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我们到底在他妈干什么?瘫痪的国家?还是瘫痪的民主?

    Eric 今日美政

    我们到底在他妈干什么?

    以下是来自康纳狄克州的民主党参议员 Chris Murphy昨天在参议院的讲话,我基本上全文抄录在这里。这一讲话非常简单,情绪大于事实陈述和说理。但是,有时候是该让情绪发泄一下了,因为,这他妈的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了。

    Chris Murphy 说: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就在纽约州发生了针对非洲裔美国人的大规模枪击案才几天,我们又发生了 SandyHook级别的大规模枪击案。我们到底在做什么?我们的孩子们生活在恐惧中,他们整天担心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我们到底在做什么?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劲儿,终于混进了美国参议院,成为了公权力的一部分,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对那些不断增加的屠夫们,对那些疲于奔命的孩子们,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如果我们连如此生死攸关的问题都不愿意去解决,我们又为什么来这里上班?这不是无法避免的,这些死去的孩子不是仅仅因为运气不好!只有我们国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别的国家的孩子会担心自己去上学会被枪打死,没有别的国家的孩子去上学,父母要告诉他们如何安静地躲在厕所里避免自己被枪手找到。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让这种悲剧一再地发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我们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Chris Murphy 参议员提到的 Sandy Hook 枪击案,是指的 2012 年在美国发生的 Sandy Hook小学枪击案。枪手打死了 20 名儿童和 6名老师,随后自杀。这名枪手年仅 20岁,在袭击学校之前,他在自己家里枪杀了自己的母亲。

    而昨天发生的德克萨斯州校园枪击案,和Sandy Hook 案惊人的相似。

    昨天上午约 11 点半,枪手走进了位于德州西南部尤瓦尔迪市(Uvalde)的Robb 小学,开枪打死了正在学校里上课的19名儿童,和2名老师。枪手随后在和警察的交火中被打死。由于Robb 小学是低年级小学,因此这里上学的孩子是二年级到四年级的10岁以下的儿童。Sandy Hook 惨案中的枪手为 20 岁,而在Robb 小学里行凶的枪手只有 18 岁。SandyHook的枪手在行凶前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而 Robb 小学的枪手则在行凶自己在家里杀死了自己的祖母。

    枪手作案的动机目前还不清楚,但对于一个 18 岁的年轻人来说,作案的动机也许还不如他们如何能弄到枪支来的更重要。

    从去年 9 月 1日开始,德州放宽了枪支使用的限制。在大多数地区,公开携带枪支不需要任何审查和许可。另外,在德州,私人购置枪支不需要接受任何背景调查。一个18岁的年轻人,弄到一支枪的难度,并不比他们弄到一支滑板更难。当然,坚持要求放松枪械管理的人依然可以说,杀人的是人,而不是枪。按这个道理,我们也不应该限制核武器。因为发动核战争的是人,而不是核武器本身。人人手上都有核武器,也不应该限制,因为核武器可以用来反抗所谓政府的暴政。事实上我们必须承认,人人手上有枪,其实根本无法和国家机器的军队抗衡,但如果人人手上都有核武器,那政府绝对不敢得罪你了。

    这是什么样一种荒谬的逻辑。

    校园枪击案的一个特点,就是犯罪的大多是年轻人,而死亡的,也大多是孩子们。2012 年的 Sandy Hook 案;2018年佛罗里达的帕克兰高中枪击案,2018 年新墨西哥州的圣塔菲高中枪击案,被打死的孩子们都在 10 人以上,而枪手都是 20岁左右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是如此容易地弄到枪支,而对于枪支销售的管理方面,美国的立法行动举步维艰。民主党曾经推动扩大背景调查的范围,将包括私人销售和枪展上的枪支销售都归入背景调查的范围,但这些提案最终都被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和川普的白宫所否决。白宫当时表示这些控枪法案:“对某些枪支交易提出了繁重的要求….将给个人造成购买枪支的负担和延迟。” 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直接不审议这些提案。

    一项奥巴马时代订立的阻止精神有问题,无法正常管理自己日常生活的人购买枪支,这一法令在川普上台后不久就被取消了。川普的司法部甚至允许已经在逃的人购买枪支,条件是,你只要不越过州界,只要还在发出通缉令的州里呆着,你就不算是逃犯,就还可以合法买枪。

    坚决阻止加强枪支管理的组织,就是美国的长枪协会 NRA。通过一切手段阻止美国的国会和政客们加强枪支销售方面的管理,已经几乎成了NRA进行活动的唯一目标。这些年来,随着恶性枪击案的频繁发生,美国长枪协会用于游说的钱也出现了激增,从原来每年大约 300万美元的游说费用,涨到了连续两年最高每年 500 万美元。而这两年,就是川普和共和党最终决定阻止购枪者的全面背景调查立法的 2017和 2018 年。共和党大佬,来自德州的参议员Ted Cruz就是接受 NRA 政治捐款的最重要的政客之一,而他正准备在今年的 NRA年会上发表讲话。

    美国历史上对枪支管理的立法,可以说都是死难者用自己的生命去推动的。这就是说,基本上每次推进控枪,都是在发生了死伤惨重的枪击案之后。比如1934 年通过的国家武器法(National Firearms Act NFA)是对1929年情人节大屠杀的回应,这条法律将火力凶猛的汤普森冲锋枪和霰弹枪归入了政府管理之下;1968 年的控枪法案( Gun ControlAct GCA)则是对肯尼迪总统被刺和马丁路德金被刺的回应;1993 年的 Brady Law则是对里根总统被刺的回应;这两条法律对枪支销售商家要求更严格的登记制度和开始推行买枪者的背景审查。1989 年加州发生了打死 5名儿童的 Cleveland 小学校园枪击案, 推动了 1994 年克林顿总统签署了禁止攻击性武器法(Assault WeaponsBanAWB),这条法律在美国控枪历史上很重要,因为它第一次禁止半自动步枪和大容量弹匣的制造和销售,同时要求购枪者必须接受枪械使用安全的教育并通过考试(驾驶汽车也需要这样。加拿大很早就施行了这样的法律,购枪者必须通过考试拿到执照才能购枪)。但可惜的是,这条法律的有效期只有10 年。10 年之后的 2004年,共和党人全面控制了议会和白宫,所以试图为这条法律续命的努力失败。攻击性武器再次成为合法销售和购买的武器。一项研究 1981 年到2017 年这 37 年中大规模枪击案的报告指出,在 AWB 被执行期间,大规模枪击死亡的概率下降了 70%。

    这一次恶性校园枪击案,能不能成为新的一次推动枪支控制的进步呢?

    就在枪击案发生后几个小时,参议院多数党领袖 Chuck Schumer就发表讲话,在周四就将重启我们上面提到过的曾经被共和党阻止的加强购枪者背景调查的法案审议。这一法案在众议院已经被通过了两次,这不会有问题。但问题在于参议院有Filibuster 的做法。只要共和党开启 Filibuster,民主党的票数就不足以结束Filibuster,换句话说,该法案将会第三次在参议院流产。虽然美国的民意 70%的人都支持加强枪支管理和购枪者的背景调查,但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到共和党人有改变立场的迹象,他们依然将继续用美国人民,甚至美国孩子的鲜血,来保卫所谓美国人民的持枪自由。我们上面提到的拿NRA 政治捐款的 Ked Cruz 立刻对记者说,民主党和媒体有一群人急于试图限制守法公民的宪法权利……

    我们看到的是悲剧一次又一次地重演,我们看到的是美国的枪击犯罪案频率是同文同种的加拿大的 7倍以上(这不包括用枪自杀),我们看到的是枪支泛滥使得美国人的不断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看到的是美国的民意一边倒地要求加强枪支管理。但是,我们看不到所谓民主程序下选出来的议员们,能够立法加强枪支的管理。

    一位受害者的家长说:“这是一个瘫痪的国家。” 我想问的是,“这是不是一个瘫痪的民主呢?”

    Eric 2022 年 5 月 25 日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