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反送中满三年 国安法如何改变香港命运?

    三年前,香港爆发了反对《逃犯条例》的“反送中”运动,该运动导致中国政府以强硬手段回应,部分分析认为,中国政府的一系列作为永远改变了这座城市和香港人。

    过去一周,世界各地的香港人都在纪念2019年“反送中”示威行动的三周年。3年前的示威行动源于香港人民反对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但该示威行动很快演变成一场反对香港政府政策的广泛运动。

    6月12日,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伦敦,喊出了那场运动标志性的示威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而在加拿大的温哥华,数百名示威者重演了3年前示威者和警察在立法会大楼外的冲突场面。

    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台湾的几十个城市也都有类似的示威活动。参与者高呼示威口号,唱著标志性的歌曲,而这些口号与歌曲在香港已因国安法而被禁止了。

    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律学院亚洲法中心的香港法学人黎恩灏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香港的特色曾经是公民社会长年举办大量非暴力和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但在香港政府使用国安法和控制新冠疫情相关的名义来镇压非暴力抗议活动后,这个特色就消失了。”

    他指出,街头抗议和非暴力行动曾经是香港人抵制他们不认同的法律或政策的有效方式,但现在他们已无法再这样做了。

    香港公民社会从此改变

    2019年,香港政府提出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该草案内容可能允许将“逃犯”移交到中国进行起诉,基本绕过了香港的司法系统。

    相关示威活动持续了几个月,期间发生不少前线抗议者和防暴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最终有超过1万人被逮捕,香港警察也多次被指控过度使用武力。该法案最终于2019年10月被废止。

    但在2020年7月,中国政府在香港实行《香港国安法》,将任何被认为是“分裂国家、顛復、恐怖主义和与外国势力勾结”的行为视为犯罪。自那时起,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被迫离开该机构,部分民主派媒体机构被迫关闭,有100多名活动家和反对派人士被逮捕。

    今年6月11日,即将卸任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参加香港当地一个电台节目时说,她对推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并不后悔。根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她说:“我不认为政府在这方面做错了什么。”

    林郑月娥将在几周后离任,由前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接任。乔治城大学的黎恩灏告诉德国之声:“我预估当李家超成为香港特首后,他将引入更多审查性的法律或政策,以規范社会的不同面向。同时,他会持续消除香港任何潜在的反对力量。”

    美国圣母大学基奥全球事务学院全球政策倡议的研究和项目助理沈美琪也预测,香港将出现更多强硬的政策。她向德国之声表示:“北京透过李家超发出一个信号,那就是未来政府的政策将集中于国家安全。这可能是香港未来将成为的样子。”

    她补充道:“北京将强行塑造一个爱国的身份,如果人们不认同这个身份,他们就会受到惩罚。这是从‘反送中’示威行动说间便一直延续至今的强硬镇压手段。”

    北京的长臂管辖

    黎恩灏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也分析指出,中国政府在2019年受到了香港社会大规模动员的威胁,因此它的反应是对香港的各项体制施加更多的控制。他说:“当时对北京最大的威胁是香港的非暴力动员,包括百万人游行,或是人们试图以和平且非暴力的方式在海外进行游说。”

    他补充道:“在国安法生效前,政府并无有效的手段来阻止海外的非暴力抗议活动。很明显地,国安法是特别针对香港公民的非暴力活动所设计的,包括针对香港在地或海外的和平集会或游说。”

    圣母大学的沈美琪则表示,在香港政府开始以国安法打击《苹果日报》与立场新闻等著名的媒体后,该法的效力让香港人普遍感受到恐惧。她说:“带来恐惧的不仅仅是该法,而是围绕著该法律的一些机制。”

    除了从各方面打击香港公民社会,沈美琪说,国安法也试图切断海外香港社群与香港本地的联系。她向德国之声表示:“在‘反送中’示威行动刚开始时,很多海外香港人为该行动进行众筹,或将不同的物资送回香港。其他人则专注于游说,以此来支持香港当地的行动。”

    她补充道:“由于国安法可以针对香港境外的人士,所以该效力确实让海外香港社群产生了寒蝉效应。海外香港组织的负责人发现,国安法让他们更难与香港当地人士联系,因为人们害怕交谈或建立联系。”

    林郑月娥上周在接受美国媒体CNBC采訪时重申,她认为实施国安法以及改革选举制度,对于确保香港的持续稳定和繁荣是绝对必要的。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