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河南最高学历楼盘”烂尾:400位硕博业主维权,结果…

    烂尾楼正在困扰着业主。

    “复工仪式后,工地现场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太假了。不知道怎么办,房贷都还一年了。”一位恒大业主,站在停工的楼盘工地前说道。另一边,在西安高新区,一些业主维权无果,拉家带口在烂尾楼里住了5年。

    在广州,已经烂尾25年的澳洲山庄仍在维权。“最近有一个巡查组到区、市巡查,请各位业主联合签名。”澳洲山庄业主张维(化名)在盘活重建群发起动员。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组织维权了。

    拉横幅、游行、喊话,这些业主都尝试过,但依然没能解决问题。

    谁都可能遭遇烂尾楼。截至6月6日,“四百硕博想要一个家”这个话题在新浪微博阅读次数达65.1万。这个话题源于河南郑州一个停工的楼盘,涉及2000位业主,由于包含约400多位硕博学历的高知人才,引发网友关注。

    上述楼盘业主黄欣(化名)对无冕财经介绍,统计了900多名业主,就有72名博士、近300名硕士,超82%为本科学历,加上大专,超过97%,小区有超20%拿着人才补贴款。说“郑州人才引进的人才超大半都在西棠”,虽有夸张成分,但西棠确实是河南最高学历楼盘,没有之一。

    但再耀眼的学历光环,也阻挡不了楼盘的烂尾风险。今年5月底,几位业主去现场转了一圈,发现项目依然在“表演式”复工。“目前只有未封顶的4栋楼在施工,且进度缓慢。最早封顶的已经有1年没动静了。”黄欣说。

    “靠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经历了半年维权的业主黄欣总结,与此同时,“一闹就妥协,不闹就吃亏”的对抗论调开始出现。

    面对即将烂尾的房子,这些不提倡“闹”事的高学历业主,是怎么做的呢?

    多次谈判,换来“表演式”复工

    “麻蛋永威,麻蛋金桥,搞欺诈”,今年3月8日,一个名为“永威西棠”的微信公众号发出了一条推文。

    该公众号由永威西棠楼盘的业主创办。文中提到,自2021年11月份以来,永威金桥西棠(下称“西棠项目”)一直处于停工状态。“期间业主朋友向售楼部、永威、金桥传达了对开工的渴望,希望得到一个开工的明确答复。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推诿,不愿正面回应。”

    ▲永威金桥西棠新项目由永威公司与金桥公司联合成立“金威实业公司”开发,目前售价约17500元/㎡。

    除了停工外,业主发现,合作方之一永威公司似乎要退出项目。

    业主回忆,早在2021年12月,合作开发的永威、金桥公司就传言要“分家”。“部分业主通过自己渠道打探消息。金桥、永威任凭传言怎么传播,无人回应,更是加剧了业主恐慌。”

    永威公司是郑州当地知名开发商,与操盘经验不多的金桥公司合作开发西棠项目。一些业主认为:“永威金桥西棠,这个名字价值在于永威二字。”

    发现停工后,业主们也曾大闹过。

    3月10日,他们拿上红、黄、蓝一类颜色鲜艳的牌子,戴上口罩,来到提前约好的金桥置业总部楼下,并等待金桥公司的回应,直到深夜。

    那天,业主争取到了开发商与业主方的会谈,时间定在第二天,即3月11日。

    春寒料峭,那天的郑州,还是很冷。

    “我们一定要把握好此次谈判,把广大业主的心声、诉求,准确、清晰、完整地传达给永威和金桥。”开会前,业主在微信公众号发文呼吁。

    为此,业主们在每个楼每个单元选出一名代表,以“壮大”谈判队伍,防止谈判人员被各个击破;其二,业主提前进行拟稿,这是担心现场起冲突等,遗漏谈判事项,于是对谈判进行拟稿,逐项谈判;其三,业主代表强调,要杜绝无效谈判。要与能代表永威、金桥公司的人谈判。谈判的结果要形成纸质文件,三方要签字盖章。

    第一次会谈的准备相当严谨。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

    3月11日15时,第一次三方会谈在郑东新区建业总部港7楼会议室开始。这是一场金桥、永威及业主的三方谈话。但由于金桥公司不愿表态,并执意要永威公司退出。为此,业主等待近10个小时,直至深夜。但金桥公司的决策人依旧没出现。

    光闹没用,还得谈。眼看如此,业主隐隐觉得,接下来会是多场旷日持久的谈判。

    三日之后,3月14日,第二次会谈开启。

    这次会谈由当地高新区管委会带头召开。事后,业主总结:“两轮会谈仍未取得好结果,金桥、永威虽有所承诺,但却视承诺、法规为无物,拒不履行承诺。”

    继续谈。3月22日上午,三方终于协议启动复工。开发商承诺在3月25日完成工程付款,走复工程序。

    但进展依旧不顺。

    “一个46万方的工程,每天十来个人在那敲敲打打,让业主拿着放大镜找人。”4月初,业主到场发现复工进度缓慢,称其为“表演式复工”。为此,业主自发成立了监督人员小组,参与后期实地监督。

    停工、无法网签,搞清楚根源问题

    要解决的问题,还不仅是复工。

    “未网签的共有68户,涉及首付款7390万元。开发商挪用了该部分资金,并且拒绝退还,致使申请人无法办理网签。”业主称。

    “金威置业直接转移走我的首付款,导致如今还未能网签,面临着财房两空的局面。”一位自称在北京毕业来郑工作的硕士业主提到。

    疑问不断涌现:项目为什么突然停工?复工为什么缓慢?业主为什么无法网签?

    这时业主怀疑,项目监管账户的资金已经被挪移了,没钱动工了。

    业主向当地房管局递交项目售楼资金监管情况申请书。3月21日,得到的回复是,监管账户支出均按照相关规定审批使用,无异常支出。

    3月22日,业主从永威公司了解到,监管资金剩下1.4亿元。要知道,永威金桥西棠入市一周年之时,项目曾发布海报称销售量累计达到42.7亿元。

    那么,监管资金去哪了?

    在沟通会上,永威发了一则关键数据,西棠项目合计有约39.9亿元(包含销售款项约33.8亿元及贷款余额约6.1亿元)。但是,项目的现金流却是“-6.126亿元”。

    永威公司提到,崔红旗合计挪用了约16亿资金。

    黄欣对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解释称,金桥方挪用到北龙湖项目的资金为10.115亿,16亿的说法是加上金桥实控人从西棠地块拿走了4亿多的溢价款,另外实控人所担任法人的郑锅股份,以西棠项目公司金威实业为主体贷款了2亿多,三者合计约16亿。

    “金桥对此(说法)无异议。”黄欣强调。

    ▲图片源自公众号“永威西棠”

    “被挪走的钱,至今仍未归还。”如今,各方在等金桥公司的实控人崔红旗出面,答复、解决相关疑问。“很遗憾,即使在郑州市、区两级领导亲自指导下,至今仍未见到其本人。”业主说。

    做好“长跑式”维权准备

    情况逐步清晰,下一步,等待金桥公司的回应。

    5月18日,业主发出“邀请函”给各部门、公司负责人,要求开一场促进会,并强调要金桥公司董事长崔红旗以及永威公司董事长李伟参加。

    当日,永威公司的董事长李伟首次与业主见面,但金桥公司的决策人没有露面。永威公司代表当场提到:“之前听说(金桥公司)崔总不来,公司都已经劝我不来了。”

    金桥公司派代表出席,但没有被授权。业主认为,金桥公司此次参加会议没有意义。而四方会谈直到结束,金桥公司的决策人仍未到场。

    “能不能给崔总联系,让崔总来。”业主提问。于是,在众人面前,金桥公司的代表拨打了几通电话。

    “嘟嘟嘟。”现场沉默了几分钟后,对方说:“找不到人”。

    为此,5月19日,高新区的管委会专班组发函通知金桥公司的实控人崔红旗,要求他在5月20日出现。

    但在次日,崔红旗告知身体不适,不能出面。于是,管组委、永威公司、业主三方,从上午9点等到下午2点,也没有等来他。

    业主无奈。他们在各个社交平台发起“全网呼叫崔红旗”的话题,截至6月6日,微博话题阅读次数达到219.8万人。

    接下来,仍是漫长的交涉、等待。

    经历半年维权,一位业主总结:“被迫开始学习工程造价,开始学习资金管理,学习政府部门职责,学习维护权利,学得越多,对郑州很失望。”

    一些业主甚至拍了剧情视频发在微博、视频号、抖音的等平台,还收集业主故事编辑成文。“写书,拍视频,我们没有这么闲。”黄欣说:“这些都是无奈之举,呼吁引起关注,早日解决问题。”

    ▲业主撰写的册子,图片来自“永威西棠业主”新浪微博。

    对此,有人在维权公众号留言处写道:“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表演式维权,表演式复工,演得好。”

    “西棠项目问题复杂,涉及方比较多,业主们都是齐心协力,很团结的。过程中自然会有对方的水军混入捣乱。那些信息放出来(指质疑的留言),也是让更多人明白,敌人可能就在我们身边。”黄欣对无冕财经研究员解释:“我们维权的宗旨就是合理合法,要走出一条不同路。靠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业主发文:“合法合规,文明理性表达诉求是我们的工作总基调。离开了这个前提,我们可能也将会走上一般维权情绪化、对立化的老路,这不符合我们的根本利益。”

    6月初,西棠业主从初维权的冬装换成了夏装,并组织一场夜跑。而他们的维权之路,现在看来,可能也是一场马拉松式长跑。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