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女子不能上龙舟”背后:性别歧视与文化禁忌

    端午假期,广东佛山一名女子登龙舟拍视频遭到网暴,引发“女人能不能上龙舟”的讨论。

    2018年12月2日下午,广东佛山,第三届“远航九江”龙舟联赛总决赛在烟桥古村举行。视觉中国 资料图

    “现在已经也不是重男轻女的年代了,为什么男子可以参加龙舟比赛,女子不可以呢?”看到这则视频后,曾担任当地一支女子龙舟队教练,带队拿过亚运会冠军、世界龙舟锦标赛金牌的赵婷(化名)评论道。

    网传的视频里,一名女性坐在龙舟船上,拿手机一边拍摄一边说,“龙舟船,准备比赛开始。”但很快有男性的声音在一旁呼喊,“上来啊,女生不能坐。”“散开啊,女人散开喂!”

    该女子将视频发布在自己的短视频社交平台上,随即引发部分网友激烈讨论。有网友在评论区留言称,“你准备接受刑事责任,已经破坏了我们广东的传统。”“千百年流传下来的龙船给你作废了,态度还这么嚣张。”此后,佛山市南海区九江龙舟协会的何先生回应媒体称,当地有一种传统龙舟,有妇女不能登船的传统习俗。

    广东女子龙舟队在2022年首届世界龙舟联赛上的表现。来源:南粤女声

    一时之间,围绕“女子不能上龙舟”的争论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有观点谴责“妇女不能登龙船”这一“习惯”体现了浓厚的歧视,有网友评论称,“女性想要登龙船,不应该被传统文化拒之门外”;另一观点则认为,这只是一个传统地方习俗而已,并没有体现不尊重女性。

    “女人不能上龙舟”这一民俗有没有依据?有民俗专家曾在研究中指出,“龙舟的‘龙’是具有男性性别象征的神性‘动物’,在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人们一般习以为常地以为,它就是天经地义的表达。”

    也有专家向澎湃新闻明确表示,“女性不能上龙舟”是在将女性排除在端午文化传统之外,“这是一个错误”;也有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女性不能上龙舟”不能简单地视为性别歧视,“更多的是一种文化禁忌,或者是这种文化禁忌不被认同导致的一种冲突。”

    广东女子龙舟队在2022年首届世界龙舟联赛上的表现。来源:南粤女声

    女子龙舟比赛已打破了“祖宗规矩”

    “以前老一辈确实有这个说法(女子不能上龙舟),但是后来已经没有了。二三十年前就已经有女队来划龙舟了。”罗毅(化名)曾在广东汕尾地区担任龙舟队的领队,在他看来,广东海丰、佛山等地区目前龙舟竞技文化氛围依然很浓厚。他承认,早期老一辈确实有要求女子不能上男子划的龙舟这个传统文化要求,但近些年,这个现象逐渐消失,并且在当地也有女子龙舟队。

    但罗毅说,不能简单地把“女子不能上龙舟”视为性别歧视,确实背后涉及到当地文化习俗,不能用理性来解释。

    端午节的历史悠久。民俗学专家、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基地主任陈华文曾在2018年发表《端午节的文化传承:凤舟竞渡与女性参与》的研究。研究中,陈华文明确指出,端午节是一个有着数千年传承历史的特殊节日,而端午节的龙舟竞渡是端午节文化中最具有典型性符号象征意义的一种文化。陈华文写道,龙舟的龙,是具有男性性别象征的神性“动物”,在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人们一般习以为常地以为,它就是天经地义的表达。

    陈华文认为,在以男权为中心的社会,文化的主导被男性为主体的各种现象所迷惑,以至于女性仅仅成为一种配角,成为男性文化主导的一种附庸,而忽略了在细节甚至具体文化传承过程中的主体或主导作用。

    在这样的逻辑下,陈华文称,“女子不能上龙舟”背后涉及到文化禁忌的问题。

    澎湃新闻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作为龙舟运动的旺地,广东曾经的传统中,女性通常被禁止从事龙舟运动。民间传统习俗中,男人才可以参加赛龙舟,女人不可。其解释为,当舟船做成龙形时就被赋予了神性,“女人坐在龙身上,岂不有亵神明?”不但如此,女人怀孕、坐月子期间,她的丈夫(称为“四目公”)也是不准上龙舟的。

    1993年的端午节,汕尾盐町头人打破了“祖宗规矩”,决定在男子龙舟赛前,加插一场女子龙舟赛,率先打破女子不准上龙舟的禁忌。汕尾市政府在官网中记载,“这是汕尾有史以来首次的女子龙舟比赛。”

    “现在已经不是重男轻女的年代了,为什么男子可以参加龙舟比赛,女子不可以呢?”赵婷曾担任广东地区一支女子龙舟队教练,拿到过亚运会冠军、世界龙舟锦标赛金牌等多个奖项。她热爱龙舟竞技运动。

    看完网传的“女子不能上龙舟”那段视频后,赵婷说,佛山九江的龙舟历史文化悠久,本久负盛名,再加上端午当天举办活动很热闹,这名女游客可能是一时投入到热闹氛围里了,不小心上了传统龙舟上,想感受一下龙舟的魅力,自己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现在这个局面,尤其是来自社会的言论压力,对她来说惩罚是不是有点严重呢?”

    赵婷说,以前男女龙舟界限清晰,各自有各自的船,但现在男女一起划也是可以的。“在一些传统龙舟比赛里,考虑到男女体能的差异,会分成男子组和女子组,在男女混合组的比赛里,也会保证每组男女数量相同,保证比赛的公平。”她说。

    赵婷回忆,自己曾在抖音发布过一条女子龙舟比赛的视频,收到过类似的留言:一名网友提出应该取消女子的龙舟比赛项目,认为这不符合传统。但她说,当时也有很多网友为她仗义执言,回击该网友的刁难。

    广东女子龙舟队来源:“南粤女声”

    龙舟运动的拼搏、团结精神不分男女

    在赵婷看来,佛山当地确实龙舟氛围浓厚,从各区到村庄,会举办各式各样的比赛。其中又分为竞技龙舟和传统龙舟,竞技龙舟大多数用于比赛,传统龙舟大多数都用来祭奠或展示所用。

    传统大龙舟也可以分为游龙和比赛用的传统龙舟。“游龙的装扮更漂亮,在龙舟里面会装上灯饰、花牌等,而比赛用的龙舟,就会对龙舟进行抛光打蜡等流程,把龙舟打磨得很干净。”

    赵婷说,民间地区有些传统龙舟比赛比如传统龙舟中的五人龙,以前都是男人才可以划的,现在有些比赛也接受女子划五人龙。而竞技龙舟男女都可以参与,还有男女混合的项目。

    她也见证了不少女性龙舟队员的努力。

    她回忆起,第一批女子龙舟队队员中,有位女士已经划了10多年龙舟了,2008年才加入俱乐部,当时已经30多岁,一直坚持练习。“她属于‘大器晚成’的类型。”

    队伍里,还有很多女队员已经成家生娃,但一直坚持高强度的训练,有些队员为了备战比赛,还错过了孩子的中高考。“我也很敬佩她们对自己事业的责任感。”

    “以前女子还是不能上龙舟的,只能站在岸上观看比赛,所以她们年轻时接触龙舟的机会比较少。”赵婷说,不过,这些女性的爷爷辈或者父辈往往都是划龙舟的高手,她们从小在赛龙舟氛围下长大,即便技术、能力一开始不太好,但对龙舟的“水感”会比其他地方的队员好很多。

    水感,就是握桨时,桨和水之间,人和桨之间的一个契合。“好像打桌球一样,手拿着桌球杆的感觉。”赵婷解释。

    她很怀念龙舟队的氛围,怀念所有人齐心协力向前使劲、大家一起进步的感觉,和她看过《中国女排》的电影一样,她觉得,九江女子龙舟也有那股团结、拼搏的精神。

    “在团队里,每个人都不想落后,会自觉摆脱惰性,只想一直往前、往前,这样龙舟才会划得更快。”她说,在龙舟队,没有人是单独作战的,每个人背后都是整个团队,大家手拉着手一起往前,谁也离不开谁。

    她介绍,在常见的小龙舟的比赛里,划手共10人,分为5排,左右桨各一人,外加1个鼓手和1个舵手。鼓手是这条龙舟的灵魂,起到控制节奏的作用,舵手控制这条船的方向。不同位置肩负的职能也不同。

    第一排在最前面领桨,担负着领头人的职责,控制整条龙舟的节奏,而二、三、四排是这条龙舟的动力马达,负责传送力量,最后一排则是这条龙舟的“驱动机”,尽量让前面的队友划得更加轻松。第五排的划手要求会更高,需要动作更加协调和流畅。

    “龙舟上每一个位置都非常关键,负责不同的职能,一起努力让我们这条龙舟划得更快更好。”她说。

    赵婷说,龙舟队日常训练非常辛苦,每天专项训练要四五个小时,加上一些陆上体能、跑步之类的训练,整体训练时间在七八个小时以上。“龙舟比较看重腰、肩和手臂的力量,以及身体整体的协调性。”

    到龙舟队担任教练之前,赵婷是广东省皮划艇队的队员,她说,就运动而言,付出和收获不一定能成正比,但不付出的话,永远不可能有收获,不光做运动员,其他的事情也是如此。

    两年前,赵婷因怀孕的原因不再担任教练。她说,自己从小离家,成长在运动队,也很渴望家庭氛围,所以希望能多陪伴小孩,不想让小孩重走自己童年的路。“练了那么久的体育,想停下来歇一会,然后再做规划。”

    民俗专家:将女性排除在外的文化传统不合时宜

    “文化禁忌涉及到的问题是,这种禁忌在当地是不可侵犯的。从龙舟拥有者的角度来看,‘我难道不可以有这种禁忌吗?’违反了这种禁忌,就是对女性的不尊重,这是不是太过绝对了?”陈华文在考察了端午凤舟竞渡的文化后,结合网上的那段视频,认为“女性不能上龙舟”这一做法是歧视女性的观点太过绝对。

    陈华文认为,从龙舟文化来看:一、从生理上来看,男女力量差距太大,“龙舟每一个节拍需要大家力气非常协调,力气大小差不多对取得胜利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是一种竞技形式。”二、民间对于文化禁忌很容易上升到信仰层面,具有某种宗教性,这种文化的含义会非常复杂。三、龙舟文化中也有“凤舟竞渡”,之后也有女子龙舟队,龙舟文化一直在进步,体现文化的多样性。“女性已经开始参与到以男性为主导的龙舟文化里。”陈华文说。

    陈华文在他的研究中特别强调,应鼓励女性参与到这项节日文化的传承中,他认为,这样可以使传统中的所谓男女不平等得到某种层面上的平衡。在一些以男性为主导的力量型活动,由于有女性的参与或观赏而获得一种特别的激励,从而使文化凝聚力在活动过程中得到保障。

    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教授田兆元认为,“女子不能上龙舟”是不合时宜、落后的文化传统,并且带有歧视性,“这肯定不能接受”。性别平等,族群平等是当代人类社会文化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

    在他看来,端午节文化在传承的时候,存在着比较严重的单一化简单化倾向,“将端午竞渡简单看做龙舟竞渡,还把女性排除在外,整体上来说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田兆元说。

    四川广元凤舟。田兆元 图

    田兆元在研究中指出,传统的端午竞渡文化既有龙舟竞渡,也有凤舟竞渡。在许多地方这样两种传统文化并行,给女性的参与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在很多地区,有男女同划的现实,比如四川广元、湖北洪湖凤舟男女同划,体现出传统端午文化的性别平等意识,这都是非常可贵的。本次“女子不能上龙舟”的争论,凸显出女性参与端午文化缺乏空间的重要问题,也凸显出端午竞渡中凤舟竞渡必须复兴,让女性广泛参与的迫切问题。

    “将女性排除在外并不是优秀文化传统的一部分。”田兆元说。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