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愤怒的纽约家长:“努力学习毫无意义”

    《纽约时间》出品 来源:纽约邮报、纽约时报

    翻译:江南、胡安 编辑:江南

    周五(6月17日),许多纽约市公立学校的学生和家长在市教育局总部外集会,抗议新的高中录取政策对学业成绩的依赖性降低。

    抗议现场。

    在社区团体“加速课程教育家长领袖”的组织下,这些家庭要求教育局恢复五个区160所高中的择优录取标准。

    官员们说,超过5.8万名学生申请了今年秋季的至少一个高中筛选录取项目。根据最近的市府统计数据,有一半的高中申请者收到了他们首选学校的录取通知,比去年的46%要高。有四分之三的人收到了他们前三个选择之一的录取通知。

    抗议者:“努力学习和决心毫无意义”

    一位八年级学生的家长于婷(TingYu,音译)说:“今年高中招生实施的抽签制度向学生发出了一个明显的信息:你是一个不露面的随机数字,你的未来是由一个有缺陷的算法决定的。你的选择是无关紧要的,努力学习和决心毫无意义。”

    一名学生在给教育局局长的信中写,由倡导者YiatinChu在现场朗读出来:“我向您求助,希望不要成为一个在典型的招生季中被遗忘的统计数字。”“让这座城市实验一种新的激进的招生方法,并把我和同我一样的人作为实验对象,这是错误的。”

    在曼哈顿、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许多地方,成绩优异的学生家庭的目标完全不是这160所学校中的任何一所,而是想要进入那八所竞争特别激烈、声望特别高、主要由白人和亚裔家庭主导的学校。而现在,家长中之所以如此愤怒,原因在于许多家长发现他们的孩子——例如平均成绩在95分以上的学生——没有被他们的优先志愿录取。相反,他们会被输送到他们知之甚少的学校。

    由于取消了一些申请障碍,导致符合条件的申请人池子变得更大。州级标准化考试通常是申请高中的决定因素,但在疫情期间被取消了。出勤记录也是如此。成绩在85分上下的学生现在和那些平均成绩更高的学生捆绑在一起,这意味着一个学习成绩优异但抽奖手气很差的八年级学生,很有可能会在抽奖中输给一个成绩平平的学生。

    愤愤不平的家长们迅速在各种平台上表达了他们的不满。在与教育局的在线讨论中,一位母亲解释说,她的儿子“成绩优秀,没有任何纪律问题,但12所申请学校里一所没录,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她接着说,她的儿子问她,“如果成绩无关紧要”,他“干嘛还要努力结束这一年,完成各种作业任务。”

    一位父亲的女儿也被名单上的每一所学校拒绝,他说女儿现在在候补名单上排在“几千开外”的位置,这是“不可接受的”。他说,她是一个“优等学生”,但抽签号码差得离谱,他想知道“能做些什么”。两位家长从教育部门的小组成员那里得到了完全相同的令人费解的机器人般的答复,这只会让失望的社区更加愤怒。

    支持者:增加多样性

    支持者说,这些变化应该增加本市一些最具竞争性的高中的多样性,包括汤森-哈里斯高中(Townsend Harris HighSchool)、千禧年布鲁克林高中(Millennium Brooklyn High School)和纽约市合作研究实验室学校(NYCLab School for CollaborativeStudies),这些学校今年给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的录取比例高于往年。

    这个过程与申请特殊高中是分开的,后者依靠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来决定录取。

    教育局的初步数据显示,在一些最受欢迎的高中,情况确实发生了变化。例如,皇后区的汤森哈里斯高中今年春天向黑人和拉丁裔学生提供了23%的录取通知书,高于去年的16%。在千禧布鲁克林高中,黑人和拉丁裔学生的录取比例增加了一倍多,达到43%。在所有重点高中,符合免费或减价午餐申领资格的学生数量都有所增加。

    然而,在另外几所特殊高中,黑人和拉丁裔学生的录取数字仍然没有改变。尽管参加入学考试的所有学生中有五分之一是黑人,但只有3.2%的人被这八所学校录取。今年,史岱文森高中录取了756名学生,其中只有11名是黑人,23名是拉丁裔。

    弗内基亚·菲尔德(VernecyaFields)是一位有四个孩子的单亲母亲,在纽约交通局工作。她说,她的女儿成绩很好,抽签号码也很好,将毕肯(Beacon)高中列为首选,但她女儿有焦虑症,而且来自一所松散且作业很少的初中,她个人认为孩子即使能进毕肯,也未必能在这样一所竞争激烈的高中茁壮成长。菲尔兹女士曾在Facebook上的一个群里指责一些父母特权思想过于浓厚——在她看来,他们认为自己的孩子比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更有资格进入最好的学校,而那些孩子可能也是黑人和棕色人种。但尽管如此,她也表示,她认为目前的抽签系统远非理想。

    市长:“我不想看到这个系统继续有赢家和输家”

    市长埃里克·亚当斯和教育局局长大卫·班克斯的立场是,不应该让少数表现出色的学校竞争如此激烈,而要推动扩大优秀学习机会的范围。

    班克斯周五在皇后区的巴德高中(Bard HighSchool)说:“我在这里试图建立和提升整个系统的机能。”巴德高中被认为是全市最令人趋之若鹜的学校之一。

    他在一次大学预科高中的活动中说:“我不想看到这个系统继续有赢家和输家。”在这些大学预科高中,公立学校的孩子们在毕业时可以修得一到两年的大学学分。

    由于一些传统的技能和能力指标(如考试成绩和出勤率)在疫情期间受到限制,所以高中的招生工作也出现了变化。

    本学年,争夺筛选性项目的申请人根据他们在七年级和八年级的最高成绩被分为四个等级,然后教育局按照这些小组的顺序进行抽签。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