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梁王彭越封地在哪?刘邦为何非要杀他

    刘邦封彭越为梁王,定都定陶(今山东菏泽定陶区),封地是秦朝的砀郡及东郡南部地区,后拆分为四个郡国。战国时期魏国的都城是大梁,因此魏国又称梁国,魏王也称梁王。彭越的梁国与战国末魏国相比,少了东郡北部地区,算是一个缩水版的魏国。不过梁国位于中原富甲一方的地带,人口众多,商业繁荣。

    我们从今菏泽曹州古城(始建于南北朝之北魏时期)外圆内方的风格,感受一下附近的定陶古城之格局。

    彭越是魏国人,在大野泽周边起兵。彭城之战前刘邦为了拉拢彭越出兵项羽,封其为梁相。不过彭城之战后,彭越就不肯再直面项羽的兵峰。刘邦采用张良之策,派太尉卢绾领两万多兵,裹挟彭越一道出兵项羽后方。结果卢绾在前面冲锋陷阵,彭越在后面捡战果,两次为刘邦解荥阳之围。

    刘邦与彭越并无兄弟感情,纯粹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梁王席卷千里,南面称孤,早已成为刘邦眼中钉,欲拔之后快。刘邦处理彭越只是时间问题,只是燕王臧荼、楚王韩信、韩王信、赵王张敖、代相陈豨优先级更高而已。

    刘邦在定陶称天子时,给彭越吃了一块骨头,拜老将郦商为梁相。梁国都城正是定陶,当时天下数十万兵马屯驻附近,彭越敢怒不敢言。不过郦商这个梁相,并不到梁国就任,彭越也就勉强接受了。

    刘邦第一次抽调彭越兵马,是北上灭燕王臧荼时。当时刘邦以梁相郦商为先锋,而郦商又派人到梁国,希望梁王派兵增援。

    彭越心中一百个不愿意,还是派奚意率军五千北上。

    奚意本是魏王豹麾下的郎骑,魏王豹西迁到西魏国时,奚意没有追随,而是留在西楚霸王的砀郡。彭城之战期间,奚意见诸侯军声势浩大,便率数十人投奔了大野泽附近的彭越。

    奚意手上这五千兵,是他在历次战争中积沙成塔培养起来的,彭越一直比较忌惮。通过这次调兵,彭越正好去掉一个心腹大患,所以也未推辞。

    奚意军北上后,在灭燕王臧荼的过程中也有战功,从此没有再回梁国。因此刘邦授奚意为太原都尉,封成阳侯,食邑600户。

    刘邦第二次抽调彭越兵马,是北上灭代相陈豨时。当时曹参统率的齐国的兵马被陈豨部将张春阻挡在聊城,刘邦的兵力捉襟见肘,因此请梁王彭越亲自领兵增援。

    彭越进退失据,他若带兵去,后方被汉军鸠占鹊巢怎么办?若不带兵去,刘邦秋后算账又怎么办?

    彭越多次托病拒绝出兵,刘邦却不厌其烦派人讨要援军。最后彭越想了一个万全之策,将梁国近六万机动兵力一分为二,自己称病不往邯郸,率兵近三万镇守梁国,由心腹卫胠率军三万整北上增援刘邦。

    彭越和卫胠,好比刘邦和卢绾,张耳和陈馀,都有多年过命的交情。

    卫胠北上后,在征讨韩王信、陈豨的战争中,立有战功,受封武原侯,食邑2800户。此后卫胠也不再回梁国,而是交出兵权,回封地养老。

    经过两次抽调,梁王彭越的兵力还不如当初在大野泽的鼎盛期,机动兵力不足三万,很难守住梁国这么大的地方。

    公元前196年,梁国太仆跑到洛阳告发梁王彭越,说其意图谋反。

    刘邦知道机不可失,立即起兵东进,梁国太仆的内应打开定陶城门,梁军猝不及防。刘邦先将彭越擒到洛阳,再下诏废为庶人,流放到蜀郡青衣县。

    彭越率数十名死忠,装载了十余辆财货,从关中前往巴蜀,没想到在关中郑地遇到吕后。郑城是西周时郑国的初封地,当年商议逃跑时便是在这里被守军阻挡捉拿。

    彭越与吕后并无交集,不过见了皇后,他还是在路旁三叩九拜。

    吕后假意慰问,彭越泪流满面,自称无罪,希望能够得到吕后同情,进而为自己向刘邦求情,纺织机回昌邑故里。

    吕后好言安慰,许诺一定还彭越一个清白。于是彭越千恩万谢,跟随吕后回到洛阳。

    然而吕后见了刘邦,直言不讳说彭越这种人,如果放入巴蜀,早晚割据称王。而蜀道艰难,放彭越如放虎归山,养虎为患,不如诛杀之。

    刘邦不能亲自杀彭越,如今有人代劳,自然一口应允,交给吕后全权办理。

    公元前196年三月,吕后将彭越枭首,悬其首级于洛阳,尸身处以醢刑(剁成肉酱),分赐其他王侯,并诛三族。

    吕后与彭越无冤无仇,为何要上这等残酷手段呢?

    吕后杀韩信,原因是拉拢郦商,但用如此残酷的手段杀彭越,又是为何呢?

    这一年,太子刘盈14岁,赵王刘如意11岁。太子刘盈与赵王刘如意之争,已进入决胜阶段。当时吕氏顶梁柱吕泽死了三年,刘邦兵权在握,是否废长立幼,就凭刘邦一句话。

    刘邦将一直跟随自己身边的御史大夫周昌,拜为赵相辅佐赵王刘如意,又派人通知燕王卢绾,准备改立太子。

    吕后杀韩信和彭越的手段,起到了震慑作用。赵相周昌从邯郸来到长安,吕后立即请到寝宫。

    周昌硬着头皮进入皇后寝宫,想不到吕后行跪拜之礼。皇后跪拜大臣,真是天下奇事。什么叫能屈能伸,吕雉真是教了大臣如何做人。

    朝堂上,刘邦提出废立太子,群臣惊骇,黑压压的跪一地,一个个微言大义,无非说是立嫡以长,古今通例,且东宫册立多年,并无过失,如何无端废立,请陛下三思云云。

    刘邦不肯听从,令人草拟诏书,御史大夫兼赵相周昌大喝道:“不可!”

    刘邦像个小孩,冲下去骑在周昌脖子上,俯首问道:“汝是赵相,反不帮赵王说话,汝看朕是何等君主呢?”

    周昌扭头怒视刘邦,假装骂道:“陛下好似夏桀、商纣嘞!”

    刘邦听了不觉大笑,站起身来,不再坚持写废立太子的诏书。

    当年在沛县,刘邦与这帮兄弟就嬉笑怒骂,一次把夏侯婴弄伤还差点吃官司。周昌虽不是沛县人,但从担任中尉起,一直跟随刘邦左右,相处也有十几年了,对刘邦这种嬉笑怒骂的行为非常了解。

    随后刘邦将东郡北部并入梁国,立第五子刘恢为梁王。此时的梁国相当于秦朝的东郡和砀郡,近似战国末魏国的版图,后经多次拆分,有五个郡国:东郡、山阳、定陶、梁国、陈留。

    与此同时,刘邦封第六子刘友为淮阳王,封地是秦朝的颍川郡和陈郡,后拆分为三个郡国。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