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染疫华女:病魔总在夜晚来,后遗症比阳性更可怕

    就在政府逐渐放开新冠监管、民众以为疫情正在消散的时候,美国在过去一个多月又出现确诊病例飙升。

    不幸赶上这波感染人潮的纽约华裔女子程辰,因为接种两剂疫苗后未及时打补强针,不得不亲身体验了新冠的杀伤力依旧,高烧、咳嗽、呼吸难的症状、伴随后遗症的脑雾困扰,使年轻的她力劝人们切不可掉以轻心。

    我是在国殇日假期结束后确诊新冠的,当时完全没有预料,只是傍晚时突然感觉全身发热,以为是天气原因导致的,但等到头也开始发懵时,才意识到不对劲。

    程辰拿月前联邦免费邮寄的居家检测试剂一测,很快出现两道线,我一想坏了,阳性,竟然感染了,然后再一量体温,华氏100.8度。

    当时的程辰非常焦虑,因为身边很多感染的朋友都没有发烧,要么轻症要么无症状,我却一直高烧不退。电话咨询了家庭医生的程辰,到家附近的药房取了医生开具的超强泰诺退烧药、止咳糖浆和消炎药,平时五分钟的路程,那天走了15分钟还觉得累,感觉自己像个步履蹒跚的老人,随时想找个台阶坐下歇一歇。

    日常有健身习惯的程辰,本以为吃了药就能好转,然而情况却比想像中复杂,只要泰诺时效到了,体温会再次飙升到华氏101度以上,尤其从傍晚开始最恐怖。

    程辰回忆自打入夜开始,新冠就像病魔怪兽一样潜入,带着高烧、疲劳、头疼、咳嗽、嗓子痛⋯⋯一起出现,最难受是胸部的压力大,感觉像是石头压在上面,只能小口呼吸,嗓子又痛又超多痰,想入睡都难。

    确诊第三日还在发烧的程辰,无奈再次致电家庭医生,要求开具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起初医生不愿意开,因为觉得我不满30岁是年轻患者,另外是这个药问世时间短,有病患吃完病情复发的情况,怕有风险,可是我当时太难受了,根本顾不上那么多。

    程辰回忆,医生查遍系统发现全纽约的Paxlovid都缺货,想立即拿到只有华人聚集区法拉盛还有现货,可能华人防护好、感染少。我当时根本没力气出门,就托朋友取了送来家里,药房也很理解,新冠相关药物都可代取。

    程辰表示,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是免费的、共有五天疗程,一天的量分为白天三片、夜晚三片,医生说只有确诊五天内吃了才有效,我当时是第三天的夜晚拿到的,就直接吃了夜间三片,倒头就睡了。

    回想起来颇为神奇,自打感染后就没能睡过整夜的程辰,在吃了Paxlovid后从晚上10时睡到次日早上8时,一睁眼我就吓到了,因为连续几天都是凌晨3时醒,哪怕吃了泰诺都这样,当时我还以为天亮的太早了,而不是我睡的太久了。

    更让她没预料到的是药效,醒来后嗓子不疼了、烧也退了、痰也少了,最关键是胸口的大石头消失了,呼吸变得跟平时一样正常。

    程辰把这种体验比作从“中症”到“轻症”,后来我又连续吃了两天,确诊第五天以后就没再吃过,也是担心会有反复风险吧,索性就等着它自己好。

    就在以为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之时,程辰却发现自己的头疼变得越发明显,我大约在确诊的第八天转阴,虽然其他症状都在逐渐消失,但咳嗽、疲劳和头疼却萦绕不去。

    而最令她没想到的是,平时喜欢的阅读竟然成了奢侈,我发现很奇怪,明明每个字都认识,无论英文还是中文,但是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就好像有个老朋友站在你面前,你想不起来他叫什么。

    当时程辰以为是没休息好,但就在转阴两天后,已开始正常上班的她,在工作中犯的低级错误,让她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把文档仔细改了三遍交给主管,结果他说我犯了一个很明显的错误,当我再次一看,发现确实如此,可是检查时我怎么都没看出来,仔细再回忆,那种感觉就像有人拿胶带把你大脑里认知的字体盖上了,你根本看不到。

    后来咨询医生的程辰发现,这种现象是新冠后遗症“脑雾”,属于病毒对神经系统的侵袭,继而引发的认知障碍,平时三分钟可以处理完的文档,反复看了五遍都有点吃力,而且一集中注意力就会头痛。

    面对这些问题,医生表示,目前的医学只能采用与治疗头部受伤类似的方式医治。

    然而相比于很多新冠病人在感染很久后都要和“脑雾”作斗争,程辰属于幸运,在继续休养了几天后,她的阅读能力终于回到了和往常一样的水平,目前除了还有咳嗽和疲劳以外,其他的症状都已经完全消失,但新冠还是让我元气大伤,想回到健康时的体力水平还需要一些时间。希望大家不要掉以轻心,新冠还在,必须预防。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