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菲律宾“太后”93年疯奢人生 贪666亿狂买几百斤黄金

    老规矩,每一天的某篇推送结尾处,藏有一个爱的福利“小彩蛋”,快行动起来找找吧!

    5月11日,菲律宾2022年大选结果出炉,选出的新总统和副总统都大有来头。

    将在今年6月30日走马上任的新总统小费迪南德·马科斯,是曾统治菲律宾长达20年的前总统老马科斯的儿子。

    而新选出的副总统萨拉·杜特尔特,是菲律宾现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的女儿。

    据分析,马科斯家族和杜特尔特家族已经为了这次选举的成功铺垫数年。

    隐秘的政治投资和明面上的政治背书背后,有一个举足轻重的身影:小马科斯的母亲,前菲律宾总统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

    2016年,小马科斯第一次参加副总统竞选时就曾坦言,从他8岁时开始,母亲已经想他子承父业当总统,并在儿子初入政坛还没站稳脚跟时就到处托人帮忙,并信心满满地说:“一旦你决定,一切就都准备好了。”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 国王制造者》)

    这位上世纪60年代出现在公众视野,一直活跃至今的前总统夫人,从冷战时期就已是极具争议性和话题度的人物。

    近60年来,她在充满男性的政治世界混得风生水起,一度被菲律宾视为“垂帘听政”,权力超过丈夫的铁腕人物。

    但与此同时,伊梅尔达一直过着骄奢的生活,嗜鞋如命(报道有3000双)。

    据估计从菲律宾窃取了超100亿美元,因此民众给她起了“菲律宾的玛丽·安托内瓦特王后”的别名。

    无论是和丈夫在菲律宾只手遮天的20年,还是90年代至今经历的数场价值不菲,险些入狱的官司,伊梅尔达都从未放弃让马科斯家族重回权力顶峰的计划。

    从选美小姐到总统夫人

    伊梅尔达今年7月就将满93岁了。

    她1929年出生在菲律宾南部的一个还算富裕的家族,母亲是爸爸的二婚妻子,她在父亲和两任妻子生下的11个孩子排行老六。

    尽管家族里出过最高法官、议员,伊梅尔达家那时却只能算是“空有姓氏”的无名小辈。

    伊梅尔达2岁时,家道中落,父母分居,母亲带着她和弟弟妹妹搬到亲戚家的车库居住。

    她8岁那年,母亲不幸感染肺炎离世。她在几年前的纪录片里坦言,失去母亲给她带来了痛苦的创伤和匮乏感。

    母亲走后,父亲带着孩子们从昂贵的马尼拉搬到乡下居住,后来她才回到马尼拉念书。

    经历匮乏的童年后,伊梅尔达终于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人。

    因为长得漂亮,唱歌有天赋,她拿到奖学金在大学学习专业唱歌,并开始积极扩展人脉,回到家族交往的中心。

    1953年,伊梅尔达24岁,参加了马尼拉小姐选美比赛。

    第二年,她又去菲律宾国会探望担任发言人的表哥,这时,遇上了还只是众议院议员的老马科斯。

    伊梅尔达回忆,年长12岁的老马科斯对她一见钟情,认识11天就求婚,一个月不到就完成了婚礼仪式。

    实际上,那时的老马科斯有同居的妻子,还生了三个娃,但女方很快被抛弃。

    马科斯的家族势力在北方,而来自南方的伊梅尔达的家族,能够让他在政治仕途上更进一步。

    政治联姻大背景下的一见钟情,可以算是各取所需。

    夫妇俩的政治野心,从这时正式燃起。

    婚后第11年,1965年,老马科西斯携已经连生三娃的伊梅尔达,踏上总统竞选的征程。

    36岁的伊梅尔达全力辅佐丈夫的竞选活动,每次出场都身着各种花色与设计的菲律宾女性国裙Terno特尔诺裙,次次都惊艳民众。

    她还组建自己派系的官员夫人们一起去穷人区探望,拿到了众多穷苦民众的选票。

    许多时候老马科斯自己下基层拉选票,民众实际都是冲着一睹伊梅尔达的芳容而来。

    不仅长得漂亮,伊梅尔达还曾多次公开演唱传统歌曲,让丈夫的选情大涨。

    为了竞选成功,她甚至直接帮丈夫劝说副总统候选人参选,在他面前哭诉表诚意。

    老马科斯直言,是妻子为他拉到了最后决定胜负的一百万选票,不然自己都当不成总统。

    伊梅尔达形容那时的自己,是一只破茧成蝶的政治伴侣,也因为此,媒体也开始叫她“铁蝴蝶the iron butterfly”。

    铁蝴蝶诞生

    1965年,老马科斯正式当选总统,伊梅尔达成为总统夫人。

    她成了总统的耳朵和喉舌,国会议员、金融机构负责人都会去她在马拉卡南宫总统府的“音乐办公室”求取意见。

    伊梅尔达相当有能力,担任总统夫人的前三年,大刀阔斧投资搞基建,推广文化艺术和城市建设,修建和修缮了市区公园、医院、历史遗迹、福利居住村、读书中心、孤儿福利院等等,切实地为民众办了不少事情,也让马科斯声望暴涨。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然而,表面上伉俪情深的总统夫妇,却在60年代末缠斗过一番。

    1968年,老马科斯看上了前去菲律宾拍电影的美国演员Dovie Beams,并给她安排了秘密住所。

    谁想到,女方悄悄在床底放置录音机,最后录音带被公开,啪啪打了伊梅尔达的脸。

    这件事对伊梅尔达造成了巨大的情绪伤害,但直到2016年拍摄纪录片时她都咬定不认,只说丈夫和自己感情一直很好,每次出国时都给她写信等等。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伊梅尔达的友人说,其实总统身边的莺莺燕燕不断,为了支开伊梅尔达,他常年以外交出访的名义,将妻子送往离菲律宾最远的国家。

    录音带事件出来后,她抱着总统身边的官员放声痛哭,哭诉自己为丈夫付出一切却被如此背叛。

    伤透心的铁蝴蝶,从这之后完成了第二次破茧成新蝶。

    抓住丈夫身体抱恙,必须依靠她才能稳坐权力之椅的弱点,1969年后,伊梅尔达抛下悲伤,每次和丈夫有争议时,都会搬出录音带事件:“那让我们来听听录音带吧!”

    这位菲律宾总统夫人开始屡次代替丈夫出访世界各国,把中美前苏联中东非洲南美走了个遍。

    大家能想到的那个时代知名的政经王室人物,伊梅尔达都见了,也把自己的声望拉到最满。

    再加上二战后美军因为驻菲律宾军事基地的考量,给马科斯政府行了方便,让伊梅尔达在国际上受到欢迎。

    她在后来的纪录片采访里说:“女人可以做很多事,有时候,不被认真看待反而是种优势。”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鞋与斑马

    伊梅尔达大兴土木搞建设,老马科斯还为她建了定情桥这样的面子工程。

    家族在伊梅尔达和丈夫的权力扩张中,收获了滚滚财富。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马科斯和伊梅尔达声望空前,但无监管的国家财富流到家族手上后,伊梅尔达开始在全世界疯狂购物,曾说出“一亿美元随便玩玩”的“壮语”。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除了将菲律宾的家宅翻修成凡尔赛宫的模样,摆满昂贵家具和油画像

    伊梅尔达自己还说过,在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有170个银行账户。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她在曼哈顿买了几栋摩天大楼,曾因为喜欢一件珠宝买下巴黎的一间珠宝店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

    收藏毕加索、米开朗琪罗的画作,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还有价值连城的巨型钻石和宝石珠宝,

    无数衣服以及数千双鞋子,

    (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她可以一天换十个造型,也可以为了菲律宾办世界小姐比赛豪掷千万建场馆,或是因为喜欢野生动物,竟然花了无法估量的数字将长颈鹿、斑马买回菲律宾的一处岛屿,并将岛民驱逐。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只要伊梅尔达想要,一刻钟内就必须买到,不必管这件事是否合理合法,是否损害人民的利益。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为了维护稳定与统治,1972年,老马科斯对内开始施行军阀统治,伊梅尔达则在国际上继续高歌猛进。

    出访前苏联之外,她还探访沙特、利比亚、伊拉克等石油出产地,保障了菲律宾的石油安全。

    然盛而衰而竭,进入80年代,已经统领菲律宾十几年的马科斯家族,开始面对反对党领袖阿基诺二世的挑战。

    阿基诺二世被囚禁7年后,1980年被流放至美国夏威夷,后在1983年8月回国下飞机时被公开刺杀身亡。

    阿基诺家族和马科斯家族因此结下世仇,支持反对党的民众和政客,开始大力声讨伊梅尔达和老马科斯。

    而一向支持他们的美国,变了风向,转而支持阿基诺二世的遗孀,后来成为第一位民选总统的阿基诺夫人。

    1986年2月7日,老马科斯和阿基诺夫人竞选总统。通过做票和舞弊,老马科斯再次宣布连任,最后导致大型抗议。

    25日,就职典礼当天晚上,在民众冲破总统府前,老马科斯和伊梅尔达仓皇逃跑,在美国的帮助下流亡夏威夷。

    20世纪最后十年,马科斯家族从菲律宾的政治版图上暂时消失。

    太后回朝

    老马科斯带着一家老小逃跑后,民众冲入总统府,抢盗了十几件伊梅尔达的貂皮大衣,几百件晚礼服,八百多个手包,和三千双鞋子。

    伊梅尔达说,因为太匆忙,只带了一箱几百万美元的首饰和金条逃跑。

    1989年,老马科斯因心脏病发在夏威夷去世,终年72岁。

    他死后,整个90年代,伊梅尔达从花甲到古稀之年,开始独自面对数不胜数的税务、贪腐官司,每一个官司都价值几百万美元,卷宗填满了房间。

    但这样一位“一亿美元随便玩玩”的人物,深谙用钱买自由的套路。

    1991年,阿基诺夫人允许马科斯家族回归菲律宾,要求伊梅尔达出席各个贪腐案的审理。

    她在众多依然支持她的民众的簇拥下回到菲律宾,拿着一叠用精致丝巾抱着的保释金递给警局,恢复了暂时的自由。

    (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伊梅尔达将官司与重回政坛的计划并行执行。

    被告,那就上庭,吐一点钱出来平人心,并利用丈夫已逝死无对证的漏洞,将各个贪腐案推给他,说自己是妻子并不知情,以此脱罪。

    尽管大势已去,马科斯家族和伊梅尔达的娘家家族,在政坛依旧有影响力和财力。

    1992年,她重回政坛,竞选总统,在7名候选人里名列第五。

    失败后,她野心不死,又是当国会议员,又是参加1998年的总统竞选,还曾考虑参加2000年的马尼拉市长选举。

    与此同时,流亡后回国的前十年,也是伊梅尔达和老马科斯的儿子,1957年出生的小马科(外号“邦邦Bongbong”)迅速发展的十年。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他1992年成为北依罗戈省第二选区的众议员,1995年竞选参议员失败,1998年到2007年连任北依罗戈省省长,这里也是马科斯家族的大本营。

    到了2010年,邦邦成功当选参议员,2015年为父亲生前的所作所为公开道歉,但强调了他做出的贡献。

    道完歉,2015年10月,邦邦宣布参选副总统。

    母亲在前面冲锋陷阵四处托人铺路,儿子在后坚实发展,马科斯家族渐渐走出颓势。

    (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伊梅尔达“故伎重演”,经常上街发现金,探访穷人和病童,仿佛回到1965年她协助丈夫竞选的时候。

    (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接受采访时,伊梅尔达说,马科斯家当总统,是命运使然,丈夫47岁当总统,儿子50岁还没当上,希望上帝保佑。

    不过,2016年副总统选举结果出来时不尽人意,邦邦以26万票的微弱差距输给对手。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邦邦的总统之路就这么断了吗?非也,老谋深算的伊梅尔达怎么可能放弃。

    副总统没选上,那就支持最大的。马科斯家族公开支持了杜特尔特总统,据报道还捐了一大笔赞助金。

    2016年,杜特尔特成功当选总统,而邦邦一直等待时机。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2021年10月,邦邦宣布竞选总统。

    11月,杜特尔特的女儿宣布竞选副总统,两大家族结盟。伊梅尔达为儿子铺垫了30年的总统之路,终于完成。

    92岁的伊梅尔达,在儿子和孙子的陪同下,盛装打扮,穿着大红色的特尔诺裙子,戴着香奈儿的胸针前往投票站为儿子投了票。

    他的竞选标语是“我们一起再次崛起”,重点提及父母执政时菲律宾的蓬勃发展和辉煌,全力避开腐败抨击和论述。

    强势政治人物的子嗣,如果能将如今陷入经济沼泽的菲律宾扳回正轨,他的民调稳居第一。

    2022年5月11日,邦邦赢得了56%的选票,以大优势成为总统。

    从1965年到2022年,伊梅尔达活跃了整整57年。

    她在权力巅峰时让菲律宾在国际舞台上有了一席之地,与此同时也因和丈夫奢华的生活方式,被猛烈抨击。

    这个上世纪60年代高速发展,仅次于日本,号称亚洲第二的富裕国家,过去60年逐渐式微。

    毒品、卖淫、工业转型艰难的问题,让贫富差距和环境污染日益严重。

    伊梅尔达曾在采访里说,看到如今菲律宾的情况非常心痛,说自己当年从未看过这样的场景。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比起太后的骄奢淫逸,底层人民的疾苦,才真是具体且悲剧。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也许,投她儿子的菲律宾人民,也是在投一种情怀和愿景,将重新崛起的希望寄托在邦邦身上。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国王制造者》)

    就像伊梅尔达当年助力儿子竞选副总统时说的:“穷人总是在暗夜中寻找星星。”

    (字幕:2019年纪录片《The Kingmaker 国王制造者》)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