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拜登在日本激活大国竞争两支柱不同寻常

    2022年5月19日,美国马里兰州,美国总统拜登登上空军一号,前往韩国和日本进行访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小约瑟夫·罗宾内特·拜登作为美国总统的首次亚洲行的压轴动作,都安排在最后一天:

    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并举行首次磋商会;

    举行“四方安全对话”第二届线下峰会。

    这是在前川普政府重新审视美国的外交和安全战略,将大国竞争确定为新时代的核心战略,并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倡议后,美国政府首次真正把本国的对外战略的重心转移到印度-太平洋地区,准备好将国家战略资产、资源和资金投注到这一地区,并动用一切手段与其当前“唯一的战略对手”进行长期、全面和全方位的战略竞争。

    俄乌战争带来的两个重大后果是,俄罗斯在战争中全面暴露了自身的软肋和实力,美国有机会通过支持乌克兰与俄罗斯打持久战、消耗战,并领导全球性的制裁、限制和孤立行动,使其在战略竞争中提前“出局”;经过对全球性和地区性大国的“测试”,最终为美国划分敌我界限,确定下一步战略,提供关键依据。

    在川普2017年入主白宫当年,美国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首次确定了美国的头号和二号战略对手,彼时,俄罗斯仍然居于首位。

    在此之后,美国政府对战略对手的划分出现了一些动态的变化,但俄国始终被视为重要的“挑战”,直到此次战争彻底改变了美国对国家安全战略对手的界定:

    华盛顿总体认为,莫斯科已经失去了作为美国长期战略对手的资格,尽管它是现实和紧迫的“威胁”。

    就俄乌战争对世界大国(中国)的测试是开战后白宫的重点工作内容之一,拜登当局展开了密集的外交接触和伙伴磋商。

    它们构成了拜登作为白宫主人首次亚洲出访并展开相关战略议程的重要背景。

    对于大国如何对待对乌发动战争的俄罗斯,可能存在以下几个测试标准:

    与俄罗斯的经贸合作,特别是能源、军备合作,可以归入现实主义范畴;

    在俄乌战争的性质的认识和取态,即是否认定俄罗斯对乌战争是侵略并表明本国的立场;

    是否向俄罗斯提供包括舆论、资金和武器的战略支援;

    是否在俄乌战争后继续与莫斯科保持外交、经贸、军事及地缘政治等全方位的战略合作。

    总体来看,华盛顿对前两项保持战略容忍,印度由此能够继续作为华盛顿在印太的关键伙伴得到拜登当局的合作,但对于后两项,则抱之以不容忍的态度,成为美国划分敌我界限的主要依据。

    现任美国务卿布林肯上任后提出了著名的“三分法”:竞争、合作和对抗,以此界定美国与首要对手的关系趋势。

    这三个关键要素应该说是长期以来美国处理与印太首要大国之间关系的主要的和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在不同时期,三者的比例不同。川普担任总统后,竞争和对抗因素增强;拜登胜选后,在继续保持竞争和对抗态势的同时,强调合作,并积极恢复接触。

    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竞争和对抗因素没有减弱,但接触因素得到增强,合作被频频置于重要位置,美国与头号对手的关系是存在动态变化性质的,宿命论观点的要害就是将对抗甚至敌视当作必然,却忽视了维系美国与头号对手长期关系中的合作和建设性因素。

    随着拜登的亚洲行程结束,美国对于俄乌战争的大国测试也趋于完成,突出表现在白宫和美国务院推进拜登在亚洲行程中早已确定的日程之外,搞了一个小“插曲”,即对西太平洋岛屿问题再次进行打破战略模糊的表态,声称美国将会为西太平洋可能的战事作出武力反应。

    事实上在大国竞争已经成为美国的核心战略背景下,华盛顿已经并将持续地有意识打破传统的“战略模糊”策略,包括重新抬出并突出其国内法及相关历史文件,特别是在有关武力协防的表态方面。

    这一“插曲”就像去年下半年拜登主动披露所谓的“武力协防”一样,更像是白宫有意为之而非一些舆论所称的“口误”。

    美国官员曾明确表示,西太平洋问题与乌克兰问题不能相提并论,美国和乌克兰之间不是安全伙伴关系,而在西太则不一样。

    一位哲学家曾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假如一国总统就同一问题两次同一表态的话,你就不能等闲视之,而必须认真对待。

    在拜登正对美国定位为对外战略的主要目标地区进行访问的情况下,一系列双边的和多边的会议举行,而这位总统却在一个公开的记者会上“踏进同一条河流”,再次确认美国将对西太平洋的战争作出武力反应,不是偶然,而是刻意为之的行为。

    在此节骨眼上,有两个不同寻常的消息在坊间不胫而走:

    其一是在俄乌战争如火如荼的关键背景下,一次涉及过去从未涉及的大范围敏感区域的(中俄)联合空中战略巡航进行。这是一个很有象征意义的事态,容易被美方复杂解读。

    塔斯社:俄罗斯空天军与中国空军(军机)在亚太地区进行空中巡航

    基于此,拜登的插曲就很耐人寻味。美国总统在东亚-西太平洋的首次访问中宣布相关战略机制启动,并深化“四国集团对话”,可能从此变成华盛顿与头号对手不可逆转的对抗关系的开始。

    其二是5月上旬美国务卿布林肯以感染新冠技术性搁置的对外政策演讲,将紧随拜登访问亚洲之后的26日举行,由于通过此访美国政府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关键盟友和伙伴进行了紧密的磋商,因此其演讲将更更值得关注。

    在一系列事件发生后,布林肯甚至可能改变起初的基调,在演讲中更为突出美国与“唯一战略对手”的竞争和对抗一面,使其具备历史上的冷战宣言的某些特点。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