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对民友善,对官硬气:美驻华大使二分法成效几何?

    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NicholasBurns)是在美中关系处于他所说的“非常困难的时刻”出任这一重要职务的。他今年3月抵达北京后展现了与他的前任不太相同的一面:一方面毫不含糊的批评中国政府的一些政策和做法,但同时也毫不吝啬的表达他对中国人民的善意以及对中国文化的尊重和喜爱,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

    一些研究美中关系的专家认为,伯恩斯大使对社交媒体的巧妙使用以及展现对中国人民的友谊可能会为美中关系的改善创造空间,但也有观察人士认为,他对中国政府的批评会影响到中国官方与民众对他的印象。

    受命于危难之际

    美国职业外交官、知名的外交和国际关系专家伯恩斯是在美国驻华大使空缺了一年零五个月、美中关系处于他所说的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最低谷时出任这一职位的,可以说是受命于危难之际。在这个关键的节点,美国驻华大使如何处理这个世界上最重要也是最为错综复杂的双边关系无疑事关重大。

    前德国驻华大使施明贤(Michael Schaefer)博士非常清楚这个角色的重要。

    “我们需要一种理性、博学和稳健的手法来与一个复杂的中国打交道。你在北京的工作极为重要,”他6月12日在给伯恩斯大使的一个推文中说,并祝他好运。

    在哈佛大学政府学院担任外交实践与国际关系教授的伯恩斯今年1月25日宣誓就职,3月4号抵达北京,4月2日递交国书,正式履新。他上任后马不停蹄的开展了外交工作并体现了他与他的前任有所不同的地方。

    公开批评中国政府的政策与做法

    这位出使过希腊和欧盟并担任过国务院发言人以及负责政治事务副国务卿的资深外交官在多个场合对中国政府的政策和做法提出了批评。

    6月16日,他在与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专家何瑞恩(RyanHass)通过视频进行“炉边谈话”时说,中国政府近年来的所作所为引发许多国家的担忧,并不只有美国。他提到了中国在中印边界对印度的咄咄逼人行为、在南中国海对菲律宾和越南进行霸凌,在东中国海与日本发生冲突,以及在台湾问题上采取咄咄逼人的态势和威胁性言论等等。

    6月9日,伯恩斯通过视频参加犹他谷大学主办的“中国挑战峰会”时批评北京在积极谋求与美国和西方世界脱钩,不遵守经贸方面的国际规则,损害了美国的企业和工人的利益;在印太地区对美国的盟友进行胁迫,试图将美国排挤出该地区。他认为中国的人权不但没有取得进展,反而在倒退。他还批评了中国在香港的政策,并重申了美国政府认定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行动相当于种族灭绝的指控。

    通过社交媒体与中国民众发起“魅力攻势”

    但在伯恩斯大使的官方推特等社交媒体上,人们看到的是一个热爱中国文化并积极与中国民众进行沟通的美国大使。他在今年2月才开通了官方推特帐号,在到中国后的三个半月的时间里发了2百多条推文。

    在中国考生参加今年高考的第一天,伯恩斯大使分别用中、英文发了#高考加油的推文,说这是世界上最难的大学入学考试之一,并在推中用中文预祝中国考生“旗开得胜,金榜题名”。

    伯恩斯大使6月9日在参加“中国挑战峰会”的当天在推特上发了一个他和夫人参观紫禁城的视频。他在视频中不仅秀中文,并称赞紫禁城是他所见过的最非凡的文化、建筑和历史遗迹之一。他还表示,与保护保存故宫文物的中国专家会晤是他们的荣幸。视频以他用中文说,“我爱故宫!”结尾。

    6月12日,伯恩斯在前往湖北武汉的路上发推,说他乘坐的复兴号高铁时速达到每小时308公里,“令人印象深刻”。

    6月14日,伯恩斯大使与美国驻武汉总领事蓝如瑾 (Melissa Lan)一起冒着雨制作了另一个视频。他在视频中说,这是他在北京这波疫情之后的第一次出行,很开心来到武汉,因为美国总统林肯在1861年就向武汉派驻了第一个总领事。蓝如瑾说,美国驻武汉的新领事馆将在今年9月揭幕。美国在历史上就在这里存在过,而且期待在未来建立长久的联系。

    寇艾伦:困难时期须尝试新方法

    康奈尔大学中国和亚太研究项目主任寇艾伦(AllenCarlson)认为,在美中关系中,无论是在基调还是在实质上,都有必要尝试使用新的方法。

    “显然,两国关系现正在经历困难。坦率地说,目前还不清楚北京或华盛顿的领导层是否的确有改善这种关系的真实意图。但我认为,伯恩斯大使在处理美中关系时,不仅是在利用社交媒体方面,特别是这种直接向中国人民发出诉求,并将中国的政权和中国人民彼此分开的想法很有意义,”寇艾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这位研究中国外交政策的学者提到,至少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中国领导人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在国家、党和人民之间建立一个环环相扣的联系,一个不可打破的铁三角,任何突破这个三角关系的人都会被贴上叛徒或中国的敌人的标签。在这种情况下,试图突破这个铁三角将是艰难的。

    但他说,这种努力仍然是有益的。

    寇艾伦说:“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在这个三角的三个点之间取得一点牵引力或一点分离,那么,对于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来说,它至少会为讨论中国以及美国之间的关系可能的前景打开新的空间。”

    金骏远:培养与中国人民友谊,为改善关系创造条件

    宾夕法尼亚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创始主任、政治系教授金骏远(AveryGoldstein)虽然不把伯恩斯的做法看作是一种“分离”,但他认为,它也可能会改善双边关系创造条件。

    “我认为,伯恩斯大使非常巧妙的视频和社交媒体信息,他对武汉的访问等等,都是使自己成为一个有兴趣培养中美人民友谊的人的有用途径。这是他作为大使角色的一部分,”金骏远通过电邮告诉美国之音。

    他接着说:“这很重要,但只有在有助于他作为美国政府的代表与中国政府打交道的官方角色时,它才会有用。如果他能够与中国人民进行这种接触,而不让人觉得他试图绕过或损害中国政府,这将是有用的,因为它可以让中国的‘战狼’或民族主义网民更难妖魔化美国及其代表。因此,它可能会为开始努力重建更具建设性的美中关系创造更好的条件。”

    伯恩斯大使6月16日在与布鲁金斯学会进行的一场对话中定义他的大使职责时说,他的“主要责任是代表拜登总统和整个拜登政府,确保中国政府非常清楚地了解我们的立场,了解我们的利益,了解在这种非常复杂的关系中我们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另一项重要的职责就是帮助华盛顿了解中国的战略、优先考虑、心态和动机,以及中国自身的文化、政治文化,尤其是在中国处于一个快速变化以及民族主义高涨的时刻。

    他非常重视的另外一项职责就是,“任何大使需要与你派驻的国家的人民建立联系”。

    伯恩斯大使在回答美国之音提出的有关问题时解释了他领导的美国驻华使团开展社交媒体活动的目的,尤其是在中国采取的清零政策使得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和互动受到很大限制的时候。

    “非常重要的是,让中国人准确地了解我们是谁,我们的立场是什么,以及我们保持两国人民互动大门敞开的真正兴趣,”他说。

    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的粉丝有306.7万,张贴的视频累计播放量达到1.13亿次。其内容包罗万象,不仅涉及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外交动态,也包含了介绍美国的文化、风土人情等。

    最新的一个视频是在纪念美国黑人获得自由以及他们为社会做出的贡献的六月节(6月19日)来临之前,伯恩斯大使朗诵18世纪美国最著名的非洲裔诗人之一的菲利斯·惠特利(PhillisWheatley)的一首诗。这个视频的播放次数近8万。驻华大使馆也开设了微信公众号和其他涉及媒体帐号。

    康奈尔大学教授寇艾伦说,根据他多年来与中国民众打交道的经历来看,美中关系中任何乐观的前景仰赖于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理解。

    “如果拜登政府,通过伯恩斯大使的行动,愿意把这一点包括在美中关系中,坦率地说,它虽不是好斗,但试图让中国为国内的一些政治问题承担责任,比如在新疆发生的事情,香港发生的事情,但同时也对中国人民说,嘿,看,我们对你们的政府持批评态度,但我们不会因为所发生的事情责怪你们。也许这可能会有一些效用,”他说。

    刘亚伟:大使的批评可能影响北京和民间对他的看法

    然而,《中美印象》网站主编刘亚伟博士认为,伯恩斯大使上任后对中国政府以及政策的高调批评虽然是不得不为之,但可能会影响中国官方以及民众对他的看法。

    “对中国政府的批评,就像你说的,他是代表美国政府,所以这话是不批不行吧。但是我觉得,作为外交官,因为中国的老百姓、精英和外交官,肯定这些讲话他们都不会放过。”

    他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中国媒体对美国批评得比较厉害,但与伯恩斯大使不同的是,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很少就美国内政发表批评性意见。

    “我觉得,作为大使的话,应该是只讲政策,少讲点两边国内的事。像伯恩斯在犹他谷大学的会上就讲到二十大,讲到这个事,我觉得中国人听起来的话,我自己感觉可能会觉得他干涉内政。有些话中国领导人听了,他肯定就更不想见他了吧。这是我的猜测。”

    伯恩斯大使在犹他谷大学的讲话中回答前驻美大使洪博培有关中共二十大以及相关人事安排的问题时说,中共的体制“不透明”,而且日益集权专制。他还提到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可能会继续他的第三个五年任期,从而打破邓小平设定的中共最高领导人任期不超过两任的限制。

    自从3月份到任以来,伯恩斯大使还没有机会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会晤,也尚未与中共主管外交的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以及外长王毅会面。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去年七月到任以来所见的美国最高级外交官就是处理美中关系的常务副国务卿谢尔曼。这也正是美中关系紧张的一个体现。

    伯恩斯大使6月16日表示,我们对美中关系的前景不能抱有过高的期待,而要现实。但他也强调,两国关系虽然很大程度上处于竞争模式,但这种竞争不必是对抗性的,而可以在一些地方和领域进行接触。作为大使,他和在华盛顿的许多同事的职责之一就是找到这些合作领域,并努力推动问题的解决。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