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硅谷最有影响力的女人”辞职了!背后原因谜团重重

    当地时间 6 月 1 日,被称为 Facebook(后改称 Meta)二把手、” 第一夫人 ” 的雪莉 ·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其 Facebook 主页上发文告别,长达 1500 词的告别文细述了其与Facebook 结缘的十四年。

    那场著名的相遇也被记载了下来。彼时,扎克伯格 23 岁,创立 Facebook 不过三年,桑德伯格 38岁,是谷歌公司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副总裁。在那场派对前,两人并无交集,唯一一个共同点是,两人都是哈佛大学校友,只是桑德伯格拿着经济学学士学位毕业,而扎克伯克自哈佛辍学。

    很快,桑德伯格从谷歌离职,加入了当时的科技新贵企业 Facebook。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是在 Facebook 待五年,但直到 14年后的今天,桑德伯格才真正说出了再见。

    对于桑德伯格的离去,扎克伯格称 “在未来,我不计划取代她在我们现有结构中的角色,我不确定这是否可能,因为她是一位超级明星,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定义了COO(首席运营官)。”

    互诉衷肠后,传来的却是 Meta 正对桑德伯格将 Facebook资源用于个人事务进行更广泛的审查,距离她公布辞职不过一周多的时间。

    这十四年间,扎克伯格与桑德伯格联手缔造了一个 ” 称霸 ” 至今的社交帝国。普华永道(PwC)根据全球上市公司 2022 年 3 月31 日股票市值排出的 “2022 全球市值 100 强上市公司 ” 显示,Meta Platforms 市值 6050亿美元,排名第九,仍是社交软件领域里的领头羊。

    与此同时,日渐弥漫的质疑乃至声讨也落在两人身上。很多人都还记得,” 数据门 “事件之后,扎克伯格难得地穿上了正装,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接受了长达数小时的质询。曾有媒体指出,扎克伯格认为剑桥分析事件的公众影响应归咎于桑德伯格及其团队。外界推测,两人是否就此产生了裂缝?

    无论如何,桑德伯格都将离开这个名利场(公司董事会席位保留)。只是车轮仍在往前,针对桑德伯格的审查正在进行,扎克伯格仍在其个人主页上宣传着元宇宙,这个已经改名的科技企业,仍在试图建造一个新的互联网王国,就像当初改变了社交方式的Facebook 一样。

    雪莉 · 桑德伯格

    广告狂人

    桑德伯格在谷歌和 Facebook 分别创造了两次传奇。

    一次是帮助谷歌开发 AdWords(关键字广告)和 AdSense(广告联盟)业务,一举将当时还羽翼未丰的谷歌打造成了一个 ” 吸金” 体。统计机构 Statista 数据显示,谷歌的广告营收从 2001 年的 0.7 亿美元跃升至 2008 年的 211.3亿美元。这两个年份,分别是桑德伯格加入和离开谷歌的时间。

    另一次,则直接将 Facebook 的广告营收拉升至千亿美元级别。2008 年 3 月,在扎克伯格的 ” 三顾茅庐 “之下,桑德伯格正式走马上任,在 Facebook 任 COO 至今。桑德伯格称,” 他有时会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事实也的确如此”。

    财报数据显示,2021 年,Facebook 公司营业收入为 1179 亿美元,其中广告业务营收占到了 97%以上,达到 1149.34 亿美元。相比之下,2007 年,公司营收不过 1.5 亿美元。

    许多人将桑德伯格称为 ” 房间里的大人”。扎克伯格曾称,有人是出色的管理者,能够管理庞大组织。有人精于分析或注重发展策略。这两种特质通常不会存在于同一个人身上。我自己更多属于后者。

    而桑德伯格更多地属于前者。扎克伯格表示,”Sheryl构建了我们的广告业务,聘请了优秀的人才,打造了我们的管理文化,并教会了我如何经营一家公司。”

    ” 她最伟大的遗产之一是建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团队 “。目前公司的几位高管,包括全球事务总裁 Nick Clegg、首席法务官Jennifer Newstead、首席增长官 Javier Olivan 等,均由其亲手招募。

    长期以来,两人的合作伙伴关系十分紧密,” 我们会坐在一起,他会每周与我一对一见面,并进行即时、真实的反馈”。也正是在这十四年间,Facebook从一家初创企业走向纳斯达克,员工从三位数扩张至五位数,巅峰时期公司市值更是突破万亿美元,成为了继苹果、微软、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 之后取得这一成就的第五家美国公司。

    不过,桑德伯格离开 Facebook 的决定并不是没有预兆。有数据显示,桑德伯格在过去十年抛售了逾17 亿美元 ( 约合 114 亿元人民币 )股票。此外,桑德伯格与扎克伯格产生隔阂的消息也时有传出。只是,靴子落地后,外界还是一片哗然。

    出走之谜

    按照桑德伯格的说法,此次出走,并非因为公司面临的监管压力,也不是因为目前的广告放缓,而是时间没有那么多。她计划今年夏天结婚,能更多地陪伴组合家庭的5 个孩子。同时,更多地关注基金会和慈善工作,” 考虑到这一刻对女性来说是多么重要,这对我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

    桑德伯格的履历堪称 ” 精英中的精英 “。在哈佛期间,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就对桑德伯格赏识有加,自愿担任其论文导师。1999年,萨默斯出任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桑德伯格任幕僚长,当时的她年仅 29 岁。此外,麦肯锡公司管理顾问、世界银行研究助理也成为了她个人简历中浓墨重彩的几笔。再之后,就是让其声名鹊起的谷歌、Facebook。

    凭着过硬的实力和人格魅力,桑德伯格 ” 风评 ” 一直不错。只是,作为企业 ” 第二把手 “,桑德伯格与 Facebook共荣共衰的命运似乎并不可逆。

    转折点发生在 2018 年。当年 3 月,有关 8700 万 Facebook 用户数据被不当泄露的报道一瞬间将 Facebook推上了风口浪尖。人们愤怒的原因在于,泄露的信息与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挂钩。

    一时间,公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口诛笔伐,扎克伯格也不得不接受轮番上阵的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质询。用户信息泄露,作为 COO的桑德伯格似乎难辞其咎,当时,有媒体报道 ” 扎克伯格因丑闻事件指责桑德伯格 “。

    ” 不和 ” 迹象时有显示。曾有一位公司前高管透露,桑德伯格支持更严格的内容审核,而扎克伯格则主张该平台不应该成为 ” 真相的仲裁者”。

    2021 年 10 月,Facebook 正式改名为 MetaPlatform,转向元宇宙业务的决心可见一斑。有人认为,元宇宙生态将使 Facebook营收渠道大大拓宽,扭转单一的广告收入,桑德伯格也因此失去了长袖善舞之地,这或许也是她离开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新的 ” 灵魂人物 ” 也在崛起。2018 年,英国前副首相尼克 ·克莱格作为全球事务和通讯副总裁加入 Facebook,2022年,克莱格升任全球事务总裁,在政策决策方面拥有了更大权限,扎克伯格称他将 ” 在所有政策事务上领导我们公司”。此前,克莱格向桑德伯格汇报,如今也向扎克伯格直接汇报。对于苦于 ” 打理 ” 政治事务的 Facebook而言,前政要的加入与提拔意味颇深。

    而接替桑德伯格的是公司首席增长官哈维尔 · 奥利文,扎克伯格称其为 ” 一个更传统的首席运营官角色”。与桑德伯格的闪耀不一样,出生于西班牙的奥利文内敛安静,于 2007 年加入Facebook。作为增长官,奥利文主要躬耕海外市场,致力于将应用推广到拉丁美洲等美国以外的用户。

    奥利文工作期间,Facebook 用户量极速扩容。Statista 数据显示。Facebook 在 2008年第三季度的的月活用户量为 1 亿。而截止 2022 年 3 月 31 日,Facebook 及其家族产品应用月活人数达 36亿,每日活跃人数达 29 亿。

    也有人猜测桑德伯格是在审查压力下请辞。6 月 11 日消息显示,Meta 正对桑德伯格多年来将Facebook 资源用于个人事务进行更广泛的审查。据悉,从去年秋天起,Meta 就已对数名员工展开调查。

    调查范围主要包括是否利用公司员工来支持 Lean In基金会的工作;帮助她进行第二本书的写作和推广;以及是否利用公司资源策划婚礼等。据悉,若属实,可能会违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

    有接近桑德伯格的消息人士表示,这项审查令她感到困扰,但并没有促成她从公司辞职的决定。目前,针对公司的调查,桑德伯格暂无回应。其发言人则曾向媒体表示,”没有不当使用公司资源来策划她的婚礼 “。

    ” 向前一步 “

    这些年间,Facebook 与桑德伯格称得上 ” 相互成就 “。

    在职期间,桑德伯格名利双收。”Facebook 第一夫人 “、Facebook 董事会首位女性成员、《福布斯》杂志 “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女性 “第五名、《时代周刊》杂志封面等等,这些荣誉与头衔,桑德伯格统统收入囊中。此外,据《福布斯》估计,桑德伯格的总财富为 16亿美元,是科技界第二女富豪。

    这边厢,她被誉为 ” 硅谷最有影响力的女人”,以商界精英身份显赫一时;另一边,作为一名女性主义者,桑德伯格同样备受拥戴。

    2013 年,桑德伯格登上《时代周刊》封面,标题是 Don ’ t hate her because she ’ ssuccessful,不能因为她成功而厌她。

    ” 她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人类(社交)网络的副驾驶员。Facebook 大约有 10亿用户,其中大多数是女性,至少在美国是。她的履历,她在哈佛商学院、麦肯锡和财政部的工作称得上按部就班,并没有革命气息。但在主要女权主义者的‘血统’中,她很可能会成为关键人物。”当年的文章如是评价。

    ” 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几乎就像 50 年前的贝蒂 · 弗里丹一样,” 作家兼历史学家 Stephanie Coontz 说,”她正在与特定的观众交谈,但她们真的需要这个信息。” 贝蒂 · 弗里丹是 20世纪美国女性主义代表人物之一,对美国第二次女权主义运动作出了莫大贡献,被大众称为 ” 解放所有家庭主妇的家庭主妇 “。

    值得一提的是,桑德伯格的母亲原本是一名为了家庭放弃攻读博士学位的家庭妇女,但后来成长为一名女性主义者,桑德伯格的主张很难说与她的母亲没有关系。

    在很多个场合,桑德伯格都会用她略显沙哑的声音,提醒女性注意思想中的无形障碍。她作出了三点告诫:一,坐在桌旁,是指在工作场合中保持主动,要勇于为自身利益去进行谈判;二,让你的伴侣成为合作伙伴,要学会与伴侣保持公平合作;三,在你离开前别放弃。不要事先放弃,不要为了生育计划或者其他而影响你现在的冲劲。

    2013 年,桑德伯格出版了第一本书《Lean in》(向前一步),副标题是 ” 女性、工作及领导意志”,一度成为全球畅销书,特别受职场女性欢迎。新书出版不久,桑德伯格启动了同名非营利基金会。

    官网介绍,基金会的使命是 ” 赋予女性实现目标的力量 “。

    但其中不乏争议之声。哈佛学位、从政从商的履历、富有且出色的丈夫,在恰当的时机进入了有前景又正当时的公司。桑德伯格这些要素,几乎每一个都难以复制,要求所有人都像她一样勇往直前,似乎有些想当然。

    另一个争议在于,有爆料称桑德伯格利用 Meta的影响力,压制媒体对其前男友动视暴雪首席执行官鲍比科蒂克的不利报道。当时 Meta 发言人对此事的回应是:”桑德伯格从未为了影响编辑决定,而将该媒体与 Facebook 的商业关系作为威胁。”

    这一质疑对桑德伯格的声誉及其女性主义色彩造成了很大的创伤,叠加公司的数据丑闻事件,关于桑德伯格的个人评价逐渐出现了分化。只是,纷扰之中,桑德伯格的女性主义身份并未退却,其个人主页背景上仍是女性大合照,而按照桑德伯格本人公布的计划,接下来她将会把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投入到女性权益当中去。

    Meta 站在 ” 十字路口 “

    如今的 Facebook 并不好过。

    美国通胀高烧、货币政策收紧,由此引发的股票抛售潮对科技股影响尤其显著。叠加新冠疫情、供应链危机等影响因素,自去年 9月以来,Meta Platforms 股价开始下滑,从 339.39 美元 / 股跌至如今的 163.74 美元 /股,股价腰斩很是迅猛。

    桑德伯格的出走则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她的离职正值公司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十字路口。” 市场研究公司 Forrester副总裁兼研究总监 Mike Proulx 表示。

    这个十字路口,很大程度上指向公司的元宇宙业务转型。Meta 官方网页上、扎克伯格个人 Facebook 主页上,都充斥着 VR设备等元宇宙元素。此前,Facebook 宣布 2022 年将在元宇宙相关技术上投入 100亿美元。只是,巨额投入,回报寥寥。

    Meta 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中,元宇宙项目的 ” 烧钱 “属性显露无疑。报告期内,元宇宙战略核心部门 Reality Labs 收入约为 6.95 亿美元,但亏损达到了29.6 亿美元。

    从整体营收来看,数据同样不容乐观。2022 年第一季度,Meta 总营收为 279.08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261.71亿美元相比增长 7%;净利润为 74.65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净利润 94.97 亿美元相比下降 21%。

    如今,公司更是受到合规监管与行竞争的双重夹击。

    伴随着公司的持续扩张,围绕 Facebook 隐私安全、合规垄断的问题争议不断。两年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 Facebook发起反垄断诉讼,指控其通过多年的反竞争行为,非法维护其在个人社交网络领域的垄断地位,认为 Facebook 对Instagram、Whatsapp 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竞争,消费者的选择权益亦受到损害。

    近来,Meta 旗下虚拟现实头戴技术设备商 Oculus、对 GIF 图片供应商 Giphy的收购等也都引起了监管机构的注意并对其进行审查。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会正准备对《美国创新与选择在线法案》的立法进行投票,这项针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法案若落地,Facebook等科技巨头势必将要面临更加剧烈的监管风暴。

    2020 年,为了对抗 Tiktok 带来的短视频流量压力,Meta 在 Instagram 上推出了一项短视频功能Reels。今年,公司更是为全球所有 Facebook 用户推出了 Reels,试图以此加强对 Tiktok 的反击。

    扎克伯格曾就 Tiktok 发表评论称,TikTok是一个规模非常大的竞争对手,而且还在以很快的速度在增长,虽然我们有非常快的发展,竞争对手同样增长迅速。他表示,对于 Reels的发展保持乐观,但是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种种迹象表明,在愈发激烈的行业竞争中,Meta 正想方设法企稳 ” 一哥 ” 地位。此前,为争取青少年用户,Meta 计划为 13岁以下孩子推出儿童版 Instagram,但后因立法者和家长团体的反对而暂停。值得一提的是,曾有当地媒体称,Meta正在让咨询公司策划一场旨在让美国公众反对 TikTok 的全国性运动。

    多重压力之下,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转向能否助其再造一个互联网王国?中华青年商会创会会长谭铠承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下不同领域的产业、企业都在关注元宇宙的发展,很多巨头纷纷在布局。但在商业应用、价值变现方面,在市场上暂时还没有元宇宙相关的产品能完全体现出来。Facebook改名为Meta,既是迎合现时的风口,也是给予自己定位,在元宇宙的热潮下抢占先机,在相对优势下有条件通过自身庞大的用户量来推动元宇宙的发展,我相信市场上也很期待Facebook 如何利用自身优势为市场创造突破性的价值。”

    未来难测,只是之后的元宇宙江湖,将不会再有桑德伯格的身影。

    至于如今的 Meta,大家普遍认为桑德伯格的出走必然会带来沉重的 ” 断臂之痛”,但也有分析认为,华尔街并没有被这个消息吓到,他们仍看好该公司前景,桑德伯格的离职并不等于 Meta 面临迫在眉睫的挑战。

    2022 年,地缘政治风险增加,资本市场动荡,愈加趋严的合规监管更是日夜悬在科技巨头的脖颈上,这些环境因素之下,Facebook乃至其他科技巨头如何破局,都成为焦点所在。而桑德伯格宣布离开后,人们对 Facebook更多的想象空间在于,当年势如破竹的创业企业,以及那位常年连帽衫的年轻人,能否在下一个互联网洪流中继续站稳脚跟 ?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