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拿北大韦神和丁真对比,到底侮辱了谁?

    互联网第一爽文男主天花板是谁?

    热搜告诉我:北大“韦神”韦东奕。

    韦神的最近一次神话,是“用一天时间,搞定了六个博士耗时四个月也没攻克的难题”。

    故事的结尾,韦东奕还因为问题太简单而拒绝要报酬,逼得对方只好给他的市政一卡通里充了点钱。

    这波操作,被人们称为“降维打击”。

    而他不收钱的行为,网友们代入自己后说出了令人暗爽的金句:

    “帮小孩做个作业,哪好意思收钱。”

    甭管真假,各种版本的“韦神帮解题”的故事开始流出,搞得他好像是个隐世大侠,总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震绝世人。

    这个被北大视若珍宝,哈佛曾为他打破校规的男人,满足了人们对于“青铜外表,王者实力”的最高想象。

    但外界对韦东奕的种种吹捧、造神,却让人感到无比担忧。

    爽文男主是如何诞生的

    韦东奕是天才吗?

    答案毋庸置疑:是。

    我们不再去赘述他是如何从高中开始拿遍各种最高级别奖项的,一句话概括起来就是:

    数学竞赛界的韦东奕,就像是短跑界的博尔特,游泳界的菲尔普斯——只要有他参加的比赛,别人就别想拿到金牌。

    但这些实绩,顶多让韦东奕在数学圈里被奉为大神。

    之所以能“神”出圈,还是因为去年他的那则采访视频。

    视频里,被随机采访到的韦东奕拎着俩馒头,胳肢窝里夹着瓶矿泉水,一头蓬乱的头发,眼神迷离,说话磕巴,却语出惊人:

    “我是北大数学系14级研究生,现在是老师。”

    “我参加高中数学联赛,是山东省第一名,得了数学奥林匹克金牌。”

    这是韦东奕被送上神坛的起点:他不修边幅的形象,内向的性格,再加上傲人的成绩,实在是完美符合了人们对于“陈景润式”数学天才的想象。

    更何况,其貌不扬,却深藏功与名,这种反差不正是爽文的精髓吗?

    你以为他是个只啃得起馒头的穷屌丝,但其实人家是被尊为“韦教主”的北大老师。

    这种反差,简直让人直呼“过瘾”。

    和这种爽文人设搭配食用的,自然是韦东奕从小到大的各种神话——

    据说小学一年级,在其他同学还在苦背九九乘法表时,韦东奕就翻完了《华罗庚学校数学课本》,并且读后感是: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是难度很大的数学题罢了。

    再据说小学时老师要求写周记,韦东奕是这样写的:

    “周末闲来无事,站在家中阳台上向下望去,看见一只青蛙在那里一蹦一蹦,看那青蛙的运动轨迹多么的像双曲螺旋线。”

    “引理1、2、3、4。证明:xxxx ”

    传闻初高中时候,老师在台上讲到一半,常常会有一个声音插进来:“错了,太麻烦,我来讲”,然后韦东奕上台,用快准狠的法子分分钟解题。

    当众丢了面子的老师们只能在背后偷偷骂他。

    而另一个版本则是,韦东奕上学时几乎不带书本,桌上只有一瓶矿泉水。老师在上面讲课,大家埋头做笔记,只有他闭眼思考。

    而只要他一睁眼,老师就慌了,因为知道自己讲错了。

    又据说,上大一的韦东奕上台讲习题,讲完后大家哀嚎没听懂,让老师再讲一遍。

    结果老师微微一笑:“不行,我也没听懂。”

    又传闻,韦东奕本科担任助教时,这门课的老师对同学们是这样说的:

    “你们有不会的题可以问我,我不会的话可以问韦助教,如果助教不会的话,那肯定是题目出错了。”

    这些情节,太狂,太爽,真的是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但需要在此强调的是,以上种种,皆是坊间传闻,难辨真假。

    不过从这些故事里我们可以发现,网络塑造出来的“韦神”是如此悬浮、夸张和统一。

    原因很简单:你去跟人讲韦东奕的论文成果有多厉害是没人愿意看的,那太高深和枯燥,只有靠这些刺激的天才故事,才能引来流量。

    打开十篇写韦东奕的文章,有九篇里他都是“谪仙”一般的形象:从不吃肉;不喝纯净水只喝白开水;为了环保每晚黑着灯躺床上想题……

    韦东奕,被钉在了“爽文天才男主”的想象柱上。

    再说回文章最开头“吊打6位博士”这件事。

    事情是真的,但在传播时被人刻意模糊了事实,再次简化成了爽文情节。

    知乎用户 @看风景的蜗牛君 用了一种更客观的视角来讲述这件事——

    ”六个物理学博士遇到了一个问题,经过四个月的抽丝剥茧后,发现可以归结为一个数学问题,然后找数学专业的韦东奕咨询,韦东奕很快给出了答案。”

    这样听这个故事,是不是就感觉正常多了?

    术业有专攻,本来是一场跨专业的合作,但在营销号的爽文标题下,又变成了韦东奕一个人的神话,引起全网的群嗨。

    这种捧杀,让人害怕。

    毁掉那个韦东奕

    从韦神去年走红至今,我们清晰地看到流量是如何把一个学者撕扯、玷污和玩弄的。

    最开始,随便什么学历的人,都可以站出来对韦东奕的外貌喷上两句。

    “眼睛也太小了。”

    “我上不了北大原来是因为我太帅了。”

    “看来上帝确实给他关上了颜值这扇门。”

    因为他在采访时口齿不够清晰,网友们立刻恶意揣测“书呆子”、“有心理疾病”,然后感慨如果“上北大的代价是变成这样,那我宁愿不上”。

    这些人像极了阿Q,变着法儿地从韦东奕身上找优越感。

    更离谱的是,这么一个被学界期待着改变世界的天才人物,竟然又被网友们拉进婚恋市场评价体系里,从身高、长相、学历、薪资等方面被人打分。

    有博主煞有其事地分析利弊,然后问出“这样的男生在婚恋市场上会受女生欢迎吗?”

    为了博眼球,有人恶意把韦东奕和丁真放在一起做对比,问女孩们会选择哪一个当老公。

    这个意图很明显:一边是高学历高智商的丑男,一边是徒有脸蛋的农村小伙。

    你选吧,看看你们到底是学术崇拜还是颜值舔狗。

    一个问题,物化贬低了两位男性,还阴阳了一波全体女性,唯剩问问题的人站到了金字塔顶端,享受着指点江山的快感。

    如今网上关于韦东奕的讨论,早已偏离了他本人。无人在意他真正的数学成就是什么,大家只关心他挣多少,女人会不会喜欢他。

    一个闪着智慧光芒的灵魂,沦为了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

    有人说他在北大当助教挣不了多少,想要成家立业的话,还不如早早出校园,至少年入八位数,在相亲市场里能大大提高吸引力。

    有人管的更宽,开始建议这样的人“就该生个三胎,要不埋没这么好的基因了”。

    “他在破解全人类的难题,你却在操心他生几个孩子。”

    一波一波嘲讽和营销,韦东奕被彻底盯上了。

    因为有流量可蹭,他上课的视频总是会被人拍下来放网上,无聊的看客们一拥而上挑起刺来:

    “怎么对着黑板讲课,这种背对着学生上课的老师就该开除!”

    “实在没看出来他哪里厉害了。”

    “为人师表,就不能注意下自己的形象吗?”

    当他被爆出“课讲得不好,陆续有学生退课”时,评论区更是一片“果不其然”的嘲讽声,人们大呼“人设崩塌”。

    当初造神的,如今毁神的,全是一批人。

    但人们并不愿意就此放过他。

    有人盯上了他的名字,“韦东奕”这个商标,接连两次被私人公司申请注册,好在均被驳回。

    但已经有不少韦神相关的商标被人抢注,比如韦神馒头、韦神凉白开……

    人们将他捧成“神”,然后再想办法将他吃干抹净。

    说实话,我们也早已看腻了这套造神毁神的戏码,流量的浪潮中,有人赚的盆满钵满,自然也有人摔得身败名裂。

    但他是韦东奕,他不是网红,是一位学者。

    一位极具天赋的年轻学者,非要被逼成“网红”,被营业、被消遣,这是我们时代最大的悲哀。

    保护韦东奕

    韦东奕走红后,北大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特意发文,请求公众“不要打扰他,给他一个安静的治学环境”。

    文里这样写到:韦东奕专注于数学世界,为人纯真,生活简朴。

    很多人也许并不能真正理解这句话,在多数人的想象里,韦神是天才,解题是天赋,让他做数学题就像你我吃饭喝水一样理所当然。

    但其实纯粹数学发展到今天,早已不是光靠天赋就可以推进的学科。

    “兴趣、勤奋、天赋,缺一不可。要有一定成就,还需要有一些运气。”有人曾这么总结数学家们的生活,“寂寞又枯燥,几乎每天都在重复失败。”

    他们就像是匍匐在真理大殿前的叩门人,一遍又一遍地叩门,却一遍又一遍地失败:

    做不出题,才是常态。

    哪怕是天才韦东奕,也要付出数十年如一日的努力。

    韦东奕的一位同门 @静水深流 在知乎上回忆:

    “在宿舍我带来的不少书,韦东奕经常会过来看。有一次他看上了布伦德一本关于Ricci流与球定理的书,跟我把书借走,三天之后还给我。我问他书本后面的题目是不是都做了,他说基本都做完了。”

    他称韦东奕的勤奋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每天保持着十多个小时的学习时间,生活里除了数学,还是数学。

    数学王国有着江湖征途的色彩,英雄们用孤独与决绝智慧进行着一个人的战斗。

    韦东奕在那个世界里厮杀,却又不得不受到现实世界的打扰。

    他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受到了这么多关注,好多人联系他,给他发邮件。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目前别人对这件事怎么理解的,我也不知道。”

    现实世界的纷扰,令他手足无措。

    说到底,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神,只是一个干干净净,纯粹的人。

    有人看韦东奕总拿矿泉水瓶接水,便给他送了个水壶,他担心师德问题,最终还是没用。

    闻名世界的数学家乌拉姆曾说:

    “数学上的天才很难定量地确定,但一定不仅仅取决于脑。肯定有我所称的“内分泌因素”,也就是有些人称之为“激情”的东西。”

    韦东奕最值得被尊重和仰望的,不是那些爽文一般的天才故事,而是他埋首于数学世界,在一遍遍计算推演中失败又再来的勤奋、激情与纯粹。

    这个世界并不缺少天生有才能的人,相较于天才的智商,更难得的是天才的品格。

    如果真的要将韦东奕封为神,那么这个神就神在,在这个智力、天赋、价值等等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时代,他所求是那么简单:

    一箪食,一瓢饮,日日研究数学,足矣。

    时光倒回13年前,18岁的韦东奕初出茅庐,斩获奥数金奖,面对伸过来的无数话筒和镜头,他重复着一句话:

    “我不想说了,我不想说了”。

    他始终想和这个世界保持距离,因为他的眼里,从来只有数学。

    他不该是帅哥美女式的流量玩物,而是真的有可能改变人类命运的宝物。

    只愿这个浮躁的流量时代,还能给他留一方纯粹、干净的天地。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