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新东方刷屏:俞敏洪的绝地反击,看着让人心疼

    新东方的职责到底是什么,不正是教育吗?董宇辉纯正的英语发音,渊博的学科知识,灵动的教学方法,难道他最好的发挥场地,不是课堂与讲台吗?

    俞敏洪再次封神了。

    这在今天的中国稍显得有些诡异。

    但 ” 智谷趋势 ” 公号的标题上直接写着:这一刻,60 岁的俞敏洪已 ” 成神 “。

    除了唐山,” 东方臻选 ” 直播间是这几天朋友圈中刷屏频率最高的词语。

    人们大概忘了,就在几个月前,俞敏洪是以另外一种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的。

    01

    那个时候,他是一个悲情英雄。

    2021 年教师节,俞敏洪在朋友圈写下,这是我心里最难过的一个教师节。在双减政策之下,新东方的核心业务全部触雷。当年的 9月份,新东方面临着 4 万人的裁员压力。

    之后不久的 11月,一篇题为《当一辆红色卡车,驶向远方》的帖子,传遍了整个朋友圈。而俞敏洪的朋友圈里写着:教培时代结束,新东方把崭新的课桌椅,捐献给了乡村学校,已经捐献了近八万套。

    自媒体的标题煽情地写道:俞敏洪,我敬你是条汉子。

    但有些媒体却并不这么看。在一篇评论中,作者认为,新东方从一个暴利行业,跳进去了另外一个暴利行业。

    那个时候,俞敏洪已经跳进了抖音直播,开始直播带货。

    他客客气气地回应说:感谢善意提示,新东方将不负期望努力前行。

    图 / 视频截图

    公共舆论对于俞敏洪的激赏,却并不能给新东方的前景增加任何的亮色。从去年 9 月开始的数个月时间中,新东方在线的股价下滑了90%。

    同时,俞敏洪屈身直播也并没有给新东方带来好运。他的首秀完成的销售额是 400 多万元。相比而言,罗永浩的首秀,是 1.1亿。

    俞敏洪其后的直播带货,成绩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场均销售额,不过 14万。与他同为网红企业家的携程梁建章,以各种搞怪、角色扮演以及段子手的方式所达成的交易额,动辄数百万上千万。

    谁也没有想到没有俞敏洪的 ” 东方臻选 ” 直播间,突然成为了拯救新东方的光芒。

    这颗新星的主角是新东方的网红教师董宇辉,自称 ” 中关村周杰伦 “。29 岁,已经在新东方教授过 50 万学生。

    双语带货,直播电商的清流,直播界的文化担当,早上北极地理,中午苏东坡,晚上维京人。一个几乎全方位无死角的知识面覆盖。

    东方臻选直播间在短短一个星期内,粉丝从 100 万暴涨至 330 万,到昨天已增长到 385 万。场均销售量从几万元,暴涨到超过1500 万元,成为抖音直播带货的顶流。

    直播间里,客串想要找存在感的俞敏洪被用户嫌弃,催促他赶紧离场,因为要听董宇辉双语带货,俞敏洪不咸不淡的爹味说教,耽误了大家的学习。

    6 月 13 日,新东方在线股价涨幅一度超过 100%。从 6 月以来,新东方在线涨幅已经达到 135.7%,是 2019年迄今的高光时刻。

    我认真地在抖音中看了一场董宇辉的直播。已近深夜时分,他显然已经精疲力竭,在直播间声音已经低沉缓慢,没有了他在讲解牛排时候的兴致勃勃与斗志昂扬。他在销售一本儿童世界史。

    不能不承认董宇辉的个人能力十分出色,而且知识面广博,英语口语发音十分纯正。在讲解游牧民族的英语单词 nomadic的时候,拆解清晰,易于记忆。” 唯一可以让小孩看的带货直播 “,的确名不虚传。

    ” 被嫌弃 “的俞敏洪显然是内心喜悦的,资本市场的反馈也是正面的。从悲情英雄,到绝地反击,俞敏洪以不懈的斗志,充分演示了如同虚构电影一般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在中国经济整体格局悲观的情势下,俞敏洪似乎让人们重新看到了” 抖落一身风尘再出发 ” 的可能性。

    董宇辉的成功,显然来自于新东方长期的教学训练。而这样的训练,恰恰是新东方的优势所在。

    他的成功模式,应当是易于复制的。新东方内部有许多优秀的英语教师,从美国留学归来,在香港受过训练,拥有丰富的教学经验,这类人比比皆是。

    从教学经验,平移成为直播带货经验,新东方好像真的已经找到了新的商业模式。

    02

    无独有偶。在 6 月 12 日,东方臻选直播间爆火朋友圈的时候,罗永浩宣布告别社交媒体,再次出发创业。

    在接受采访中,罗永浩透露说,他会继续给交个朋友公司进行直播,每个月几场的数量,不会影响他的创业。

    继续保持一定数量的直播,一来是给交个朋友的股东一个交代,二来是剩下的债务,要依靠交个朋友直播间来的销售来偿还。

    东方臻选的入场,与罗永浩的离场,擦肩而过。真是非常像中国经济的一个寓言,一个在政策调整中衰败的企业,接棒了一个拯救了自我的创业者。他们都在重新出发,而他们的原点,都在直播带货。

    罗永浩还债的争议性,我们姑且不论。但是他依靠直播带货重新走出了低迷,向着一个新的方向出发,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图 / 视频截图

    罗永浩在离别之时说了一句令人感动的话:再创业可能后悔,不再创业百分之百后悔。

    他的故事和俞敏洪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只要不认输,人总是能够东山再起的。在创业维艰的当下,他们有点像是中国创业黄昏时期的肾上腺素。

    我从来不认为企业家是这个社会中最值得尊敬或者景仰的一个人群。在所有的人类历史与社会中,有两种人,是我高山仰止,景行景止的人群。

    一种是孔夫子、杜甫、苏东坡、王阳明一脉传承下来的文化传统。他们所构筑的文明,是阻止人们堕入欲望深渊,拔擢人们走出黑暗的伟大力量。

    另外一种是哥白尼、达尔文、爱因斯坦、哈耶克和阿玛蒂亚 ·森所传承下来的科学传统。其中既有纯粹自然科学的光辉,也有社会科学的探索,他们是引导人们寻找光明的力量。

    他们是真正指引人类向前向善的路标。

    当然,我也从来没有反商主义的倾向。尤其到了 21世纪,商业作为科学运用的实际执行者,作为文化的实际传播者,他们所创设的整个商业体系,让知识真正地流布于广大的人群,使平等在互联网中成为一种真正的实践,自然是善莫大焉的一件功德。

    在一个健康的社会之中,文化、科学和商业是并行不悖的共同力量。然而,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商业和商业人群向来都是易受伤害的人群。除了在宋元时代,商业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默认发展,在中国历史的其它时期,抑商主义从来都是官方的主流思维。

    俞敏洪的绝地反击,与罗永浩的再出发,多少让我们看到了这一代商业人的倔强与自觉:他们不再屈从于命运的打压,重重叠叠地要寻找商业的出路,给这个民族的商业历史以新的阐释。

    而在某种程度上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直播带货竟然成为了一个出口。

    03

    当我们仔细地去思考俞敏洪和罗永浩的行为模式的时候,我们似乎又重新看到了许多年前奉为圭臬的一个名词: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的核心要义并不是这些企业家获得了多么巨大的企业成功,而是孜孜不倦地寻求新的商业模式,以及在各种不利的环境和政策中,不断地寻求商业生存与发展的路径。

    在这个意义上说,在疫情持续发展,防控成为所有人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的时候,企业家精神变得尤其昂贵,并且稀缺。

    图 / 视频截图

    最近,我正好参与制作一个名为《沉默的坚持》的直播项目,对话在疫情中受到重创的各种类型的创业者。从餐饮到教育,从医疗到物流,从汽车产业链到外贸经营者,很多创业者都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他们普遍有焦虑惶恐:疫情何时结束,防控何时放松,经济何时重启,消费何时重振。

    一些人担心,自己熬不到拨云见日的那一天。

    企业家精神,在某种程度上,对他们是一种奢侈。生存忧虑,是每一天早上醒来的第一节功课。

    创业者和企业家都不是变形金刚。当制度与环境变化的时候,他们不能够随时变身,成为另一种企业,获得另一种新生。他们有厂房,有员工,有租金,有社保,有负债。每一根稻草,都有可能成为压垮和摧毁他们的一个重负。

    俞敏洪再出发走向直播的时候,账上还有 200亿元的现金。他还能熬一熬。罗永浩走进直播间的时候,有着数万忠诚忠实不离不弃的粉丝。这也是他的资产。

    对于一个普通的创业者和企业家来说,他们的生存本源,是客户,是消费者,是通行无阻的物流,是精打细算的父母,是朝九晚五的白领。他们的生存水位很低,一次出其不意的涨潮或者退潮,他们都可能淹死在沙滩上。

    稳定的政策环境,持续的市场取向,与可预期的消费动能,才是普遍的、大面积的、可持续的企业发展环境。

    我在观看董宇辉的直播的时候,感到非常恍惚。这是一名非常优秀的教师啊。我曾经在其它的英语培训机构中上过课,显然董宇辉在教育市场中,是一名佼佼者。难道他的真正的位置,不是教育吗?

    新东方的职责到底是什么,不正是教育吗?董宇辉纯正的英语发音,渊博的学科知识,灵动的教学方法,难道他最好的发挥场地,不是课堂与讲台吗?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图 / 视频截图

    不要告诉我,在抖音直播间,他可以被更多的人听见。不是,他不应该告诉我们薄切牛排的正确拼写,他应该告诉我们,关于游牧民族从单词到历史的所有一切。

    即便董宇辉因此而成为了一个网红销售员,即便新东方成为了一个优秀的直播企业,即便俞敏洪再次在企业界中被封神,我们终究少了一个优秀的教师,和一个优秀的教育企业,一个优秀的教育企业家。

    我们得到了一个成功的企业,我们丢掉了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这与俞敏洪无关。他做了一个企业家该做的事情。这与我们,对于真正的企业,对于商业的尊重,对于企业家精神的认知,都出了问题。

    直播成为了罗永浩的自我拯救之道,是他的主动选择;而直播成了俞敏洪的自我拯救之道,可能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商业道路,有了偏差。从商业模式上看,当下新东方的直播模式依旧承担不起转型的重任。

    最近,陈奕迅有首歌爆红,叫做《孤勇者》,他像是唱出了这个时代中,人人的自我挣扎的苦难,努力在寻找出路,而给自己一种内心慰藉的心声。

    爱你孤身走暗巷

    爱你不跪的模样

    爱你对峙过绝望

    不肯哭一场

    在我看来,俞敏洪与新东方的转型,无非就是孤勇者的一场绝望冒险,也终究不过孤身走暗巷,无意中看见了一丝光芒。

    因此,东方臻选直播间如果真的转型成功,那么它既是一种成功,也是一种失败。对于新东方,它是成功;而对于我们整个社会,它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