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共事15年 乔伊斯终于对莫里森有意见了

    本文译自SMH,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资深评论员James Massola周六在《悉尼晨锋报》上发表评论文章,揭示乔伊斯副总理(Barnaby Joyce)与莫里森“短信门”事件背后所发出的信号。

    全文如下:

    有人真的相信Barnaby Joyce和莫里森乱七八糟的事到此结束了吗?

    副总理曾曝出言论,“就我的观察来看,他(莫里森)是个伪君子和骗子,并且持续了很长时间”。对此,他可以简单地道歉,但就这样,我们会忘记这件事而让它过去吗?


    副总理Barnaby Joyce和莫里森本周在国会(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几乎所有人都曾在某个时间点发过关于其他人的暴躁短信,Barnaby发这么一条针对老板的信息并不令人意外。

    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人们会原谅、忘记他们了解到的事情。随着一周周时间过去,随着政府放弃了一个又一个目标,政府持续关注着自身而非国家,导致陷入了更深的泥潭。

    与陆克文-吉拉德政府后期的相似之处开始不时出现。

    例如,在2012年初,陆克文第一次被挑战的前夕,时任财长Wayne Swan试图炮轰他的最佳伙伴,发表了一份言辞激烈的声明,指责陆克文“没有工党价值观”。

    Wayne Swan打响了发令枪,在接下来的18个月左右,对工党的评价越来越差。最终,公众投票将工党赶下台,尽管人们当时对反对党领袖艾伯特的态度也不明确。

    回到现在,我们在这短短的一周内了解到,Gladys Berejiklian认为总理是个可怕的人,一位未透露姓名的部长同僚认为莫里森是个精神病患者,而Joyce认为他“热切地将真相变成谎言”。

    我们已经知道,莫里森的前任谭保和法国总统马克龙都认为他是个骗子,而前自由党议员Julia Banks则感觉自己被总理办公室欺负。这些并不是莫里森的政敌对他的评价,而是他的盟友和朋友。


    Barnaby Joyce去年3月发出的短信(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Joyce说,他对Brittany Higgins说的关于莫里森的言论是基于假设和常识的推断。现在两人已经建立了一对一的工作关系,他才发现莫里森是个遵守协议的人。

    真的吗?自2009年以来,Joyce和莫里森几乎一直在影子内阁和现任内阁任职,他们一直在内阁的支出审查委员会工作,一起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一起参与数百个党派会议,无数的领导小组会议和电话联系。

    Joyce是否真的希望选民觉得,在和莫里森共事15年后,他到最近才对总理有了正确的看法?

    我们也知道,总理办公室试图抢在《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之前澄清此事,将Joyce的道歉和莫里森的原谅打包传递给竞争对手的报纸。

    这一切都太漂亮了,就像周六早上快速的新闻发布会一样,周日早上在Insiders上接受David Speers采访的最后一分钟决定退出也是如此。

    尽管莫里森和Joyce可以搁置分歧继续有效合作,但是Joyce的言论最终指向一件事情:他自己一方的人对莫里森的性格提出问题。

    这是工党长期以来一直在加强攻击的一个弱点,而这次泄露的短信让问题复杂化到了反对党做梦都不敢想的程度。

    就像选民们目睹了陆克文与吉拉德的混乱一样,带着虚假的微笑和虚假的通稿,选民们也看穿了这种操作。这个自由国家党政府将会发现,一个不可挽回的境地正在迅速逼近。

    因为在公众面前玩花样是行不通的。

    James Massola是《先驱太阳报》和《周日时代报》的时政记者,曾任首席时政记者。他在雅加达工作时,曾获肯尼迪杰出外国记者奖。

    (Carol)

    本文译自SMH,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