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离沪农民工 走7公里到火车站 滞留两月只赚4800

    “盼啊、盼啊、盼啊。”

    上海虹桥火车站。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朱奕奕 图

    两个字重复了三遍,5月22日上午10点,姚志和两个老乡在上海虹桥火车站,等待下午2点50分出发的列车。这是他们第四次抢到的火车票,也是第一次真正成行。

    虹桥火车站的大厅,有人在地上休息。

    姚志一行老家在浙江绍兴上虞,三人都是六十一二岁,家里各有各的困难。“给儿子买房欠了一屁股债啊,不出来做怎么办呢?”姚志两鬓斑白,身体尽管消瘦,但能看到长久辛劳产生的肌肉。

    叶华说自己一辈子都是农民工,没有养老保险,不趁着做得动的时候多挣一些,老了只会拖儿女后腿,说不过去。

    三个人都是给小区做下水道或者铺路的零工,居住在普陀区桃浦镇的一个工棚里。姚志来上海打工已有三年,算是老前辈,他的舍友叶华是工地老板的亲戚,给他们安排了一个落脚点。

    3月上旬,普陀区遭遇疫情,姚志也从3月16日被陆续封控至今。

    饭还是能吃上,但要靠自己买。“老板说自己从外面抢到菜了,再卖给我们。”姚志说老板卖菜的价格还算公道,不算昂贵,然而钱还是一天天花出去了,没有办法上工,三月至今就领了4800元工资。

    三个人都不算精通智能手机,每天打开手机也就刷刷抖音。刷到虹桥火车站的视频,他们发现原来回家还是有路的,于是姚志赶忙让老家的年轻人帮忙抢票。然而票抢到了,没有车,离沪证明开不下来,更是寸步难行。

    退了三次票,直到5月16日,传来陆续解封的消息,桃浦镇给他们开了离沪证明,老家也愿意接收,这一次总算可以出发了。

    5月22日清早6点,叶华的亲戚驾驶工程车将三人送到了长宁区的路口,“我们附近只有11号线,但还没恢复,坐不了地铁。”三人再从长宁区步行7公里来到火车站,坐在大厅里歇脚。

    姚志脱了鞋给记者展示因负重步行已经破损的袜子,鞋子似乎不是很合脚,他的脚踝也已经磨出了水泡。

    姚志展示自己的袜子走破了洞。

    为了轻装上阵,叶华放弃了很多行李,被子、行军床、枕头都不带了,放在工棚里,自己就背上衣物和贵重些的行李出发。

    <

    p style=”text-align:left;”>三人的布袋里还有两瓶八宝粥,这是他们今天中午的午饭。回去之后还有14天隔离,当记者问起解除隔离后的下一站在何方,三人沉默不语。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