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原始部落和小国军队开战:他们改Wifi密码!

    亚马逊热带雨林中,至今仍然生活着很多土著原住民,其中就包括亚诺马米人

    他们生活在委内瑞拉边界的亚诺马米土著保护区,肤色深,个子矮,甚至还保持着几千年以来的文化和习俗。

    就像我们对那些森林原住民的想象一样,他们仍然生活在刀耕火种的阶段。

    几万亚诺马米人分为了近百个以血缘关系形成小部落,靠着森林给予的一切生活着。

    亚诺马米人平时种植香蕉木薯、采集水果、用弓箭捕猎动物,或者下河抓鱼作为食物

    他们的衣服,来源于编织的藤蔓以及树叶,而住的房子也是枝干树叶搭成的草屋,三五年就会倒塌。

    但没有关系,三五年后,他们部落附近的猎物也会渐渐减少,当有草屋倒塌,他们就会迁移到另外一块富庶的地区,让森林休养生息。

    对于他们来说,森林就是一切:他们保护这片森林,而森林给予他们吃穿用度。

    这听起来是一个很原始的生活方式,然而这段时间,却有一条让人颇为吃惊的新闻……

    ” 为了争夺 WIFI,亚诺马米人和委内瑞拉军队发生激烈冲突,造成四名土著死亡。”

    是的:冲突的起因,就是咱们用于上网的 WIFI。

    为了拿到 WIFI 密码,这些原始部落,有史以来第一次和军队发生冲突……

    根据媒体报道,这些亚诺马米人,和当地委内瑞拉的军事基地,在 WIFI 上面有共享协议。

    交易具体内容,外界并不是很清楚。

    美国媒体说是亚诺马米人有太阳能发电板,而军事基地提供路由器。而西班牙媒体说是亚诺马米人提供黄金给士兵,换取 WIFI 接入。

    但无论如何,他们是达成交易的:双方使用同一个路由器,信号供给两边使用

    这个交易维持了很长时间,然而,在今年 3 月,委内瑞拉军事基地在更换了一批工作人员后,他们擅自修改了 WIFI密码

    对于亚诺马米人来说:原本好好的交易被突然单方面打破,他们什么都没有做,突然就没有办法连上网了。

    于是,部落派出了几十个人,就准备去管军事基地,把新密码要回来。

    可是,面对这些土著人,驻守的士兵却一口拒绝他们的共享密码要求。

    拒绝变成了口角冲突,进而升级为前所未有的致命冲突。

    一方是委内瑞拉使用枪支的现代军队,一方是使用弓箭的原住民。

    这种一边倒的局势下,原住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部落中有 4 人死亡。死者中包括 1 名 45 岁女性,1 名 30岁男性还有 2 名 22 岁男性。

    除此之外,还有 6 人受伤——但由于亚诺马米人的规矩,他们不想要离开森林,只能让外科医生进来,给他们包扎。

    有亚诺马米的女子在哭泣着:” 我们什么都没做,你们没有权利使用枪支。你们过来是应该保护我们的,你们不需要动用这样的武器。”

    委内瑞拉的人试图让原住民出去,与更高级别的人交谈,然而原住民却拒绝了:“我们的法律规定,在亚诺玛米保护区土地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在这片土地上解决。”

    他们愤怒,然而却并不后悔。

    即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在他们的习俗中,如果有人侵犯了他们重要的事物,亚诺马米人会赌上自己的生命来抗议。

    如果有人在他们村子里面杀了人、性侵了部落的女性、或者偷走了他们的刀,就会被他们的弓箭手包围、指控、最终杀死。

    当他们带上弓箭前往委内瑞拉军方的基地要说法——就意味着严肃的最后通牒,乃至宣战。

    这场 WIFI 之战,并不是单纯的 ” 冲动 “,而是他们认为,这是在保护 ” 不可或缺 “的东西。

    对于亚诺马米人而言,他们这次可不是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东西就大动干戈:WIFI不是可有可无的娱乐品,而是生存必需品

    和他们的弓箭与刀一样,是保护他们、保护这片森林的武器。

    美国媒体指出:过去几十年来,亚诺马米部落不断与出现在当地的非法淘金者发生致命冲突,不断有人死去,但是只拥有冷兵器的他们,并没有对抗非法淘金者的办法。

    对于亚诺马米人来说,他们生来就要守护这片森林,必须与这些非法淘金者对抗,无论什么样的办法。

    所以,在武器无法对抗的时候,他们需要联络委内瑞拉政府,派遣军队帮助他们处理掉前来非法采矿、伐木、毁坏森林的淘金者。

    这是能够救命的东西,甚至可以说,这是血的教训带来的 “WIFI”。

    2020 年 6月,有非法淘金者杀害了两名亚诺马米人,然而因为他们地处偏远的森林深处,这个消息需要整整两周,才能够到达外界,为时已晚。

    所以,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他们才不得不引入了现代设施,在部落里面安装了天线,连上WIFI,让暴力事件得以迅速控制、缓和。

    引入现代科技,是他们不得已的选择。

    在整个地球的人类都已经进入现代文明的现在,亚诺马米人想要守护他们原先的文化习俗,需要对抗的东西越来越多。

    曾经,他们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只需要与森林中的危险野兽对抗。

    然而 1970年,亚诺马米地区发现了黄金后,引来了大批非法淘金客,同时也带来了麻症、伤风等疾病,对于这些病毒毫无抗体的亚诺马米人大批死亡。

    他们靠着族民的骁勇善战,一次次和入侵者战斗着,勉强维持着自己几千年来的习俗。

    后来,委内瑞拉政府为他们划分了保护区,留出了为他们保留习俗的一块 ” 孤岛 “。

    然而,在现代文明社会的人们试图 ” 保护 “亚诺玛米文化的时候,总会有人需要和亚诺马米人接触,带来属于外界的东西。

    当亚诺马米人不再与世隔绝,现代文明也慢慢浸染进来——无论善意,还是恶意。

    而一旦改变,它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显然,WIFI 并不是亚诺马米人部落中唯一的现代物品。

    当第一个非法淘金客走入这片森林,和与世隔绝的土著们接触的时候,流传了几千年乃至上万年的亚诺玛米文化,就注定要走向衰亡

    代代相传的自然原始文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习俗,在森林中靠着时节交替生活的独特文化……

    这一切,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显得那样脆弱。

    最先流入的是铁器——当他们打败淘金客时,对方的武器自然也会留到他们的部落之中。

    而后,是衣服和鞋子。

    亚诺玛米人传统中,无论男女几乎都只是遮蔽下半身——这不仅是因为热带雨林温度很高不需要保暖,也是因为原始方式制成的衣服本就脆弱简陋,和现代化的衣物无法相比

    再后来,是 ” 医学宗教 “。

    亚诺马米人信仰的萨满教,靠着草药、致幻药物和传统巫医来祛除人们的疾病。

    但是,一旦他们见证了现代医学带来的 ” 奇迹 “、认识到那些几乎堪称 ” 药到病除 ” 的药物,他们就不会再相信萨满。

    ” 现代医学 ” 替代了宗教,成为了他们的新信仰。

    流传了千万年的萨满教,已经在许多亚诺玛米人的定居点完全消失。

    某种程度上,这些都是为了 ” 保护 ” 亚诺玛米文化,或者说让他们有能力在现代文化面前保护自己,而不得不流入部落的现代之物。

    但是,同样也是这些现代文明下的产物,给传统文化,甚至是亚诺马米人的人身安全,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威胁。

    驻守在此地的军队,成为了他们经常互相交流、互通有无的对象;前来记录他们生活的人类学家、摄影师,支持他们的非政府组织人员,前来帮助他们的医生,都成为了外界文明流入的方式。

    没有人能够责怪这些好奇的亚诺马米人——越天真,越想要触碰,越想要模仿。

    照相机、摄像机、DVD 播放机旁边永远围绕着很多亚诺马米人,前来治病的医疗队永远会受到簇拥。

    年轻人围在外来者的身边,看着这些新奇的东西,学习着使用。

    各式各样现代文明社会的东西,一个接一个地进入这些部落。

    医疗设备、电脑、各种药品、火柴、巴西餐、流行歌曲、葡萄牙语、现代时尚、握手和拥抱……

    真心想要保护亚诺马米文化的人会尽量控制外来文化的流入,但这里绝对不止有 ” 保护者 “,更有很多心怀不轨之人。

    过去这些年,亚诺马米地区大约有两万名进入此地破坏森林非法开矿的淘金客,很多亚诺马米人因为和他们发生冲突而丧命

    他们是亚诺玛米人的敌人——但有的时候,他们会假装自己没有恶意,带着高度数的蒸馏酒、乃至毒品作为 ” 友谊的见证 “大量供给给亚诺马米的男性。

    因此,很多对此毫无防备的原住民男性都沾染上了酗酒和吸毒的恶习。

    这当然不是 ” 好心”,甚至曾经发生过外来淘金客趁着部落中的男性喝得烂醉,扬长而入性侵部落中的女性,包括未成年的小女孩,或者已经有丈夫的女性

    上个月,就有一名 12 岁的亚诺玛米小女孩遭逢噩运。

    那些淘金客进入部落,从小女孩的姑姑那里带走了她。姑姑试图保护这个孩子,但没有成功。

    而最终,小女孩被残忍地性侵致死。

    人类学家卡洛斯 · 福斯托称:“在这些非法淘金客大量入侵的亚诺玛米保护区,性侵和死亡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此外,当地驻守的军队,本应是为了保护亚诺马米人而存在,却也同样在伤害着他们,试图与土著女性发生关系。

    军队士兵长期驻守此地,于是有很多人都想要和原住民女性发生关系。

    曾经有一名土著女性在接受采访时称:” 他给我外面丝线和食物作为礼物,我同意和他发生了关系。”

    部落中的男性会认为这是耻辱进行抗议:”他们自己有老婆,却和我们的妻子女儿发生不正当关系,毫不尊重我们的权利。他们不应该这样虐待我们。”

    然而,当地士兵却觉得:” 这是成年人,你情我愿,没有必要干涉。一段关系持续两三年,怎么能叫性虐待呢?这再正常不过了。”

    无论是否应该进行道德谴责,但这是不争的事实。

    现在,有些亚诺马米人的部落中,一个 100 多人的村子,甚至会有十多个混血儿。

    混血儿不会被视为亚诺马米人,而会被视为”Caboclo”,不享受政府给予土著的特殊待遇和保护,也无法继承亚诺玛米的文化,很有可能会和父亲一样去外界生活。

    而长此以往下去,亚诺玛米村落的人,将会越来越少。

    直到最终——种族灭绝。

    这是表面上的 ” 你情我愿的自由恋爱”,但实际上,是这些士兵利用他们与这些原住民女性并不来自同一世界的优势,对与世隔绝的亚诺玛米人进行一场来自文明社会的倾轧。

    就像是成年人和幼童,或者老师和学生,他们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并不平等。

    对于与世隔绝的年轻亚诺马米人而言,外界的诱惑力难以抵抗,而且来源单一。

    于是,这几乎变成了一种控制手段。

    这次的 WIFI 战争,只是正在消亡的亚诺玛米文化的一个缩影。

    他们的文化被保护着,却无可奈何地走向消失。

    有志愿者想要帮助他们保护传统文化,可外来者的干预,又成为了让文化彻底消失的一部分。

    而这些部落中的亚诺玛米人,他们之中有很多都向往着外界的文明,却又仅仅因为出生在此地,就一辈子无法享受现代文明带来的便利与快捷,不得不过着最原始的生活。

    一声长叹……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