过我们家。这么多年(我们)店里没打过架,有的顾客喝得乱乎乎的,我就劝他回家别喝了。有个唐山本地的老顾客喝完爱耍酒疯,不止一次(别的)顾客想打他,我都给摁住化解了。喝多了的人,都得看着他点。

    晚上十二点以后,不是太熟的人我都不接。我也很客气地说没东西了,或者是火没有了。后半夜的客人都不见得喝了几顿,这种生意不好做。七八年前有过两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喝多了,骚扰边上那女的,我跟他俩说别闹了,派出所离我们这也就是几百米。

    我们这属于无辜躺枪。那几天经常跟隔壁烧烤店大哥聊,他们家也一样(接到骚扰电话)。现在我很理解上海疫情时候跳楼的那个女孩,身上就一张嘴,根本辩解不过来,没人听你的。

    事情刚发生那两天,我的电话被打爆了。本想着通过媒体发声澄清一下,让网友别再打错电话。结果接到了更多(骚扰电话),因为我说那家烧烤店老板娘是好人。现在只能是这样,一点点地淡下去就算了。

    因前雇员跟打人者互关

    接到 2000 多个骚扰电话

    任振 餐饮店 与涉事烧烤店相隔几公里

    那天下午五六点开始,有电话打过来,不青红皂白就骂我,恨不得连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大部分骂完直接挂了,不给解释的机会。理智点的会问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小朝的电话?

    小朝是我之前的员工,早就不在我店里干了。他因为跟打人者互相关注,这两天被网友认成打人者的同伙,遭到了网暴。两年前,他拍过我店里的视频发抖音,网友从他发布的近400 个视频里,找出了这一条,上面附带有店铺链接和订餐电话。

    实际上,我的店在 6 月 7日就被贴了封条,闭门消杀防疫。我媳妇当晚发了一条澄清视频,拍下了门口的封条,还有店门口堆放的蓝色桌椅——事发烧烤店用的桌椅是红色的。我把手机设置成拒接所有来电,第二天一睁眼,发现拦截的消息有1000 多条。一开机电话就嗡嗡响,多的时候一分钟一个,有时候五分钟左右一个,这两天一共约有 2000多个。还有很多人通过手机号搜到我微信,加我进行辱骂。

    我怕家人受到伤害,去派出所报了警,预防性备案。唐山本地人都知道是哪家烧烤店了,主要害怕外地网友冲动,出现过激行为。比如到店里闹啊,录一些视频胡说八道,或者查到我家的住址,这些都想过。虽说能打电话过来的,应该是抱有点正义感,但总得先把事情弄明白吧?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任振媳妇拍视频澄清。讲述者供图

    ” 他一晚涨了 10 万粉丝,

    估计私信骂他的人更多 “

    王小明 承德餐馆老板

    自称是打人者初中同学的顾客曾到店用餐

    我和媳妇开了一家饭馆,炒菜、烧烤都有,事件发酵那天下午,店里正忙。零星有电话打进来,我也没太在意。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多,我去车里躺着休息会儿,媳妇打电话跟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多骚扰电话,都问是唐山打人那店吗?

    我说:” 没事儿,打岔了呗,咱又不是,甭理他们。”结果电话一直响一直响,我正在外间干活呢,还得抽空跑回里屋接座机电话。有的是纯骚扰,响上几声,我刚到电话跟前,它就挂了。还有些接起来就是一顿骂。我的店在承德,离唐山烧烤店200 多公里呢。没什么人肯听解释。

    座机关掉了,骚扰电话又打到我手机上。我回拨了一个,想问问怎么回事。原来是因为一个叫 ” 豆豆爸爸 “的人,网友扒出他曾在打人者陈继志账号下留言:” 小志?还知道我谁不?” 后来他也被当作打人者同伙遭遇网暴。

    (注:豆豆爸爸曾在评论区自述,打人者陈继志是二十多年没见过的初中同学。被网暴后,他发视频称:”难道就因为这一句话,我就成了你们网暴的对象了吗?认识他的人唐山市有好多,难道全是‘杀人犯’吗?””难道在唐山长得像也是一种罪吗?”

    有网友在他年幼的儿子视频下留言,” 照片已保存,放学路上注意安全 “。涉事嫌疑人归案后,高赞评论依然是 “没有你,你也给我们老实点 “,也有人说冤枉了他,不道歉会良心不安。)

    两年前,他发了一条在我店里用餐的视频,拍了我店铺的门头,附上了地址定位,链接里有我的电话。网友就以为是在我店里打的人。

    ” 豆豆爸爸 “作品的评论里,有人说这是他姐姐姐夫开的店。我找到其中被赞最多的人理论,告诉他造谣要负法律责任的。他给我道歉了,说是在评论区看别人说的。我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源头。

    本来想着联系上 ” 豆豆爸爸 “,让他把这条视频删了,就能免于骚扰。但是我看他一晚上涨了 10万粉丝,估计私信骂他的人更多,根本联系不上。

    我也去派出所备了案,但这事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不同的人打来几百个电话,每人给我打一两个电话也不犯法。受不了也 ” 没招儿”,只能憋着,有劲儿都使不上。我发了两个视频澄清误会,又有人说我 ” 硬蹭 “,” 跟你有啥关系吗 “,我都懒得回复了。

    平时怕错过订餐电话,我手机都是 24小时开机,睡觉时有人打来都尽量及时回复。这几天我也不敢关机,一天手机得充两三次电,每接一个电话还得尽量保持礼貌。结果怎么难听怎么骂,有个四川口音的女人,她不听我说话,张嘴就叽里呱啦骂,我也听不明白那些方言,实在忍不了,也会跟对方对骂。

    这两天的网暴严重影响我的生活,被几百个人骂,换谁心情都不好,我和老婆很烦躁,说话口气冲一点,就会不痛快,闹别扭。我们维护店铺的抖音评论区到凌晨两点多,一遍遍解释不是我们店,梦里都是唐山打人事件。

    还好事发烧烤店上新闻后,针对我的网暴也渐渐消退了。只是有的客人打电话订餐时,会开玩笑说:”去你家吃烧烤,没啥人身安全问题吧?”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