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对俄乌战争首破“红线”:美国的大棋局

    以对乌克兰提供包括海马斯高精度多管火箭炮系统在内的新一轮武器援助为标志,华盛顿实质性突破了此前不向基辅援助进攻性武器的“红线”,也标志着俄乌战争进入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为乌克兰进行的第十一轮安全援助,是在美国会通过高达400亿美元综合援助法案和“乌克兰民主防卫租借法案”后首次实施的重大行动,而且出现了从提供防御性武器向提供进攻性武器的飞跃,意味着华盛顿正在向世界宣示,其将成为基辅最可靠的“军火库”和最稳固的战略后援。

    美国是率先并坚持向国际社会发出俄罗斯对乌战争预警的西方国家。关注俄罗斯形势的都应对此记忆犹新:在战前,拜登当局不断强调莫斯科将对基辅发起战争,但克里姆林宫一再坚决否认。

    然而最终事实证明了华盛顿的正确和预见——普京当局在与美国、北约和西方三个平台围绕安全保障所进行的谈判刚刚开局之际,就迫不及待地先对“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进行“外交承认”,并很快发动了对乌克兰全境的所谓“特别军事行动”——事实上早已进展到战争模式。

    乌克兰战争启动后,华盛顿表现得相当谨慎,在对乌克兰进行军事和财政援助问题上。泽连斯基当局赢得莫斯科对乌开展的第一波“闪电战”行动,为鼓舞美国和西方开启大规模援助和支持发挥了关键作用。

    西方情报机构早先普遍认为,莫斯科在发动对乌克兰的攻势后很快就将控制局面。但它们都失算了。正是乌克兰朝野誓死抵抗俄方侵略,并取得显著战绩,彻底改变了西方的整体保守姿态,对乌援助、支持才全面提上议程。

    华盛顿的战略隐忍,事实上一直延续到白宫促成国会通过400亿美元额外援助法案和“乌克兰民主防卫租借法案”前夕。这两部法案的敲定,为拜登当局升级对乌克兰的支持,开辟了道路。

    新一轮高达七亿美元的援助作为美国额外援助法案的第一个步骤,就打破了过去的禁忌,向基辅供应进攻性武器,充分表明了这一法案的性质和意义以及白宫的战略决心。

    这是一局真正的大棋的新进展。

    地缘政治发源于欧洲大陆,但近代以来真正的全球性大国只有英国和美国。它们在对待俄乌战争中表现迥异。

    德国和法国是西方阵营一部分的同时,热衷于从地缘政治角度利用俄乌战争局势,来实现自身的政治和外交目标,而超级大国和它最亲密的盟友英国则更多地从维护二战后的世界秩序和全球战略格局来思考和应对俄乌战争。

    前者迄今在武器供应方面不仅比美英及其他基辅的密友迟滞,而且严格恪守防御性原则,在交货速度上也落后于其他国家。它们始终念念不忘其地缘政治意图,念念不忘欧洲主权和欧盟战略自主,将俄罗斯视为制衡世界主要大国的伙伴,在帮助基辅的同时,不希望俄罗斯彻底出局,因此在某些行动方面看上去迟疑不决。

    对于后者来说,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进攻虽然冒失和愚蠢,但不失为重构欧洲地缘战略格局和全球战略格局,并深谋远虑地达成其长远战略目标的重要机会。

    英国脱欧削弱了欧盟的力量,符合华盛顿的战略利益,而法德即便在俄国吞并克里米亚后仍尝试与其媾和并在重大问题上展现不同姿态的态势,成为威胁美国重要利益的因素。

    克里姆林宫不顾一切发动对乌战争,从局部来说是不幸的,带来重大牺牲和损失,但从美国的全球战略及其试图维护和加强的世界秩序来说,又是极为有利的,有助于打断法德及其领导下的欧盟与俄罗斯潜在的战略合作可能性,有助于重塑整个西方基于共同价值观和利益的团结,有助于加速削弱俄罗斯、击败俄罗斯,减轻华盛顿的全球战略负担,进而赢得集中主要精力于应对其当前的“唯一的战略对手”的有利局面。

    从美国的战略转型、布局、进展以及在俄乌战争中已经取得的有利态势等角度来看,这更像是个规模巨大的棋局。

    拜登事先张扬普京进攻基辅的计划是这局大棋的开端。美国情报部门通过在俄罗斯的内线获知普京对乌战争精准计划,基于此推动与莫斯科的密集外交接触,在试图将其引导至符合华盛顿意图的轨道的计划未获完全成功后,深悉克里姆林宫的焦急心态的白宫决意将计就计,并未在战前尽最大努力对战争予以阻止,而是以拒绝满足莫斯科的额外战略胃口——即克里姆林宫在战前积极推动的安全保障新条约谈判——的方式,顺水推舟地使处于某种绝望状态的普京在焦虑中作出了其开始政治生涯以来最致命的战略误判和决策,悍然发动了对乌战争。

    华盛顿的唯一失算之处可能是所有人都曾犯过的错:高估了莫斯科的实力,低估了基辅的意志和能力,从而在最初阶段表现得过于谨慎、保守。一旦乌克兰方面取得对俄方“闪电战”特别是全面攻势的第一阶段的总体胜利,白宫即启动了对俄乌战争背景下的俄罗斯的战略:

    在战争中拖住莫斯科、制裁莫斯科、限制莫斯科、孤立莫斯科直至击败莫斯科,加速其全面溃败,加快取得对俄战略竞争的胜利,与此同时,破坏俄罗斯作为关键一极与国际力量结盟的态势,打破法德等欧盟主导力量与莫斯科战略媾和的希望,加强整个西方的团结,提升美国的盟友力量,为其正在全面推行的大国竞争战略服务。

    美国在其结束孤立主义外交传统后,在外交战略中往往推行“阳谋”——实施公开的战略策略,有时甚至故意高调宣扬,很大程度上是要迫使对手知难而退,作出理性选择,为避免最坏结局,采取明智路线,减少双方的消耗、损失甚至牺牲,从而将利益最大化,敌意和伤害最小化。

    2022年2月11日,乌克兰士兵看向卡车上装载美国援助的FGM-148标枪导弹。(Sergei Supinsky/AFP)

    已经公开的一些信息表明,华盛顿在俄罗斯发动战争之前,就已与泽连斯基当局进行了及时合作,开展了密切的情报、信息、战略协调、军事部署、网络安全等一系列领域的合作。

    负责美国网络司令部并领导国家安全局的保罗中曾根将军日前说,作为“追捕先锋”行动的一部分,美国帮助乌克兰在俄罗斯2月份入侵前几天防范漏洞。“我们应基辅政府的邀请于2021年12月前往与他们一起工作。我们在那里待了将近90天。”

    而在战争过程中,美国也已经基于合法条件在乌克兰进行了进攻性网络行动,并借此为总统和国防部长提供一系列选择。

    这更证明华盛顿对俄乌战争是有备而来。一些新迹象表明,白宫在巩固和加强欧洲方向布局的同时,正在将重点转向印度-太平洋地区——美国大棋局的更大组成部分,开展行动。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