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俄乌战争百日:一些事情永久地改变了

    到今天,俄罗斯发动的对乌战争已经整整走过了100天。

    战场的情况对俄罗斯来说不乐观。在其占领的赫尔松州,乌军发起反攻,并控制了其东北部20个定居点;在顿巴斯地区,双方在数个战线展开交锋,俄方行动乏善可陈,特别是在北顿涅茨克市的拉锯战中,乌方收复了部分失地,俄方占据地区重新缩小到50%左右;哈尔科夫州方向,俄方针对巴尔文科夫和洛左娃的进攻均失败,而在该州伊久姆附近作战的俄第35集团军据报几乎全军覆没。

    另有消息指,俄军前线部队再次换帅,俄罗斯东部军区前指挥官、国防部副部长根纳季日德科取代亚历山大德沃尔尼科夫担任驻乌部队最高指挥官。

    尽管前线情况仍陷于胶着,战略相持局面没有任何改变,然而俄罗斯官方却在摩拳擦掌,计划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根据俄罗斯国防部下属的一个委员会6月1日所称,俄军将在清除顿巴斯的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和乌政府军后,采取第三阶段“特别军事行动”,进军并控制尼古拉耶夫州、敖德萨州和哈尔科夫州。

    正如前面提到的,俄方在收缩战线主要聚焦于乌东地区后,针对哈尔科夫州等乌克兰其余地区的武装进攻仍在持续,不知莫斯科如何定义目前的行动和即将采取的“第三阶段”的“特别军事行动”的关系。

    但其公开披露将开启第三阶段“特别军事行动”可能意味着,就像其草草宣布“成功完成”第一阶段特别军事行动,转向第二阶段“特别军事行动”一样,宣称第二阶段的特别军事行动“赢”了,尽管俄方第一阶段的全面攻势并未如其所宣传的那样完成,第二阶段离其“解放”的目标也很遥远。

    根纳季·日德科

    对克里姆林宫来说,它太需要胜利了,假如不能获得胜利,那么至少也要“制造胜利”。

    结合莫斯科正在利用全球粮食危机大做文章,试图迫使西方以解除部分制裁来换取俄方停止对乌克兰的粮食出口的干预,以及法德及土耳其领导人围绕俄罗斯结束战争、推进和平谈判展开斡旋等情况来看,克里姆林宫的打算可能是,争取在乌克兰战场的更多胜利,加强其在新一轮俄乌谈判中的立场,并为体面退出战争,达到“最不坏”的目标,保留一条通道。

    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战争中的惨淡表现正在极大地改变欧洲地缘政治和全球战略格局。

    首先是俄罗斯作为世界单独一极地位的动摇,将重挫晚近国际政治中的多极化运动,深刻改变大国关系和全球战略格局。

    俄乌战争进入到第一百天之际,清楚地显示,它不会按照克里姆林宫的意图结束,莫斯科将会受制于乌克兰、北约和超级大国,被拖在战争中,持续消耗本国财力、军力、国力,最终如同美国防长奥斯汀所称的失去发起新的战争和挑战的能力。

    届时,俄罗斯将空有大国的架子,却无相应的实力,变成真正的“纸老虎”,由此将削弱欧洲主权和欧盟战略自主倡导者试图联合莫斯科制衡超级大国的努力,加强美国在西方内部的主导地位和领导力;同时也将削弱美国的对手结盟或准结盟以增强对抗实力的努力,加强美国在战略竞争中的优势,从而恢复并巩固冷战结束早期美国曾获得的首要大国地位,

    这就自然产生了一个重大后果,欧洲地缘政治将发生巨变。法德主导的欧盟联合俄罗斯制衡超级大国变得困难,而在乌克兰战争中西方内部的分歧将随着战争结束进一步分化欧盟成员国,使英国主导下牵制法德的势力崛起,帮助超级大国维护其所希望构建的欧洲地缘秩序。

    另一个重大后果是大国关系和全球战略格局的改变。俄罗斯失去了作为超级大国的战略对手的地位,下降到次要位置,华盛顿不需要付出主要精力加以应对,而是更多地依靠欧洲内部来束缚住莫斯科的手脚,使其无法腾挪,并将势力伸展到区域之外的更广阔世界,这将很大程度上削弱全世界范围的反美力量。

    西方内部更加团结,反美力量式微,将使美国能够腾出主要精力、资源和力量投注到与“唯一的战略对手”的竞争和对抗中去。

    这是美国务卿布林肯最近有关政策讲话低调、内敛并平衡的重要背景:当超级大国拥有自信和优势时,反倒不那么咄咄逼人——咄咄逼人往往是色厉内荏的表现。

    一些人认为可以利用俄罗斯在欧洲的战争牵制住超级大国的想法可能是浅薄的。

    俄乌战争还为华盛顿造成了一个重大机遇,使其做到了以前想做而做不到的事,就是成功借此“激活”了北约,推动了北约战略转型和战略任务向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转移,推动了跨大西洋和跨印度-太平洋盟友及伙伴体系的整合,有助于弥补华盛顿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军事薄弱环节和短板,从而加速了以外交和政治为主构建的“四方安全对话”+以军事安全为主构建的战略东转的北约和“AUKUS”机制+以经济贸易为主构建的“印太经济框架”三位一体的美国相对完整的竞争和对抗体系的形成。

    经过4月的北约外长会议到即将举行的北约峰会,这一冷战之初缔造的战略工具将提出应对美国战略对手的新“战略构想”,初步完成其战略目标、任务和目的地的转型。

    推动北约战略转型的过程,特别是利用大国对俄乌战争的态度作为转型依据,反映了美国作为领导了二战和冷战的拥有成熟的战略经验的大国的深谋远虑和长于规划一面。

    借助俄乌战争局势,华盛顿不仅有机会更加“超脱”,聚力于应对“唯一的战略对手”,而且使其能够说服主要盟友同意北约转型,将其变成实施大国竞争的新工具。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