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官媒:美国最新控枪法案 是一场国家级的诈骗!

    在过去的这个周末,多家美国主流媒体纷纷宣称美国的控枪立法工作,正在取得“突破性”进展——在此前这种立法一直难以通过的美国国会参议院里,“希望控枪”的美国民主党议员,已经争取到了多名原本排斥这种立法的共和党议员对一份控枪法案的原则性支持。

    这意味着这一最新控枪法案,将有希望突破反对控枪的其他共和党议员利用参议院的“冗长辩论”规则对这一立法的阻拦,从而让美国多数公众数十年来“翘首以盼”的控枪立法即将成为现实。美国总统拜登也对此表示了“欢迎”。

    可是,如果你仔细看了这个控枪法案的内容,就会发现这个法案不仅是一个笑话,更是对美国人赤裸裸的欺诈。

    “我们达成了协议”,最近一直在美国国会参议院里参与斡旋“控枪立法”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hrisMurphy)于北京时间6月12日深夜在他的社交账号上写道。

    根据他的介绍,一个由10名民主党参议员和10名共和党参议员组成的参议院小组,已经就应对美国的枪支暴力问题达成了一个“能挽救美国人生命”的“突破性的协议”,并称这个协议是过去30年来美国两党政客在控枪问题上达成的首个重大协议。
    他还详细介绍了一番这个“会让人惊讶”的“框架性”协议里的6条亮点内容,大家可以自己感受一下:

    1、给美国各州提供经费,让各地的执法部门能够更有效地动用一种被称作“危险信号法案”的法律机制,暂时没收被法院视作危险分子的人的武器;

    2、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用来加强精神疾病的应对和校园安全的维护;

    3、禁止被认定有家庭暴力问题的人购买枪支;

    4、联邦层面首次禁止枪支走私和代买枪支;

    5、对21岁以下买枪的人进行更严格的背景调查(包括犯罪背景和精神病记录),在调查期间暂时不能获得枪支;

    6、进一步明确枪支商家的注册法律,从而确保所有真正的枪支商家都可以按照法律规定对买家进行相应的背景审查。

    是的,这些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改革”,除了加强了对买枪者的背景调查和限制外,其实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

    而且,即便是在背景调查层面,这个“突破性协议”也并没有对可以绕开背景调查获得枪支的途径进行封堵,反而是将这种封堵剔除在外了。
    英国路透社在一篇报道里就详细介绍了都有哪些美国公众真正希望看到的“控枪”法律条文,被剔除在了这个“突破性协议”之外。被剔除在外的内容包括:

    1、禁止售卖半自动步枪等更具杀伤性的攻击性武器以及大容量弹夹。

    2、将购买半自动步枪的购买年龄从18岁提升到21岁(注:颇为讽刺的是,美国购买手枪的最低年龄却是21岁,这便导致了一个相当魔幻的局面,美国一些地方18岁的年轻人虽然不能买手枪,但能直接买AR15自动步枪。而前不久美国得州小学枪击案的18岁凶手,就是通过这种扭曲的法律获得了他的屠杀工具);
    3、没有封堵在网上以及在展会上购枪可以绕开背景调查的法律漏洞,也没有将背景调查的期限从3天增加到10天。背景调查的期限 =背景调查等待时间;

    4、没有废除枪支制造者享有的免于因枪支暴力问题而被起诉的权利。

    不知各位看到这里观感如何。耿直哥的感觉是,这些被剔除出参议院那个“突破性协议”的控枪法条,反到比协议里的内容更有些“力度”——尽管这些立法同样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可这些稍微有些力度的条文都被剔除在外了,可想而知被美国主流媒体和墨菲这样的政客吹嘘的“突破性协议”,到底有多弱多可笑了。
    而这可能也是为何,在介绍完了那个“突破性协议”的6条“亮点”后,墨菲又紧跟着给人们打起了“预防针”,发帖称尽管这个法案无法在终结美国的枪支暴力上做到“尽善尽美”,但能带来“有意义的进步”,还能“打破30年来的(控枪立法)僵局”,“证明民主党和共和党可以在真正挽救生命上共同协作”。
    但他的这些“漂亮话”掩盖不了美国在控枪立法上的无能、失败,以及这种“蜻蜓点水”式的立法对于美国人的愚弄和欺诈。

    不少美国人目前也看出了这个被媒体和政客们吹嘘的“突破性协议”的诈骗本质。有美国网民就抨击说,这根本就不是控枪立法或控枪协议,因为这里面几乎就没有啥与控枪有关的内容,甚至连“协议”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一些共和党参议员列出的一些他们可能同意为此进行谈判的事项罢了
    有美国网民还愤怒地要求人们不要在把这个协议称为“控枪改革”了,因为那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与控枪改革有关的内容。
    “一群参议员说他们在枪支安全措施上达成了一揽子协议,但不包括禁止售卖攻击性武器,不包括禁止21岁以下的群体购买半自动武器,也不包括禁止销售大容量弹夹,所以我们到底在特么扯什么???什么都没有”,另一位美国网民写道。
    不过,在耿直哥看来,这些网民提出的诸如禁止21岁以下的人买半自动步枪的建议,不客气地说,也是挺扯淡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SafetyCouncil)的数据就显示,美国枪支暴力最为严重的年龄群体是18岁到35岁的人群,而不仅仅只是21岁以下。所以,光对21岁以下的人群入手,是一种连“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都没“医”对地方的做法。
    至于什么加强校园安保或是精神病应对,以及被美国的主流媒体、政客当成“重大突破”的“加强购枪者背景调查”,在耿直哥看来也都是一种“一厢情愿”的立法。因为犯罪分子是不会遵守法律的,他们只会去利用法律的漏洞获得枪支。精神病问题亦是如此,有些有精神问题的人平时是不会去看病的,家人也不会去注意他们,就像美国得州枪击案的那个18岁凶手一样。所以所谓的精神病应对和背景调查,对于这些突然作案的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实际效果。
    解决美国枪支暴力不断发生的唯一办法,就是像其他国家那样严格的限制枪支的出售乃至禁止枪支这种杀伤力极高的暴力武器。因为只有枪支是一个不变的、固定的存在。而诸如背景调查、更多精神病关注和应对等针对购枪者的措施,虽然很动听,但这些措施针对的恰恰是最难以捉摸的,变量最大的人,而且还是一大群人,一整个社会的人。

    可问题是,枪在美国早已成为了一个不可能被撼动的存在。美国的宪法已经决定了枪支在美国是等同于“人权”的存在。所以,表面上看在枪支立法上欺诈美国人是美国的政客和媒体,但实际上这场骗局的源头是美国更深层次的国家制度。这个制度决定了美国人注定要与枪支暴力共存,决定了美国人只能在人这个不断变化的变量上想办法——哪怕这个国家连疫情防控这个最基本的人群管控工作都做不好。

    所以,也有一些美国人很认同墨菲的那套控枪的理念:有一丁点的变化,也总比没有要好吧。

    这就是美国人的正能量精神吧?
    然而,这些美国人可能忘了,早在2013年的时候,美国国会参议院的一群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客,也曾在枪支立法上宣布他们达成了“突破性的协议”。当时美国正在经历2012年发生的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的阵痛,那是一起与如今的得州小学屠杀案几乎如出一辙的恐怖案件,死了20名儿童和6名教职员工。

    可到了需要确定具体法条的阶段时,那个协议最终死在了参议院里。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