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安省强制医疗健康驾驶报告 导致更多患者隐瞒癫痫发作(图)


    司机需要聚精汇神驾驶。(明报记者摄)

    安省法律要求医生、执业护士和验光师,要向交通厅报告「患有某些可能导致驾驶危险的医疗或视力状况的患者」,以至于造成过度损害的后果。而在魁北克省、斯高沙省和阿伯达省,医生却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可以自行决定是否上报。

    目前尚不清楚,像安省这样的强制报告模式,是否是保持道路安全的最佳方式,尤其是在它造成不小的附带损害的情况下。

    卑诗省的睡眠专家霍夫曼(Alan Hoffman)医生称,安省模式是全加拿大最严厉的,就如同过分杀戮一般。

    「我认为这对司机来说是不合适或不公平的,等于是你在证明自己无辜之前,都被认定有罪(俗称有罪推定)。」

    刚刚退休的神经学家和西安大略大学名誉教授麦克拉克兰(Richard McLachlan)称,「如果你阅读了《公路交通法》的部分并按照它所要求的去做,作为一名神经科医生,我会把我接触到的每一位病人都报告上去。」

    安省的医生要报告的情况,包括患者不遵守治疗建议滥用药物、某些精神疾病、癫痫发作、认知障碍和其他高风险医疗状况。这迫使医生即使没有看到对道路安全有真正威胁的情况下,也要向省府提交「医疗状况报告」(MCR)。

    而在2018年以前,安省的上述规则还没有那么严厉,医疗专业人员有更大的自由度来评估患者可能带来的危险,而且政府工作人员收到报告后,要先进行评估才能决定是否暂时吊销驾照。

    加拿大成瘾和心理健康中心 (CAMH)主任格拉泽(David Gratzer)医生担心,新规则剥夺了临床医生对人的判断力和理解力,取而代之的是非黑即白的规则。

    安省交通厅则辩解称,这是安省的道路和高速公路仍然是北美最安全的一个重要原因。「安省的死亡率连续20多年都名列北美最安全的5个司法管辖区之一。2018年安省的道路死亡率为每10万名持照司机死亡5.8人。」

    2020年,研究人员研究了安省关于道路安全的医疗健康驾驶政策后估计,这些政策在10年内避免了1211宗车祸。

    但麦克拉克伦在2007年对癫痫患者的研究表明,与医生有自由裁量权的阿伯达省相比,安省的强制性报告制度并没有影响事故率。

    他的研究还发现,安省更多的患者向医生隐瞒了癫痫发作的信息,以免自己的驾照被吊销,「这尤其适用于那些驾照失而复得的人。」

    新宁健康科学中心的科学家伦德米尔(Donald Redelmeier)研究过强制报告的功效后认为,此种做法会将某些行为转移到地下,破坏医患关系,并可能恶化患者的情绪失常。

    但伦德米尔医生曾经照顾过那些因灾难性车祸而永远被改变了生活的病人,因此他再三衡量之后,还是选择支持强制报告制度。

    Raju Hajela医生是加拿大医学会(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CMA)驾驶健康评估指南的撰稿人,他曾在安省和阿省工作过,而他更喜欢酌情报告。

    「医生和病人之间有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而在强制报告的省份,医生有时会出于恐惧而采取行动,导致有很多过度报告的情况。」

    许多医生也表示,关于提交 MCR报告,他们也只接受过有限的培训。

    CMA评估指南的另一位撰稿人莫尔纳(Frank Molnar)医生称,就算他和加拿大医学会去教导其他医生如何报告不安全的司机,这也相当于要求医生自愿贡献时间,去做交通厅应该做的事情。

    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并未实行强制报告制度,只是告诫司机他们有责任自行上报。

    而这个州在道路安全方面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其道路死亡率为每10万人死4.06人,而全澳洲的平均死亡率为4.68人。

    该州不实施强制制度的理由,是政府认为没有确凿证据表明其有效,相反有证据表明,它会损害医患关系,并可能使患者远离医疗保健。

    据州政府部门称,维多利亚州交通厅每年对8万至9万名司机进行评估,在2018年,只有大约12%的司机被暂停驾照。

    大多数情况下,司机需要接受定期审查或遵守驾照上的条件,例如不能夜间驾驶。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