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拜登强势重返亚太 中国力求经济突围

    美国总统拜登任内首次出访东亚,除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主导美日印澳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外,更表明协防台湾的决心,强势重返亚太的意味浓厚,也揭开围堵中国的重头戏。对于美国最新的经济和安全结盟进展,北京除唱衰外,还痛批美国“制造地缘对抗”。分析人士指出,中国虽不满拜登扩大抗中布局,但应不至于撕破脸,未来也会积极参与区域经济组织,从经济面突围所谓的“亚洲北约”军事同盟。拜登出访日、韩四天,除先后会晤韩国总统尹锡悦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外,周二(5月24日)还在东京与岸田文雄、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澳大利亚新任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召开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以加速被外界视为“亚洲版北约”的军事同盟布局。

    除安全结盟外,拜登周一(5月23日)也明确承诺“美军将介入协防台湾”,以吓阻中国对台动武的企图,并启动由12个亚太创始国家如入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以扩大美国在此区的经济领导地位。

    美国重返亚太 中国唱衰

    拜登此行招招剑指中国,北京也了然于胸,并不断唱衰。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早在5月18日即发表社评称,这是一场事先张扬“针对中国”的“挑事之旅”。《新华社》接着在5月19日透过国际时评指出,无论是“印太经济框架”、“印太战略”,还是“四边机制”、“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本质上都是美国在蓄意制造“小圈子”,鼓吹阵营对立。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5月22日在接受记者提问时也说:“印太战略本质上就是一个制造分裂的战略,就是一个煽动对抗的战略,就是一个破坏和平的战略,这个战略不管做什么包装、换什么马甲,最终必然是一个失败的战略。”

    对于印太经济架构,王毅也质疑,美国将经济问题政治化,用经济手段胁迫亚太国家在中美间选边站队。他强调,美国若拿此框架来孤立中国,最终孤立的将是美国自己。

    对于美国围堵中国的布局,上海东亚研究所助理所长包承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已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者。拜登首度出访亚洲,除拉拢日韩,还在美日同盟的基础上,扩大与印度及澳大利亚的结盟,处处剑指中国,未来美中对峙恐进一步恶化。

    包承柯说:“他(拜登)现在的布局,还处在开始的阶段,还没有真正进入到完全竞争对抗的阶段,但是未来的前景、和中国大陆的竞争以及对抗应该是显而易见。对中国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信息,是一个加剧区域局势紧张对立的一步。”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要跟中国搞对抗,首先从经济下手,拜登政府推出构思大半年的印太经济框架,跨出了脱钩中国的第一步。

    IPEF孤立中国 学者:东盟、印度或成破口

    位于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原本以为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可以改变中国、再造中国,但是却发现不合算,只壮大了中国和其跨产业的供应链,所以现在扬弃“自由贸易”,打着“公平贸易”的旗帜,要营造一个没有中国的印太经济框架。

    王义桅说:“美国认为,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已经终结了。无论从外包、还是产业转移、全球化的分工都让中国坐大,变成世界工厂,中国还正在变成世界市场,中国有全产业链,所以(用)贸易战打不掉中国。”

    王义桅指出,美国的盘算是深化日、韩在半导体等高科技上的优势,不让中国超越,并由东盟(ASEAN)和印度取代中国的其他供应链。但他说,东盟国家被硬拉入印太经济框架的抗中阵营,却未获得美国的关税减让或市场准入优惠,让部分国家相当不满。

    上海东亚研究所的包承柯也说,印太经济框架并非没有中国可以突破的破口,例如,印度不仅出席了王毅5月19日主持的金砖五国外长视频会议,还发表共同声明。

    包承柯说:“可以看到,印度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也好、和中国的关系也好,是脚踩两条船,两头都不得罪,这是美国的薄弱环节。”

    亚洲北约 中国忌惮、从经济面突围

    中国学者说,美国要搞经济脱钩,不是短时间就能办到,中国有得是时间调整其经济体质来因应。包承柯认为,拜登要打群架、经济脱钩中国,三年内的效益有限,因为各国对中国产品的依赖短期内无解。但二十年后,中、美或有可能发展成各自的经济圈,对此,中国将采取措施因应,降低对美国市场的依赖。

    不过,北京最忌惮的是亚洲版北约的成形,恐危及中国的周边安全。

    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副教授黄介正说,俄乌战事反促成北约(NATO)扩张的风潮,中国自是警惕在心,绝不能让此风吹到太平洋。

    黄介正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最在意的是‘亚洲小北约’的概念,这也是他们第一个要防的。第二个,即使没有亚洲小北约,会不会美国跟它(中国)周遭盟邦国家的关系(结盟),因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增加了对中国来讲必须要考虑的周边安全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的王义桅也分析,美国原只在亚太地区搞双边军事同盟,但近几年陆续出现了四方安全对话、澳英美联盟(AUKUS)等多边安全机制,并在此基础上持续对接,最后若形成印太版的北约,自然冲击到中国的区域霸权地位。

    但是他表示,“世界不一定跟着美国跑”,中国将积极参与区域经济组织,包括已经申请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并促成已加入之《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升级,从经济面突破亚洲北约的安全围堵。

    拜登承诺军事护台 美国转向战略清晰?

    除了区域地缘布局,拜登也针对台海局势,明确表态美军介入协防台湾的承诺,被外界视为美国的从对台策略已从“战略模糊”转向“战略清晰”,并随即引来北京的“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5月23日表示:“台湾问题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来干涉。任何人不要低估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强大能力,不要站在14亿中国人民的对立面。”

    这是拜登上任以来第三度表明防卫台湾的意愿,不过,白宫每次都随即重申美国对台的战略模糊政策没有改变,也未违反其对华的一中原则。

    所谓战略模糊是美国多年来不表明是否出兵协防台湾的立场,一方面让北京对攻打台湾的代价有所忌惮,一方面也避免台湾激进,以维持台海的微妙平衡。

    不过,位于台北的国际关系专家张国城指出,台海冲突的风险升高让美国必须重话明说,以避免中国误判。此外,台湾自我防卫能力有限,美国唯有拉高中国攻台的代价,才能有效吓阻。

    张国城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的动作越来越大,老实说(美国)再不讲重话,中国可能真的会误判。第二,我认为,美国政府其实对台湾防卫自己的决心跟能力不是这么有信心,所以必须更清楚警示中国,不能对台湾采取武力行动。”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亨泽克(Michael Hunzeker)也说,拜登总统已三度表明协防台湾的承诺,代表他是可能言出必行的,况且这并未违背美国对台的战略模糊政策,也就是,吓阻中国动武的最终目的。

    亨泽克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在华盛顿或北京,很多人相信美国会以某种形式干预(台海)。拜登总统传递给北京的信号很明确:你清楚我的决定,所以不要轻举妄动。”

    位于北京的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赵通则说,美国越来越正视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分歧,并清晰向中方传递,这已构成战略清晰。

    赵通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政府在对台政策上愿意做一些更清晰的阐述,包括更直接驳回中方对美国对台政策的一些不准确的表述,目的主要是给中方树立一个明确直观的预期,让中国能够准确的领会美国的对台政策,这样在美方认为,可以避免双方的误解和误判。”

    赵通还说,拜登推崇价值观外交,不少即兴发言显示其愿为“正确”的事发声,例如,谴责中俄或是将协防台湾视为美国的承诺。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