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疫情期间 我在北京做兼职核酸采集员

    刘洋大学学的是护理专业,2015年毕业后在医院工作了一年半,辞职转行,现在北京朝阳区一家室内装修公司上班。近日,北京疫情加剧,她的日常工作减少,于是应聘了日结兼职核酸采样员。

    以下是刘洋的口述:

    01

    我大学是学护理专业的,2015年毕业后在北方一座四五线城市的医院实习了一年,工作了半年,月薪2000多元,工作还很累,我就辞职了。

    2018年底,我到北京来,在一家室内装修公司上班,公司在朝阳区,我独居在通州。前一段时间,因为北京疫情严重,四月底,我开始居家办公。过了几天,因为公司库房实行静态管控,工作没法推进,我的工作量减少了很多,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每天晚上处理一下就行了。

    因为白天无事,居住小区每天都有核酸筛查,我就想在自己小区或附近小区做核酸检测志愿者。我自己除了有护士证和护士执业证,2020年在老家也当过核酸采样志愿者,学习了防护服的穿脱、消毒消杀和采样等基础操作。但在通州的家中,线下询问工作人员后,得到的答复是,附近暂时都不需要志愿者。后来我有事回了一趟在朝阳区的公司,发现园区人非常少,看起来也不需要志愿者。

    在线下找无偿的志愿者工作失败后,我又在网上搜寻了起来。在各个社交平台和招聘网站上,我用“志愿者招募”“通州志愿者”之类的关键词,找了好几轮,结果看到不少第三方,也就是劳务中介招聘核酸采样兼职的信息。搜了一圈后,我觉得做有偿的兼职也不错。

    其实,我有个大学同学在深圳做护士,今年春节时,深圳疫情比较严重,她休息时就做过兼职核酸采样,时薪八十元到一百多元。她还建议我也去看看,不过我当时上网找了一下,发现招聘兼职的,一般都要求连续工作十五天或者一个月,如果工作地点在疫情管控区域或者是中高风险地区,是闭环管理,提供食宿,但如果在非管控区工作,就需要自己解决食宿。当时我担心兼职影响到本职工作,就没去。

    所以这次,我选的是北京地区的兼职,从招聘信息看,日薪从40元到60多元不等,其中时薪60元以上的,工作地点基本都在管控区,或者是需要采样员上门单采,或者是需要采集环境样本;时薪50元左右的,则一般是核酸大筛查。

    因为是通过中介,我猜40元时薪的,应该是被扣去了一部分工资,所以最后就选择了一个标明50元时薪的中介。我当时其实还有个限制条件,就是担心本职工作随时复工或遇到紧急情况,所以只选择了连续工作3天以下的。长期兼职和短期兼职,除了周结、月结和日结的区别外,长期兼职还有可能包食宿,短期的则没有。

    加上中介微信后,除了问应聘要求,我还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去了核酸采样点之后,健康宝会不会出现弹窗。得到不会弹窗的答复后,我根据对方的要求,提供了姓名、身份证、手机号、护士证和执业证照片(电子版本也可以),并约定了工资次日结,转账到银行卡上。因为只做一天,也没有签合同。

    我想过对方可能是骗子,但是就算被骗了,顶多就多干一天活,所以也不太在意。确定后,我就被拉入了兼职群。到现在,我已经加入了很多这样的群,里面除了中介,就是兼职核酸采样员、兼职信息录入员、兼职检测员。

    这些兼职人员里,据我的观察,要么是现在在医院工作,利用空闲时间来兼职的;要么是以前在医院工作过的,有经验,懂操作。其中兼职检测员的要求最高,需要有PCR证明,就是核酸检测资格证明;兼职采样员,一般要求有护士证或者执业证,有些要求双证齐全,还有的要求有采样经验,因为开始工作有的并不会统一组织操作培训;兼职录入员则不需要什么经验或者证件,只需要在自己的手机上安装专门的软件就行了。

    02

    我第一天采样的地方在大兴,因为上午9点就要开始工作,所以我早上5点多就起床了,6点多出门,8点半到达了采样地点。采样搭档是现场分配的,我和另一位兼职者一起,一人坐一张桌子,上午的采样在11点结束,下午则从1点半开始,5点半结束,加起来一共采了600多个样本,赚了425块钱。

    经过一天的采样,下了地铁后,我步行都很费劲。因为采样的桌子是标准高度,对我来说有点高,只能站着采样,忙的时候感觉不明显,一停下来,就感觉胳膊累得抬不起来,腰酸,腿疼,脚也疼。脱下防护服的时候,既感觉好凉快,正常呼吸好舒服,又感觉身体酸痛特别明显,一动都不想动。第二天早上起床,更是浑身疼痛,根本起不来。那些平时一直工作的医护人员有多辛劳,可想而知。

    休息了一天后,我又在群里报名了朝阳某乡的一日兼职。虽然更近,但因为要求早上6点集合,所以我凌晨4点40就起床了,在集合点的政府食堂吃了早餐,随后7点开始工作。这一次,我做的是社区采样,在检测的从小朋友到老人都有。上午过来的多是中老年人,早上6点40,我们东西还没收拾好,就有老年人在排队了。下午来的年轻人和小孩则比较多,队伍一直没断过。

    和上一次不同,这次我只需要在上午工作,下午则由医院抽调来的护士换班。但我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社区办公室里休息待命,包括下午接班的护士,其实也是一早就来集合报道了。那天我们一共采了1600多个样本。

    03

    真正体验过,才明白核酸采样员有多辛苦。

    穿好防护服之后会觉得闷热,我不爱出汗,但是头发一直被帽子捂着,汗水会从帽边落下来,打湿碎发。还有就是口罩勒耳朵,本来戴得正正好的,但是随着我动来动去,口罩逐渐下滑,就会勒耳朵,我问了很多同行,还上网查询,大家都说没办法解决。眼镜下滑也是个问题,因为穿好防护套装后不能用手推,只能半蹲着抬头。

    还有一个要注意的,就是穿好防护服之后,要尽量避免上厕所。一是浪费时间,穿脱防护服,加上来回,得花十几分钟,让居民在热天里等着,谁都不高兴;二是防护服只能用一次,上一次厕所,就多用一套防护服,虽说现在物资充足,但能省一点就省一点。要采样时,除了当天早上喝一杯豆浆,我一般前一天晚上10点开始就不喝水了。

    做核酸采样,有温暖的事情,比如好多人拿着样本管过来时,会主动先把盖子拧松,让我省点力,还有好多中老年人会对我说“真是辛苦了”,包括小孩子,配合度都很高,还会说“谢谢阿姨”“阿姨辛苦了”。

    不过也有不配合的,有的是棉签刚放嘴里就往后躲,还有的把嘴闭上含着棉签,不想让人捅得太深,不过捅得浅了,也有人犯嘀咕,甚至有人采样结束,还站在旁边不走,戴好口罩指责我捅得“太难受了”。

    对这些,我都没有还口,我这人心态比较好,不太在乎。疫情三年了,好多人的正常生活都受到影响,大家的疲软和烦躁也是可以理解的。其实不光居民,医护人员也挺疲惫的,从我个人的经验,大家工作的时候,状态还比较饱满,但一歇下来,就脱下防护服猛喝水。尤其是长期工作的医务人员,不工作时,基本就瘫坐在休息室,话都不想说,那种状态,一看就觉得,他特别累。我们兼职的人状态要好一点,因为工作强度没那么大,干几天歇几天,工作时间自己可以控制。

    我把自己经历发在网上有,有很多人会评论或者私信问我,怎么报名,靠不靠谱。其实这份工作没什么保障,不签合同,也没有保险,也有居民不太能接受兼职采样员,默认采样员都是医院抽调出来的医护工作者,但对我来说,不管大家接不接受,能用自己的专业做点事,就是有意义的。

    前两天,我本职工作的公司发布了公告,说五月的工资按照实际到公司的天数计算,相当于剩下的时间我可以自由支配。于是我找了一个连续工作一周的核酸采样兼职,不包食宿,完工结工资。不过总的来说,我还是希望以后不要发生这种招人的情况了,因为这样意味着疫情严重,人手不足。我还是希望疫情可以尽快得到控制,我们的生活可以快些好起来。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