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美国防弹衣销量正在上升 谁在购买?为什么?

    《纽约时间》出品

    编辑:Schnappi 来源:NPR 翻译:胡安

    6月6日,在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国会大厦外,6岁的阿科布·凯利在参加反对枪支暴力的集会时,正在调整他的防弹衣。

    防弹衣零售商和制造商报告称,这类防护装备的销售额有所增加,部分原因在于,在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大规模枪击事件后,客户寻求额外的保护。

    四家防弹衣销售商代表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采访时表示,在德州乌瓦尔德和纽约州布法罗最近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后,他们的销量有所上升。但他们拒绝提供具体数字。

    这些企业认为,他们的客户在一个越来越不安全的世界里寻求更多的保护。Armored Republic 的首席执行官大卫·里斯(DavidReece)说,在乌瓦尔德的小学发生枪击事件后,家长们尤其觉得他们需要做些什么。

    “你不能控制邪恶的人做什么。你不能控制立法者的投票。但你可以给自己的孩子买一个里面装有盔甲的书包。”

    市面上的防弹背包销量开始上升。

    National Body Armor的首席执行官戴夫·戈德堡 (Dave Goldberg)说,在布法罗一家超市遭遇大规模枪击事件后,公司销售额立即增长。

    “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在增加,”他说。“原先大多数产品都有库存,当天就能发货,现在从下单到发货需要四到六周的时间。”

    顾客们正在购买隐蔽防弹T恤和背包等物品,以及各种强度的标准防弹背心。

    在过去几年中,随着枪支销量增加,防弹衣销量也跟着涨起来。2021年4月,美国各地的枪支销售商报告称,首次购买枪支的人推动了销量的激增。

    零售商也报告称,在整个新冠病毒疫情期间,随着民权抗议、警察枪击和其他枪击事件此起彼伏,销售额也都出现增长。

    一方面是人们慌忙自卫,另一方面,枪手也在使用防弹衣以进一步扩大杀伤规模。5月,一名18岁的男子手持AR-15型步枪,身穿防弹衣走进布法罗的一家超市,商店保安亚伦·索尔特是一名退休警督,他开枪击中了嫌疑人,但子弹没有穿透对方的防弹衣。然后,枪手开枪打死了保安。

    布法罗枪击案的凶手拥有防弹衣作为保护,这一点不乏先例,此前在科罗拉多州、德州和加州的大规模枪击案中,枪手也都穿着防弹衣。

    在美国,防弹衣在全美范围内受到的限制远远少于枪支。专家表示,近年来,在大规模枪击事件中使用这种设备的情况有所增加,这引发了人们对这种设备的可及性的质疑,以及对这类枪击事件的致命性的担忧——如果警察无法使用致命武力来阻止他们,这些枪手将有机会屠杀更多人。

    防弹衣是如何使用的?

    防弹衣用来保护穿戴者不受伤。虽然一般平民大众都可以使用,但绝大多数防弹衣是为军事、执法和安全组织购买的。

    防弹衣差别很大。便宜的防弹背心售价在200美元到300美元之间。最高端的防弹衣和陶瓷板可能非常昂贵,全套的价格高达数千美元。

    在低端,柔软的防弹衣可以保护穿着者免受刀和手枪子弹的伤害。穿着陶瓷板的最高级装甲的人可以在步枪弹药的直接攻击下存活下来。

    防弹衣专家、苏必利尔湖州立大学(Lake Superior State University)刑事司法教授亚伦·韦斯特里克(AaronWestrick)说,在最强的保护之下,穿戴者甚至有可能注意不到自己被子弹击中了。

    他说:“在大多数情况下,被防弹衣击中的直接影响几乎为零。而且当时肾上腺素飙升,可能注意不到被击中了。之后,你会有瘀伤,可能会疼痛。”

    谁在买防弹衣?

    在美国,对谁可以购买防弹衣的限制少之又少。唯一的购买限制是联邦政府禁止犯有暴力重罪的人拥有防弹衣,但监管部门对这一法律的执行很松懈。

    康涅狄格州要求防弹衣的销售必须亲自进行,纽约刚刚通过了对防弹衣的销售类型和购买者的限制。除此之外,没有哪个州要求任何形式的背景调查或许可。一些零售商拒绝向平民销售。但也有人把产品卖给任何愿意购买它的人。一些卖家说,他们要求买家至少18岁。

    早期的许多买家是执法人员或记者,他们通常在恶劣的环境中工作。

    现在的买家多样化得多。

    许多零售商表示,枪支持有者是最常见的回头客。零售商说,他们购买防弹衣作为武器的附件。但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在日常生活中佩戴防弹衣。

    National BodyArmor的戈德堡在谈到公司客户时说:“大多数人以前都没有穿过防弹衣,他们只是想穿上一些东西获得安全感,觉得如果被手枪击中,他们会受到保护。”

    戈德堡说,“全社会的每个人”都想买他公司的隐形防弹T恤,这种T恤可以穿在衣服里面。

    “我会说,是医生、律师、优步司机、在餐馆或任何有威胁的地方工作的人,”他说。“在镇上的一个高尔夫球场,有人被别人捅伤了,于是每个打球的人都买了一件。”

    拉丁裔步枪协会(Latino Rifle Association)的创始人戈麦斯(P.B. Gomez)指出,“骄傲男孩”(ProudBoys)等极右翼组织的成员在抗议活动中一直穿着战术装备和防弹背心。

    2019年8月,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场集会上,骄傲男孩的一名成员穿着防弹衣。

    “但防弹背心也越来越受到少数族裔左派进步人士的欢迎,这些人希望在抗议活动中保护自己,因为他们可能会跟极右翼煽动者正面遭遇。他们想要得到保护,”戈麦斯说。

    据UARM的业务发展经理沃尔夫·米兰(Wolf Milan)说,UARM的客户群往往是在加油站或酒类商店上夜班的人。

    米兰表示,这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还向乌克兰军队销售装甲和战术装备,在2018年正式进入美国市场之前,该公司就在乌克兰生产产品。

    大规模枪手使用防弹衣的频率有多高?

    韦斯特里克说,防弹衣很贵,通常罪犯很少使用。

    但他说,那些受到意识形态驱使的枪手,以及那些精心策划袭击的枪手,会更经常使用防弹衣。

    研究枪支暴力的无党派组织“暴力项目”(The ViolenceProject)收集的数据显示,近年来,身穿防弹衣的大规模枪手人数呈上升趋势。

    该组织发现,在过去40年里,至少有21名大规模枪手穿了防弹衣,其中大多数是在过去10年中。

    一些最引人注目的枪击事件是由身穿防弹衣的枪手实施的。其中包括2012年科罗拉多州奥罗拉电影院枪击案、2015年圣贝纳迪诺袭击案以及去年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金索普百货商店枪击案。

    2017年,德州萨瑟兰斯普林斯第一浸信会教堂的枪手在滥杀时,现场恰恰有高手在——美国步枪协会前枪械教练斯蒂芬·威尔福德(StephenWilleford)用自己的AR-15步枪予以还击。威尔福德说,他后来才知道,他的前两枪显然准确击中了枪手,但枪手穿着防弹衣,只有当他瞄准枪手身体的侧面时,才有可能对枪手造成影响。

    韦斯特里克说,考虑到枪手可能有防弹衣,警察训练已经出现了针对性的改变。他说:“训练已经修改,如果发现有装甲,可以绕过它。”

    防弹衣生意怎么样?

    UARM报告称,除去俄乌冲突期间在乌克兰的业务,过去两年销售额增长了约150%,约为2019年的2.5倍。

    在2022年的头三个月里,大约一半的销售额是卖给传统客户的(即退伍军人、枪支爱好者或在安全部门或执法部门工作的人),另一半的销售对象是新手买家。米兰表示,2021年,首次购买防弹衣的客户比例为近30%。

    从2019年到2020年,托德·米克斯(Todd Meeks)的斯巴达装甲系统公司(Spartan ArmorSystems)的销售额增长了两倍。然后在2021年,销售额比2020年下降了约25%。但2021年1月至3月“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疯狂忙碌的时间”(根据米克斯的说法,这是因为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发生了叛乱)。

    Armored Republic的里斯报告说,在布法罗和乌瓦尔德枪击事件的消息传出后,从今年4月到5月,防弹背包的销量增长了近6倍。

    他认为,活动的突然短期爆发“将很快下降”。

    美国有没有对防弹衣进行监管的措施?

    立法者在国会提出过相关法案,但都没有通过。

    2014年,南加州发生枪击事件,一名身穿防弹衣、手持AR-15步枪的男子杀死两人,并伤及河滨县的一名副警长。袭击发生后,加州民主党众议员迈克尔·本田(MichaelHonda)提出了《责任防弹衣持有法案》(Responsible Body Armor Possession Act)。

    本田在宣布该法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项法案将防止军用防弹衣落入坏人之手。它将确保只有执法人员、消防队员和其他第一反应人员能够获得增强的防弹衣。”

    2019年,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Schumer)提出了另一项防弹衣法案。舒默的法案要求平民购买防弹衣必须获得联邦调查局的许可。

    “令人震惊的是,只需点击鼠标、滚动拇指或拨打电话,几乎任何人都可以订购我们在战争或全面执法突袭中看到的那种先进装甲或战术执法装备,这是不可接受的,需要改变,”他当时说。

    这些建议,以及其他类似的建议,并没有走远。

    布法罗枪击案发生后,纽约州州长凯西·霍楚尔(KathyHochul)签署了一系列法律,将购买半自动步枪的最低年龄提高到21岁,并禁止向某些平民出售防弹衣。根据法律规定,只有获得认可的专业人士才可以购买和使用这种特殊的保护。谁能购买这些背心的名单将在晚些时候公布。

    但正如报道枪支暴力的新闻网站TheTrace所报道的那样,布法罗的枪手所穿的特殊盔甲(用来抵御步枪子弹的坚硬盔甲)不受这项法律禁止。只有柔软的防弹衣才纳入该法范畴内,这类防弹衣更容易隐藏,只能抵御较小的子弹。

    布法罗袭击事件发生后,National BodyArmor的戈德堡说,他的公司不再向公众销售“军事级别”的产品。他说,该公司向公众出售的所有产品都可以被警察的子弹穿透。

    戈德堡说:“考虑到总有些人在做可疑的事情,我们不再向公众出售比警方拥有的产品更高级的东西了。”

    其他零售商和买家对纽约的新法律并不满意。

    Armored Republic的里斯说,防弹衣法完全违宪法,而且是“立法机关的高压行为”。他说,公司打算就这项法律向联邦法院起诉纽约州。

    “我相信坏人会做坏事。怀有邪恶意图的人很容易绕过法律,或者绕过制造商和销售商的意图,找到黑市资源。我认为,阻止人们使用工具并不能帮助自由人抵御邪恶,”他说。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